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场门口搞活动,刮刮乐,2块钱一张。


  媳妇两眼放光,拉着我:“老公,试试手气?”


  我说:“没兴趣。”


  媳妇从口袋里掏出30块钱,给我10块,给儿子10块,自己拿了10块,约定每人买5张,中不中都走……


  媳妇没刮到。


  儿子中了2块钱。


  我中了10块钱。


  没兑钱,要了6张彩票,一刮,又中了2块钱,又要了一张彩票,啥也没中。


  媳妇又掏出了50块钱。


  我们又玩了一圈,中间也中过2块或10块,但结局是一样的:50块钱没了。


  我突然有点上瘾,让媳妇再拿100块钱出来。


  媳妇倒是安慰起了我:“玩玩就行了,别当真。”


  “没事,不就100块钱嘛,就当捐了。”


  媳妇拉我走,我极不情愿地走了。


  回家的路上,我对彩票竟然念念不忘,原来这玩意真上瘾。我有个大学同学,现在还没结婚,他就是标准的彩票迷,天天研究彩票,每月光买彩票要花1000多块钱,到目前为止还没中过大奖。


  但是,他坚信自己会中的。


  如今,体育彩票给每个村庄都捐建了健身广场,有篮球场,有健身器械,每当我在那里打篮球时,我就感叹:中国的彩票事业,都是由最穷的人赞助的。


  一群整天做白日梦的人。


  回到家,我跟媳妇说:“以后不能当着儿子的面买彩票,更不能让他参与。”


  媳妇说:“玩玩嘛,有啥呀?在四川,家家户户打麻将,也没见把孩子带坏。”


  我说:“这玩意真有瘾。”


  有一段时间,我特别痴迷QQ游戏里的斗地主,经常参加PK比赛,而且还多次闯入总决赛,我自认为自己是个非常稳健的人,没有必胜的把握,绝对不会叫地主,原则是啥?


  牌不好,绝不当地主,抱着输的心态去打,输了也无妨,输的少。


  牌很好,主动抢地主,加倍、明牌玩,一次赚个几百万。


  结果是啥?


  充100块钱,用不了多久就打到上千万的游戏豆。可是当自己手里有这么多游戏豆时,内心又发生了变化,牌不是特别好的时候,依然主动抢地主,一把可能就输光了……


  这两天,我在采访山东陆巡车友会的副会长,他是玩期货的,他有时一个月能赚100多万,但是也有时一把就能输个底朝天。


  我问他是不是有类似的心路历程?


  他说:“基本如此,坚守原则的时候,不会亏。一旦信念放大了,就完了。”


  我摸透这个规律以后,就不再玩斗地主了,因为赚再多的游戏豆,最终都是输掉,还是会不断地充钱的,没意义,反而惹得自己不开心。


  玩股票是不是也如此呢?


  大同小异!


  对于这一类游戏,我的原则就是敬而远之,何必浪费这个精力呢?


  以前,小黎飞刀给我的数据是:一赚二平七负。


  我一看这个数据,感觉甚是欣慰,我不炒股说明不赚不赔,已经相当于股民里比较优秀的了,至少属于那20%。


  今天,我听到的数据是什么?


  能赚钱的散户是千分之二。


  这个概率,太小了,也就是说99.8%的人是不赚钱的,即便是前几天让你赚点,马上也让你吐出来了,因为这类游戏规则的核心不是技术,而是人性,它吃透了你的人性。


  你赚了钱,不会跑的,反而会加大投入的。


  是不是坚持写日记真的很难?


  也不是很难,曾经有人坚持写过两年,达到了每天3000人的关注量,是个南京的小姑娘,叫丝丝,我认为她坚持写下去,一定是可以超过我的,因为她是女生,女生就是最大的优势,但是她在关键时刻,摔倒了。


  那几年P2P网贷很火,是个什么玩意呢?通俗一点理解,就是民间借贷,网民把钱放给网站,网站再给放出去。


  丝丝有个读者叫二瓜,湖南人在上海,创办了一个服装品牌,类似凡客,其实就是复制的凡客模式,有上市计划。


  二瓜是70后,丝丝是80后,你来我往,俩人谈恋爱了。


  二瓜是做传统生意出身的,他认为凭丝丝这么庞大的人气,应该搞个P2P资源,毕竟读者有钱呀,即便是一个人拿出1万块钱,瞬间也能筹出上千万呀?


  丝丝就真搞了一个P2P,当时还来跟我谈过,意思就是让我入股。


  当时,丝丝跟我关系也挺好的,但因为是她男朋友搞的,我吃醋呀,有敌意,就拒绝了她,其实我原本也是蛮感兴趣的,毕竟凭空抽成呀,相当于建了个银行。


  融钱容易,可是放给谁呢?


  二瓜有上市计划呀,当时整个圈子里的写手基本上都被二瓜买通了,包括我在内,整天就写二瓜的网站,说准备上市了。


  当很多人都在问“能不能买点原始股”时,丝丝接着推出了P2P平台,定投给丝丝的服装网站。


  当时,二瓜口气很大,不卖股票,只借款,利息1分,您别觉得低,是3个月1分的利息,而且3个月结算一次。


  这个厉害不?


  例如100万,3个月以后就是110万了。


  丝丝的P2P网站是实行邀请码的,不是谁都有资格投,必须是VIP会员才可以,想成为VIP会员吗?年费3000元。


  越是如此,大家越投。


  那时,正好我在买PALADIN,买的定制款,提车需要3个月,我心想,不如放10万块钱在丝丝那里,她肯定不会给咱黑掉,黑掉了咱去她家要,何况她至于为了10万块钱黑咱吗?


  3个月后,她问我:“董哥,还继续存吗?”


  我说:“提出来。”


  她给了我12万,我心想,多出的这1万元,应该是感激我对她的支持……


  也没多想。


  结果,爆发了抗日游行,我车子提不了,也不敢提,提了车万一被砸了咋办?


  当尝过理财的甜头时,人们的内心会发生微妙的变化,总认为钱是商品了,放在手里就是糟蹋,应该让它去赚钱。


  于是,我把20万车款打给了丝丝。


  我是这么想的,三个月后,又多出了2万元,不是白拣的嘛!


  这期间,我去上海开会,顺便去复旦看望胡老师。


  我说:“我最近发现了一个拣钱的机会。”


  他问:“什么机会?”


  我一五一十地把整个事情描述给了他。


  他说:“如果现在能要回来,抓紧要回来,过了今天晚上,都可能打了水漂。”


  我说:“这个你不用担心,二瓜的服装商场真的有上市计划。”


  他说:“凡客都亏损,眼看都死了,你觉得他能上市?纯粹的资本游戏,最终一定是跑路。”


  我说:“不至于,他们俩人我都认识,丝丝跟我的关系不一般,我很了解她。”


  他说:“恋爱中的女人,根本不考虑资金风险,甚至很容易沦为工具。”


  我说:“商场是赢利的,咋可能有风险呢?”


  他说:“你听我的,你抓紧回撤资金。”


  我还是有点犹豫,但还是跟丝丝开了口,我说买车需要钱,急用……


  丝丝第二天就把钱打给我了,20万,额外又给了我5000块钱。


  我心想,胡老师真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啊。


  就跟上次买阿里巴巴股票,员工可以代买,茉莉问我要不要?我说不要,我哪有钱买这玩意?何况阿里巴巴已经被吹得够高了,我还把这个事当调侃写到日记里了,有读者觉得这是很好的机会,就委托我联系茉莉,买了股票,上市以后翻了四倍。


  悔青了肠子。


  这次去俄罗斯,茉莉说支付宝可能上市。


  我说:“若是可以提前买支付宝的股票,这次我肯定买。”


  丝丝的P2P平台越做越火,持续了1年多,我开始生胡老师的气,若是我20万放在丝丝那里不动,一年我可以赚10万块钱。


  最初,三个月,大家是观望。


  在P2P平台开业半年时,丝丝在上海搞了一场读者见面会,让参与P2P的读者分享自己的理财经验。


  这次会议的结果是什么?


  有四个人投资超过100万。


  最少的有2万的,多数在10~30万。


  最有意思的是什么?


  原来我们一起做互联网的一个兄弟,他把儿子的婚房给卖了,投入了120万,我问他为什么不做互联网了?


  他说:“你想,理财一年收入五十多万,不足够吃喝了?而且利滚利。”


  想了想,也有道理。


  当然,也有贷款参与这个项目的。


  做互联网的这群人,精的都跟猴似的,为什么会对一个服装网站如此的迷信呢?


  因为,那几年特别流行垂直网站。


  其实,什么是垂直网站,也没人说的清楚,反正凡客这类的服装商场就叫垂直商场,凡客应该融资几个亿吧?既然大型投资公司都看好这个市场,还能有错吗?(垂直商场等于垂直网站?)


  整个项目很平稳地推进着,而且盘子越滚越大,P2P平台是垮不了的,为什么呢?因为钱只会往里存,不会往外提。


  你想想,每个月都有那么高的利息,谁舍得提?


  至于服装商城利润之类的,大家也不关心,反正是定息投资……


  事情的转折点是什么?


  丝丝曾经骂过一个搞培训的,骂的很难听,什么B呀、垃圾呀之类的词都用上了,俩人闹翻了。


  那小子一看丝丝搞得这么红火,也眼红,盘子据说突破了2000万。


  那小子写了一篇文章,分析二瓜的商场能走多远,他的预测就是半年之内必然轰然倒下。


  实事求是地讲,二瓜当时的确是有创业心,也的确有把这个服装商城运作上市的打算,但是他没料到半路杀出了个程咬金。


  这篇文章的直接结果是啥?


  大家纷纷要求提现!


  最初,小额提现的,例如10万、30万的这种,只要提,就给,而且是连本带息,为什么呢?2000万的盘子会因为30万元而被闹得鸡犬不宁吗?


  但是,当有大额提款时,丝丝就主动打电话,要求等等。


  这个东西,就是链锁反应。


  很快,就亏空了。


  筹来的资金一方面投入运营了,一方面付利息了,哪有钱退?即便是平本也没有钱退给大家……


  最终的结果是什么呢?


  那些大额投资者,都没拿到一分钱。这个事过去好几年了,他们偶尔会抱怨几句,但是没有人会闹。有时我就在想,偶像的力量真是太强大了,即便是欠你钱,你也会选择绝对相信,绝对等待,等待她再次站起来。


  丝丝是有人格魅力的。


  我有一个很好的兄弟,在济南开挖掘机工厂的,就是组装国产挖掘机,工厂是他岳父的,在最关键的时刻,他毅然选择了抵押工厂贷款投资到P2P平台……


  你想,他在岳父面前现在还能抬起头吗?


  前些日子,我在济南还遇到了他,他现在做挖掘机维修,开个破皮卡整天跑工地。我问他心中有怨恨吗?


  他说:“没有,丝丝是好心,办了坏事而已。”


  这个事对我触动特别大,只要你的初心是好的,哪怕结局是烂摊子,大家依然支持你,初心是最重要的。


  丝丝也是受害者。


  去年,丝丝嫁到合肥去了,生娃了,不过她肩上依然有近千万的负债,当然她也可以选择不还,毕竟纯粹是虚拟信任,甚至连个合同都没有,能叫准她名字的都没几个。但她说坚信自己可以再次站起来。


  我也相信!


  她对我没好感了,因为在大家纷纷提现时,她希望我出面写篇文章,说P2P平台是安全的,让大家继续投资进去,只要资金池里有沉淀,那么就不怕提现。


  我拒绝了。


  为这个事,她再也没跟我说过一句话。


  我专门去问过胡老师,要不要拉丝丝一把?


  胡老师说:“结局是一样的,无论你帮与不帮,她都是会跟你翻脸的,只是早翻与晚翻的事,但如果你帮了她,就等于把你和读者绑架到这个平台上了。”


  当时,丝丝的P2P为什么发展的这么迅速?


  有个关键点:推广佣金。


  例如,我拉你投入100万,那么我接着拿走10万佣金。


  我们这边郑州日产的美女经理,就被我喊着投入了30万,我给她拍着胸脯打的保票,赔了算我的。


  但是,她没吃亏。


  为什么呢?


  给我的那3万佣金,我分给了她1万,另外听到风声时,我第一时间让她去提现了。


  不过美女经理命里该破财……


  我们商场里有个卖羊毛衫的,是个离婚的小媳妇,30来岁,打扮得挺时尚的,我觉得唯一不好看的地方,就是有胡子。她找4S店的美女经理帮着买奥迪A4。


  提车那天,小媳妇请客吃饭。


  4S店的美女经理很腼腆,她就忽悠我:“有个客户可漂亮了,你绝对喜欢,来一起吃饭吧,人家单身,有钱。”


  我心想,这么好的机会,不能不去呀!


  于是,我就去了。


  席间,小媳妇提到她家的羊毛衫专柜,说是利润很可观,当时我们家水果店还没入驻,对商场咱不是很了解。


  我问:“利润有多大?”


  她说:“1000元的羊毛衫,200块钱的成本。”


  我问:“一天能卖几件?”


  她说:“不一定,有时少,三五件,有时多,一二十件。”


  我心想,这个生意不错啊。


  她说:“虽然赚钱,但是干着没意思,我想去福建学茶艺,以后开个茶馆,我想让我弟弟接手羊毛衫店,可是他不愿意干,实在不行,就关掉。”


  我说:“关掉干嘛,这么可惜。”


  这个事,我就没往心里去,因为我的焦点是勾引她,不是谈生意……


  第二天,4S店的美女经理找我。


  她问:“你觉得我接手羊毛衫店可以不?”


  我说:“那小媳妇就是矫情,她才不舍得转让呢。”


  她说:“我问问,不转让也无所谓,至少争取一下。”


  我说:“那你问问她吧。”


  她去联系了,不久给我回信:有戏!


  我问:“多少钱转让费?”


  她说:“库存9万,要5万转让费,摊位白送,租金马上到期。”


  我说:“好事呀?!”


  她说:“接手就可以经营,省了装修费。”


  我说:“干吧!”


  她真的接手了……


  当时,恰好是淡季,有时一周都卖不了一件羊毛衫,而且库存货特别烂,根本不值9万块钱。


  美女经理开了不到6个月,关门了,加上员工工资与运营成本,正好亏损20万,羊毛衫倒是能穿上几十年,撤柜时我帮着去拉的,整整两皮卡。


  送了我几件,我都没穿,我觉得太丑了。


  后来,我越想越觉得这个事不对劲。我们总觉得自己很聪明,越看越觉得小媳妇傻,我们盘过来她的店,怎么算都是白拣便宜。实际上呢?她给我们设了个套,我们心甘情愿地往里钻,人家不转给我们,我们还觉得她说话不算数。


  关键是,小媳妇咱也没勾引到。


  鸡飞蛋打!


  这个事的关键点是什么?


  当时中日关系很紧张,郑州日产的车子很不好卖,美女经理也着急,总是想另辟市场,结果越扑腾陷得越深。


  今早,美女经理给我打电话,问我借皮卡当婚车。


  我问:“对面商场马上开业了,不去抢个柜台呀?”


  她说:“打死我,白送给我,我也不想这些事了!”


  好久没去咖啡馆逛逛了,过去看看花开了没有,顺便搬几盆带回家……


  我带着陆巡车友会的副会长一起去的,我问了他一些关于车友会的情况,我倒是很想在类似的圈子里混混,跟着他们一起自驾,据说是一群蛮低调的人。


  他问我:“黄金回收这个行业,你怎么看?”


  我说:“在我眼里,一直都跟收破烂的差不多,但是鱼子泡泡他们两口子给了我很大的启发。最初她提出要做培训,我是不看好的,我心想,收这玩意也有人学?没想到,还真有,不到1年的时间,60多个学员,哪怕就是一个人学费1万,也是60万,何况学费不止1万,你想想咱这么能折腾,咱能赚到60万吗?赚不到。我跟媳妇也是这么讲的,咱现在做的都是小生意,但是运营模式、管理模式一旦摸索清楚了,说扩张,就是瞬间的事,在于想不想扩张的事。所以,小就是大,大就是小,咱总是想抓大的,其实越大的越抓不到,因为大家都在捞大的。”


  他说:“昨天听他们一分析,就觉得很厉害。”


  我说:“越是小事,越是专注,我们越有竞争力。”


  最近,几乎每个朋友遇到我,都要签名书或军刀,为什么我这么喜欢签名书呢?因为我觉得签名书跟名家字画是一个道理,都是有收藏价值的,而且我选的都是茅盾文学奖这个级别的,至少也是省作协副主席,多是一把手。


  上次,我进了一批《大清相国》,王跃文签名版的,我的进价是38一本,加上运费也到40元,我在旧书交易网站上发布了信息,问有没有人要?


  我定价140元。


  我一共上架了220本,全部被一个人买走了。


  直觉告诉我,他是书商。


  他联系我:“我要500本,你有不?”


  我说:“没有,除非再去签。”


  他说:“这样,我要500本,你能带我去签吗?”


  我说:“每本200元,还可以合影。”


  他说:“没有问题。”


  我接着联系了新华书店,让帮着联系王跃文签一批《大清相国》,新华书店是为了跑量,他们都是原价卖书,38元一本,但是我不能露了馅啊……


  我的意思是让他把钱打给我,到时直接去合影和提书即可。


  后来,他们接上头了。


  我又后悔了,为什么呢?


  等于把渠道丢了,因为在签名和合影的过程中,他肯定就把关系建立起来了,渠道就被他打通了,他以后不需要通过我买书了,而且他一定也知道这些书就是38元一本买来的。


  想了想,我中计了。


  也不算中计,应该说他是买通了渠道,毕竟他也花了过桥费……


  我说了签名书市场以后,有两个人跟着我做,我们都是各自建立各自的渠道,然后可以交叉合作,有个共性:只要签了书,没有批不掉的。


  N多人等着,旧书交易网上有多少人在抢签名书?当然前提是真迹,利润别太黑了,控制在100元左右。


  大家理解反了,总以为人家不愿意给咱签。


  那是你不了解图书销量,我一次都是要1000本或2000本,相当于这本书在整个省新华书店的销量,是新华书店求着你,他主动帮你联系各作家。


  最初做,不需要这么大量,几本几本的试试就知道了。


  我最后悔的是啥?


  送出去了100多本莫言的签名书,当初送的时候,我是不管人家要不要,要来地址就给人家发,很多人并不珍惜,也不知道这本书的价值。


  说起签名书,在很早很早以前我就关注了,2007年认识了一个朋友,他就是混孔夫子网站的,他跟我们讲,这个旧书交易网站一年交易额几个亿。


  我心想,真扯蛋,谁买旧书啊?


  因为龙应台的很多书都属于禁书,我就去这里淘书,越淘越觉得这个市场大,很多签名书都是我在这里淘的,阿来、王跃文这个级别的,只要是真迹签名,不会低于150块钱。


  后来,我是咋发现人们有签名书情怀的呢?


  我不是出过书嘛,很多人找我的时候,竟然带着书找我签名,我心想,签个名干啥?我写字又不好看。


  可是,我写了,人家就觉得特别开心,还晒到网上去。


  原来,人们有这种情怀啊?


  记得第一次去赵老师家的时候,赵老师拿了几本书给我,他已经写好了,上面有我的名字,有他的签名,我特别开心,比收到什么礼物都开心。


  我有个老领导在联通公司,他也是赵老师的读者(赵老师的读者在日照、临沂比例特别高),他看过赵老师的全部作品,我说我有赵老师的签名,他认为我吹牛,还认为是假的,非要给我鉴定鉴定。


  连他这么大的干部,提起赵老师都如此紧张,我就觉得很有意思。


  原来,签名书有如此大的威力?


  混旧书网的人,类似黄金回收的那群人,就是不断地收书,卖书,他们很少能接触到作家,毕竟对于大部分人而言,总认为作家是不可靠近的,即便他们是书商,他们也没有这个魄力敢靠近作家。


  他们只敢收。


  在类似的市场里,新手最容易陷入什么骗局?


  设套!


  例如,我看到有小店卖莫言的签名书,300元一本,那么我就去问,有没有更多?我全要。


  在这之间,我已经布置好N个店了,同时上架莫言的一些签名书(可能是假的),售价只有150元,但是量很大,至少500本。


  那么,我去收书小店里没有那么多。


  这些老板咋办?


  他们会先去以150元批量收书,然后再卖给我。这些网站类似淘宝一样,是先付款后交易的,从另外一个角度来讲,就是说我买了可以不要,钱照样退回来。


  这时,书都去了哪里?


  对方手里!


  不要觉得好笑,这是有真实的故事原形的,是谁,我就不讲了,省的他害羞。


  套,有时可以给你规避风险,有时却让你钻入风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