渗透的力量

  小雨淅淅沥沥,一整天。


  胡胖在越野群里嚷着去玩泥巴,没人响应,大家都在上班。


  我闲着没事,应声了。


  胡胖是开饭店的,40来岁,半秃顶,肚子溜园,开了辆骚黄色的牧马人。别看他长这样,妹子特多,没办法,车帅!


  约好4点在沂河公园集合。


  我到河边时,胡胖已经在泥巴地里撒欢了,划着圆,一圈又一圈。副驾驶坐着一位白衣少女,长头飘飘。我心想,胡胖肯定是因为这女孩才喊我们出来玩的,帮他打掩护。别看胡胖五大三粗一脸凶相,媳妇吼一嗓子,他能立刻跪地求饶……


  越野,貌似是爷们儿的专利?


  其实不然,很多妹子喜欢越野,越野能唤醒内心深处狂野的一面。无论男人女人,都很享受这种狂野,只是有些人不知道自己喜欢而已。


  去年穿越腾格里沙漠,有个广州的女学生搭了我的车,戴个眼镜,特别文静,一看就是惹人疼的邻家女孩。


  冲沙类似过山车,忽上忽下的,甚是惊险,我反复叮嘱她:一定要抓紧把手!


  刚开始几个沙丘,她不是很适应,貌似还想呕吐。


  没多久,她适应了,在我旁边嗷嗷叫:快,快,快……


  这样的她,可能连她自己都觉得很陌生。


  心理学上,这叫球场效应。


  什么意思呢?


  就是说,在球场看球时,旁边都是陌生人,你表现出了你最原始的一面,或是愤怒,或是漫骂,或是疯狂,或是焦躁。


  表面上,我们很了解自己。


  其实,未必!


  每个人内心都有善与恶,我们把“恶”藏的很深,因为一旦表现出来,我们容易受到惩罚。若是我们可以表现不负责任的恶,那么我们就会变了个人,例如?


  当年斗地主的时候,不管长工还是短工,都会上去狠狠扇地主两个耳光,原本他们是什么关系?


  雇佣关系,类似今天老板跟员工的关系。


  假如,今天批斗马云,可能淘宝店主排队去扇他,为什么呢?


  没有理由,就是生气,痛打落水狗!


  为什么我们在网上如此的肆无忌惮?想骂村长骂村长,想骂明星骂明星,因为我们不用负责任呀。咱是匿名的,人家不会跟咱计较的,咱可以尽情的骂王菲是贱人,咱可以尽情的骂李代沫是败类……


  这就是咱人性恶的一面。


  若是王菲来我们县城开演唱会,若是我有机会能去合个影,我要显摆上好几年。见了面,跪拜的心都有。


  “菲姐,我最喜欢听你的歌了,我是听你歌长大的,你在我心中永远是女神,你给我签个名吧!”


  为什么《新闻联播》总是播放积极向上的东西?


  就是引发正能量。


  我们环骑海南岛,大家都累的要命,有时连饭都吃不上,大家都有怨言。


  若是有人引发正能量。


  他说:“领队真不容易,晚上睡觉前把大家的链条都给擦上油,还帮咱背包,咱给领队个掌声好不好?”


  大家都变的积极了,整体充满了正能量。


  若是有人引发负能量呢?


  他说:“什么破领队?当没当过领队呀?每人交了3000块钱,整天吃的啥呀?喂猪呀?!”


  于是,大家纷纷喊着:退钱,退钱!


  每次去拉萨,感触最深的就是“引发”,一个团队里必须要有引发正能量的人,否则全是抱怨。特别是骑行的车队,多数会分道扬镳。


  扯远了,继续看胡胖的表演。他看到我来了,按了按喇叭,圈越划越大,速度越来越快,漂移时溅起一层层泥巴。白衣少女紧紧的抓住扶手,胡胖更有表现欲了,竟然跑到了沂河边上,外侧的轮胎轧出一片水花……


  媳妇来电话,让我带点排骨回家,又罗嗦了很多。


  扔下电话,我抬头一看,妈呀,胡胖陷了,在前后挣扎。我急忙跳下车,朝他大喊,打了一个暂停的手势。他这么搞,只能使自己陷的更深。


  他真是玩疯了,跑到了人家的田地里了,这些地属于河道用地,附近的村民给拓荒成了农田(俗称开荒地,实际违法),种上了花生,花生已经收了。一看胡胖就没种过地,雨后的农田是最容易陷的,一旦轮胎打滑,根本没希望出来了,什么牧马人,坦克也白搭。


  我踩着轮胎印,一蹦一跳的过去,一看托底了。


  我有些幸灾乐祸。


  白衣少女也下来了,个头真高,大约1米7,也就是20来岁,没有远看时漂亮。牙齿不好看,跟个兔子似的。


  胡胖问:“带木板没?”


  看来,他想自救,不至于太丢人。


  我说:“没有,要不我回家给你拿?”


  我是故意调侃他,他车上有绞盘,一拽就能出来……


  我把车子开过去给他当锚点,一拽,出来了。白衣女孩在旁边鼓掌,真可爱。我想,你就不能好好在学校里谈个恋爱?跟胡胖有啥好的?跟我也比跟他强!


  我们俩就在那里划圈,越划我越憋屈,妈的,这不是喊我来给你当灯泡吗?


  于是,我也开始划大圈,划到人家的地里了。只要速度足够快,陷不住,胡胖也跟着我划。没多久,那块地就被我们给划的张牙舞爪了。


  没多久,有个妇女骑电动车来了。她下车就破口大骂,还拿石头追着我们打。我心想,完蛋了,那块地肯定是她家的,快跑吧!


  我一加油门,窜上沂河大道就跑了。我也无暇顾及胡胖有没有中弹了……


  我跑了1公里左右,确保那妇女追不上我了。


  我给胡胖打电话:“胖哥,在哪?”


  “草,吓死我了,那娘们拿砖头追我,我跑到沂河大桥了,上次越野E族的在这里也遇到过这个娘们,河里的那群鸭子是她家的,她嫌吓着鸭子了。”


  “那我回家?”


  “接着玩呀,咱换个场地如何?”


  “老婆让我买菜。”


  “买啥菜呀?晚上,我请客,你说去哪吧?”


  “去你店里随便吃点就是了。”


  “我店里没好吃的,换家,你随意点,喊着弟妹一起。”


  “好吧,要不咱去雪山?很刺激,我穿过一次。”


  “行,东环加油站集合!”


  挂了电话,我给媳妇打了个电话。


  “歪?媳妇呀,我不回家吃饭了,晚上你带着孩子出去吃点吧!”


  “知道了。”


  如今,雪山周边全面开发了,建了几个小区,还有别墅群。按照牛哥的建议,这样的房子是值得购入的,为什么呢?


  因为,这是不可再生资源。雪山就这么一个,人口越是老龄化,人们越注重养生,例如去爬爬山,去钓钓鱼。


  牛哥在千佛山脚下买了套房子,他判断千佛山周边的房子越来越贵。


  路上,我让胡胖把车载电台打开,否则我太孤单了。我听到电台里传来了郑智化的《水手》,胡胖就这品位,要么就听《爱情买卖》。


  “胖哥,把音乐关了吧,吵死了。”


  “不听音乐没感觉呀!”


  “让妹妹唱一个吧,妹妹一看就是学音乐的。”


  白衣女孩问:“董哥,你咋知道的?”


  我说:“我还知道你是临沂大学的。”


  她问:“真的呀?”


  我说:“我会相面,祖传的。”


  其实是我猜的。本地就一所大学,而且一看她的气质就是艺术生,又有些柔弱。不像美术生,美术系的女生还是有那么一点爷们儿气的。


  她说:“董哥,我是你粉丝。”


  我说:“少来了,你知道我是干什么的?”


  她说:“写文章的呀!”


  我问:“胖子告诉你的?”


  她说:“不是,我QQ上有你。”


  我问:“咋加的我?”


  她说:“胡哥转载过你文章。”


  我问:“你们班有没有比较丑的,没有男朋友的,介绍个给我。”


  她说:“我们班没有丑的。”


  我问:“妹妹老家哪的?”


  她说:“阳谷的。”


  我说:“出美女的地方。从阳谷来的美女,一律要喊嫂子!”


  她问:“为什么?”


  我说:“嫂子,我是武松!”


  那边传来了哈哈大笑声。


  “嫂子,嫂子,呼叫胖哥。”


  “在,兄弟啥事?”


  “我在论坛上看到你的照片了,去孟良崮搞慈善了?”


  “不是慈善,是义工。”


  “我咋看着像作秀呢?开着豪车去给孤寡老人送袋面粉?”


  “董,我正要跟你讲这个事,我觉得很值得你加入。这是一个义工组织,是红会下面的,里面很多高人。你看看他们开的车就行了,还有奔驰G65,咱临沂才几辆?上次AA聚餐,县长都参加了。”


  “我是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哪有兴趣搞这些呀?”


  “熏陶一下孩子呀。”


  “这样的孤寡老人,我们村就有,何必跑那么远呀?”


  “可是,你们村的,你也没帮呀!”


  “我总觉得慈善离我们很遥远呀,没有你觉悟高。”


  “不是觉悟的问题,是义工。我之所以加入,既没想过成名,也没想过宣传,就是因为我闺女只吃肉不吃面,我想带她去看看穷人家的孩子吃什么。”


  “这个不用,我儿子从小在农村长大。”


  在雪山上转悠了一圈,到山下吃饭。这里有很多饭店,特色菜就是炒鸡。因为反腐的缘故,这些小店生意越来越火,消费真不比五星酒店低……


  我去点菜,要了两只鸡,一份打包,顺便把单买了。


  鸡上来了,我匆忙的吃了几块鸡肉,告辞了。人家俩人约会不容易,我不能过多的打扰。而且我不在家,媳妇就不想吃晚饭了。我早点回去,媳妇和孩子还能吃点热乎的鸡肉。


  到家,媳妇问:“去干嘛了?”


  “雪山,看房子了。”


  “在哪家炒的鸡?”


  “上次那家,我没让放盐,可能淡了一点。”


  “老公,你不在日记里黑我的时候,真好!”


  “我不是黑你,是拿你举例而已。”


  “举例也不行。我以前的同事、朋友都在看你日记,她们会误解的,以为我真花了你多少钱,人家怎么看我?”


  “知道了,以后写别的女人!”


  “你敢?!”


  回到书房,打开QQ看了一眼,有个女生头像在闪。我打开一看,是那个白衣女孩。我想起了她那兔子牙,我邪恶的把她的名字标注成了:兔牙。


  “董哥,我能把跟你的合影发到QQ空间不?”


  “不能!”


  “为什么?”


  “长的太丑了,吓着读者。”


  “我们宿舍四个人,都是你粉丝。”


  “少忽悠我了。”


  “真的!”


  “你跟胖子怎么认识的?”


  “义工群里。”


  “把群号告诉我,我也加进去。”


  “要参加过活动才可以加入。”


  “那下次有活动喊着我。”


  “行!”


  我进了她QQ空间,先看了看相册,我硬是没认出来,真感叹美图秀秀的强大……


  再看了看她日志,的确转载了我几篇文章,看来真是读过我的文章。虽然我觉得兔牙不好看,但是配胖子,还是绰绰有余。


  关上QQ,我在想,200斤压在身上,有没有胸口碎大石的感觉?


  我下楼,准备骑车沿沂河大道溜达一圈。戴着耳机,听着歌,越蹬越快。电话响了,接通。


  “董哥,在干嘛?”


  “在骑车!”


  “跟你说个事,可巧了,晚上我跟民政局的朋友一起吃饭,她说天天看你文章。我们俩吃了一顿晚饭,全聊的你。”


  “我有啥好聊的?又没情人,又没私生子。”


  “哈哈,不是聊的这个,是聊的互联网的渗透力。她研究生的师妹是你高中同学,你高中同学转载了你的日记,她又看到了,她又开始转载,她同事又开始关注了。”


  “曲师的吧?”


  “对!”


  “知道是谁了,高中时学习成绩很差,考了专科,一步步考上去的,现在貌似是博士了。但是我跟她没有联系,至少12年没见过面了。”


  “那肯定是有高中同学转载了你的文章。”


  “可能是!”


  “我现在深刻体会到日记的威力,别说是你,我现在没多少人关注吧,在我同学里都是英雄了,他们见了我可激动了。”


  “影响力会越来越大的。”


  挂了电话,继续骑车。这个美女是国税局的,兼职卖红酒,在QQ空间里卖。中秋节赚了三五万块钱,可开心了,顶一年工资了。


  我刚开始写日记时,我总呼吁大家写日记,没人响应,写日记有啥好的,闲的蛋疼呀?


  后来,稍微写出点名堂来了,我又生怕大家写日记,抢我饭碗呀?!


  结果呢?


  大家纷纷写日记了,每年去拉萨,都有一批队友被我忽悠下水了,纷纷开始写文章,有两个队友的阅读量已经超过我了。


  说明一个什么问题?


  榜样的力量大于呐喊的力量!


  我在本地做互联网的朋友很少,有四个做淘宝的,而且全部是农副产品,起因是什么?


  2009年,一个兄弟做地瓜干发财了,当时淘宝销量第一。从负债接着翻身了,2010年买了一辆天籁。


  接着,就有眼红的呀?


  外人眼红白搭,因为我们这里有货源优势。这些货原本都是出口日本的,在我们这些村子里加工,外人是拿不到货的。


  我那个兄弟是日照的,他是通过我拿到的货。


  当时批发价是3块钱,淘宝上卖12,回头客特别多。毕竟是出口品质,纯天然的。有单位直接批量采购了发福利。2009年冬天就走了10万斤货。


  村里知道这个事的人越来越多,就出现了三个结果:


  第一、大家纷纷开淘宝店,我也开了一个,我大姐也开了一个,我媳妇也开了一个。因为自然搜索量很高,我们只需要把价格调整为10块钱一斤,就很有竞争力。


  第二、村民提高了批发价,改为了4块钱。


  第三、村里实行了垄断,有人把守,不允许外地牌照车辆进入,他来统一收购,统一定价。


  村里也有在外面读大学的,也有懂淘宝的,慢慢的进入了价格战。利润越来越低,品质也越来越差,因为没有日本标准的监管了,随意搞搞就行了。影响了口感,虽然销量很高,但是差评很多。


  有两个人,胜出了。


  一个是兵哥哥,退伍以后,他也进入了这个市场,但是他给予了改良。他没采用晒干的方式,而是烘烤,这样可以确保地瓜干的品相很好,现在应该是全网第一。他每年利润50万以上,他不光卖地瓜干,有几家土特产店。


  他这个人最大的特点是什么?


  坚守品质,即便是大家嘲笑他傻,他依然这么做。他起步是非常慢的,甚至一天卖不了一单,后来买家反馈越来越好。他给我讲了一个故事,聊城大学有个老师买了地瓜干,收到货就被同事给抢光了。她干脆一次性买了500斤,当成礼物送给同事和朋友了。


  这些吃到地瓜干的人,又成了他家的客户。


  当时,我就想到了两个字:渗透!


  另外一个是农哥哥,初中毕业,收购花生的。我们这里是花生主产区,我们家又是远近闻名的花生大户,他跟我爹关系很好,我爹经常跟他鼓吹儿子的丰功伟绩。久而久之,他也被说动了心,想在网上卖卖花生。


  我们这里花生的特点是什么?


  产量高,颗粒大,其实口感一般。很多网友让我给发点,我都拒绝了,因为都是用化肥和农药催大的,我自己都不吃。


  真正好吃的花生是山区的花生,没有化肥,没有农药,没有地膜。我吃过最好吃的花生都来自于沂山周边的乡镇,个头小,品种落后,叫什么品种呢?


  四粒红!


  他们那里的农耕模式比较落后,种子就是年复一年的留,没有去种子站买种子的概念……


  农哥哥在淘宝上卖的就是“四粒红”,全网第一,为什么火呢?


  因为,这种花生的口感的确一流,生吃、烤着吃、炸着吃,越吃越香。


  他跟兵哥哥的套路一样,纯粹是靠品质一步一步的走过来的,就是借助渗透的力量,全是口碑相传。


  前些日子,我在文章里写到东北大米是值得一做的,依托的就是口碑介绍与慢慢渗透。农哥哥已经开了一个淘宝店,准备再次渗透式做大米。


  偶尔,我们几个聚到一起,我算是什么角色呢?有点像村里的书记,他们纷纷向我汇报工作,问我行不行?


  我对他们的建议就一条:你们不懂营销,不懂推广,就一条原则,卖能够让人重复消费的东西。让人觉得花了钱值,而且愿意给你口碑介绍,那么就会慢慢的渗透,越来越火!


  我还有两个朋友,一个是卖蒙山蜂蜜的,一个是卖知了猴的,但是这两个朋友的成功核心在于营销与推广,谈不上回头客,多是一锤子买卖,我觉得这类生意不长久。


  这四个朋友,收入最低的是卖花生的那个,一年只有30万的利润!


  去年,他找过我,问能不能做吊炉卤花生?


  我持反对态度!


  为什么呢?


  因为,只要是二次加工的,就存在添加剂问题,一旦做大了,早晚出问题,做就做原生态的,纯天然的。


  但是,他还是进入了,因为自然搜索量高,需求量高!


  农副产品为什么很难进行数据分析?


  因为,很多大单都没有通过淘宝!


  温州有个餐厅,很有文艺范,口号就是用最好的原材料做菜。那家餐厅使用的花生米就是从农哥哥的网店里采购的……


  我的观点是要卖带壳的花生,至少给人感觉更卫生。咱农村人给城市人的感觉就是脏,那么咱就带一层壳。而且要挨着手工挑选,凡是有问题的都要挑出来,确保发出去的每一箱、每一个都是无可挑剔的。


  8月份,我去宿迁参观苗木基地。


  我很好奇,为什么这个地方发展成了苗木基地呢?


  也是渗透作用,最初这里也是一片稻田,有人在这里种苗木发财了,于是大家纷纷跟着种苗木。基地越来越大,最终形成了产业规模。


  我去参观了一家高科技苗木示范园,据说采用了最先进的物联网。咱不懂什么是物联网,那就看看吧?


  进了机房,通过屏幕可以看到土层的湿度、温度,我很纳闷,这些湿度是如何控制的呢?


  原来,他们在地下埋藏着渗透管。这些渗透管的出水量几乎等同于苗木生长需要的水量,比传统灌溉节水80%。这种技术是从日本引进过来的。


  去迪拜的时候,如何判断一个人有没有钱?


  要么,看他车牌号,车牌越小越牛B。


  要么,看他家树多少,越多,越富。


  因为,迪拜是沙漠之城,树是很难成活的,据说一棵树一年要花费3000美金的养护成本,为什么呢?


  因为,水比油贵!


  若是普通的灌溉技术也白搭,把水浇在沙漠里,马上就没了。迪拜的绿化就是使用的渗透管,植物需要多少水,就渗透多少,也不会流失。


  当时,导游还兴高采烈的让我们猜那些黑色的管子是干嘛的?


  太小看我们这群农民了!


  我问宿迁这家现代化灌溉基地的目的是什么?毕竟宿迁属于多雨地区,不需要这种高科技玩意。


  负责人说:“中国沙化越来越严重,解决沙化的根本问题,就是种树,种树的根本问题就是解决水,只有地下渗透可以解决这个问题。未来渗透灌溉技术会推广开的。”


  他还建议我进军渗透灌溉技术,另外一个建议就是让我研究“被动房”。节能是未来的发展方向。


  这几年,阿拉善联盟搞的很火,树栽了不少,活的不多,其实就是没有解决根本问题。别说沙漠植物了,就是生命力极强的胡杨林都快死光了,为什么呢?


  地下水位不断的下降!


  去柴达木盆地看过正在风化的山和沙化的地,国家投资N个亿在那里建立防风林。这么多年了,哪有什么成效?人跟大自然对抗,还是弱了。


  清明时,我去大坝玩。大坝早就干枯了,我在里面撒欢。玩够了准备出来时,看到有处草地,我手贱冲过去了,陷车了。因为这里原来是个泉眼,早已经把周围渗透了,再怎么努力也白搭了。后来还动用了吊车,因为越陷越深了,已经拖不出来了。


  我从小在农村长大,真正的急风暴雨并不泥泞,反而路面特别硬朗。就怕那种淅淅沥沥的小雨,感觉不起眼,一不小心就摔倒了……


  跟小躺老师闲聊时,我提到要放弃日记,要出图书。


  他反对,为什么呢?


  因为,人们没有耐心认真读一本图书,但是有耐心期待一篇日记。一篇日记就如同一滴水,一滴水可能不可怕,可怕的是日复一日的滴。水为什么能够穿石?


  其实,是渗透的力量!


  苹果手机没有投放CCTV广告吧?为什么这么火?


  就是渗透的力量,使用者对身边人的渗透。只要东西是真好,那么自然就具有了渗透力。


  直销也很少投放CCTV广告,为什么那么火?


  也是渗透的力量。


  渗透的动力是什么呢?


  要么,分享欲;要么,有利益!


  一滴,一滴……


  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