微信进创业交友群
加二维码回复1

当前位置:首页 » 懂懂2020 » 正文

2020-12-28

102 人参与  2020年12月27日 06:00  分类 : 懂懂2020  评论

温馨提示:本文有偿阅读

平安夜,我有招待。

喝了点酒。

不多,二两白兰地。

白酒容易喝多,主要是容易一口干,白兰地,可能小地方的人都没适应这个口感,而且有人不断的给我们科普,要一点点的品,结果二两的杯子,品了一晚上。

也没喝多。

叫代驾,代驾全忙,我打车回家了,车扔饭店门口了。

回家看了会书,我觉得不行,还是要把车子找人开回来,我再次找代驾,这次找到了,我让代驾先来我家拿钥匙,去帮我开回来。

我不大喜欢让车子在大街上过夜。

总觉得,对它不尊重。

为什么我笃定县城车位价格会越来越高?早上出门时,你看看马路两边、马路牙子、花坛上停的密密麻麻的车,甚至不乏豪车。

他们为什么停在外面?

没买车位。

最终,他们都要买车位!

前段时间,我有个车位让我媳妇给卖了,14.5万,而两三年前,我们小区车位7万元一个,今天类似我选的那种离楼道特别近的,基本都在15万左右。

还会涨!

刚需……

我买了不少,基本都翻倍或接近翻倍了,而且也没有过户成本,物业给公证一下就可以了,写个合同,摁个手印。

车子代驾给开回来了。

我下去拿钥匙,我哥给我打电话,明显是喝了酒,问我在哪?我说在家,他说抓紧来,遇到了你一个粉丝……

他在我们餐厅,有招待,肯定是不知道怎么吹牛吹到我了,然后借着酒劲,跟耍猴似的,把我摆来摆去。

我说,我怪忙。

他说,快点,你必须给哥哥这个面子,我答应人家了。

我出门,打了个车,去了。

真不认识。

其实,那人也不是读者,应该是听说过我,原因是什么?他办公室副主任是我骑友,天天在办公室提我,他耳濡目染,知道了懂懂,结果他们不知道怎么聊天聊到了懂懂,我哥肯定接着把胸脯一拍,那是咱家亲弟弟,一个电话就来。

跟这哥们合了个影。

这哥们感叹:真是心想事成,想认识谁,就能见到谁。

我说,只要不是超级大腕,你想认识任何人,只要真的想,就一定能认识。

这哥们说,那不一定,咱想认识县长,县长认识咱算个屌?

我说,真想认识,也能认识。

他说,那,咱就不奢望了。

我敬了三个酒,小杯子,三杯也就是有一两酒,好了,你们继续,我告辞了,家里孩子自己在家,我要照顾……

一一握手,告辞!

回家路上,我在想,若是把普通人定义为非全国知名人士,那么,基本想见,都能见到,包括他说的可望不可及的县长,我说的能见,是可以坐下聊几句的,前提是你真的想,你愿意为之努力。

在玩坦途皮卡之前,我玩的是帕拉丁,从帕拉丁俱乐部换到了丰田越野俱乐部,圈子接着变了,那些年丰田圈以地产商居多,包括后来我打球、骑行拉赞助,为什么拉的那么容易?也都这层关系,我们是车友。

真的跟有钱人在一起玩耍后,人容易被放大信念,就是当我窥探了他们的生活、商业模式后,我突然发现,其实做地产是零门槛的,钱有人出,策划有人出,说的难听一点,哪怕你是个木偶,你什么都不懂,只要你胆子够大,能协调各类资源,你依然可以做地产商,我家旁边有个小区就是这么起来的,那人什么都没有,之前也不是做地产的,完全是门外汉,策划方案是有人出的,钱是有公司出的,他只出了一个胆子,敢叫价……

当然,没有我说的这么简单。

第一、你能被资本、策划团队、代理公司信任,这就不一般。

第二、随时会反向倾家荡产。

过去我总觉得做地产需要很多很多钱,其实并不需要,只要你想,你胆子够大,人脉够广,承压能力与协调能力够可以,就没问题,大项目做不了,在乡镇搞个项目还是可以的,例如三十亩五十亩的。

我说要试试,他们都鼓励我。

特别是一位老大姐,全身心的鼓励,她献身说法,认为很简单,没什么复杂的,说现在比过去稍微严格了一些,需要先交地钱,过去地钱都可以先赊着。

那我真敢!

我看中的第一块地,是我们乡镇上的,30多亩,老大姐帮我做预算,建筑成本多少,预计销售价格多少,那么反过来推,多少钱拿地是成本红线,只要不高于这个线就可以试,她的原则就一条,不恋战,不做什么高端,就是做廉价市场,快进快出,学活为主,甚至觉得有利可图的前提下,拿完地,盖完,直接一次性给代理公司……

这里面有很多技巧,特别是小地方,就是熟人社会,若是没有大佬竞标,那么很容易进入价格战,若是有大佬愿意护航,例如本地知名企业家,他愿意帮我拿到这块地,他只需要公开竞标就可以了,大家就懂了,自动就会退出,没有人会跟老大对着干,这也是行规,除非是外地的愣头青,若是我中标了,那么我会拿出几十万或几百万,感谢一下,若是关系到位了,不感谢也可以。

这些,我都能找到,毕竟说白了,也是生意,你没看地产商之间动不动谁送了谁一辆几十万或几百万的车,其背后的逻辑,就是护航!

地钱呢?

当时预计需要3000万的地钱,这个我也没担心过,因为我有个独特的资源,就是庞大的读者群体,这里面有很多人需要藏热钱,这些我都是知道的,包括我做小天使的时候,很多朋友都找我谈合作,就是他来出钱,我只出名,然后我们分成,钱是以我的名义投的……

就是我从我的背后,融到这3000万,不难。

毕竟这不是一个忽悠人的项目,看得见、摸的着,也不是说需要几十个人几百个人,我只需要那么六七个人就可以了,在这个世界上,特别富的人与特别穷的人,一样多。

说的保守一点,亏本是不可能的,就是赚多赚少的事,这里面有两个不确定性的因素,总结一下就是两点:

第一、我对这个行业,完全陌生,好在,我哥懂,但是也是略懂,他基本支持我,认为我们都年轻,大不了从头再来就是了。

第二、传言高铁站走我们乡镇,那么就容易引发抢地。

对于第一个难题,我也不是很怕,因为我有两个老铁,都是女的,也都是做地产开发的,她们都愿意入股,并且一个是做开发出身的,一个是做策划和销售出身的,都愿意辅佐我,女人跟男人合作,特别是我这种“才子”角色,很受老姐姐宠爱的小鲜肉,她们是发自内心的对我好,这些我都能感受到,我们也是一次次过去看现场,论证搞什么密度,怎么开发。

不确定性就在二。

这里面还有个问题,就是这个位置有个钉子户,N年了,不仅仅是钉子户,跟我爹还很铁,我爹也怕他,我一说要拿这块地,我爹很是害怕,一是怕我倾家荡产,二是怕我遭到他们的报复,因为我爹很了解这些人。

我爹是真怕了,大半夜跑我们家了,说晚上睡不着,越想越不合适,他说:咱现在日子也过的不错,什么穷点富点的,咱不去折腾这些,咱不是那个大富大贵的命。

说整晚整晚的睡不着。

我答应他,我再考虑考虑……

这时,我已经筹到了1700多万,我自己本身还有900多万,这些钱已经够了,我哥再拿点,或再拉个朋友,就差不多了。

一方面我哄我爹我放弃了。

一方面我在放手一搏,这1700万是基本绝对安全的钱,就是能共进退的,亏了大家也认的,选钱也是大技巧,这个以后我再写,我选的基本都是热钱,就是无处藏身的钱。

就是我对输的定义就是,无非房子没卖动,我们现金流卡住了。

但是不至于亏。

我们没有贷款!

那么,我们就开始协商镇上,让挂牌拍地,然后再协调,看看有几家报名的,分别是谁,然后再挨着一一协商,毕竟这个地不是很平整,需要量身定制方案,若是不是规划了很长时间,盲目的叫价没有意义,所以报名的很多只是凑热闹的,很小的成本就可以劝退,即便是遇到积极出价的竞争对手,也可以花钱买退对方,当然价格可能是几十万……

这算潜规则。

一挂牌,发现,不可控。

为什么?

报名者太多,而且很多新公司,大家都在打“高铁”概念,老大姐给了我一个红线,90万是成本警戒线,高于这个就放弃就好了。

一拍,90万压根没有停的意思。

瞬间就秒过去了。

放弃了!

咱感觉挺对不起人家的,特别是做方案的,测量了那么多次,出了那么多数据那么多图,咱也没给人家钱,请大家吃个饭吧,我觉得挺对不起大家的,没运作好,没拿到。

他们认为,与运作无关。

而是已经成功了。

有很多项目,做到一半,止损了,也是成功。

这个就是止损,是成功的!

也听到了很多故事,例如最后都厮杀红了眼,找中间人给对方出价,我给你多少钱你退出……

这个事,我就放下了。

我爹也很开心!

我把钱退给大家了,这个事一晃大半年过去了,有次我去镇上吃饭,期间聊起了这个地产项目,我问镇上那个房子卖多少钱?一个哥们说,草,快崩盘了。

还有一个原因,高铁站最终位置确定了。

不在这里!

算是逃过一劫,不过呢,若是90万拍到的话,这个项目我也已经做成功了,因为当时做策划的公司可以直接签合同包销,我赚的少一点,但是基本是稳赚。

你都不知道当时我做的多么风光。

八字没有一撇,就已经有相关项目的开始公关我了,例如做地热源太阳能的,希望把他们的设备直接设计进施工图纸……

这个事,私下里,我也怨我爹,他总是诅咒我,我爹没事爱看算命的书,偶尔也给人家算,算之前都先说好,纯属娱乐,命在人不在天。

而且呢,我爹这个人有一点特别好,在判断题方面,都是祝福。

例如婚姻好不好?未来美不美?

都是美!

我爹知道,算命就是哄人的,他基本跟我一个信念,对于算命,我的信念是,人是有命的,但是是不可预算的。

所以,既然是不可预算的,你要这么想,你是算命先生,你就是给人种心锚的人,你要是种了坏的心锚?

不是会使人生根发芽吗?

可是在这个事上呢?我爹怎么给我使坏?他说,他算着我三年内有一劫,而且是可能身败名裂的劫,让我谨慎投资、交友。

让他吓的,我也胆小了。

让他给种了心锚!

类似的心锚,我还被崂山道士给种过,我这里有个师姐,我们一起去爬崂山,她让崂山道士给带进了小黑屋,出来借了两次钱,我实在看不下去了,进去拯救她,结果崂山道士朝我嘟嘟了一顿,说两个月内不要朝西南方向去。

结果我们队友喊我去无人区,我硬没敢去!

算命的若是乱给人种心锚,是真的恶毒,前些日子,健身房有个小媳妇,找我聊了几句,说她私教开车送她的时候,轻吻了她,她整个人都跟过电似的,日子没法继续过了,她40岁了,私教才24岁……

她跟我讲,问我怎么办?

我说,等上了床,更欲罢不能。

她说,那应该不会,生了孩子后,我基本没需求了,一年也没有两次,只是我突然觉得恋爱了。

又跟我叨叨了老半天,大体意思是有人给她算过,会有二次婚姻,所以她越想越觉得可能要面临离婚了。

我说,他那么能,就不用给人算命了!

种了心锚,我现在年龄大了,听了这些鸡毛蒜皮的情感问题,头皮发麻,我觉得都是闲的,有这个闲心赚点钱不好吗?男女不就那么点事吗?有意思吗?让一个人喜欢自己有什么意思?让一群人都喜欢自己,那才有意思。

包括我们劝朋友,帮朋友分析问题,也一定要明白一点,在谈到未来的时候,无论是理性分析还是感性分析还是灵性分析,一定不要在恶性结果上给对方种心锚,可以祝福,例如你未来肯定会大富大贵,网络上有个小姐姐,超级有钱,反正比我有钱,她找我爹给算过,那时她还是个女屌丝,我爹说她未来会有享不完的荣华富贵,人家现在动不动还送我爹两瓶老白干,每次联系我都问一句:大爷大娘现在都挺好?

她觉得我爹算的真准。

其实,我爹算谁,都是享不完的荣华富贵!

在房价飙升的那两年,就如同股市里的牛市来了,什么房子都在涨,农村房子都涨,这两年,房价在下跌,突然发现,乡镇地产一不小心就亏本,主要是什么?滞销,卖不动,老百姓觉得加个十万八万就可以在县城买了,何必在乡镇买呢?

不好卖!

算是成了地产圈的共识。

我经常跟这些人在一起玩耍,慢慢又学到了一个套路,就是先找地,例如县城里一些废旧工厂之类的,先买下来,然后再自己拆迁,再去定向立项,自己再去投标,看似也是公开拍卖,但是立项之类的,就已经基本能保证,会给你。

这些是可运作的。

前提是什么?

项目要高大上,要与经济挂钩!

又到了我表演的机会,突然提出鼓励文化下乡,还有就是推广全民阅读,不少地方开始了一些以书店为主题的建筑立项,例如我要建个城市坐标式的书店,那么很容易就获批,我可以挂羊头卖狗肉,例如一半是公寓一半是商铺。

地也找到了一个很合适的,这个事我是非常愿意做,原因是什么?我总觉得未来我会成为一个大作家,我需要有个属于自己的建筑物,我还可以夹上自己的私心,在里面建个小别墅,不为赚钱,就为了给自己一个专属的家专属的书店。

说了不怕大家笑话,我还专门为此去看了王林的家,王府。

那就是一个在县城繁华区域的私邸。

地是一家准备破产的公司的,当时收过来1000万出头,完全按照自己的预期和规划,一亩地的成本也就是300万,地很小,但是位置特别好,因为是在城区,那么愿意参与的朋友也多,有资本方,有施工方,我在里面能起到两个决定性的作用,一是要找到大品牌的书店,愿意来做品牌旗舰店,就如同诚品书店到苏州,我们当时谈了几个国内比较知名的书店,例如很有设计特色的陇上书店,还有非常高大上的商务印刷馆的涵芬楼。

这就如同迪士尼、特斯拉要到上海建厂一样。

有品牌,有经济效应。

当时是这么计划的,一楼做书店,里面有个院,院里做套房子,可以理解为民宅,楼上几层为公寓和写字楼,用楼上来回收大部分投入,剩余的为一楼物业,自己持有,然后与书店进行合作,书店靠本地买卖肯定亏本,做什么呢?做成文化输出基地,邀请作家来录视频,搞讲座,类似一席的做法,然后我们卖签名书,就是立足本地,但是生意放眼全球……

当时签名书我也做的很好,就是各方面越想越好。

那需要找大BOSS拍板。

我们是这么一个线路,我们先去公关书店,然后让书店从上而下找下来,说要在你们这里建个大型书店,然后让他们再找到我们,说我们正好有个地方也很合适,然后再一起立项撮合成这个事。

初战告捷。

书店那边下来人,直接跟BOSS们接上头了,还开了个会,要求协助,毕竟这也是文化产业,是很值得宣传的。

在实际推进过程中,这里面又出现问题了。

第一、那个地方,卖家总是在催,意思是让我们先给钱,若是不给钱,他要卖给别人了,我们总希望他们能等等,可是等不了,这家伙也的确是脚踏N只船。

为什么我们不能先拿下地呢?

若是项目不能获批呢?等于1000万买了一堆砖头,一文不值,即便是哪天拍卖,你也没有优先权,反而容易为别人做了嫁衣。

第二、各部门,都觉得这个事可能不大靠谱,说是帮着协调推进,其实都在踢皮球,虽然大BOSS叮嘱的很好,但是这个事毕竟不是可以提在日程上的,不可能定期去问进展。

最终,基本就推动不了了。

因为书店是负责演戏的,演完了人家就走了,全靠我们在帮着推进,一看丝毫没有进展,我们也没办法。

过了一年。

我已经把这些事放下了,钱也花的差不多了,在深圳买了两套房,我又买了现在的书店,买了两辆车,结算了往年欠出版社的170万的书款,我那900多万也基本没了,也不膨胀了。

我那个做开发的姐姐,她念念不忘,特别喜欢那个地方,关键是她也喜欢看书,也总是想成就我。

有天,她突然跟我讲,班子有调整,不少年轻的上去了,你再努力跑一跑,这回应该是个机会,年轻人刚上任,都有做事的欲望,特别是文化产业,你也不需要掖着藏着,就实话实说,你想干什么,就行了。

这个事呢,我觉得不应该从下往上找,太麻烦,也做不了主。

我师哥是秘书。

我就跟我师哥推心置腹的谈了谈我的想法,我说就一个目的,你偶尔谈一谈,你说咱这边有个小伙子,开书店特别厉害,很多作家都来过,真是卧虎藏龙,你若有机会,带着来逛一逛,别的你就不用管了。

哪怕路过,可以不?

何况,优秀的人,谁不喜欢看书?

何况一听,呀,那么多作家都去过?!

我师哥是很有大爱的一个人,他说愿意成就我,而且说到做到,没用很久,就先后带了好几个到我这边来看书,说实在的,的确一级有一级的水平,人家是真读过书,咱也不是吃素的,聊几个回合,彼此都觉得对方有点学问。

至于说一起吃饭之类的。

基本不可能。

站站,坐一会,我送两本书,人家坚持给钱,咱不要,最终拿一本,走了。

卖的地方呢,也有了进展。

他们总是卖不出去,价格自己主动降了,已经降到800万左右了,其实是集体资产,若是愿意跟他个人做好交易,还能继续低。

我师哥一共带过来两次,都是路过。

第一次是纯粹看看书。

第二次我把书店的想法说了,并且把当时书店品牌方要过来合作的事说了,他问,后来没有推进吗?

我说,可能是我工作能力有限,一直没有太大的进展。

人家不会乱承诺的。

只是听,也没表态,接了个电话,有点事就走了。

后来,又有进展,就是我车友大G愿意一起做这个事,他能联系到更加高大上的书店品牌,并且是真正一起入股,是书店想入股,我们再次把这个事纳入了日程,我们把各个股东召集到了一起,开了个会。

有资本方,有设计方,有品牌方,有余则成。

大大小小股东20多个,当时我还写了篇文章,很多人看似也是普通上班族,其实入股着N家企业,只是有人代持而已,甚至不需要代持,口头协议就好。

一致决定,还是让懂懂出头,一是毕竟他是写文章的,本身书店也做的好,牵头这个事是名正言顺的。二是他在很多窗口有读者,办事方便。

这个事需要一个最核心的推进。

就是开个高级别的论证会,规划、土地、城建、环保……

一起论证一下,这个地方,能否立项一个书店?

若是可以,应该建多高,多少层,什么风格?!

我让我师哥帮我约,我想跟大BOSS聊几句,咱胆怯,但是也必须硬着头皮上,你想做事就必须不要脸,否则没法推进,我都是以约着看书为名,我说莫言帮着签了几本书,约了三周都有事。

有天,我打完球,我突然有了勇气,决定直接去等。

我联系我师哥,我师哥说晚上的飞机,要去西安,我接着问,去西安做什么?有谁?我是想问问,是陪同还是被陪同,若是被陪同,我就直接买张机票去。

我知道了行程以后,我回家换了衣服接着往机场赶,飞西安的机票没有了,而且呢,他们出发晚了半小时,几乎会卡着点登机,我一看还有一班飞北京的,我急忙买了机票,过了安检,我想在里面等着。

从安检口到登机口,差不多10分钟的路程,我就用这个时间把我的一些想法和思考讲了,讲完后,他问我,你怎么过的安检?

我说,我买了张机票。

他说,你何必花这个钱,你直接找我就行。

我说,那不合适,耽误您时间。

他说,等我回来,一起开会讨论一下。

他们俩是最后登机两位旅客了,握手,告辞,我师哥朝我竖了个拇指,他也没想到我会在里面等着,若是在外面等着,根本没有机会说话。

回来,这个事就推进了。

直接说结果吧,这个事各方面都很顺利了,最终又失败了,失败在了,这是一个下岗工人很多的工厂,变卖工厂涉及到了太多的债务、纠纷、群体事件,你以为可能只有几百万的债务,结果越爆越多,有点像宋朝弟当年借壳阿城钢铁上市,被坑死了。

这个领域,接触久了你就会明白,拿到地属于意外,大部分房产公司,可能注册了N年,也参与竞标了不少次,但是从未成功过,能出头的永远是少数人,大部分人,都是跟我一样,在谋划,在运作,不乏有什么样子的例子?煮熟的鸭子被人抢走了,每年都有!

今天,为什么写这个故事?

就是我想起了那句,只要你想见谁,都能见到,而且越往上的人,越和蔼,越通透,也越能成就我们,愿意拿资源或真金白银支持我们,我身边一个老大姐在微信上卖东西,我调侃她,这个事会很伤人,你会发现,很多朋友不是你想象的那么在意你。

好朋友是什么?

无条件支持你,你卖东西,我需要,立刻就买。

什么叫好朋友?

愿意跟你有经济往来和成就你的,才是。

当年我这些丰田车友,我其实很怕他们,一个个有纹身,喝酒用大碗,我不喝还用眼瞪我,急了会拍桌子,但是呢?我发现,他们也有另外可爱的一面,例如我买法拉利,前五十个赞助,有三分之一是我这些车友。

可量化的感情,太赤裸了!

………………………………
特别说明:

A、文章非纪实文学,我不一定是我,你不一定是你,切勿对号入座!

B、文章为有偿阅读,单篇1元,包年200元,可日付可年付。

C、公众号:懂懂朋友圈,每天更新健身、定投、私人生活。

D、作者简介:出生于1983年,山东沂水人,毕业于蓝翔技校厨师专业,热爱写作,曾获2008年县文联举办的“迎奥运”征文比赛第九名,在县城拥有产业众多,有饭店、书店、社区超市、农庄等,2017年入选全县百佳农村致富能手。
………………………………


本文链接:http://www.paopaoge.com/post/8021.html

<< 上一篇 下一篇 >>
微信公众号:paopaoge
官方网站:http://www.paopaoge.com

  • 评论(0)
  • 赞助本站

无偿赞助本站,随心,随意!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今日更新

    最新文章 | 随机文章 | 热门文章

会员中心

生日

  • 我的生日是:01月01日,我已经31岁了

泡泡哥创业联盟

百度 | 腾讯QQ | 极山户外 | 木霖财税商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