昙花一现(九)

  2013年。


  春节过后,我又回到了济南,每天去牛哥办公室听牛哥讲道,我又回到了当年的懂懂模式,每天都有一群人环绕着我……


  吃顿饭,动辄两三桌。


  最夸张的一次,来了60多个人,办公室站都站不开了。


  貌似懂懂又复活了?


  这样,打扰了牛哥的正常工作,牛哥喜欢清净的思考,他建议我在济南搞个办公室,这样可以有个落脚的地方。


  后来,我就把牛哥旁边的房子租下来了,简单装修、入驻了,花了10多万块钱。


  其实,基本不开门。


  牛哥是玩资本的高手,杠杆用的非常犀利。他不仅仅精通投资理财,更精通防火墙,他认为企业轰然倒下的根本问题,就是防火墙没做好。


  当时,我收入比较稳定,每天1~3千元,牛哥的建议是在济南零首付购买几套门面房,为什么是门面房呢?


  因为,门面房是可以高评的,能够零首付。


  其实,不仅仅是可以零首付,很多房子是可以多贷的,例如有的房子卖500万,但是可以贷出700万,买完房子还可以剩出200万现金,这是很常见的。


  为什么我们不知道呢?


  咱最多买三次房子,咋可能有经验呢?


  从拉萨回来不久,帮主去长沙看了一座写字楼,若是把其中几层买下来,可以多贷出700万,等于买完房子,手里多了700万现金。


  但是,这些都有个最关键的前提:流水要好,要有偿还能力!


  当初他们是怎么炒房的?就是这么炒的,不断的高评,不断的多贷,手里现金越来越多,这些现金用来干嘛的?慢慢还银行贷款的,房价合适就出手了。


  小尹,跟着牛哥炒房的,跟我同龄人,开上奔驰了。


  他的主业是做美容院的,副业就是炒房,但是他自己不炒,他干什么呢?


  每天跑房产中介,求购门面房,济南大大小小的房产中介被他跑遍了。他的车子在济南市里一天都能跑出100公里的里程,他是真能跑。


  有房源后,他先联系评估公司,问评估价,然后再确定要不要。


  他卖信息,卖给谁?


  那些需要融资的企业,买套房子手里可以多出几十万几百万,不比找民间资本强多了?


  我刚认识他的时候,跟他看过两套房源。


  一套是鲁能领秀城,很偏僻的门面,在小区里面,能多贷出20万。当时另外一个朋友想用这些资金,他要了。


  一套在领秀城附近,4000多平,需要2000多万的资金。当时是想让牛哥操盘,牛哥计算了一下利息成本,感觉资金压力太大,而且这种位置只能卖给银座等大商场,若是没有内部关系,根本卖不掉。


  我心里有个槛迈不过去,我不想贷款。


  因为,贷款会给家人一种错觉:这孩子穷到什么程度了?还需要贷款?!


  在农村,只有穷人才贷款!


  贷款是双刃剑,有很多跑路的。我看过牛哥的资金对照表,我就知道这类事不是一般人能做的。哪块租金对应哪款贷款,计算的明明白白,专款专用,绝不挪用,否则一旦资金链紧张了,全盘皆输。


  这样细心的工作,一般人真做不到。


  要是我,买房子多贷出了200万,我可能花100万买了辆车子,可是一旦房贷的月供我还不上时,整个人就陷入了债务危机。我去哪里搞200万?整个人就轰然倒下了。


  当时,临沂有个小伙子,他听了牛哥的建议,回临沂搞了一座楼,类似零首付。他是比较有眼光的,选的地段很好,被知名品牌连锁租赁了。现在房租基本能平衡贷款了,等于自己用20年的时间白拣了一套房子。


  牛哥多次建议我这么搞,为什么呢?


  等于为自己准备养老呀,养老金未必靠谱,但是房租是靠谱的。


  选门头房也很讲究,不要选商业街,而是选居民小区旁边的配套门面房,还要知道城市的大体规划方向。要能耐的住寂寞,等上三五年慢慢发展过来。


  无论牛哥做的事,还是小尹做的事,都不适合我,因为术业有专攻。


  小尹后来做零首付汽车,很多人为什么零首付买车?不是为了买车,而是为了融资。例如买辆100万的车子,接着80万卖掉,甚至70万卖掉,贷款是三年,相当于只有10%的利息,这融资成本多低?


  那时,我又知道了两个事。


  第一、原来资金也是有成本的,年利在20%以上。


  第二、原来七折可以买到新车,就买这些人的车子,可以过户,甚至你可以指定车型让他来购买。


  不是有抵押贷款吗?


  不是,是用的信用卡分期消费(利用了一个金融政策,银行根据车辆评定信用卡额度,例如我开A6,那么就给我15万的额度,5家银行就是75万),车子不是抵押关系,是可以自由过户的!


  小尹想拉我做个大生意,就是开一家汽车贸易公司。挂羊头卖狗肉,一方面低价卖车,一方面为别人做零首付买车。


  其实,4S店就做类似的生意,4S店越来越像银行了,单纯卖车根本不赚钱。


  我胆子太小,没有这个魄力。


  我还是选择了专注于自己的领域……


  牛哥建议我做孵化器,就是幕后扶持一批天猫店,然后我在其中占有股份,我认为这个是非常难的,为什么呢?


  因为有能力的人不喜欢被驾驭,除非提供天使资金。


  国内孵化器动静最大的就是李开复的创新工厂,其实现在早已转型为天使基金了。


  当时,每天都有人到办公室来玩,多是电商从业人员,收入貌似都挺高的。当时杨文剑也专门跑来玩,他在烟台做海参,一个月做十多万,但是他在烟台太别扭了,人生地不熟。


  当时,是烟台一个做海参的姐姐找我给介绍个做天猫的,我就把杨文剑介绍过去了。


  当时分析了一下,海参做的比较好的网店,每年至少有600万的利润。


  牛哥的意思是操盘这个项目。


  由杨文剑操盘,我们联合注资。


  还专门去注册了公司,审批了卫生许可证等等,总而言之,手续非常繁琐,这个事没有后续,为什么呢?


  因为,杨文剑有主业呀,顾此失彼,他选择了回归主业。还有一个问题,就是反腐以后,海参销量整体萧条。


  我跟杨文剑想出去溜达一圈,准备买辆适合旅行的车子。我们去汽车大世界,一眼看中了这辆巨无霸皮卡,我们俩开着直奔云南。


  我们出去玩了一个多月。


  在昆明,认识了一群朋友。云南糖网的袁红,还有51普洱的老大,杨文剑跟51普洱的老大关系很好,还有做鲜花批发的李丽,据说李丽一个月做几十万。


  我很少跟人交朋友,主要是我焦点太散,顾此失彼。


  事后,杨文剑负责跟他们这些人交往。


  当时,杨文剑在济南租了套房子,没啥事。


  我提议,要不卖卖普洱吧?


  当时,卖了一个多月的普洱,卖了1000多件。这个事如果专注去做,最终也能发展成一个比较专业的茶叶天猫店,因为茶叶品质非常好,这两年我一直都是喝的那个茶。就是批发价贵了一点,60元一个饼。听起来很便宜,实际上呢?云南的普洱茶饼,出厂价就是10多块钱,茶叶从批发到市场一般要翻5倍。


  再后来,杨文剑进军了保鲜花这个领域,开了个天猫店,成了行业老大,跟李丽合作的。杨文剑的两个天猫店,都在分类里排前两名,这也是他的生意经,夹缝里求生存。


  杨文剑跟我时间比较长,五六年了。他跟我性格很像,不擅长理财,很随性的家伙。人品很不错,喜欢妹妹也不算缺点,男人多如此。


  我那辆皮卡是杨文剑和网某人赞助的。


  其实,买了就后悔了,基本不开,偶尔就是网友开着出去撒撒欢,最近两年多数时间在车库里停着。


  这期间,我还进入过资本市场,当时身边很多人都是段绍译的学生,通俗一点,就是搞民间借贷的。他们总是教育我,钱生钱是最快的,100万一年至少36万的回报,若是辛辛苦苦上班,咋可能赚到36万呢?


  想了想,有道理。


  后来,有两个事惊醒了我。


  第一、小躺老师跟我说了一句:你惦记着别人的利,别人惦记着你的本。


  第二、聊城有个安静姐被卷走了2000万,也是民间借贷,她从白富美跌入了凡间。她到济南时,感觉整个状态都不对。


  但是,我应该没啥事,为什么呢?


  因为,他们对我都很好,一般人是不会跟我开口要钱的,都是遇到困难我主动给予的。


  当时的借款,现在还有20多万没拿回来。不是没拿,是我从来没要过,要的话,肯定给我了。我不好意思要,又不是吃不上喝不上。


  安静姐总是拎着我耳朵问:“有合同吗?有借条吗?”


  我觉得她小题大做,至于嘛!


  总而言之,暴发户经历的,我都在2013年经历着……


  人在高潮时,一定要冷静,因为低潮会来临。


  人在低潮时,一定要坚挺,因为高潮会到来。


  我得瑟出事了。


  有天晚上,出了个事故,我车子被人撞了。对方酒驾,而且没开灯,那家伙很壮,纹龙刺凤的,非要杀了我。


  咱没见过这场面呀!


  非让我私了,我以为狮子大开口呢,他要1000元。


  我没带钱,我的意思是带着他去银行取。


  不行。


  我打电话让朋友送。


  他说我叫人打他……


  他开始打电话,喊人。


  吓死我了。


  我打122报了警,警察叔叔来了,他逃逸了。其实我还是蛮担心的,我想起了一个新闻,黑社会当着警察叔叔的面把人砍死了。


  我心想,我是活不了多久了,因为有车牌,他肯定能找到我。


  警察叔叔貌似这样的场面见多了,嘲笑我不像个男人。


  他说:“这是法治社会,砍人是要坐牢的,他没这么傻。”


  无巧不成书。


  那晚,小尹正好路过那里,他一看是我,下来了。


  那些日子,都是小尹陪伴着我,他怕我想不开……


  我还真想不开了。


  感觉从小到大都还算乖孩子,咋惹了这档子事?


  感觉,我要死了。


  要死了,就要为家人准备点事。当时我还有70万左右的现金,我给了媳妇,然后把我投资的项目挨着写明白了,投了多少钱,占了多少股份,到时候联系谁。


  我从来没这么大方过,“死”一次其实蛮好的,突然想明白了,最亲的还是父母和老婆孩子。要死的时候,根本不想朋友,呵呵~


  媳妇吓的哇哇哭。


  我说:“我要是有什么事,也不用守着,也不用犹豫,你带着孩子走就行了。至于未来孩子姓什么,我不介意,父母也不用你照顾,还有两个姐姐。”


  真心话,发自肺腑的。


  对方是真的给我下了死亡通牒令,为什么呢?


  因为,他是酒驾,又出了事故,他是要承担事故全部责任,还要劳教半年的,而且又逃逸了,他是不允许我报案的。


  我车子也被扣了。


  只剩皮卡了,可是皮卡不方便呀,市区不让进。


  我进入了人生又一个低迷期,为什么低迷?


  一方面恐慌。


  一方面焦虑。


  为什么会焦虑呢?


  因为,我手里可支配的资金不到1万块钱了。当一个男人手里没钱时,他是没有底气的,即便是媳妇有,也是没有底气的。


  我又陷入到了2008年的状态,不知道应该怎么赚钱。我一旦着急就容易乱了步伐,一旦乱了步伐就容易赚不到钱,我会急功近利的盲目套现。


  此时,我买的房子,挨着一一退。


  因为,我没钱了呀!


  后来,全家人责怪我,其实他们并不知道我当时的窘状,我已经负担不起了,房子盲目套现,肯定不赚钱,不赚钱其实就是赔钱。


  当时的那个事,我很感激小尹。2014年他帮客户做垫资差9万块钱,他给我打电话,我立刻就让媳妇给他转了。


  不是冲动,幕后是有故事的,他对我很好。


  很长一段时间,我都不开车了,有了事故恐惧症。特别是晚上,总是担心突然冲出一辆酒驾的车子。


  这种状态一直持续到了2013年的拉萨行,开车去了趟拉萨,才慢慢平静下来。


  有了2012年拉萨行的铺垫,2013年招募拉萨队员是很容易的,女的3万6,男的3万9,轻松招满。智旅会是蝉禅的,不是我的,我只是蹭吃蹭喝的。


  从拉萨回来,其实我就想回家了。


  我想明白了很多事,家庭才是我的归属,我要陪伴着老人和孩子……


  杨文剑卖茶叶的时候,晴晴是助理。


  拉萨行的时候,蝉禅给杨文剑和晴晴的都是优惠价,应该是2万块钱。我给晴晴一个建议,带300串佛珠去开光,肯定能卖掉。


  很巧,在甘孜我们遇到了甲纳巴活佛。


  他帮着开光了。


  我们还没走到拉萨,这些佛珠就卖光了,赚个五六万块钱。


  回到济南,晴晴想跟着牛哥学点东西,牛哥也想扶持晴晴把佛珠这个事业做大。于是就决定大家合伙创业,投资晴晴。


  大家按照比例出资,我出了14万。


  佛珠市场的确很大,但是要趁热打铁。我们又是准备文案,又是准备包装,一拖延到了冬季,没人戴佛珠了。晴晴是江南美女,她怕冷,就回去了。


  这个事,就搁浅了,卖了7万来块钱。


  2014年,我们在总结经验和教训时,牛哥谈到了一点:创业融资越来越容易了,弊端就是大家都不上心,都只想出钱,不想干活。


  后来,陆续有人喊我入股一些项目。


  比较熟悉的,我就出一点。


  整体而言,我是不愿意做了,因为分散精力,又左右了我的主业。关键是我整天在QQ上吆喝着卖东西,也不像话。


  这些年,经常有人传言,说分给了我多少钱之类的……


  我说句良心话:我从来没主动问任何人要过一分钱。


  因为,那不符合我的性格。在骨子里,我还是把自己看成文人的,不能说是视金钱为粪土,至少姿态是很高的。


  有些时候,为什么又要替别人吆喝呢?


  欠人家的!


  为什么我很讨厌过生日?


  因为,会欠下一大笔人情。人家知道了,肯定要给礼物,送给懂懂千儿八百的白搭,肯定就过万。


  我能傻乎乎的把这些钱理解为友情?这都是人家的投资,咱需要为人回报的,而且要记得明明白白。


  2013年,两次生日貌似有40多万,我需要挨着偿还。


  我出那次事故,就是生日过后不久。


  当时,我就在想,这就是因果关系!


  有人觉得,懂懂为什么每年都过生日?借此敛财?


  其实,我一直都在逃避生日,只是我生日太特殊,每年都有很多人记得。其实我早已经不再喜欢热闹了,真的喜欢清净了。


  每年拉萨行结束以后,有个任务,就是要挨着推广拉萨队友,为什么呢?


  蝉禅请我去,我不能白吃白喝了,要服务好。而且多数人是因为我而知道的智旅会,甚至因为我而去的拉萨,我不能辜负了大家的期望。


  当时,推了一个姑娘叫刘晓燕,她文章写的不错,从华为辞职参加拉萨行的。


  她卖过丝巾,卖过空气净化器。


  她跟我是同龄人,辞职不是因为拉萨,而是准备回家当妈妈……


  当时,我有个观点:女人必须要有收入保障,否则怀孕期间很容易情绪波动,当时我给她两个建议,让她二选一。


  要么,找王通做2014年拉萨行的嘉宾,每人3万元,招15个队员,提前一年招募,可以把钱先拿到手,确保有30万的纯利润。做嘉宾的是不会分这个钱的,因为各取所需。


  她也写日记,当时我帮她推广了几次,高峰期能够达到5000人/篇的阅读量了,很可观。王通也需要有人来宣传他。


  要么,搞一次互联网峰会。


  她选择了后者,中间哭了N次,焦头烂额。我说的很明确,我不负责推广,因为我不推培训,不推代理,至少心理上不接受。


  峰会,门票是一块收入,另外一块收入就是广告赞助。


  峰会定在了2014年的元旦。


  我做事的出发点,总是希望给别人铺条财路,但是往往会把我自己牵扯进去。别人会想,你们俩是不是关系不正当?你是不是幕后有什么利益关系?


  但是,在扶持别人的过程中,我总是喜欢推着别人前进,什么意思呢?就是把不专业的人士包装成了专业人士。


  我内心是怎么想的?


  别人跟着我,我有义务帮别人赚到钱。


  其实,这是病态心理。


  谁给我下的定义?


  心理学老师。


  她认为,我获取成就感的方式,就是在于栽培别人,希望获取别人的感谢来满足自己的虚荣心。


  我不认可她的判断,但是她很坚定!


  人情债是需要慢慢的还……


  首先,我想把自己孤立起来,不想跟别人交往了。你说你提着两箱饼干去探望我父母,你找我给推个东西,我能说不吗?


  即便是我明明知道你的东西是临时包装的,我依然会帮你推广。


  当时,微信营销很流行。


  有几个朋友找我帮着招募代理,我推还是不推?


  那就需要权衡过往的人情债!


  小尹可不是做互联网的,连他都招募了一个团队开发微信营销,准备全国招募代理。他从侧面提过这个事,他是自己兄弟,我毅然回绝了他。


  2013年10月份,我准备再次回到农村,不再跟外界交往了。我的计划是慢慢的转行,要么做个纯粹的文学爱好者,要么去开个淘宝店,我跟媳妇一起创业。做懂懂太累了,因为多数人跟我交往是有需求的,他们不是因为我这个人而跟我交往,而是因为我掌握的资源而跟我交往。给予了我,我就要回报。


  若是忽略了或者偏袒了,那么就会挨骂。


  太累了!


  2013年10月17日,我准备朝纯文学方向发展,我推出了日记有偿阅读。我的想法很简单,哪怕一个月只有3000块钱的收入,也比我姐姐收入高,我在家安心读书就行了。别看我穷惯了,我对钱还真没啥大的需求,认识我的人都知道我有个习惯,不带钱。


  当然,也有人把我不带钱当成逃避买单的方式。


  那是您太狭隘了,换句话说,我出去吃饭,我买了单,人家会不开心的……


  在我的潜意识里,我总觉得我媳妇是贪得无厌的人,因为每次我给她钱,她都表现的特别开心。


  回到农村后,我跟她正经谈了一次。


  没想到,她非常的开心。


  她说:“我早就说过,哪怕你种地,我也愿意跟随。”


  自愿付费这个模式还是超出了我的想象,他们断言没人会付,当天就付了400多人。我接着调整成了1200元/年,慢慢的少了,一天两三个。


  我找到我自己了,这就是我的使命,我的追求。


  我应该放弃除此以外的所有事,全身心的投入……


  能够自愿付费的读者,说明了什么问题?


  付与不付,其实都不影响阅读,但是他选择付,说明两个问题:


  第一、他经济条件不错。


  第二、他懂的感恩。


  从2004年开始创业,一直到了2013年,整整十年的时间,我才找到自己,才知道自己最适合做什么,最应该做什么。


  我写安全驾驶那本书的时候,潍坊报社有个房老师,她把我这本书在报纸上连载了。从此,她开始关注我的日记,一直关注到了今天。


  当时,我问过她一个观点:是应该一成不变呢,还是多变呢?


  她的建议是,多变!


  年轻时,使劲折腾,因为你根本不知道哪个是你,只有你折腾来折腾去,你才会忽然找到自己,原来我在这里。


  在同龄人里,我算是能折腾的了。


  这十年里,我无数次想离开互联网,最终因为藕断丝连的缘故,还是留在了这里。但是最终我还是会逃离的,因为我不喜欢这种生活,我喜欢简单的、平静的生活。


  2014年元旦,济南峰会是晓燕搞的,300来人,我也有收获,认识了高姐。


  高姐赞助了晓燕1万块钱的广告费,从而通过晓燕认识了我……


  高姐是一个行走过世界的人,认识她以后,她又给我规划了新的人生道路,让我把视野扩大到全球。她建议我每2个月出国一次,用十年行走60个国家。


  2014年,腊月二十五,马上过年了。


  我到县城逛了逛,看了一圈房子,我就一个要求:现房!


  只有两处有,我挨着都交了定金,然后带着媳妇去看,到底选哪个。媳妇因为刚答应过我可以陪我在家种地,那么她就不会再嚷着回上海了,她选了新小区的那套。


  于是,我当天就买了。


  后来的故事,大家都知道了,装修了半年,入住了。


  如今,我和媳妇感情非常好,半年基本没分开。我也不想在外面跑了,从来没觉得家是如此的温暖。


  2014年,我先后去了迪拜、南非、俄罗斯、法国、意大利、瑞士……


  2014年春节,认识了赵德发老师,从而开始进入纯文学创作学习阶段。


  2014年8月,开始创作半小说体裁,半真实半虚拟的方式,规避推广。


  如今,朋友越来越少了,因为对别人越来越没有价值了,其实我也不想交朋友了,我突然发现,跟自己在一起的时候,是如此的充实。


  为什么起名“昙花一现”,就是说,懂懂这朵花,谢了!


  名呀,利呀,追逐的时候,仿佛是很贪婪的,当真的拥有过了,其实想想蛮没意思的,被人追捧着真的很爽吗?


  最初会很享受,慢慢就厌倦了。
  最初会喜欢热闹,慢慢就喜欢独处。


  我和媳妇合伙做了点小生意,我们俩从来没这么默契过,那天她说了一番话,我特别的感动。


  她说:“老公,你从来没这么平和的对待过我。”


  很心酸!


  折腾了10年,为了啥?


  可能就是四个字:找到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