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最新文章 > 懂懂日记 > 懂懂2014 > 正文

要么平庸,要么孤独

DD助理 2014-12-30 分类:懂懂2014 1513


  围锅吃饭时,谈到了孩子教育。


  媳妇在那里抱怨万恶的教育体制……


  光头强媳妇说:“没事,移民就是了。”


  媳妇说:“哎,光想白搭,没钱!”


  光头强媳妇说:“不需要多少钱,我们全家都移民了,加拿大,一共花了不到400万。”


  媳妇近似欢呼的问:“这么少呀?我还以为需要几千万呢!”


  我在旁边拽了拽媳妇:“小声点,大呼小叫的吓着孩子。”


  原本,我喊媳妇出来玩,她不开心,她觉得车友会里的朋友无非就是狐朋狗友,不上档次。


  但是,听说光头强一家移民以后,媳妇的言谈举止里,立刻带有“崇拜”的色彩了。


  光头强问我:“有移民的想法吗?”


  我说:“现阶段没有,也许以后会有,我觉得现在生活挺好的,父母也在这边。”


  他说:“国内挺好的,我们走是没办法。”


  我问:“如何理解?”


  他说:“没有安全感的。”


  我问:“是不是触到了高压线?”


  他说:“不是,而是高压线可以随意浮动,想电谁就电谁,一个连规则都是变数的游戏,你觉得能有赢家吗?”


  我说:“上次在北京参加了一个经济论坛,专家们说中国是目前全球最适合创业的。”


  他说:“不要听他们说了什么,而要看他们做了什么?他们把老婆孩子都送到国外受苦去了?”


  我问:“浙江移民的多吗?”


  他说:“除了不能移的,都移了。”


  我问:“前一段时间炒过马云移民,你如何看待?”


  他说:“马云是个独立的公民,移民与否是他的权利,我们无权干涉,他移民虽然不违法,但是他不敢移。”


  我问:“为什么?”


  他说:“在中国,有一套刑具比法律还厉害,就是舆论!”


  我问:“若是在国外,马云这样的人物移民会不会上升到道德高度?”


  他说:“不会,欧美发达国家把公领域与私领域划分的非常清楚,在欧洲社会里不会有‘人肉搜索’这个概念,这是侵犯了别人基本的隐私权。”


  我问:“为什么中国会有如此强烈的群体意识呢?”


  他说:“中国不是没有信仰的,而是信仰儒教,儒家思想歌颂的是一种群体文化,不是教你个人如何成长的,而是维护一个群体如何平衡的,君是君,臣是臣,父是父,子是子。千百年来,大家都信仰儒教,都有了群体意识,若是谁突然特立独行了,那么他就是另类,就要全民审判他。大家都留着辫子,你剃着光头,那还了得?”


  我问:“中国历史上,有没有鼓励个人文化的?”


  他说:“庄子呀、竹林七贤呀,不过都是昙花一现!”


  我问:“你觉得他们孤独不?”


  他说:“要么平庸,要么孤独。”


  我问:“你如何看待孤独?”


  他说:“每个人内心都有孤独,智者会积极面对,甚至会享受孤独,例如鲁迅是孤独的,只有孤独了,他才会独立思考。而多数人则是害怕孤独,逃避孤独,拼命的聚会,拼命的表达,他们错误的以为把内心的声音表达出来就是释放了孤独,其实只是在逃避,真正的孤独是需要去享受的,一个人学会跟孤独对话的时候,才是真正自由的。”


  我问:“怎么理解呢?”


  他问:“你有没有喜欢的女人?”


  我笑了笑:“有。”


  他问:“你会跟媳妇讲吗?”


  我说:“不会。”


  他问:“儿子问你JJ是拿来干什么的,你会跟他讲吗?”


  我说:“不会。”


  他问:“父母问你最近为什么不开心,你会说实话吗?”


  我说:“不会。”


  他问:“你有没有一个朋友,你愿意跟他说一切秘密?”


  我说:“没有。”


  他问:“你是孤独的不?”


  我说:“是!”


  他说:“孤独对应着独立,每个人都应该独立,独立比自由更重要。”


  我问:“怎么理解?”


  他问:“你觉得你媳妇自由不?”


  我说:“自由,钱随意花,又不用上班。”


  他问:“那她独立吗?”


  我说:“未必。”


  他说:“你有机会到网上搜索胡适1946年的开学演讲,他提到了自由跟独立的关系,独立比自由更重要,先独立,后自由。这里的独立就是你思想的独立,要学会思考,要把自己当个个体,允许个性。在五四运动以前,中国人是没有‘个性’这个概念的,因为我们信奉的是中庸之道,是不可能出现怪才的,因为你生怕跟别人不一样。”


  我问:“没想到你这么博学呀?喜欢看书?”


  他说:“还可以吧,你知道温州经济为什么不行了吗?这与文化基因有直接的关系,多数是投机取巧起家的,大家也没读过多少书,后来炒房、炒地,再后来搞民间银行,最终一夜间回到了解放前,是运气问题吗?不是,是德不配位。”


  我问:“你不是自称初中毕业吗?”


  他说:“我真是初中毕业。”


  我说:“那你还嘲笑人家?”


  他说:“兄弟,这不是嘲笑,是剖析,是照镜子。我在2000年的时候就意识到我的硬伤所在了,就是读书太少。当时宁波有个很小的雨刷厂,就是个家庭作坊,兄弟俩搞的,但是他们兄弟俩读过大学,有文化,通过互联网做起来了外贸,现在是这个行业的巨头了。”


  我问:“你有没有继续读书?”


  他说:“陆陆续续的读了一些,不是很连贯,读过国学班、EMBA,也读过全日制的商学院,平时参加一些读书会。”


  我问:“有什么收获?”


  他说:“你知道任志强不?”


  我说:“知道。”


  他说:“他每天一本书。”


  我问:“你参加他的读书会了?”


  他说:“是的。”


  我说:“像你这么爱学习的人不多了。”


  他说:“人是孤独的,孤独了就容易想法逃避,要么娱乐,要么消遣,有多少企业一夜之间输掉了,就是在牌桌上,因为人们没有精神寄托,赚了钱你说能干啥?”


  我问:“你身上有没有缺少学历带来的硬伤?”


  他说:“太多了,不自信,虚荣。为什么非要买豪车?无非就是怕别人不认可自己。”


  我问:“你学习的目的是克服虚荣?”


  他说:“避免被淘汰。”


  我问:“你们这个行业又没有技术含量。”


  他说:“越是没有技术含量的行业,越容易被颠覆。”


  我问:“你现在的策略是什么?”


  他说:“密切关注行内动态,关注实验室产品。今年我们收购了一个专利产品,是黑龙江农业工程学院几个老师发明的,自发热雨刷,这个产品市场就非常大,北欧、北美、俄罗斯都有需求。”


  我说:“2012年的时候,我们从烟台往回走,那雪真大,玻璃水全冻住了,雨刷也刮坏了。”


  他说:“就是。”


  我问:“你如何看待合作这个问题?”


  他说:“我不鼓励合伙创业,但是我鼓励共赢做事。创业有道,这个道其实就是借势,不管你做什么事,你一定要明白一点----谁对你有用,你跟谁捆绑在一起最容易成长。”


  我问:“你觉得我可以寻找什么样的合伙人?”


  他说:“有没有跟你旗鼓相当的写手?”


  我说:“有!”


  他说:“你现在文章,一篇有3万人关注吧?”


  我说:“几个平台加起来,差不多。”


  他说:“假如,现在有个人跟你谈合作,他一天也有3万人关注,他提出的合作模式非常简单----要求你在文章最后加上一段:今天推荐一篇文章,然后链接过去就可以了。他也用类似的方式推广你。”


  我说:“明白了,等于我们俩互换了读者。”


  他说:“不是互换,而是都成了6万,一个月后,你发现你的阅读量稳定在每天5万人了,你再采取类似的交换模式,继续找人,继续扩张,两三年内,你就实现了日关注10万人,明白了吗?”


  我说:“明白了。”


  他说:“这就是商业合作的技巧,一定要找到那个对你有用的人。过去我们工厂很小,主要是给一些农用车供雨刷,例如日照的五征、德州的富路。很偶然的机会,我听说杭州有家塑料厂专给上海大众做前包围,于是我就过去认识了这个老板,我愿意帮他供货到五征,他愿意帮我供货到大众。”


  我问:“有些时候,为什么创业很难?”


  他说:“因为,你不知道谁对你有用,还有就是传统思想的狭隘性,总是鼓励个人主义、英雄主义,不喜欢求人,喜欢独闯天下!”


  在山里玩了一下午,孩子们也玩累了,睡的睡,闹的闹。


  我说:“我带你们去参观一下我们这里的‘华西村’。”


  这个村名有点怪,叫:下流村。


  是全县社区试点,过去穷的叮当响,现在家家户户住上小洋楼了,要么住上公寓了。


  下流村那可成了面子工程,各地纷纷前来考察……


  光头强问:“有什么特色?”


  我说:“饭店牛B,特色是野兔,老板每天晚上带着细狗去抓兔子。”


  我们先去了果园,孩子们貌似没见过苹果树,特别兴奋,摘了半蛇皮袋,这些苹果树都是接近30年了,是最古老的品种了,口感面,不脆,有人喜欢,有人不喜欢。


  我儿子闹着要回家看动画片。


  我说:“要不让嫂子和孩子们先去我家吧?”


  光头强同意。


  媳妇们孩子们都走了,真清净。


  我说:“我喊下流村的书记出来陪酒。”


  我给书记打电话,书记支吾了半天……


  我问:“咋了?”


  他说:“最近换届。”


  我说:“知道了,那去我家吃,可以不?”


  他说:“行,饭菜我安排!”


  我和光头强开车先走了,到了家里,媳妇们孩子们都去田野玩去了,据说是去看我们村那传奇的驴车去了。


  我烧上水,泡上茶。


  光头强在那里看书:“你们家这么多书呀?”


  我说:“这跟你买车是一个道理,要让人来一看,哇,懂懂是个读书人呀,其实你仔细看看,基本上都没翻开过,装饰用的。”


  他问:“能借几本吗?”


  我说:“晕,说啥呢?随意拿!”


  他问:“你这么喜欢漫画?”


  我说:“大哥,饶了我吧,那是我儿子的书架!”


  过了一会,书记来了,带了两瓶兰陵陈香……


  看来,书记是精心打扮过,穿着休闲西装,还打着一条领带,红色的。


  我问:“咋把结婚的衣服穿出来了?”


  他幽默地回了一句:“没衣服穿了。”


  我问:“菜订了没?”


  他说:“订了,两桌,送叔叔那边一桌。”


  我说:“行,一会儿我付。”


  他说:“你这是打我脸。”


  晚上6点,饭店的来送菜,一个盘一个盘的摆开,仿佛是魔术师一般,一眨眼的工夫就变出了一桌菜。


  特色就是炖兔子、红烧兔子、兔子头……


  书记忙着烫酒。


  我说:“别开酒了,我们都不喝。”


  他说:“不喝酒,咋行?不热闹。”


  我说:“烫就烫吧,你跟我爹喝。”


  这小子叫小木,比我大一岁,我们俩同一年考上的大学,他考入了山东师范大学,我考入了曲阜师范大学,若是没有他,我就是我们镇上第一名。


  毕业后,我们俩都回到了农村。


  其实,他不是农村的,他父母属于公务员,只是爷爷奶奶是农村的而已。


  这家伙没考上公务员,考上了村官,从村长助理干起来的,现在是省级优秀村委书记了,这家伙屁股很干净,因为村里穷的叮当响,没的贪。


  我问:“今年选票多少钱一张?”


  他笑笑:“破官,送人都没人要。”


  我问:“当官爽不?”


  他说:“为村民解决一些事,感觉特别充实。”


  我说:“少装了。”


  他说:“还真不是装的,我们现在是社区制,1000多户,邻里矛盾之类的太多了,几乎每周都有需要调解的,我每天真是充当法官的角色,挨着给梳理谁对谁错。”


  我问:“有给你送礼的没?”


  他说:“送钱送卡咱肯定不要,你说送个鸡蛋啥的,也不好意思拒绝。”


  我问:“有没有反对你的?”


  他说:“也有闹的。”


  我说:“那是他们不知道天高地厚,不知道你的背景。”


  他说:“咱哪有什么背景?就是老百姓家的孩子,脚踏实地。”


  之前光头强一直没开口,他在观察我们。


  这时光头强接话说:“小木呀,的确是官场中人,说话滴水不漏。”


  我问:“木,你办工厂,污染严重不?”


  他说:“没有污染。”


  我说:“少忽悠我了,你们村的大字报都贴到我们村了,你办的不是纸厂吗?”


  他说:“是呀!”


  我问:“纸厂没有污染吗?”


  他说:“我是加工型企业,不生产纸,只是裁剪、包装,知道了吗?”


  我问:“国家扶持吗?”


  他说:“肯定扶持呀,解决了我们村这么多劳动力。”


  我问:“忽悠了多少国家补贴?”


  他说:“咱的确申请过补贴,但是非常少,几万块钱,没有他们说的几百万。”


  我问:“利润有多大呢?”


  他说:“没外人,跟你说实话,50~60W一年。”


  我问:“我能干不?”


  他说:“去年我就建议你上这个项目,你没当回事。”


  我说:“我以为是污染型企业。”


  他说:“其实就是手工作坊,纸的利润是蛮丰厚的。”


  我问:“渠道好找吗?”


  他说:“渠道问题不大,你不是懂互联网吗?我们现在的渠道多是通过互联网铺设的。”


  我问:“纸的质量取决于什么?机器?”


  他说:“与机器没关系,关键是原纸的质量,心心相印的纸为什么好,因为都是进口过来的。”


  我问:“你一个月工资多少钱?”


  他说:“不到2000。”


  我说:“那比我们村的村官强多了,我们村的村官一个月才200块钱。”


  他说:“他们都是兼职啊,我是全日制。”


  我说:“新品牌有前途吗?”


  他说:“假如阿里巴巴推出纸巾,你觉得没有前途吗?”


  我说:“有!”


  他说:“去年洋河、张裕、奥迪的盒装纸巾都是我做的。”


  我问:“谁的关系?”


  他说:“一起开会学习认识的同学。”


  我问:“那挂靠大品牌岂不是很容易做大?”


  他说:“当时我找你,就是这个意思。你认识这么多人,若是能联系上驰名商标,只要让他们授权一下,就能做大。”


  我说:“跨界能行吗?”


  他说:“现在流行跨界,强哥,你觉得呢?”


  光头强说:“我认同小木的观点,现在人们的消费习惯变了,例如你过去买坚果,你可能在淘宝上输入:开心果,如今你会搜什么?三只松鼠。”


  我问:“那就是说,恒安这种大公司做不过新品牌?”


  光头强说:“不能这么理解,而是说互联网时代,品牌是发散的,就如同你信任了一个微博大V,那么你就愿意接受他的所有推荐,因为你信仰他。”


  我说:“我今天卖红酒很火,明天卖手机也很火?”


  光头强说:“罗永浩、雷军都是活例子呀!”


  我问:“那我开家纸厂如何?”


  光头强说:“小木的优势你未必有,他毕竟有他的渠道优势,而且是大客户渠道,你能拿到这些资源吗?”


  我说:“够戗,因为那些人不屑跟互联网人打交道。”


  他说:“你要真的想做,应该学习小木的这个思维,就是做加工型企业,你能够找到稳定渠道的。”


  我问:“做点什么好呢?”


  他问:“网商渠道你能搞定不?”


  我说:“没有任何问题。”


  他说:“你可以做辅助产业,例如包装箱?”


  我说:“产业太成熟了。”


  他说:“包装箱的生产厂家多数是家庭作坊,他们的创新能力很差,你要打出的是个性需求,例如专门运输红酒的,专门运输海鲜的,专门运输水果的,还可以开发特殊形状的、防震的,防压的,例如箱里有钢条支撑防止变形。”


  我说:“这个思路倒是不错。”


  他说:“也是做二次加工。”


  我说:“这些都不是我真正喜欢的事。”


  他说:“但是是能帮你赚钱的事。”


  我说:“若是有一天,我真的准备转行了,我就专注于越野车改装。首先,我喜欢。其次,我会写。”


  他说:“做越野车改装,两点是核心:技术、宣传。其实宣传的核心在于写,国内做的比较出色的是运良,出来什么新车型,他们先买一辆,改成标杆,然后去沙漠遛一圈儿,写个游记,然后各地车友就去改车,你想想这些车友怎么找到的?不就是搜索改装帖找到的嘛!”


  我说:“我的皮卡也是在运良改装的,他们的确专业,配件都是自己个性开发的,他们是把改装店开成了4S店的规模,全国连锁加盟。”


  他说:“汽车文化发展到一定阶段,必然会放开改装,这个市场会出现上市公司。”


  我说:“改装市场太大了,我改了前后保险杠,加了绞盘,换了四条轮胎,7万块钱。”


  他说:“差不多,玩牧马人的,很多买车50万,改车50万。”


  我说:“就是。”


  他说:“做任何事,都不要盲从,要分析自己的核心竞争力。生意做的越大,诱惑越多,一定要懂的禁欲,浙江这么多企业家为什么一夜之间消失了?不是饿死的,而是撑死的。”


  我问:“你觉得创业的因素里,哪个是最重要的?”


  他说:“天赋+性格,谈其它的都是扯蛋!”


  既然如此,我就别折腾了……


  没那个命呀!

 

坚持每天来泡泡哥读一篇文章,加油!

本文地址:http://www.paopaoge.com/post/1490.html

相关文章

DD助理

DD助理

暂无个人说明
3802文章 0评论
网站分类
  • 最新文章
  • 今日更新
    最新留言
    友情链接
    今日更新
      最新文章 | 随机文章 | 热门文章
    会员中心
    生日
    • 我的生日是:01月01日,我已经31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