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最新文章 > 懂懂日记 > 懂懂2014 > 正文

我要创业

DD助理 2014-12-30 分类:懂懂2014 1125


  早上6点起床,烧水做饭,又是看新闻,又是刷微博,一眨眼,8点了。


  到点了,去车库把车开来,等媳妇和儿子上车……


  送儿子到学校,我们再原路返回。


  日复一日。


  每天,我都觉得活的很紧迫,总觉得时间咋流失的这么快呢?貌似一直都很忙,但仔细想想,又没干啥事。


  若是早上6点去骑行,沿沂河大道来回骑行30公里,回来也不过是7点半,一点都不耽误送儿子上学,而且骑行时可以戴着耳机学习。


  太懒,不怪别人!


  在幼儿园门口,遇到了老友。


  他盯着我看了半天,然后打了个招呼,他去送儿子学校了。


  等我回到家,打开QQ,看到他给我发了一连串的信息:你咋胡子拉碴的?咋了?出啥事了?这么憔悴?!


  其实,也没啥事,就是抑郁而已。


  胡子不是没刮,而是刮到一半没电了,又找不到充电线,问媳妇给我藏哪里去了?她说不知道。


  可是,我明明是放在抽屉里的。


  回到家,搬把椅子坐在阳台上看书。


  媳妇在放音乐,跟唱。


  我莫名的火,压了好几次,还是吼了:“能不能让我清净的看会书?若是连我都不赚钱了,这个家还能支撑下去吗?”


  媳妇可不是吃素的,哪用还嘴呀,直接扭着我胳膊在我后背上打了几拳,那是真正的农妇三拳,不是有点疼,是很疼!


  我压抑!


  骑车出去溜达溜达吧?


  我说:“我回老家。”


  她问:“回去干嘛?”


  我说:“把皮卡开回来。”


  她说:“那你把我花盆给我带过来,凡是没有花的,都拉过来。”


  推出自行车,气不大,也懒的打气了,出发!


  我戴着耳机听书,是加缪的《局外人》。好几天没骑了,越骑越口渴,没带水,衣服穿的也厚,想脱又懒的脱,就这么麻木的往前骑。


  沂河大道上车来车往,声音有些杂乱。


  我拐入了临沂大学方向,路上很清净,学生三五成群,远处草坪上有一对小情侣,在热吻,不对,是激吻,变换着姿势,我边骑边盯着看,根本顾不上耳机里讲的啥……


  这样的吻,真让人羡慕。


  也许男生边吻边呼着热气说:“爱你一辈子。”


  这是一句鬼话,可是女生喜欢听。


  誓言是什么?


  誓言不是对未来的约束,而是对当下情感的表达。


  这样的吻,我也有过,在一个公共电梯里,她把我一把拉过来,热吻起来。


  我提醒:“电梯里有监控。”


  她含糊着说:“管它呢。”


  我就喜欢她的这份大胆、简单、真实……


  吻,原来是如此美好的回忆?!


  我一直都挺替她担心的,因为她太个性,与世俗格格不入,她会表达自己真实的情感,像王小波笔下的那头特立独行的猪,不屈服于世俗。而我呢?骨子里是充满野性的,向往自由的,不甘于被同化的,可是我还是向世俗低了头,努力做个好丈夫,好父亲,好儿子。


  这个“好”是谁规定的?


  世俗!


  世俗规定的,就是对的吗?


  前几天,跟媳妇去野炊,谈起了“爱情”,媳妇问我有没有喜欢过别人?


  我说:“喜欢过。”


  她说:“那是不对的。”


  我就很好奇,为什么不对呢?


  我喜欢上一个人,是我内心深处的情感,喜欢就是喜欢,不是我主观意识能控制的,我娶了你,为什么就不能喜欢别人了呢?到底是谁规定的呢?


  媳妇用了老一套来征服我,就是武力。


  那咱就屈服呗!


  上周,他们喊我去学佛,听讲座,据说对抑郁症很有帮助……


  大师在台上讲了半天,就谈了俩字:因果。


  人死以后,要么地狱,要么天堂。


  自由提问时,我又站起来了。


  我问了一个问题:“若是一个婴儿,刚出生就死了,他是应该进天堂还是地狱?”


  大师思考了半天,说了一句:“其他学员有没有问题?可以继续提问。”


  我表示很生气,为什么要拒绝回答我呢?我不是无理取闹,这是真实困惑我的问题,你说我的人生像一张白纸,我是好的还是坏的?还是佛祖直接不轮回我了,让我长生不老?


  骑行时,有一段特别长的坡。


  越骑,越累,气喘吁吁……


  耳机里,读书声突然小了,接着是手机铃声,我也懒的看号码,直接接了。


  我大口的喘着气。


  对方有些犹豫:“董~董老师,有~有没有打扰到你?”


  我说:“没事,我在骑车。”


  他说:“是这样的,我是XXX的学生,想找您合作点事。”


  我问:“哪方面的?”


  他说:“写作。”


  我说:“我略懂皮毛而已。”


  他问:“写作最重要的是什么?”


  我说:“别让老婆孩子在身边。”


  他笑了:“董老师真幽默。”


  我说:“我说的是真心话。”


  他问:“请您在YY上分享一次,需要多少钱?”


  我说:“我有两点原则先跟您说明一下,一不搞培训,二不搞聚会。”


  他问:“是价钱的问题吗?”


  我说:“我比较反感这两类东西,当然也有价码的问题,给我500万我肯定干。”


  他问:“我想请XXX老师帮我做嘉宾,搞场旅行如何?”


  我说:“模式没问题,但是你做不起来。”


  他问:“为什么?”


  我问:“你怎么推广?”


  他说:“找自媒体合作呀!推广一个给50%的利润分成。”


  我问:“假如去拉萨2万元/人,你是分多少钱给推广者?”


  他说:“三到五千。”


  我说:“没人会干的,哪怕每招一个人你给1万元,也没人愿意给你背书。”


  他问:“你不是经常帮人招吗?”


  我说:“我那是给别人面子,不是钱的问题,若真是为了钱,他们都给不起我的价。”


  他问:“为什么?”


  我说:“相当于你凭空塑造了一个牛人,这个牛人是站在你肩膀之上的,明白了吗?”


  他说:“不明白。”


  我说:“推广一个人,不是简单的写他的优点或长处就可以了,而是要作者蹲下身子,让对方骑在作者头上,让自己的读者去崇拜自己头上的人,明白了吗?”


  他说:“略微懂了。”


  我说:“模式并不重要。”


  他问:“我给别人写营销信,搞策划如何?”


  我说:“我问你三个问题,你不用回答我:第一、去年你的收入是多少?第二、你老师的成功案例是哪些?第三、现在的互联网广告里,有没有使用营销信的?请举例说明。”


  他说:“当然有了,我就是看了老师的营销信才报名的营销班。”


  我说:“不需要回答我,回答你自己就行了。”


  他问:“那你是什么建议?”


  我说:“安心上班,别折腾。”


  他说:“我帮企业做策划不行吗?”


  我问:“你觉得企业需要你来指指点点?”


  他说:“现在很多企业根本不懂营销。”


  我说:“不懂营销,人家咋赚到的钱?你以为人家真不懂?”


  他说:“我的梦想是帮助更多的企业赚到钱。”


  我说:“不如现实一点,先养活老婆孩子再说!”


  挂了电话,我能感受到他的失望,原来传说中的懂懂如此的菜呀?!


  应该是别人误导了他,跟他说,有个人给了懂懂1000元红包,懂懂卖命地帮着推广,原因是懂懂落魄了。


  你是说的那个宋XX吧?


  给我加油的那个?


  呵呵,你没看出来那是调侃吗?


  我觉得,他学营销是走火入魔了,自以为想出了全程借力的高招,喊来XXX老师当嘉宾,再给懂懂1000块钱让帮着分享一下广告,就这么简单,十多万轻松赚到了手,而且还成了名。


  你觉得操纵别人真的这么简单?


  都精的跟猴似的,不算计你就是给你面子了,你还指望算计他们?!


  骑到家,累的要命。


  原本是想找父母谈谈心,看他们心情很好,也不好意思聊这些。


  我问:“打气筒呢?我车子气不大了。”


  我爹帮着找出来,帮我把气打上。


  我娘出来问:“在家吃饭不?”


  我说:“不,我接着走。”


  把自行车固定到皮卡上,回家把花盆搬上车,还弄了半麻袋粪土,是真正的粪土,臭死我了,媳妇要的……


  回去的时候,我没走公路,走的乡间小路。


  枫叶红了,好美。


  我开的不快,敞着车窗,风有点凉,我穿着短袖,貌似很享受这种被寒风虐待的感觉。


  我在想,我颓废成什么样子了?


  日复一日。


  明年,还是这样。


  后年,还是这样。


  我甚至能想到30年后的自己,就这么颓废下去了……


  为什么不愿意改变呢?


  首先是经济因素,虽然不算有钱人,但是相比同龄人而言,又貌似优越了好多,他们还为车房烦恼时,我们已经过了追求这些基本需求的阶段了。


  其次是自由因素,不用上班,几乎每天都处于放假状态,随心所欲,不愿意再强迫自己进入被约束的状态,创业自然就面临着约束。


  还有是家庭因素,媳妇是外地人,在本地没有一个朋友,若是我出门了,她会很孤单,这也是我不愿意出门的缘故,想陪伴这个家。


  才30岁,就退休了。


  从享受角度而言,是让人羡慕的。


  从人生角度而言,过早死去了。


  骨子里,我是蛮有斗志的,每天特别的忙碌,一直都处于学习状态,可是女人不理解,孩子不理解,仿佛每天都是在混……


  我发呆的时候,都是在学习。


  可是,这话我跟谁讲,谁都不信!


  原来,我以为是环境的问题,若是我去办公室呢?


  其实,问题不在这里。


  我试着换过场所。


  问题的根本是我不够欣赏她,为什么不够欣赏?


  我总觉得现在的她,太颓废了。


  回到家,我帮她把花盆和粪土搬到阳台上,她仔细地拿着小铲子在那里挖着,还用手捏碎粪球,我在想,若是她有一份如此专注的事业,我该多么的崇拜她?


  我无法停止对她的抱怨,我接受不了一个30岁的女人甘愿蹲在家里,日复一日的混。


  这是一切问题的根源。


  是内心深处的情绪,是不可控的,就如同突然喜欢上了一个姑娘,我明明知道不能喜欢,但是就是喜欢……


  有些时候,掩饰不住!


  北京有个朋友给我打电话,她叫王肆梅,拉我做完美,给我讲了很多。


  我是真的心动了。


  我重新认识了“洗脑”这个概念。


  我总觉得那些人咋那么不坚定呢?一忽悠就上当了?


  可是,当我也经历了,我慢慢的发现,自己竟然有些倾斜了,甚至有了交钱的冲动了,人是很难抵挡住亲戚朋友的游说的。


  这种“游说”会改变我们对很多东西的固有看法。


  “洗脑”不一定是贬义词,例如“教练技术”这个课程,我认为离我很遥远,那么多人建议我去上课,我都没心动过。


  如今呢?


  媳妇去上课了,下一个肯定就是我了。


  所以,谁也别自称骨头多么硬……


  王肆梅是戳到了我的痛处。


  她说:“一个创业者,必须要有实业,必须要落地,你们做互联网的根本不靠谱,社会也不承认。”


  我想了想,真是这么回事。


  她问:“你有创业的成就感吗?”


  我竟然不知道怎么回答,我哪创过业呀!


  被她教育的蠢蠢欲动,当然不一定是做完美,感觉应该有份属于自己的事业,推出属于自己的产品,我需要的不仅仅是收入,而是社会认可。


  单纯赚钱并不是难事,写文章一年赚100万也不难。


  难的是通过“实业”赚到100万……


  前几天,跟光头强谈起了“实业”这个概念,他不认同我的观点,他认为应该以结果论英雄,若是有份稳定的、持续的年收入过百万的手艺,何必非去创业呢?


  我想了想,我真正想要的未必是利润,也许是一张名片,一个独门独户的工厂,一个让人觉得很体面的称呼:老板。


  我说:“其实,我对自己的文字充满了怀疑,这些文字真的有感染力吗?真的有传播力吗?真的有价值吗?”


  光头强说:“有,你最大的优势,你自己未必知道。”


  我问:“什么优势?”


  他说:“你能把复杂的东西给予简单化、幽默化,符合这个时代的阅读习惯,在信息泛滥的时代,通俗易懂显的尤为重要,不仅仅要通俗,更要有料,这对作者要求非常高,要是有人用你的笔法去写历史,肯定火。”


  我问:“有写的吗?”


  他说:“有,微博上有个叫‘无为李爷’的人,他只写了一篇,就火了,关注他的多是大腕级的人物,你可以去看看,他的文风跟你很像。”


  我问:“我每篇文章7000字,是不是有点长?”


  他说:“没感觉长。”


  我说:“通俗和幽默是有技巧的,很容易学会。”


  他问:“技巧是什么?”


  我说:“不要认为是写文章,而是认为是用文字在演讲,台下是黑压压的听众。”


  他说:“以后文章里,要尽量的规避批评、嘲笑。”


  我问:“批评丑恶也不行?”


  他说:“是的,批评、嘲笑其实都是内心里的恨的变种,是恶,真正的善是自省。”


  我问:“你如何看待圈子?”


  他说:“圈子是火堆,若是靠的太近,则容易被烧伤,然后抱怨火堆害人。正确的态度是既要烤火,又要防止烧伤,核心就是控制距离,不远不近。为什么很多人总是抱怨:那群人不行。不是那群人不行,是他走的太近了,被烧着了,能量越大的圈子,火势越大,那可不是烧伤的问题,是烧死,若是你混在三国时代,混到了刘备、曹操这个级别的圈子里,脑袋随时会掉的,不过你也是可以被写进《三国演义》的人。”


  我说:“我是今年才领悟的,我现在基本不跟原来的朋友圈子玩。”


  他问:“为什么?”


  我说:“应该说我们是从夹缝里存活下来的,每个人身上都有原罪,有些人已经变的阳光了,有的人则继续着原来的坑蒙拐骗。”


  他说:“你今年最大的进步,是不再推人了。”


  我说:“太痛了,不过不痛也没有领悟!”


  他说:“成长路上,这些都是好事。”


  他问:“如果让你出去旅行,会考虑成本吗?”


  我说:“不考虑。”


  他问:“那你应该多出去走走,全世界。”


  我说:“有些时候懒,愁着去。”


  他说:“要给自己创造更多的与世界对话的机会,你都没走过世界,咋可能有世界观呢?”


  我说:“你的意思是我自己跟团旅行?”


  他说:“是的,你带队旅行时累吗?”


  我说:“太累了,因为大家都是奔我而来,我们不是队友关系,而是需求与被需求的关系,一旦满足不了,就是失望。”


  他问:“一年30万的旅行经费,你能承担吗?”


  我说:“没问题,其实我真要自己出去旅行,我肯定能赚回来。”


  他问:“怎么赚啊?”


  我说:“很简单啊,出发前就先研究好产品,去了直接买。国外产品还是蛮畅销的,我去南非的时候,队友带了两大箱芦荟胶,接着被抢光了,其实是可以做成长销品的,赚回路费还是非常简单的,因为我有个特殊优势——写。”


  他说:“多出去走走吧,你的眼界越高,孩子受益越多,这比你在睡前给他讲100个故事还管用,孩子不需要保姆式的父亲,邓紫棋为什么一出道就如此迅猛?因为她基本功太好,从小生活在一个音乐世家。”


  其实,我一直都期待有人搞国内自驾游,不搞什么头脑风暴,不搞什么圈子,就是纯粹的玩,制订出线路和食宿标准,每人给多少钱服务费,给就是了……


  没人搞!


  我是真心想开车出去走走,还可以喊上几个朋友,我一直都觉得这个市场未来会非常大,因为中国汽车基数有了,接下来就会朝汽车文化方向发展,汽车文化的重要体现就是自驾游。


  光中国最美66条公路,就能搞上几年。


  谁若是搞,喊我一声,我去。


  有原来的兄弟找我,说要搞个圈子,大家都加入了,就缺我了……


  要是在过去,我就同意了。


  如今,我坚决说了NO!


  我们这个圈子,无非就是一群信仰互联网的人,要么开始创业了,要么还没创业,为什么会出现这个群体,无非就是因为“朦胧”,说的直接一点,就是迷茫。


  大家为什么关注我?


  多是以为可以找到项目或者得到启发。


  我们那群人,各自占有山头,无非就是各自为王,传授自己的屠龙术……


  什么圈子,什么培训?


  就是那么回事!


  我不想再掺合这些事了,做个简单的人、纯粹的人。


  这几个月,是我最孤独的日子,也是最充实的,因为我是真的自由了,不需要被任何人绑架,甚至不需要跟任何人交往,喜欢就见个面,不喜欢就直接拒绝。


  人,为什么腰杆会直?


  无非是独立了,包括精神的独立、经济的独立。


  这个圈子里图书销量最高的是一个小女生,如今也是为人妻为人母了,她从来没见过纯粹意义上的读者……


  我采访过她,问她如何做到的?


  她说:“我有属于自己的生活。”


  她的赢利模式是读书会,模式是什么呢?


  年费1800元,每月会送一本书,书上有她的送书章,还有几张说明,讲述为什么要推荐这本书,这本书表达的思想是什么?


  她一直鼓励我模仿她的这个模式,因为稳定住1000人的付费用户是很轻松的,别说是她,就是我稳定住1000个付费读者也很轻松。


  但是,我总觉得累,要管这么多人呀?!


  比当个校长还累!


  读书会为什么这么贵?


  因为,有三个配套:


  第一、展示,每天要在微博上晒会员,每个人都有被晒的欲望,假如任志强在微博上晒一下我的QQ,他问我要10万块钱我也给,假如任志强的读书会年费是5万元,每天晒三个会员,那我也愿意付。


  第二、讲座,每个月至少要搞一次讲座,而且要考虑地理因素,各地都要考虑到,成都、兰州、哈尔滨、昆明等,这些都要考虑进去。


  第三、通讯,有了通讯录就等于做成了一个圈子。


  办读书会的前提是啥?


  你首先是一个作者!


  你说你是个名人,那至少也要有个证据吧?


  出本书吧,这是最简单的,我一直都传递一个观点,只要一个人想出书,并且有强烈的愿望,就一定能出,而且是在半年内出版。


  这是需要多么大的勇气?


  呵呵,至少要出去旅趟游吧?


  另外,别觉得我是精神病,我清醒的很,只是说几句你们认为的胡话而已,我特别享受当下的自己,是孤独的,是独立的,是上进的,是清醒的……


  孤独,是褒义词!

 

来源:泡泡哥,转载请注明出处嗯!

本文地址:http://www.paopaoge.com/post/1535.html

相关文章

DD助理

DD助理

暂无个人说明
3802文章 0评论
网站分类
  • 最新文章
  • 今日更新
    最新留言
    友情链接
    今日更新
      最新文章 | 随机文章 | 热门文章
    会员中心
    生日
    • 我的生日是:01月01日,我已经31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