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进创业交友群
加二维码回复1

当前位置:首页 » 懂懂2021 » 正文

2021-02-17

196 人参与  2021年02月16日 06:00  分类 : 懂懂2021  评论

温馨提示:本文有偿阅读

青岛的朋友给我科普了半晚上西海岸。

她认为,整个山东都处于老龄化状态,例如青岛的四方区,到处都是老年人,市南会不会好一些?

也是中老年人的天下了。

青岛都如此,更别说山东其它城市了。

而西海岸呢?

全是年轻人,国家级战略……

她是强烈建议我去那发展。

年轻人都去哪了?

被大城市虹吸了!

我决定实地去看看,我看了看导航,不到200公里,她给我列举了不少国家级项目,包括一些设计都是国际级建筑大师亲手操刀的,她跟我讲,现在出现了什么情况?连青岛本地人都很少知道这些事,你说封闭不?

她处于信息流的高层,能感觉的到。

你看,大学陆续都过去了,有大学就有年轻人,就有活力,有未来,产业也有专属扶持,山东缺少有活力的政策和产业区,这就是试点,各种政策对标深圳,为什么领导们不断去深圳出差?

就是学习深圳模式。

各类简化,各类扶持,就是留住山东人才吸引外地人才,否则山东就成了人才们的老家了,光是大年初一回来磕个头还在抖音上闹笑话,让人以为山东人特别喜欢下跪,见人就磕头。

类似的,浩浩荡荡的磕头,现在还多见吗?

农村,很普遍。

城里,几乎没有了。

只是,大年三十那天,我数了数我爹那个楼上开灯的户,不超过10家,我爹那楼上住了150户人家,整个地下停车场都空空荡荡的,人都去哪了?

都回村了!

回去磕头去了!

我这种人,属于忘恩负义型的,跟亲戚朋友基本没啥来往了,也省了很多烦心事,按理说大过年应该有不少亲戚走动吧?

我没有,跟往常一样。

没人情味!

初二晚上,我联系我哥,我计划借借他的车,因为他的车比较商务,关键是我想连司机一起借着,我自己的车呢?多是玩具车,开出去谈事给人不稳重的感觉。

我哥问,什么时候用?

我说,明天早上。

他说,明早白搭,六子结婚。

我问,二婚的?

他说,草他娘,岂止是二婚的,就是栓他媳妇,人家栓搭上了10万块钱不要了,让六子捡了个宝,让我劈头盖脸骂了好几次,你找这么个破鞋,关键是又是同一个社区的,人家栓论辈份还喊你大叔,你……

我问,带孩子没?

他说,没有。

我问,彩礼呢?

他说,六子现在不敢跟我说实话,他说3万8,我觉得肯定不止3万8,他这一把支走了2年的工钱,接近18万块钱,我估摸着,怎么彩礼也少不了10万块钱,现在这些光棍子竞争太激烈了,就是明码标价,你出少了人家就跟别人,你说哪有这样的事?栓不要他媳妇了,结果前脚离了婚,后脚村里这些光棍就开始抢。

我说,都让媳妇馋的。

在我印象里,六子应该比我小不了几岁,现在应该35岁左右,他家情况比较特殊,就是他很小的时候哥哥姐姐就已经成家了,他上技校还没毕业,他爹就没了,哥哥姐姐日子过的也很紧巴,他娘七八十了,伺候自己都难,六子就一直跟着我哥,工资除了生活费基本不要,很多这么存的,我哥会按照7厘或1分的利息给算着。

娶过一个媳妇,四川的,工地上认识的,带个八九岁的闺女,给了1万9千8的彩礼,敲锣打鼓迎娶回来的,一起生活了大半年,跑了,俩人一直没登记,后来听我哥讲,人家在四川那边有家庭,六子非要去找回来,一家人摁着不让。

那这里面会不会有BUG?结婚,娘家人不参加吗?

不算BUG。

我结婚的时候,我媳妇也是自己来的,我是结婚后一年多才第一次见我岳父岳母,只能说一个地方有一个地方的风俗,要是在山东,嫁闺女咋可能不出席呢?还要大宴宾客。

我说,哥,你帮我随上600块钱。

他说,你别随了,还不知道过几天,这娘们不是什么好玩意,我给算了算,在咱社区五年时间嫁了三个男人,你说哪有这么不要脸的,我跟六子说,这娘们克夫,你看她第一个男人,勤勤,壮的跟驴似的,结婚才几年,死了,栓家日子过的不算差(娶个媳妇就欠一屁股债还不算差啊?),娶进门没多久,公公死了,俩人为什么离婚?逼着栓去城里买房,栓为了娶她现在还一腚饥荒,拿命买房?六子有房,否则她也看不上。

我问,娶城里?

他说,嗯。

我说,那还是要随个份子,毕竟人家替咱做事,关键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又有点亲戚,姥娘门上的。

他说,真不用,我给1千,就都代表了。

我问,在哪请酒?

他说,社区饭店。

我说,那我明天过去,其实前些日子我还找他帮忙了,他也没说这些事,是周末我需要卸车,找不到人了,我就让嫂子帮我找个,嫂子让他过来帮我的,我们俩一起卸,他不让我干,他说,我们这种人干点粗活就罢了,你上过大学哪能干这个?不行,你别干!我给他钱,他也没要……

他说,这都是他应该干的!

我问,几点?

他说,你非要去,你就8点到,参加大客席,散席是12点。

我问,谁陪大客?

他说,XX(村长)。

我说,那行!

他说,也就是现在没人把村长当干部了,他爹当的时候,谁结婚能请动他给陪大客,那是大面子。

我说,不是说小媳妇也让他爹尝了不少吗?

他说,都是黑他的,没影的事,XX他娘那脾气,要是真的,不给剪去才怪!

初三,早上7点,村长给我打电话:走到哪了?

我问,你咋知道的我要去的?

他说,你哥在我这里。

我问,过门了?

他说,过了。

我说,你这陪客光陪重茬的。(大客就是新娘家最重要的贵宾的意思,小媳妇嫁我们社区三次,不就陪了三次吗?)

他说,直接上我家。

我问,大客在你家招待?

他说,是这么安排的,八仙桌除了咱家,别人家弄不到了。

真正的大客席是很讲究的,需要八仙桌,座次也讲究,但是我是没有计划去陪大客的,因为这个东西就跟打牌似的,都是提前根据对方的牌出了对应的牌,一一对应的,不可能临时安插一个,再讲究一点的,还要算属相。

我到了以后,还没熄火。

村里有青年让我下车,他要替我泊车,穿的很板正,属伴郎系列,都是我们工地上的,上了车问我这个怀挡怎么挂?

我进门了。

一群青年在聊骚……

说这个小媳妇厉害,村里香肠让吃了不少,模仿着小媳妇跟六子说,我一直以为XX(村长)的在咱村里是最短的,没想到你的更短。

哄堂大笑!

村长追着讲段子的青年骂:我草恁亲娘,人家今天结婚,你们就没个正经!

在农村,骂人都是口头禅,没有恶意,有德高望重的见了小孩就先来一句:你这个婊子儿。

你在工地听听就行了,每个人的口头禅都是骂人的话。

工人之间,天天打。

真打。

但是呢,还真不是因为口头禅,而是因为激将,一个要拿钳子用,一个不给,然后就打起来了,他喊来了他表弟,他喊来了他邻居,工头来了,一个人两巴掌,啥本事没有了。

工头在工地上,就是法官的角色。

新人过完门,娘家人有个环节是去交钥匙,就是见见六子他娘,把柜子钥匙交给她,然后聊几句家常,最后一个环节就是入席,选的时间是8点8分,所以到了8点左右,大家就开始各就各位,在门口迎接。

话剧就开始了,你好,我好,大家好。

六子他哥特意找到我,说二客比大客更重要,就是新娘的弟弟在上海搞IT的,希望我过去主持,原先主持陪二客的是六子他小叔,他小叔临时让位了,这个事我不答应,因为农村选谁陪酒这是超级大的事,会生恨的。

我又去找六子他小叔,让他来主持,我帮着给倒个水。

他小叔又把我安排成了二陪。

菜标准很高,都是从城里订了专车送来的,一桌1600元的标准,大客席和二客席都是梦之蓝,这个没有不喝的说法,劝酒是有套路的,就一句话:喜酒不醉人。

另外,你们客人不喝,我们怎么跟主家交代?

新娘的弟弟个头不高,年龄也不小了,30岁出头,月薪1万多,在县城买了房子,我以为是读的大学,跟我一样,蓝翔技校毕业的,学的软件工程,说是在上海当码农,感觉应该也是个结婚困难户,说是计划未来在县城安家,房子也买了,月供4千多,他买的楼盘若是参考北京的话,已经在六环了。

早晚也需要买媳妇。

过去,只有穷的不透气的人家才需要买媳妇。

现在,一夜间,仿佛普通人也需要买媳妇了,可能用不了几年,又要流行换亲、转亲,换亲是什么意思?就是你家有儿有女,我家有儿有女,彼此都是娶媳妇困难户,咱直接对着换吧,转家是什么意思?就是三家以上交叉组合,赵德发老师退休后,想写一本书,就是关于这个主题的。

这个不说远了,我小时候,还有。

我们陪酒的人都很专业,懂套路,只是当客人的不大专业,被我们给灌的保准回去吐,甚至要吐车里,很木讷的感觉……

其实,我就喝了两杯,后面负责倒酒的都是给我倒的水(酒瓶子里装的水),我哥安排的,因为我哥知道我也是性情中人,喝多了容易喧宾夺主不说,关键是他知道我中午有事。

六子俩人来敬酒。

我感觉,小媳妇真的很好,只能说,命运多舛,她第一个老公叫勤勤,出国打过工,也在我们工地干过,但是后来不敢用了,太能喝了,偶尔工地管酒,最后剩半瓶酒,他临走一仰头直接当水就喝了,例如中午不允许喝酒,他忍不住,进工地不是有个平衡桥测试吗,就是测试喝酒的,他基本都通过不了。

年龄不大,肝脏有病,从住院到死不到一周。

也没查出什么病。

他死的时候,小媳妇正难产,转院去了青岛,说是换了一遍血,她抱着孩子回村时,村里人嫌她不会哭,第二个男人是栓,栓跟勤勤是平辈,还有点堂兄弟的关系,当时家里人是怎么想的,肥水不流外人田,让栓帮着把孩子照顾大,结果咋着?俩人结婚后,栓他娘不想要她带来的孩子,栓他娘跟勤勤她娘还因为孩子动了武,这不,孩子就归了勤勤他娘,小媳妇跟栓没孩子,这不又嫁了六子。

嫁六子为什么村里人议论比较多?

觉得岔了辈,六子辈大!

他们敬完酒,我们就准备回城了,我把车钥匙放村长家了,让我妹夫去开,短时间内我也用不到,让妹夫新鲜新鲜吧,我坐我哥的车回去,六子他哥给拿了不少花生油,两大桶,还有一些烧饼之类的,司机还有600块钱的红包,这类红包都会上缴的。

我哥问我,喝了多少?

我说,四两。

他问,松行长那边什么情况?

我说,我不是跟你说了嘛,他让你自己找他。

他说,愁着找。

我说,现在资金很紧张,负责放贷的X行长昨天给我打电话了,问我能凑1000万不,他给我1分的利息,可以走正规手续。

他说,你可别找死,他们那存单都是假的。

我说,知道,但是这是他们的投名状,意思是拿着脑袋跟你玩,这些搞放贷的很多这么玩的,只要不出事,皆大欢喜,出了事,谁也跑不了。

他说,我给你1分5。

我说,不是利息的问题,松行长是建议咱内部按照比例继续投,内部融资,你也不用给我利息,各大股东都出钱,度过难关,他也不建议开春就卖,而是建议到六七月份,因为所有人都被卡住了,都想开春就卖,一定会造成挤压。

他说,那六七月份开,更傻,人家把价格砸下来了。

我说,你听听人家的意见不行吗?人家干了那么多年,经手了300多个盘,不比咱有经验?你既想找人家帮忙,又不愿意听人家的。

他说,你约他坐坐。

我说,我约过了。

他说,喝点。

我说,他不会喝酒。

他问,你能拿多少?

我说,几十万。

他问,你钱呢?我看你朋友圈晒了900多万。

我说,那是于总的,他在我这里玩,我问他有多少存款,截个图我装个B,后面的那个是我的,190万,也不是我的,小卖部的公款账户,我拿着而已,这两天也就没了,我昨天投出去了40万。

他说,你就整天胡作,分不清远近。

我说,我跟你说的很明确,先走银行正规手续,走不了我们几个人按照比例出款,你不能一遇到困难就找我,你若是说你不插手了,我说了算,那行,你们都听我的,可是你们听吗?我一说个什么事,你们就集体拍桌子,这不行,那不行,我说咱就是快进快出,别恋战,是你自己说的要建什么品质工程不?还去北京请什么设计师,有个屌用?连图都画错了。

他说,那是规划问题,与人家设计没关系。

我说,我说的很明确,我的事,我自己解决,我就是穷困潦倒了,在大街上要饭,也不需要你们可怜我,我也不会求你们,同样的道理,我对你们也是这个要求,就是各自把生意做好,把屁股擦干净,疫情时咱把所有贷款都还上了,额外还有剩余,按照预计节奏没有任何问题,是你非要升级,你上那些EMBA上傻了,人家那是大城市,咱是农村。

他说,借你的,给你利息,不比你扔给别人强?

我说,不是这个问题,是我认为有解决方案。

谁也没再继续说话,各玩各的手机……

我想缓和一下,问了一句:勤勤一顿能喝一斤白酒不?

我哥说,一天怎么也要三四斤,他纯粹是把自己喝死的。

我说,农村酒瘾是个大问题。

他说,六子也能喝点,但是不至于一天三四斤。

我说,之前我看过一本书,写东北乡村部落的,哪个村都有几个酒鬼,最终就醉死了。

他说,你看咱村,醉死多少了,哪个村都这样!

我说,六子这用不了多久就能抱上娃了。

他说,够呛,说是这个小媳妇是熊猫血还是什么血……

我问,现在六子一天工资多少?

他说,270,过了年就能到300了。

我说,现在都喊着钱难赚,去工地有的是钱,为什么没人干?

他说,一般人干不了,你看你整天打球骑车跳绳的,你这体格也干不了,是一会也不停,天热的时候,能喝的,一个人能喝40瓶水。

把我送到书店,我哥又叮嘱了我一遍,让我再跟松行长聊聊,看看能否帮着协调一下贷款,我答应。

喝了点酒,燥热。

躺沙发上眯了一会,我给松行长发了个信息,问他过来玩不?

他问,没过情人节?

我说,没情人怎么过。

他说,我在XX家。

我问,你们俩还有一腿?

他说,没有,世交。

我说,喊着一起来。

他说,我问问。

一会,给我答复,让我烧水。

XX也是个作家,说是编剧,家是这里的,但是常年在北京上海混,就是因为她四处放风说自己年收入800万,导致大家都怂恿我去当编剧,对于这个收入我一直都打个大大的问号,而且也没听说什么电视剧是她编的。

倒是动静搞的很大。

写了一个溶洞题材的电视剧,我们本地不是有溶洞旅游嘛,她要拍成电视剧,与扶贫挂钩的,就是村民打井发现了溶洞然后带领全村发家致富的一个故事,而且越编越离谱,还扯上了纪国题材,原因是我们这里有个景点叫天上王城,就是这个主题的……

她为什么这么擅长蹭?

因为,她知道,本地若是拍电视剧,必须依托旅游开发公司给钱,否则没人会投资的,农村题材的电视剧,标杆就是赵本山,无论是《马大帅》还是《乡村爱情》都是不可超越的。

我们总感叹,现在影视作品咋这么少?

一点都不少。

只是能有机会上映的,很少。

大部分电影、电视剧,拍完了也就拍完了,没有上映的机会,有年王通要拍摄一部关于乡村互联网的电影,还要到我们村拍摄,找了一个导演我们一起吃了个饭,那个导演就是北京电影学院毕业的,专业学导演的,他列了一堆电影给我们,都是他独立导的,一部我们都没听说过,也没上映过,但是能百度到。

你想,整个贺岁档,也不过那么三五部电影吧?

你知道中国有多少导演吗?!

溶洞题材的电视剧要不要拍?那需要论证,邀请专家组来讨论,所谓的专家组就是省内的文联领导,众多作家,编剧等,我为什么对这个事比较熟悉呢?因为正好有作家要给我们签书,他提前通报给了我们行程。

我还知道了很多内幕。

基本全票否决了。

为嘛?

理由就是溶洞题材太小众,具有偶发性,等于天上掉下了个金子,与扶贫挂不上钩,也不是通过辛苦勤奋获取的致富,至于纪国相关的题材,觉得纪国在历史上太小,太短暂,缺少共同记忆。

PASS掉了!

只是,我觉得这个娘们挺能的,能忽悠到这么多人……

一见面,挺好的一个女人,只是年龄稍微大了点,脸上没啥皱纹,嘴唇有些褶皱,使我想起了有人跟我分享的观点,就是人只要上了年龄,例如40岁,就普遍有老人味了,牙刷的再干净也有,就是到处都是一股腐朽的味道。

看到她的嘴,我在想,亲上会是什么感觉?

不知道松行长试过没?

松行长当了半个主人,在给编剧介绍我们书店,然后问了一句:听说过懂懂吗?

她略遗憾的说,还真没!

要说值得亲的老女人,还是牙科医生,哪怕人家半天没刷牙,刚吃过饭,口气依然是很清新的……

跟文艺青年,还是要聊聊文艺的。

松行长问我,新年看电影没?

我说,我媳妇去看了,我没去,主要是我觉得一部电影是不可能超出导演的审美的,王宝强就是个初中生。

编剧说,那可未必,我觉得很不错。

我说,华语电影里,我比较喜欢的是台湾电影,现在国产电影走的香港电影的老路子,香港电影在吃自己的老本,只有台湾电影一直在默默前行,不搞什么流量明星,就是佛说家常事,我刚看了一部非常好的电影,叫《孤味》,台湾电影有点类似流水账,容易被忽视,感觉咋全是婆婆妈妈的事,其实这种电影才能经受的起时间的考验,大陆电影还是两类,一类就是加长版的段子,一类就是骗眼泪的。

编剧问,你看了吗?

我说,一位旅行家来我这里时,跟我分享过一个观点,世界那么大,其实大部分地方都不值得去,也不值得体验,真正值得体验的是朝上,例如去北京,去上海,去纽约,电影也是如此。

这两年,我觉得叙事类的电影越来越少,大家总是想找卖点,总想塑造矛盾,相比之下,我觉得藏族导演拍的电影更纯粹一些,例如我前段时间看了一部《气球》还是不错的。

大部分电影是不值得看的,前几天无意点开了一部电影,宋晓峰自己导演的叫什么过过瘾,我从头看到了尾,感觉这就是一部垃圾,编剧连故事会的作者都不如,太扁平化了……

每到春晚,大家总是想念赵本山。

赵本山有多神奇?我前几天看了个段子,有个人在赵本山出场的时候点了鞭炮,让邻居打断了腿。

我们小时候,只要赵本山出场,大家会放下手里所有的活。

那时流行联众上打斗地主,赵本山一出场,你会发现,牌桌瞬间空了,大家都去看电视去了,赵本山是真牛吗?

真牛!

陈佩斯是走的喜剧表演路线,卓别林模式,赵本山是艺术家,就是他浑身都是戏,我觉得这就是天才中的天才,范伟离他还有20年的差距,是优秀跟卓越的差距。

只是,不知道因为什么。

我们错过了他。

松行长让我给推荐几部电影,我说我还是推荐纪录片,其次是英剧与美剧,当什么时候,你感觉看了一部作品就是真实生活时,就是一个时代的创作高峰期,例如徐童拍摄的三部曲。

我真觉得,有一天,我会是个很好的编剧。

就是哪天,英剧、美剧可以无删节的在国内上映时,我可以自己写,自己导,希望那时自己别太老,不仅仅可以导戏,还能捣女演员……

………………………………
特别说明:

A、文章非纪实文学,我不一定是我,你不一定是你,切勿对号入座!

B、文章为有偿阅读,单篇1元,包年200元,可日付可年付。

C、公众号:懂懂朋友圈,每天更新健身、定投、私人生活。

D
、作者简介:出生于1983年,山东沂水人,毕业于蓝翔技校厨师专业,热爱写作,曾获2008年县文联举办的“迎奥运”征文比赛第九名,在县城拥有产业众多,有饭店、书店、社区超市、农庄等,2017年入选全县百佳农村致富能手。
………………………………

 


本文链接:http://www.paopaoge.com/post/8063.html

<< 上一篇 下一篇 >>
微信公众号:paopaoge
官方网站:http://www.paopaoge.com

  • 评论(0)
  • 赞助本站

无偿赞助本站,随心,随意!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今日更新

    最新文章 | 随机文章 | 热门文章

会员中心

生日

  • 我的生日是:01月01日,我已经31岁了

泡泡哥创业联盟

百度 | 腾讯QQ | 极山户外 | 木霖财税商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