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最新文章 > 懂懂日记 > 懂懂2014 > 正文

冲动是魔鬼

DD助理 分类:懂懂2014 1181


  国庆节,对面商场冬枣搞促销,7块钱一斤。这是要搞死我的节奏呀?


  我的冬枣是我自己去沾化拉的,批发价8块钱/斤,加上损耗和运费,成本接近9块钱/斤。


  我不能打价格战,因为我没钱了……


  愁死我了,这可咋办?


  送给读者?


  一共送了34箱,我觉得送不起了,因为每箱还要20块运费。关键是我已经写过这些枣处于滞销状态,读者以为我扔垃圾给他们。


  我真愁的一晚上没睡觉。


  最坏的打算,就是跟对面拼了。我5块钱/斤促销,亏了,我认。但是我需要往里赔钱,可是我去哪弄钱呀?


  卖车!


  如今,我很少开车了,平时出门都是骑自行车。这些车子留着也没啥用,有辆代步就行了。皮卡租出去了,C5没啥用可以卖掉。


  我开着去了4S店,女老板不在。


  我给她打电话:“在哪呀?”


  她说:“在车展上,过来玩呀,土豪!”


  我说:“现在是土鳖了。”


  我到车展上找到她,我说了来意,她不建议卖,理由是再开两年,还是卖这个价。折腾啥呀?挺挺就过去了。


  我说:“我的枣等不起,会烂的。”


  她说:“你让他们来车展上摆摊多好呀?这里客流量比银座大多了,而且又没有同行竞争,外人不允许过来摆摊。”


  我问:“摆你这里?”


  她说:“没问题。”


  我说:“凡是找你买车的,送一箱枣。”


  回来的路上,特别开心,感觉遇到贵人了。我想起了一件往事,当时我从她这里买了一辆花脸版PALADIN,相当的招摇,很多人问我车子从哪里买的……


  当时,她想让我给她家做个广告,愿意再给我让利1000块钱。


  我心想,1000块钱算啥呀?就想买掉我的贞操?不卖!


  我拒绝了她。


  现在想想,突然感觉很对不起她。


  我摊位上有四个员工,一男三女。男的叫刘恒,家是临沂河东的,1984年出生。当过兵,长的真帅,特像陈冠希。以前在三联卖家电,后来成了店长。


  他是我的读者,总觉得我貌似挺牛B,非要跟着我混。我做水果摊时,他挺身而出,帮我处理一切杂务,后来我就让他分管水果业务,顺便管三个美女。


  当时,我问他:“你觉得一个月多少工资合适?”


  他说:“董哥,你跟我谈钱,看不起我,赚钱就给点,不赚,无所谓。”


  我问:“你原来工资多少?”


  他说:“3000+提成。”


  我说:“那咱就按照这个标准发,水果利润的10%给你。”


  有这么一个助手挺好的,平时我基本不去银座。我的摊位主要做高端水果,每当临近变坏时,我就安排他帮我打包成礼品装,再帮我送到朋友家,弄的朋友们都很感动。


  我很喜欢刘恒,他长的帅,能上的了台面,用山东话来讲,就是场面人。他能帮我办很多事,例如我们进驻家家悦超市,我不擅长送礼,也不擅长搞人际,我安排他去办,轻车熟路,很轻松就搞定了,预计元旦前就能入驻。


  去车展卖枣这个事,我肯定不能自己去卖,害羞。


  我让刘恒带着英子过去,英子长的漂亮,就凭他们俩人的脸,我觉得枣也很好卖。英子也是我挖过来的,重庆妹子,1991年出生的,学美术的,喜欢流浪,喜欢旅行,喜欢骑马,总而言之,标准的浪漫主义者,不婚族,长的的确漂亮。她是我媳妇英语班的同学,后来投奔了我们。她的目标很明确,不计较薪水,只要管吃管住,偶尔带着出去旅行,就足够了。当然如果有工资,更好!


  我给她的薪水是3000元一个月,不需要在商场工作,需要管账、管库存,偶尔还要帮我打包发货之类的。


  我媳妇不希望英子待在我身边,可是我希望她待在我身边。若是她没有工作待在我身边,媳妇总是会乱想的,若是有份工作呢?又帮我们家赚钱,媳妇也就无话可说了。


  英子,我觉得一般男人征服不了她,像一匹烈马。例如我的皮卡,很多人都觉得太高太大,开不了,而英子就喜欢开皮卡,而且敢开到山涧去玩穿越。我坐在副驾驶的位置都吓的要命,她一点都不害怕。


  从雪山下来时,有一段陡坡,接近60度,她硬是开下来了,吓的我裤子都要湿了……


  我感觉征服不了她,干脆,就当花养着。看着也挺好,至少赏心悦目!


  刘恒问我:“董哥,在车展上定价多少合适?”


  我说:“20~30元/斤,灵活对待。”


  在车展连续摆了三天摊,卖了5万1千块钱的枣,也送出去不少。其实只要能卖2万5千块钱,就已经回本了……


  我特别开心!


  还剩大约200斤枣,我就不急了,放在商场里慢慢卖就是了。我给刘恒打了个电话,告诉他怎么分配这5万块钱。


  我说:“拿出3000块钱给4S店的女老板,给英子3000块钱,你自己拿5000块钱,剩下的4万给我。”


  他说:“行!”


  这个事,我就没再继续盯着,因为我要去青岛处理学校投资的事。


  10月5日,刘恒的媳妇给我打电话:“刘恒咋两天没回来了?打电话是关机,是不是跟你出差了?”


  我说:“没有呀?!弟妹你别着急,我给问问。”


  挂了电话,我接着打刘恒的电话,关机。


  我再打英子电话,也是关机。


  当时我第一反应是他们俩是不是被人绑架了?让车展的人盯上了?


  我接着给4S的女老板打电话:“你见我的两个员工没?”


  她说:“没有呀!”


  我问:“给你钱没?”


  她问:“什么钱呀?”


  我说:“没事啦!”


  我偷偷的把这个事告诉了媳妇。


  媳妇说:“他们俩早就在一起了,你不知道?”


  我说:“真的?你咋不告诉我?”


  她说:“我以为你知道呢!”


  我说:“他们俩,可能拿钱跑了。”


  她问:“多少钱?”


  我说:“5万多点。”


  她说:“不至于,这么点钱。”


  我说:“我也觉得不至于。”


  她问:“报警吧?”


  我说:“不能,报了警等于毁了他们俩的一生。而且他们俩太熟悉咱家了,何必树这个敌人呢?我想给他父母打个电话。”


  她说:“那先别声张了,也许很快就回来了呢?吃个哑巴亏就算了。”


  我感觉像吃了只苍蝇,特别难受。每逢遇到类似的事,我就如同缩头乌龟,不敢强硬,总感觉得罪不起,总是担心家人的人身安全问题……


  我在想一个问题,身边的朋友一旦翻脸成仇人了,往往会成为威胁最大的敌人。让人觉得可怕,不寒而栗。


  我给刘恒和英子挨着发了信息。


  我给刘恒是这么发的:兄弟,是不是家里遇上什么困难了?你要是把我当哥哥,就告诉我,我愿意跟你一起承担。


  我给英子是这么发的:妹子,又去哪玩了?


  想来想去,越想越生气,又不敢得罪人家。我想把这个事告诉刘恒的父亲,我给打了个电话,把事情的经过描述了一番。


  老人没说话,把电话挂了。


  晚上9点左右,老人给我回了电话:钱,我们找亲戚朋友凑凑还给你,千万别报警,孩子还年轻……


  我说:“叔叔你误解了,我不是问您要钱,我希望您能联系上他,让他回来吧,毕竟有老人有孩子。”


  老人在电话里不断地骂着:畜生。


  应该是骂儿子。


  5万块钱,要是放在平时,我根本不心疼,但是在这个青黄不接的节骨眼上,我特别疼。当然更疼的是英子,我太喜欢她的狂野劲了。我都没舍得下手,刘恒你咋就先下手了呢?


  对于水果,我没啥兴趣,进入水果行业纯属偶然。


  银座商场里有个茶叶柜台,老板叫肖思,温州人,1986年的,我是被她忽悠进来的。先说说我们是怎么认识的。


  我们这里规划了一个别墅区,浙江人投资的。别墅区招商不力,沿街商品房多数没租出去,不过这里有家炒鸡店特别火,据说是本地最贵的,赵家炒鸡,本地朋友应该都知道这地方。


  偶尔有外地朋友过来,我就带着来这里吃饭。


  去年夏天,青岛有朋友过来找我玩,我需要提前去饭店抢包间,顺便让厨房先把鸡给炒上,炒一只鸡要1个小时。


  中午11点,我就去等着。


  自己坐在饭店里挺无聊的,我就围别墅区转转吧。外面挺热的,看见有个茶叶店,我就进去了。只有一个小姑娘在,个头挺高,头发很短,参差不齐。这样的发型在小县城还是有些另类,若是在北京上海,绝对时尚。


  她穿着旗袍,围条藏族风格的围巾,坐在茶桌前,甚是有味……


  进了店,她招呼喝茶。


  咱又不是来买茶叶的,纯粹是进来凉快的,她这么热情,我反而觉得不好意思了。我在店里转悠了一圈,看到有套玻璃壶只要38块钱,买了,否则不好意思喝茶呀,其实我根本不需要这玻璃壶。


  她主要是卖浙江茶、安徽茶,例如祁门红茶、太平猴魁之类的。


  她给我倒上,我就能尝出是什么茶,令她很意外,仿佛找到知音了。其实我根本不是尝出来的,而是看到她茶盒的标签了。


  当然,我对茶叶也是略懂一二。


  中午,她要回家吃饭,我就不能继续赖着不走了。她戴上太阳帽,帽子下面是丝网,半遮着脸,背着一个大大的LV,感觉真有气质,有英伦范。


  吃完午饭,送走了朋友,我又来逛茶叶店了。


  她已经开门了。


  我买了两盒祁门红茶。


  又聊了一下午,越聊越投机。她在新加坡读的大学,还谈过一个马来西亚的男朋友,其实我一见她,我就觉得她身上有国际范。


  我很好奇,为什么会跑到我们这个小县城来呢?


  原来,她父母是做建材的,在本地扎根多年了,她也算半个临沂人了。闲着没事,她就开了这家茶叶店,当时别墅区招商力度蛮大,三年免房租。


  这姑娘有个特点,喜欢吃鱼,她感叹来到山东没鱼吃了。


  我说:“水库边上有几家鱼店,特别好吃。”


  她说:“那有空一起去吧,我请你。”


  我说:“我请你。”


  越聊越投机,干脆去吃水库边上吃鱼吧?


  想泡妹妹?


  不想,我这个人很有自知之明,我一看就知道我不是她的菜,也别自取其辱了。当个朋友处着多好呀,偶尔见个面。


  去吃鱼,她吃的很少。


  一条鱼,大部分都让我吃了。


  她去买单,理由是我买过她茶叶了,其实我早就买过了……


  她觉得不好意思,回到店里时,拿了两包茶叶,说是给我爹的。


  后来的日子,我经常去找她,有炒鸡店打掩护,媳妇没有发现任何异常。我是去吃饭,只是顺便去茶叶店逛逛,我们也不聊QQ,也不打电话,关键是纯洁的友谊。


  银座开业时,她建议我去承包个柜台。


  我没兴趣,毕竟是陌生领域。


  她承包了茶叶柜,一直都是亏损的,但是她坚持养着,因为她坚信客流量越来越大,终究会赢利的。果然让她熬出头了,从2014年4月份开始,一直都是赢利的,还有一个关键性因素,我们这里进入了旅游旺季,外地游客过来买特产的比较多。


  我很喜欢跟她在一起,她很博学,能听懂我讲什么。你来我往,她说我跟本地的小伙子们不像……


  夸我呢?!


  偶尔,她喊我出去玩,我就带着儿子一起,儿子是个很好的掩护。去年还行,儿子还不懂的分辨阿姨跟姑姑跟姨妈的区别,认为都是咱家亲戚。


  今年不行了,儿子知道阿姨不一定就是自己人了。


  有次,我带着肖思去蒙山,儿子总是喊着回家。


  我说:“爸爸在谈工作,你别闹。”


  儿子说:“回家我跟妈妈说,你跟阿姨在一起。”


  肖思吓的脸都红了,在桌下踢了我一脚:“你儿子啥都知道呀?”


  以前,距离都保持的挺好,不远不近,偶尔想起来就一起吃顿饭。我总感觉是两个世界的人,她毕竟是白富美,咱是个土包子。


  故事发生转折点,是从我落魄开始的。


  我突然没钱了,事业也跌入到了冰点,没了经济来源,突然感觉自己像个废人。我能干啥?啥都干不了。


  会写文章又如何?又不当饭吃!


  我找肖思聊了一下午,她被我的故事感动的哭了,在车上抱了我。她说了一句让我特别感动的话:哪怕全世界抛弃你,我也愿意收留你。


  回家的路上,我脑子里不断的闪现两个人:我媳妇、肖思。


  对他们进行了一轮又一轮的PK。


  出身,肖思胜。


  学历,肖思胜。


  长相,肖思胜。


  年龄,肖思胜。


  事业,肖思胜。


  可是我有孩子呀?我问肖思,你愿意做后妈吗?


  她说:“即便结婚,我也不想生孩子,那就是我亲生的。”


  我放心了。


  恰好,银座原来做水果的人撤柜了,肖思让我进入。前后需要20万,我没钱,肖思给交上的,我特别感动,这才是真正的爱情。我媳妇有20万吗?有!可是她不会拿给我的,而肖思则愿意!


  回到家,我找户口本,找结婚证,我想先把证件找齐,等媳妇跟我吵架时,接着拉她去离。她是冲动型的,房子我不要,车子我不要,我净身出户就行了。


  可是,那几天,媳妇总是不跟我吵架,我把这些证件放在车上,随时准备好。


  那天,儿子调皮,在车上翻来找去,把结婚证给拿出来了,还把照片给撕掉了。被媳妇看到了,训斥儿子偷拿结婚证下来。


  媳妇说:“儿子,你知道吗?这个东西不能玩,这代表一个家。”


  我吓的要命,也不敢承认是我拿的。


  晚上,我们出去散步。我和媳妇各牵着儿子的一只手,儿子非把我和媳妇的手给拽到一起。我在想,难道孩子真是天使?他咋能看透我的心的?


  平时,我是个异常理性的人,对感情之事看的很开,但是在落魄的时候,我是真的被肖思感动了。一个女人奋不顾身的去救一个男人,我又不能给她身份,也不能给她回报,什么都不能。


  每次见到肖思,我都暗暗的发狠,一定要回家拉下脸皮跟媳妇闹。


  平时,我们吵架也挺频繁的。


  可是,那些日子,媳妇就是不找事,我也没理由发火……


  6月1日,我老师带着孙子过来玩,我带着儿子一起陪同。我们去太阳部落玩,老师谈起了孩子教育。


  他说:“孩子教育的第一前提,是家庭和谐,你爱媳妇就是爱孩子。”


  我把自己憋了很久的事朝他倾诉了一番。


  他问:“你爱这个小姑娘的钱还是人?”


  我说:“与钱无关。”


  他说:“如果你思考好了这个问题,是可以奋不顾身的,就是这个姑娘穷困潦倒了,你依然愿意喜欢她。”


  我说:“就是她现在要饭,我也愿意。”


  他说:“假设都是伪命题。你们班有个叫孙玲玉的,你有印象不?”


  我说:“有,泰安的。”


  他说:“她跟男朋友谈了6年,已经定婚了。结婚前不久,男人出了车祸,高位截肢,孙玲玉去照顾了一个月,选择了退婚。周围的人都骂她狠心,骂她狼心狗肺。我跟她说,你听从自己内心的声音,不要听别人的声音,别人习惯了道德审判,那都是站着说话不腰疼,真的换位经历了,他们做的未必比你好。”


  我问:“说明什么问题呢?”


  他说:“一切假设,都是不成立的!”


  我说:“我是发自内心的,无论贫穷还是疾病,我都愿意。”


  他笑了……


  7月份,我们这里有家民间借贷公司,温州人开的,相当牛B,老板跑了。整个温州系都受牵连,包括肖思一家。


  他们都是三角债,肖思也借了不少钱。


  老板跑路的消息传出以后,大家都忙着要钱,很多人也堵到了肖思家,有她爸爸借的,有她妈妈借的,有她借的。


  我问:“我怎么救你?”


  她说:“100万,至少。”


  她说出这个数字时,我突然感觉心里一凉,凉的是爱情。我总感觉自己是脱俗的人,已经超越了利益,而真的遭遇金钱考验时,我也不敢为了她而赴汤蹈火。


  我有点看不起自己。


  我找深圳的小兄弟帮我凑了25万,给了肖思。其中20万原本就应该给她的,5万块钱是白送她的。


  她对我有些失望。


  因为,以前我跟她发过誓,若是有一天,她需要我了,我愿意砸锅卖铁……


  后来,她又打电话问我要过几次。


  要的次数多了,我把她拉入黑名单了。


  我觉得她变了,见了面也是抱怨我为什么不给她弄钱?


  没办法,我只能回归家庭,安心过起了日子。


  刘恒和英子跑了,后来呢?


  后来,刘恒回来了,垂头丧气的。


  越是如此,咱越要安慰他呀,我请他吃饭,问他咋回事?


  他说:“英子的妈妈病了,需要钱抢救,我们一冲动,就拿钱走了。本来想回来再告诉你的,英子说没脸见你了。”


  我问:“钱呢?”


  他说:“在英子那里。”


  我问:“她妈妈真病了吗?”


  他说:“具体不知道,我们坐火车到徐州就分开了,我回来了。”


  我说:“以后别这么冲动了。”


  他说:“董哥,打我两下吧,出出气。”


  我说:“我没生气,回家好好安抚一下家人。”


  分开时,我拿了1万现金给他,就算把工资和情谊一并结算了。


  我在想,他以后会不会恨英子呢?


  英子也未必感激他,英子觉得是拿了我的钱,实际上,这个钱是刘恒出的!

 

相关文章

DD助理

DD助理

暂无个人说明
3802文章 0评论
网站分类
  • 最新文章
  • 今日更新
    最新留言
    友情链接
    今日更新
      最新文章 | 随机文章 | 热门文章
    会员中心
    生日
    • 我的生日是:01月01日,我已经31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