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0条丝巾

  昨晚10点多了,商场给我打电话。


  我心想,什么事呀?


  神神秘秘的,让我过去。


  难道是有顾客吃了我们家水果拉肚子了?还是苹果里有虫子?以前也遇到过类似的情况,无非讹点钱,我们家水果里有虫子说明是绿色无污染的,你应该庆幸才对……


  保安队长找我。


  我问:“啥事呀,半夜打电话。”


  他说:“是这样的,顾客在你们摊位上挑水果的时候,把手机放在摊位上了,让你们一个店员给偷走了。”


  我说:“他落在我们摊位上的,叫偷吗?最多是拣。”


  他说:“我带你去监控室看看吧,客人已经报警了,派出所要咱送监控过去,所以喊你过来商量一下。”


  我去监控室一看,明白怎么回事了。


  顾客在挑橙子时把手机放到香蕉堆上了,营业员故意用香蕉把手机给盖住了,待顾客离开时,迅速揣到自己兜里了。


  这个小姑娘是实习生,刚招聘过来的,还没签正式合同……


  保安队长问:“怎么处理?”


  我说:“这样,你把失主电话给我,剩下的事,我来解决。”


  我把电话给拨过去。


  我说:“我是水果摊的,您的电话找到了,明天给您送过去。”


  那女的一肚子火:“下午我去找你们店员,没有一个承认的。”


  我说:“是晚上搬香蕉的时候发现的,掉到香蕉缝里了。”


  她说:“那明天我去拿吧。”


  我说:“明天一上班,我给您送去。麻烦您个事,给派出所打个电话,解释一下。”


  她说:“行。”


  又赔礼道歉了一通,后来电话那头也通情达理了,约好早上9点在肯德基见面。


  我问保安队长:“有空不?跟我出去趟。”


  他说:“值班。”


  我说:“陪我去找个人吧。”


  他说:“领导会查岗。”


  这死老头,真懒……


  我去摊位上搬了一箱香蕉放他办公室:“你陪我出去一会,20分钟就回来了。”


  他说:“行,不过要抓紧回来,擅自离岗要被开除的。”


  我说:“谁来查你的岗啊,老板正在抱着小秘书睡觉呢!”


  他笑了,跟我走了。


  我先给摊位主管打电话,让她出来一趟。为什么非找保安队长陪着我呢?给我作证呀,否则半夜把别人媳妇喊出来,那像什么话?


  要解释清楚,这是公事。


  接上她,又回办公室翻档案,找到了小姑娘的住址……


  我们三个人就去了。


  在车上,我先跟他们俩说了一点:这个事除了咱三个人知道是偷以外,对外一律宣称是拾金不昧,懂不?


  他们俩点头同意。


  小姑娘的住处是一个外来人口聚集的地方,是个大院,有六七间平房,可是我们猜不准她在哪个房间,我们挨着房间听,最后听准了,小姑娘就住在这里,而且跟一个男生在一起。


  那么,我们就不能贸然敲门,否则容易升级矛盾。


  我们退出去,让主管给她打电话,约她到门口谈个事……


  最初,她不出来。


  后来,又打了两遍电话,小姑娘才同意出来,由男朋友陪同。


  保安队长很不耐烦地看着表:“费这么多劲干嘛,直接让派出所给抓走就行了,跟你讲,偷东西就是遗传,改不了。”


  我说:“你甭看表,你要是被开除了,我给你发工资。”


  我们俩在车上等着,让主管一个人去跟小姑娘说,意思很明确,顾客把手机落咱摊位上了,若是拣到了,就还给人家,否则人家明天就会去调监控……


  主管在商场待过很多年,处理这些事很有经验。


  半小时不到,主管带着手机回来了。


  不过手机数据全部格式化了。


  我说:“这样,明天早上晨会的时候,你奖励她500块钱,理由就是拾金不昧。早上9点你跟顾客见个面,带箱水果给她,道个歉,跟她实话实说就行了,并且要征得她的同意,咱出钱以她的名字送面锦旗。”


  她说:“知道了,你放心就行了,以前经常处理类似的事。”


  先把主管送回家。


  我问保安队长:“喝点?”


  他说:“值班呀,查的紧。”


  我说:“老板要是知道咱俩在喝酒,他还要小跑着过来买单。”


  他问:“你是不是怕她报复你?”


  我说:“是的,因为她现在还没成家,这种人没有根,她做事是没有原则的,咱在明处,她在暗处,她随意使个坏,咱就指不定会遇到啥麻烦,咱要让她自己主动辞职,做老板的一定要装傻,你以为老板不知道你值班到半夜就锁门回家了?他也知道,他只是不说破而已。”


  他说:“黄主管是整个商场里最能干的,被你挖到了。”


  我问:“你知道为什么吗?”


  他说:“给钱多。”


  我说:“与钱有关系,但还有更重要的一点,我相信她。假如采购水果花了8000块钱,那么我就给她9000,她有时候要,有时候不要。其他人是在商场里做生意,我是在商场里学习。”


  他说:“学习还用花这么多钱啊?”


  我说:“跟你讲不通,去吃烤串不?”


  他说:“我真值班。”


  我把他放到了保安室,然后开车去烧烤一条街打包了20串羊肉,一箱啤酒,给他送去……


  保安是很容易满足的,一点小恩小惠就能让他每逢见你都客客气气,隔很远就开始打招呼。


  回家后。


  媳妇问:“半夜出去干嘛了?”


  我说:“泡妞了。”


  她问:“泡上没?”


  我说:“嫌我有狐臭,跑了。”


  她问:“你哪来的狐臭?”


  我说:“去摊上抱榴莲了。”


  这些事我不能告诉她,否则她会觉得憋屈,甚至会去闹,女人考虑问题相对比较简单,容易冲动……


  上QQ,发现主管给我留言了,意思是很抱歉之类的。


  我给回了一句:“以后只招30岁以上的已婚少妇,不要小姑娘,另外离婚的不要,哪怕业务能力再强。”


  她说:“记得了,当时主要是想省点钱,小姑娘实习工资600元/月,加上提成也不到1000块钱。”


  我说:“别计较这些,咱可以人手少一点,但是一定要高质量的。”


  她说:“小姑娘可能是家里比较穷,太渴望有个苹果手机了,也要理解。”


  我说:“理解,实习期满以后,给她满额工资,让她走吧。”


  她说:“知道了。”


  这些事,她去处理就行了,我基本不过问,最近忙着给读者送礼呢,累死我了。


  早上,6点起床,先把快递单找出来,挨着扫码,发现签收率不高,约50%,问题件倒不少,有四个电话号码是空号,我再对应着找到QQ号,把单号发过去。


  为什么淘宝上类似的问题不多?


  因为,那是他花钱买东西,地址的准确性很重要。


  花钱和不花钱,重视程度是不同的。


  每本书里,我都给夹上了一把瑞士小刀,有人只看到了书,没发现瑞士军刀,肯定不是忘记了发,而是让你顺手扔了,肯定在快递袋子里。


  最初发的那批瑞士军刀都是多功能的,后来发的那批瑞士军刀是单刀。


  单刀的概念就是单单一把刀。


  我觉得,刀就该有个刀样,至于什么挖耳勺之类的根本没用,剪刀也没啥用,我有把瑞士军刀用了6年,除了用刀以外,其它的功能都用不上。


  所以,我才选了单刀。


  特别锋利。


  一共送出了350把,我批过来的成本蛮低的,69块钱/把,总而言之,一个包裹成本在100元左右。


  我是吆喝着送的。


  老读者都觉得我变了,有精神病的前兆了……


  我觉得“变了”未必就是贬义词,也许是变的越来越优秀了呢?


  也许过些日子,我突然出版一部长篇小说,书名就叫《送礼》,一不小心还可能拿个矛盾文学奖回来呢?


  有次,我们一行7个人去爬崂山。


  当地的朋友接待了我们……


  吃完饭,当地的朋友从包里拿出几张油卡,每人一张,根据他熟悉的先后顺序发的,先发给牛哥,再发给我,这么依次发下去。


  但是发着发着,尴尬了。


  因为,只有6张。


  有个朋友没有。


  那个朋友的脸立马就挂不住了。


  牛哥看明白怎么回事了,很自然地笑着说:“大家别揣起来了,把卡都给我,充公,路上加油用的。”


  卡收起来了,真的充公了,给了我。


  当时我在想,若是这个情况发生在我身上,我会不会变脸呢?


  我感觉,应该不会,毕竟我不贪啊。


  再想了想,可能会。记得我读小学时,我大哥结婚,新人要给亲戚朋友送鞋,我们小时候穿的鞋子都是娘做的,很少有成品运动鞋。


  我们家庭情况还算不错,那时我就已经穿运动鞋了。


  婚礼送鞋时,我发现有双运动鞋,我心想肯定是我的,结果那双鞋送给了我四哥,我觉得不公平,为什么要送给他,而不送给我呢?


  大娘说:“因为,你有了。”


  我心想,我有了,那是我家的,你再给我一双,不是更好吗?我可以倒替着穿……


  当礼物以“普发”的方式派送时,所有的人都立刻有了“资格感”,认为自己是有权利和应该拿到这张油卡的。


  后来油卡为什么又到了我一个人手里呢?


  牛哥是这么说的:“那是懂懂的朋友,礼物就是懂懂的,咱本身还接受了人家的宴请,更没有资格拿礼物。”


  这个事,后来还有续集,以后再写,很有意思。


  中午,红酒妹妹请我吃饭。


  她给我带了一本签名书,张炜老师给我签的,还写着我的名字……


  一坐下,她就说:“赵老师上次的纪录,应该没人能破了,上次多火呀,队伍都排到了二楼。”


  我说:“现在人都不喜欢追星了,田亮最近很火吧?签了一天才签出去900本书,要是除掉组织来的托和炒书人外,没多少人,田亮去一线城市白搭,除非来小县城。”


  她问:“去看刘大成没?”


  我说:“看了,不过是路过。”


  她说:“太火了,据说连路边都站满了。”


  我说:“是的,不过若是刘大成搞签售,连200本也卖不了,不花钱凑凑热闹还行,一花钱就白搭了。”


  她问:“找一个作者给签2000本书,能给作者带去多少版税?”


  我说:“若是纯文学作品,2000本是天文数字了,现在文学类的图书包括鲁迅文学奖的那些提名作品,多数首印5000册,相当于你给拿走了1/3,那还了得,一本书他们可以拿到4~5块钱,2000本大约1万元吧。”


  她说:“我是怕不能给作家带去价值。”


  我说:“作家未必不喜欢钱,但是作家更喜欢有人欣赏自己的作品,相当于你为他传播了2000个新的读者,类似传教士的角色,你是应该受到感恩的。”


  她问:“是快速批发掉呢,还是留着?”


  我说:“这个要看作品,还有作家年龄,再就是你的经济状况,另外还有你的储存环境,放自己家就放烂了,我家那600多本书,是马宁老师的签名书,全部发霉了,一到夏天太潮就完了。”


  她问:“你觉得值得收藏吗?”


  我说:“收藏界有个观点,要做硬通货。如果是我做,我宁愿集中所有的精力搞莫言的签名书,一旦接上了头,我一次性收藏一万本甚至几万本,不卖!硬通货的概念就是不管是不是喜欢读书的人,一提起莫言签名书,都想有本,而且拿到手就值得炫耀,若是作者不太出名,只有文学界知道,那么也没啥用,因为还要跟别人解释:这是谁,获得过啥奖。”


  她问:“那你最近折腾啥?”


  我说:“我反复吆喝的结果是什么?是喊到了各类资源,各地新华书店的、出版社的,他们都纷纷联系我,也纷纷送我几本签名书,这也是为什么我频繁晒书的缘故,是大家送给我的,我再转手送出去。”


  她问:“为什么不卖呢?”


  我说:“你送给我10本书,我卖掉,你怎么看我?”


  她说:“也对,但是我必须卖。”


  我说:“你卖是应该的,因为你没义务送,其实也要尽量地规避卖书,而是当赠品。在这个世界上,绝大多数人都没接触过签名书,他们会觉得这是很神圣的东西,当你的酒搭配着签名书卖时,会很火的。你应该采取另外一个策略,就是联合几个人,一次性签2000~5000本书,你只拿500本,剩余的分给别人,那500本是你赚的。”


  她说:“我现在只能签到张老师的。”


  我说:“那就足够了,你要是什么时候去签,我要1000本。年前你卖1000瓶酒有难度,但是你搭配着送签名书卖1000瓶酒就不难,一瓶赚20块钱,还能多赚2万元,不是白拣的吗?上班族一年不才赚3万块钱吗?知足吧!”


  她问:“那些名家签名书好弄不?”


  我说:“你要有这个意识,知道这是个好玩意就行了,不要急于求成,契机是最关键的,作家早晚都会推出新作品的,当你关注到他的行踪时,只需要去签就行了,这个时间有点长,可能是几个月甚至是几年,要有绝对沉稳的内心,为什么现在让你捣鼓这些签名书,有两个原因:第一、让你意识到签名书的确可以为你创造价值;第二、跟一个作者面对面很容易。”


  她说:“我已经深刻领会到了这两点。”


  我说:“耐心是非常重要的,今年原本莫言计划巡回签售,不过外界对他作品的反馈声褒贬不一,他闭关创作去了。”


  她问:“还需要做什么准备?”


  我说:“罗列出矛盾文学奖的作者,然后挨着在微博和微信上关注,要多跟他们互动,成为他们最铁杆的粉丝,自然你就成了自己人。还有一个人很值得关注,孔庆东。”


  她说:“行,我回去就办。”


  我说:“做任何事,都在于聚焦,记得上次咱扫货的那家店不?店主常年关注500多个明星,不过他只关注北京的签售,因为不管哪个名人搞巡签,一定会经过北京站,这是标杆,你看他的书,每样都是几本几十本,其实都是签售会上弄来的。”


  她说:“是的,他家做的真专业。”


  我说:“他把这个当饭碗了,其实这是最轻松的创业方式,但是一般人做不了,因为这需要绝对的耐心,这些东西不愁卖,因为淘宝的自然搜索量很高。”


  她说:“是的。”


  我说:“分享个最近的心得给你,一定不要把赚钱当目标,而是要把赚钱当成生活的基础,所以要让你的收入非常的稳定,非常的持久,从而可以去做更多自己想做的事,千万不要被赚钱绑架了。”


  她问:“怎么得出的?”


  我说:“我们现在每天发30~50单货,我原以为是很轻松的,实际是非常累的,要挨着统计地址,要打印,要打包,要发货。当时我就在想,如果给我500元/天让我这么干淘宝,我干吗?我肯定不干,因为太颓废了,自己成了一个流水线工人。”


  她说:“那是因为你吃饱了。”


  我说:“是的,所以我才说,有稳定的收入是非常关键的,而且一定是风雨无阻的,你完全可以把你的酒做成类似的事,就是搭配签名书来卖。”


  她说:“我试试。”


  我说:“我师妹很有意思,她经常问我,她比你差在哪里?我说,差在心上。张老师签售会的前一天,我同时告诉了你们俩,结果你去了,她没去。等你在说说上晒图时,小师妹找到了我:我知道差在哪里了。”


  她说:“其实最幸福的是飞扬,有时我就在想,若是不用上班,不用考虑赚钱,家里经济条件优越,想学点啥就学点啥,想去哪旅行就去哪旅行,想想就觉得幸福。”


  我说:“等你成了她,你就成了她。”


  她说:“最近总有人问我要书,原本我想写个说说,后来想想算了,别惹事了。”


  我说:“在互联网上混,有个关键点一定要把握好,就是别挑战小人。你可以对君子宣战,那都无妨,但是不能说任何容易引起误会的话,否则你会引起群愤,这叫互联网暴力。”


  她说:“明白。”


  我说:“我哥开了个加油站,在高速出口的位置,在建房子时,有个要饭的过去拣塑料管之类的,被我哥给骂走了,我哥这人比较粗,喜欢带口头语,可能还吓唬他了,例如你再来就把腿给砸断之类的。没几天,玻璃让人砸了。”


  她问:“后来咋解决的?”


  我说:“过了一些日子,我哥在路上遇到了那个要饭的,很客气地跟他说:弄了一些废钢筋不要了,你去拿着吧。”


  她问:“是真给,还是黑他?”


  我说:“真给,越是小人越不能得罪,而是要让他感激你,不过要保持距离,否则容易贴上你。”


  她说:“明白了。”


  我说:“还有一点,不要让你的生活太透明,不要让太多的人了解你,特别是少让身边人知道你赚到钱了,因为他们对你太了解了,真想捣鼓你,一捣鼓一个准。”


  她说:“我身边朋友都很好。”


  我说:“我只是说了一个原则,就是做一个无标签无个性的人。”


  她问:“你怎么忍受的了?”


  我说:“哪怕我是个极品,有99%的支持率,每天也至少有200人想骂我八辈祖宗,200个人啊,相当于一个村同时骂一个人。”


  她问:“你郁闷不?”


  我说:“虱子多了,不痒痒。”


  她问:“在互联网上,还要提防啥?”


  我说:“洗脑。”


  她说:“这个不怕,我很固执。”


  我说:“固执那是因为没洗对。王锐理性不?去上教练技术原本是为了看看教练如何骗人的,结果王锐现在成了最忠诚的拥护者,又推荐媳妇去上课了,媳妇上了课觉得不错,又推荐我媳妇去了,我现在顶多是半信半疑,但是我也答应了心语去上课,因为我相信他们俩,再过几个月你见我的时候,可能见面我就跟你谈感恩,跟你谈团队,跟你谈感召,甚至会极力把你感召去了。”


  她问:“是不是每个人都会被打动?”


  我说:“据说是,哭的淅沥哗啦的,等我上了再给你分享,我现在分享的观点就是,要吸收正能量,抵御负能量,你总觉得自己能经受住诱惑,其实很难!一个姐姐去参加一个培训,问我如何看待?我说,看好你的钱包就行了。她满口答应,其实悄悄地刷了卡。”


  她问:“你是不是有收藏癖,什么东西都买这么多?”


  我说:“我对什么东西都没有依赖性,军刀我一把都没有留,莫言签名书也是,我觉得这些东西都是可有可无的,别人喜欢,我就送给别人了,皮卡一停就是半年,基本不开,我的兴趣点在陌生领域,蛮有好奇心的。”


  她说:“最近,我跟你学着给网友送礼物,结果他们接着就骂骗子,你遇到过没?”


  我说:“没有,因为我不主动送,我都是等待,让别人来找我。”


  她说:“遇到类似的问题,怎么办?”


  我说:“你没学到精髓啊,送礼物一定不要像我这种送法,因为你这样送给朋友东西,朋友觉得不珍贵,认为你是恩惠大地,而不是针对他自己。送礼有个关键点,一定不要让他们串联起来,例如我送你一条丝巾,我告诉你,这是我从上海给你买回来的,就带了两条,你一条,我媳妇一条,你觉得好开心呀,其实可能我批发了300条,每个女朋友一条。”


  她说:“有道理。”


  我说:“送朋友的前提是你发自内心的感恩他,而且要问自己一句:这东西他会不会喜欢,不要送那种送给别人、别人顺手就扔的东西,不同层次的朋友要送不同的礼物,而且要送能够让对方珍藏起来的礼物。”


  她问:“客户要不要送礼?”


  我说:“凡是写着买房子送宝马的楼盘,我认为都不值得买。”


  她问:“送礼的对象是什么呢?”


  我说:“一个标准:他对我很重要。不一定是业务往来,可能是亲戚朋友,你想想,我们现在很少给亲戚朋友送礼。可能是同学老师,可能是网上知音,也可能是驴友,也可能是前男友都可以,刻意而又不刻意,你一下送给亲戚10万块钱,他还以为有什么阴谋呢?不要给别人压力,你送我瓶酒,我喝了就喝了,你送我辆摩托车,我要时刻惦记着还礼,有压力。”


  我们总是谈分享,谈共享。


  送给朋友礼物,其实就是最简单、最实在、最直接的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