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最新文章 > 懂懂日记 > 懂懂2014 > 正文

昙花一现(八)

DD助理 2014-12-30 分类:懂懂2014 1383


  前些日子,看了一期访谈。


  是易立竞采访的陈佩斯,标题是《我对名誉没有期待》。


  陈佩斯,一个与当下环境格格不入的人,看似一个清高的人,实际上呢?


  被现实撞的遍体鳞伤!


  他的情绪中带有愤怒、不服……


  我仿佛看到了我自己的影子,因为在培训圈子里,我就扮演着类似的角色,我反对培训,反对教程,反对代理,因为这些都与“圈钱”挂钩,可是自己又往往为这些所妥协,最终变成了自己最讨厌的人。


  这还不是关键,关键是培训界人士慢慢远离了我,我给他们的感觉像一条恶狗,见谁咬谁。


  就如同在王紫杰的“世界互联网峰会”上,若是我保持沉默,我至少可以拿到20万的佣金,可是我看不惯,我觉得这里面充满了陷阱。虽然王紫杰是我的合作伙伴,可是我还是想唱反调。


  这使我树敌不断。


  这两年,吃过太多的亏,也变的平和了,不再那么较真了,因为我改变不了任何人。每个人都应该为自己的年轻买单,不吃亏上当,岂能成长?


  就如同当初我想跟天津两个大哥合作野战激光枪而张经理极力反对是一个道理。


  张经理看的很清楚。


  而我却误以为张经理在阻挡我的发展,因为这个事还吵架。


  最终呢?


  天津两位大哥把我身份证拿走,最终也没有给我办理股份事宜,而为了研发这个产品,几乎倾我全家之所有。


  这是学费,省不了!


  2012年元旦,我从海口回到山东,媳妇和儿子在家,我已经半年没见过儿子了。回到家,我急忙跑到卧室,儿子在睡觉,媳妇准备把儿子摇醒:儿子,爸爸回来了,爸爸回来了。


  儿子睁开眼,盯着我,表情有些恐慌,接着,哇的一声哭了。


  当时,我心里特别难受,这是我自己的亲儿子,对我竟然如此的陌生。他最先学会的就是喊爸爸,而见到爸爸却不认识。以前都是在视频里喊,他误以为电脑就是爸爸,爸爸就是电脑。


  我在想,作为一个父亲,我太失败了。


  山东的冬天,特别冷,尤其是农村,媳妇受不了,儿子受不了,连我都受不了。屋子里温度都能够达到零下,我先后尝试了N种取暖方法,都是治标不治本,为什么呢?


  因为,没有外墙保温。


  我觉得自己挺可悲的。对外,给人感觉是一个成功人士,又是四处旅游,又是粉丝万千;对内呢?连套能够取暖的房子都没有。


  有钱吗?


  我没钱,媳妇应该有个五六十万,当时她也比较固执,坚决不在山东买房,她就是想回上海,让儿子接受上海的教育。我们俩还没结婚时,胡老师就已经承诺了,我们家的孩子可以从复旦幼儿园读到初中,高中也可以继续上,但是需要考试。


  他不是乱吹嘘的人,他能说到的事,都是他能做到的。


  但是,我不想去上海,因为我总觉得大都市离我太遥远,我还是喜欢农村,这也是我们俩夫妻生活矛盾点所在……


  就是谁也不想妥协。


  我不会去上海,她不会来农村。


  冬天,我们也很少出门,大家大眼瞪小眼,都没事干,自然就吵架。其实也没的吵,就是冷战,我就挑她毛病,于是她成了我的写作素材。用她自己的话来讲,就是我整天黑她。


  黑她的结果是什么?


  我原本是写创业题材的文章,结果成了写婚姻、家庭、生活方面的文章。题材的改变,读者群体也发生了改变。


  那些年,貌似没攒钱。没攒钱不代表没赚钱,自从2006年起,基本上每年收入都在30万以上,可是都去哪了呢?


  其实,我也不知道!


  当儿子会喊爸爸了,突然有了责任,我决定在家待上一年,这样至少可以攒30万。拿来首付套房子,不至于冬天太冷……


  于是,我给2012年的规划就是:待着,别动!


  这期间,王通找过我,他想拍摄一部电影,反映农村与电子商务题材的。主人公叫李二狗,跟我经历很类似,王通的意思是由我来写剧本,我来主演。


  小说跟剧本是两个概念。


  我写不了。


  当时,王通找的编剧叫高佳妮,很有才华的西安美女。她对我进行了专访,后来我跟着她学写编剧,那段时间我的日记都是用的剧本写法。高佳妮很有成就感,哇,懂懂真有写作天赋呀?一教就通!


  我被夸的飘飘然了。


  导演也面试过我,也提出了自己的看法,若是非专业演员去演主角会使整部电影很木讷,通俗一点就是很假,一看就是在演戏。


  哪部电影有类似的情况呢?


  《中国好声音为你转身》,看看李代沫和吴莫愁的表演,太木讷了。


  当时这个事,在我们村里又沸腾了一次。这比出书还震撼,我差点上电影了,而且还准备在我们村拍摄,还让我爹演群众演员……


  电影是在哪里发行呢?


  电影下乡,跟联想合作的。


  这个事,后来我就没怎么关注。2013年我去西安时,高佳妮说这部电影收益一般,多方面因素,包括投资、导演、演员、发行一系列都有问题。


  高佳妮的意思是拉我进入编剧市场,她觉得写日记是不可能有出息的,当作家也不会有出息的,文字工作者只有编剧是最赚钱的,她愿意手把手带我。


  高佳妮的出现,改变了我的文风。


  过去,我的文章很像鲁迅,充满了愤怒、批判,天天给大家讲大道理。


  从2012年开始,文章只描述,不判断了,我开始写故事了。我要表达什么,我不说,让读者自己去判断,写故事还有个好处,就是可读性强。


  我想跟互联网版的懂懂说再见,那就需要总结一下呀,于是我写了三本书,一本是安全驾驶的,一本是游记的,一本是自己的经历。


  这是一个分水岭,从此懂懂不再与互联网有瓜葛了。


  说是这么说的,但是毕竟朋友圈子来自于互联网从业者,还是脱离不了干系,藕断丝连……


  一方面痛恨互联网。


  一方面又以此为生。


  高佳妮给我的建议是什么?


  她说:“要真正成名,必须要有文学作品,而且是能够一炮走红的作品。要么被改编成了影视剧,要么获得了文学大奖,而日记算不上作品,坚持写下去是没有出路的。我建议你每年出本书,实体书可以吸引高端读者,你需要征服高端读者,需要质量,而不是数量,当然数量也很重要。如果实在没的写,就去写采访录。”


  她给我的这个建议很好,当时我人气越来越旺了,采访谁,都可以把谁推到一个新的高度,相当于让他站在我的肩膀之上,我卖命的为他吆喝。


  当时,我有个想法,每周出去采访一个高人。


  一年是52篇采访录,正好可以出版成一本图书。


  但是,问题来了。


  第一、我跑出去,不需要花钱吗?


  第二、我不愿意低三下四,只喜欢昂着头让别人来求我。


  这个事,只想了想,没干。若是当时转行做采访录,应该是另外一个版本的懂懂,也许成了易立竞。是我自己没有魄力,不敢放弃短期的收入。


  当时,有个办法可以两全其美,就是我寻求被采访者的赞助,例如我采访了胡老师,我让他赞助我1万元没有任何问题。


  可是,一旦拿了人家的钱,自然就有歌颂的成分在里面,不由自主的就替别人背书,缺少了公信力。


  当时,还有另外一个想法,就是2012年8月份,喊刘克亚给我做一次嘉宾,组织一次拉萨游,能赚多少钱呢?


  收4万/人没有任何问题,招15个人,假如是20万的成本,还可以产生40万的利润。刘克亚不分这些钱,属于我的纯利润,一年我只做这一件事就足够了。


  这是我的备用方案。


  这期间,刘克亚宣布退出培训界了,我也不能再喊他做嘉宾了。


  我们俩经常通电话,我就问他为什么想退出了呢?


  他说:“在中国,一定要讲究中庸之道,不要做的太大,一定要懂的急流勇退。”


  有一天,蝉禅给我发了封邮件,要加入我们圈子,我拒绝了他,因为他头衔太多。经历写了满满一封邮件,当时他还不叫蝉禅


  后来,他在QQ上联系我,一接触,感觉人不错,就通过了。


  过了没几天,我在QQ群上问,谁来玩呀?


  他说:“我来!”


  于是,他就来了。我们从午饭聊到了晚饭,他谈了自己炒房的经历,包括做手机的经历,的确很传奇,包括一天赚100万。当时我觉得有些悬乎,后来我认识了牛哥,知道这些事都是真的,因为蝉禅当时说的有个大哥带着他炒房,说的就是牛哥。


  我建议他把这些经历整理一下,出版。


  后来,这本书真的出版了,叫《白手起家》。


  这里面有个小插曲,2012年我写的三本书,全部是自愿付费模式阅读,每本书是100元。谁觉得读完对自己有帮助,谁就付费。这样最大的好处就是不用做客服,每天都有意外之财产生。最初几个月里,每个月都有2万以上的被动收入,当然现在很少了,一个月几百块。


  我给蝉禅了同样的建议,让他试一试(当时还是电子版)。


  他觉得可能没人付。


  结果很意外,有人付,还不少,毕竟他的创业精神很鼓舞人。


  蝉禅作为80后能够这么成功(资产千万以上),很大程度取决于他是一个很懂的分钱的人。别人付他100元,他就转50元给我,其实这50块钱给谁都无所谓,几乎可以忽略不计,但是从这一点可以看出,他是一个很用心的人。


  我写的那本安全驾驶,不知道被谁给连载到了天涯论坛上,被推荐为头版头条了,当天访问量过百万。有一些出版社的编辑就找到我,问我愿意不愿意出版?


  我说:“不出版,会让别人混淆我的身份。”


  其中,新华出版社的小武老师联系我最频繁。后来他看我没有出版的意向,他问我卖不卖版权?


  我说:“你要是有兴趣,你自己拿去出版吧,不用署我的名。”


  小武老师说:“那你推荐一些有潜力的作者给我吧。”


  于是,我把蝉禅推荐给了他,接着把蝉禅的创业故事出版了(《白手起家》)。蝉禅的新书卖的很好,很快就再版印刷了,小武老师也很欣慰,没看走眼。


  实际上,我走到今天,蝉禅对我改变非常大,起了转折点的作用。


  2012年5月20日那天,蝉禅来了,跟吕晋(东阿阿胶的电商负责人)一起。正常情况下,只要我生活在农村,就没人搭理我了,所以生日是比较冷清的,只有他们俩来了。


  午饭结束后,蝉禅的意思是再去日照逛一圈,去吃顿海鲜吧。


  下午,我们就去了日照。


  在回家的路上,我跟蝉禅谈了一个想法:“如果有兴趣,组织一次拉萨行吧,能赚钱!”


  他问:“多少钱一个人?”


  我说:“最少1万!”


  他说:“有人参加吗?”


  我说:“肯定有!”


  蝉禅的特点是什么?快刀斩乱麻,不管干什么,干了再说,不需要思考太多。回去他就发布了,当时有个叫刘冰的第一个报名,直接给打了1万块钱。


  蝉禅觉得太不可思议了,仅仅一个招募声明,就有人打1万块钱过来?也不问问是不是骗人的?


  很快,招满了。


  2012年的拉萨行,蝉禅是亏损的,应该赔3万块钱。


  这场旅行对我有什么直接的改变呢?


  我给自己的定位不是在家待着别动吗?可是待久了就容易麻木,麻木了就容易玩游戏,2012年我沉湎于一款网络游戏,不能自拔,每个月要花费5000~10000元,去拉萨把这个游戏戒了。


  2012年的拉萨队友,多是济南的,而且整体层次蛮高的,牛哥、于导、帮主、胡律师、老潘、大梅哥……


  事后,我们成了很铁的哥们,这种共同经历,差一点也不行。吕晋当时是我们这场旅行的策划,因为老婆生孩子,他没去,就这么一点点差别,他与我们就有距离感。


  这场旅行,我收获了牛哥。


  从格尔木到拉萨,我们连续征战了26个小时,是我跟牛哥搭档司机。我们俩全程几乎没睡觉,一直在聊天,几乎是把前半生聊透了,什么都聊。


  牛哥说:“去济南发展吧!”


  我说:“好!”


  就是这一句话,使我从拉萨回来以后,就一直待在了济南。在济南的两年是我变化最大的两年,最大的变化不是别的,是对待家庭和对待媳妇的态度变了。虽然偶尔我还是会抱怨媳妇,但是我已经接纳了这个家,积极的承担起来了男主人的角色。


  这种旅行有弊端,就是很容易放大一个人的信念。


  回来以后,大家纷纷换车了。


  老潘换了Q5,帮主换了Q7,刘冰换了X6,MOSS换了A4……


  为什么呢?


  因为,想明白了!


  当时,我还是开着那辆捷达,我想了想,我还是继续追求我的PALADIN吧。我又一次去4S店订了这款车,还是纪念款。


  我订了不久,老百姓就开始保卫钓鱼岛了。貌似我每次准备买车,都是类似的遭遇?


  过了1个月,没车给我。


  我去4S店要求退钱,老板不想退给我,让我选择一辆类似价钱的车子。看来看去没的选,只有C5,于是我开了一辆C5回家。


  开回家以后,我发现C5这个车子真不错。法国人的浪漫在这个车上体现的淋漓尽致,各式设计都很人性化,我最喜欢那方向盘,是分体的。


  我又忽悠了于导和毕乐君,他们俩也纷纷买了C5。


  从拉萨回来的路上,大家在谈起自己家庭的时候,纷纷自我剖析。我越剖析越觉得对不起媳妇,媳妇跟了我这么多年,我连衣服都没帮她买过,甚至从来没问过她一句:你过的幸福吗?


  回到济南,我给她买了一块手表,花了3万6,当时我一共才9万块钱存款,这块手表我媳妇现在还戴着。


  那么,没钱怎么买的车呢?


  找朋友赞助的。


  开C5跟开捷达感觉又不一样了,以前我自己开捷达到成都2200公里,到了以后脚都肿了,而开上C5呢?我自己跑趟西安,简直跟玩似的,很轻松,因为车子稳、方向稳,又有定速巡航。


  车子买了第一个月,我就跑了1万5千公里。其实我买了C5就后悔了,我完全可以首付20万买辆A6或奔驰E,那感觉又不同了。去了趟拉萨,我们都变的虚荣了,因为我们改变不了这个社会世俗的评判标准,只能去迎合。


  有了车子,要是再有房子就好了呀?


  去拉萨前,我就听过关于牛哥的很多传奇故事,关于炒房的。在去拉萨的路上,牛哥给我讲了很多关于炒房的故事。在我过去的认识里,我以为炒房团是需要庞大的资金支持,后来才知道,炒房团都是使用的银行杠杆,几乎是空手套白狼。从拉萨回来,蝉禅看好了一个楼盘,我们这群人直接去买了一整栋楼。


  就这么简单,车子有了,房子有了。


  跟着有钱人,信念很容易放大,那么收入也要跟上才行,否则又很容易陷入2008年我在青岛的状态:消费跟上了,眼界跟上了,收入没跟上,最终把自己掏空了。


  有没有队员放大了信念,而眼高手低?


  也有!


  在路上,牛哥给我灌输了一个思想:年轻时,就一个任务,使劲赚钱!


  从拉萨回来不久,我的文章日均关注量就过万了。影响力越来越大了,那么我就要分析我的长板是什么?


  我的长板是推广。


  那么,我就要找到需要推广的项目,恰好有个苹果基地,老板最初的想法是让我给开个天猫店,我哪有心思帮她搞这些呀?碍于她送了我几箱苹果,我帮她发了个说说,问谁需要苹果,可以去烟台联系她。她在苹果行业能量很大,不是简单的小老板,而是协会的领导,有一手货源优势,有商标,有认证,有出口资质。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


  有个大商场负责采购的看到了,跟她签了供货协议(有机苹果),整个冬季苹果全部由她来供货,在找我推广时,她随口说过一句,就是每斤给我几毛钱的提成,当时我也没在意。


  2013年冬天,她一次性支付给了我40万,因为后来我又帮她陆续发了几次广告,有做俄罗斯外贸的也从她那里拿货。


  后来,她也尝到了甜头,想跟我合作张裕干红,意思是招全国代理,做专款酒,例如电商专款、礼品专款……


  这种合作肯定更赚钱,招募代理轻松能赚500万以上,可是我会陷入旋涡,因为代理赚不到钱,早晚会砸了我自己的招牌。


  这跟苹果不同,苹果是合作双方都要感谢我的,等于信任通过我进行了转嫁。


  原本说好2013年、2014年会继续按照比例付佣金的,实际上不会付了,因为他们已经成了贸易伙伴,我的价值已经不存在了。


  当时有个最值得进入的生意,就是准备投资做七天连锁酒店。我能解决的就是资金问题,读者里能拿出100万的人很多,七天连锁酒店是稳赚不赔的,但是房子太难找了。我们在全山东撒网找房子,没找到合适的,等待投资的人倒是很多,格局变了,思维变了,胆子大了,以前这些事都是想都不敢想的,因为去了趟拉萨,信念彻底被放大了。


  2012年的拉萨行,彻底改变了我的命运,手里有1万与有10万与有100万的感觉是不同的,眼界是不同的,胆识是不同的,在济南的日子里,我经常开奔驰、宝马、奥迪,又把自己修炼的平和了,不再轻易羡慕开好车的人了,因为我知道开好车是什么感觉了,农村孩子怎么修炼自信?


  最俗的办法就是最有效的,那就是去经历,住住五星酒店,开开奔驰S600,整个人的眼界就变了。这是真事,不是开玩笑的。


  当时,我内心还有个很大的改变,就是理解了刘克亚说的一句话:要么免费,要么超高价。


  什么意思呢?


  作为一个自媒体,要么就是免费,要么就赚有钱人的钱。


  我以前不理解呀,过去我赚的是什么钱?


  就是创业者的钱,千儿八百的,可能是别人一个月的生活费,我服务不到位,人家还要骂我半天……


  我推过一个楼盘,不能说瞬间抢光,也差不多。


  有钱人太多了。


  假如我帮别人卖房子,一次赚个几十万太轻松了,这是我以前想都不敢想的事,因为我自己没消费过,我觉得别人也不会消费。


  我的信念是怎么放大的?


  放大,靠喊是白搭的,必须靠经历。


  蝉禅准备买三套别墅,连在一起的,900万,他想当办公室用的。其中后面花园的位置有套别墅,光前后院蛮够种菜的,这套房子300万,首付100万。


  蝉禅喊我买,我毫不犹豫,买了。(最后退了)


  回来的路上,我在想,我竟然是能买的起300万房子的人了,这是过去绝对不敢想的事,我从来就没攒过10万元以上……


  你想想,买过300万的房子了,买套100万的房子还觉得贵吗?


  记得2013年我回县城买房子的时候,我问小姑娘房子多少钱一套。


  她说:“65万。”


  我说:“真便宜。”


  她以为我调戏她!


  后来,牛哥帮我分析,他的建议就是只赚有钱人的钱,要把赚钱放到幕后,悄悄的赚,只做人脉撮合,只做供求关系,要做双方都说“谢谢”的生意。


  这期间我还撮合过两家天猫店的并购,给了我15个点的中介费。其实那家天猫店已经活不下去了,负债率非常高。为什么对方还买呢?因为是竞争对手,买了就等于价格垄断了。


  当时,若是我胆子再大一点,还能赚更多。有个县级市建了一个创业园,没人去,很冷清,招商人员就跟我谈合作,让我负责忽悠人过去投资,直接拿现金奖励。


  但是,我联想到了都江堰YBC,我就不想做这种事了,毕竟谁都不想背井离乡去创业……


  除了拉萨行,还有一场旅行对我改变很大,就是我刚买了C5没处得瑟,跑秦岭去了。跟徐兵波、KK谈了一场合作,很顺利,做了100多万。徐兵波是做英语培训的,当时还有个生意可以做大,就是做中小学生夏令营,在济南做的试点,没做起来。若是把试点做成功了,能做500万以上的利润,我是说我自己。


  胆子大了有好处吧?


  其实,我短暂爆发是有深层次的原因的。过去我不是一个生意人,我都是以本着彼此好的前提去撮合别人,所以双方都很相信我,他们知道我不做生意,在中间没有利益瓜葛,会很中立的去中介,过去只是我没意识到读者群体里也有高人而已。


  另外,还有一个点,这七八年来,我从来没间断过写,无论落魄还是风光,无论发烧还是感冒,积累了基数足够大的读者。当时我做过大量的数据分析,如果一个人日均关注量超过1万人,就能进入全网的前20名,是不是觉得挺夸张?


  是真事!


  突然来了第二春,我决定去找小躺老师聊几句,想听听他的看法。他和应社长都提拔了,应社长成了教育出版社的一把手。教育出版社是最有钱的出版社,为什么呢?


  因为,普通出版社是亏损的,唯一赢利的就是教材。


  小躺老师也调到教育社了,当上了领导。


  我问:“我需要做什么调整?”


  小躺老师说:“慢下来,慢慢来,把计划拉伸到10年,用10年的时间去实现日均关注10万人/天,那时比一家报纸还有影响力了,这10年需要你修炼的是内心、道德、底蕴。”


  现在回想起来,都有坐过山车的感觉,变化也太快了吧?


  大家改变了我,我也改变了大家,把拉萨队友变成了耳熟能详的名字。


  其实,我蛮佩服自己的,我家在临沂,我周一开车到济南,周五开车回家,一直都这么来回跑,在济南整整待了一年。也创造了某酒店的住房记录,酒店从保安到老板都认识我。我每天都很认真的跟着牛哥学习,他来指点我,我来执行。不过我们也是有分歧的,他认为我应该朝孵化器方向发展,我认为我应该回缩目标,继续去坚守我的30万/年的收入,我要把精力用到学习、写作上去,不要在赚钱上浪费太多精力。钱赚多了也花不了,再说,以后还会缺钱吗?


  实际上,没用多久,我又陷入了经济危机!

 

来源:泡泡哥,转载请注明出处!

本文地址:http://www.paopaoge.com/post/1557.html

相关文章

DD助理

DD助理

暂无个人说明
3802文章 0评论
网站分类
  • 最新文章
  • 今日更新
    最新留言
    友情链接
    今日更新
      最新文章 | 随机文章 | 热门文章
    会员中心
    生日
    • 我的生日是:01月01日,我已经31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