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最新文章 > 《懂懂日记》 > 懂懂2015 > 正文

自立

DD助理 分类:懂懂2015 914


  下午,儿子在睡觉。


  我在阳台上浇花,突然心绞疼,特别难受……


  我在想,若是突然倒下了,可能就再也醒不来了,人生也就OVER了,谁会参加我的葬礼呢?


  其实,不会有几个人,就是亲戚朋友,匆忙埋了。


  吴伯凡说:“人生的成就体现在有多少人自发的参加你的葬礼!”


  按照这个标准,李光耀是成功的!


  我倒不在意葬礼的事,毕竟不属于我的事了,我想的是熟睡的儿子,当他醒了,发现爸爸躺在阳台上,他会怎么办呢?他还不会打电话,也还不会独自坐电梯,甚至不会开门,他怎么熬过一周呢?吃桌子上的剩饭?


  想想,就觉得特别心酸。


  我问过吴伯凡一个问题:“跟人相处的关键是什么?”


  他说:自立!


  只有自立了,你才不会卑微,才会得到别人的尊重。


  只有自立了,面对别人的吵闹,你才会心平气和,因为你有这个实力。


  威不足,则多怒。你为什么总是生气?总是声嘶力竭?因为你没有威严。为什么没有威严?因为你没有实力。狮子见了小狗是不需要发威的,更不需要狂叫。


  我问了另外一个问题,如何教育孩子?


  他说:“孩子是不需要教育的,因为他成长于一个生态环境,单纯的试图改变他是没用的,他的性格、修养、眼界其实都取决于他的生态环境,孩子教育是一个伪命题,家长成长才是真问题,你变了,你的生态环境自然就变了。”


  我问,那对待孩子的态度呢?


  他说:“不要给孩子家长的感觉,又是骂又是斥,你怎么骂他,他就怎么骂别人,你怎么打他,他就怎么打别人,你在潜移默化地教坏他,要像朋友一样的跟孩子相处,你可以帮助他,像朋友的意思是什么?他是有独立空间的,这个空间也是你不能随意进入的,你要相信他的自立能力,不要总认为他是襁褓里的婴儿。”


  原来,媳妇想做全职太太,我是尊重的,毕竟可以花更多的心思去照顾孩子,但是我发现了一个细节。


  孩子跟着妈妈的时候,特别容易哭,因为哭是很好的武器,想买什么,只要一哭,马上就买来了,媳妇对孩子完全进入了溺爱状态,儿子发号施令的武器就是哭,从这个角度而言,妈妈已经被儿子给控制了。


  儿子跟着我的时候呢?他基本不哭,因为哭了没用,但是偶尔也会撒娇,例如提出去吃顿大餐之类的,我也答应。


  我觉得,教育出了问题。


  什么意思呢?


  当你对孩子处于溺爱状态的时候,你付出越多,越起反作用,因为你是在扼杀孩子的“自立”能力,你总认为孩子属于你的,是你的从属品,时间长了,孩子也有这个感觉了,认为他是妈妈的,不是自己的,遇到什么事,他首先想到的是让妈妈来解决。


  妈妈和儿子都进入了失去自我的状态。


  做妈妈的感觉自己的喜怒哀乐全由这个家操纵着。


  做儿子的,也是这个感觉,甚至为了博妈妈一笑而去做一些小动作,他不再倾听内心的声音了。


  前天,跟赤道姐在闲聊,谈起了国外的婚礼。


  赤道姐说:“在国外参加婚礼,是不需要礼金的,带个小礼物就可以了,而且是各自买各自的单。”


  我问:“连顿饭也不请?”


  她说:“你没觉得这样挺好吗?杜绝了一切人情债。”


  在我们眼里,他们是无情的、冷漠的……


  其实,恰恰相反,因为他们首先做到自立了,所以才有了爱别人的能力,而我们爱别人的方式往往是以失去自我为前提的。


  例如,全职太太以失去经济独立来照顾这个家,她认为自己是付出最多的,是这个家庭的功臣,但是她又是最容易受伤的,因为她很脆弱,她没有独立的经济能力,没有独立的人格,她的喜怒哀乐都不掌握在自己手里。


  我们缺少“自立”教育。


  我们喜欢把希望寄托在别人身上,谈恋爱的时候,你爱我,那么我就幸福,你离开了我,那么我就不幸福,我幸福不幸福不取决于我,而是取决于你。


  我不是在谈恋爱,而是在绑架你。


  你明明不爱我了,为什么还跟我交往?


  你的理由是:我怕离开了你,你会想不开!


  潜台词是什么?


  被你绑架了。


  我跟赤道姐说:“人很多时候,为什么有感情纠结?根本问题就是闲的,太无聊了才会盯着别人,才会胡思乱想,一旦忙碌起来,哪有心思想这些?越闲的人越可怕,因为他整天瞎琢磨,他的人生已经没有焦点了,已经不属于自己了,他认为自己的幸福与不幸福都取决于自己的爱人,他已经彻底把自己沦落成附属品了,这个附属品不是别人定义的,是他自己定义的。”


  赤道姐笑了。


  我说:“这半年,我连门都不出,因为太忙了,我哪有心思想这个想那个?谁爱咋着咋着,与我有什么关系?!”


  赤道姐问了我好几遍,为什么让媳妇去上教练技术。


  回家的路上,我还在思考这个问题。


  我想,答案应该是这样的?


  第一、心语感召我,如果我不去,的确不好,于是在她感召媳妇的时候,我答应了。


  第二、我希望媳妇能够把眼界打开,有属于我以外的焦点,否则她整天盯着我,我特别累,她又不上班,也不学习,使我觉得有了扯后腿的感觉。


  第三、我希望教练技术能把她内心给打开,让她从深层次跟我有点共鸣,过去我们俩的共同语言仅仅局限于今天吃什么,再深一点的话题都不能聊,一聊就有冲突,因为是完全不同的价值观。


  当然,这也是我把她给予标签化了,也许她比我想象的要优秀太多,就如同王锐就觉得她蛮有能量的,还愿意花年薪30万聘她做管理。


  深层次的需求是什么?


  我希望她能够找到一个点,能够让我发自内心地敬佩!


  但是,当她突然从家里抽身出去的时候,我又有些不适应了,因为没人照顾孩子了,而我的工作又需要绝对安静,带着孩子的时候我是不可能安静的,我又进入了另外一个状态,为琐事所烦心,又后悔让媳妇去上课。


  我处于这么一个反复的过程。


  当然,我后悔让她去上课,是我觉得她太投入了,教练技术就是喊了一群人整天开批斗会,每周批斗一次,斗来斗去,甚至还要武斗,媳妇斗志昂扬,给同学打电话都是训斥的口吻,跟训斥儿子似的。


  我觉得,走偏了。


  咱花这么多钱,就是为了去开批斗会?上完全程少不了10万块钱!


  我岳父岳母现在依然在广东打工,10万元可能是他们N年的积蓄……


  我就反思另外一个问题,是不是我促使她做出了错误的决定?我现在是要把她硬拽出来呢?还是让她继续沉湎?


  我跟赤道姐说:“我现在不见读者了,你知道我为什么跑这么远来见你不?因为和你没有作者跟读者的那种关系,那种关系会让人很尴尬,有那么一点点不平等,我也描述不准,反正我就喜欢你这种平常心,把我当朋友。”


  婚姻中更是如此。


  夫妻双方一旦存在了“势”差,那么弱的一方很自然就进入了卑微状态,自觉不自觉的,甚至自己都没感觉到。


  我媳妇敢朝儿子发火,朝她家人发火,但是为什么不敢朝我发火?


  因为我们存在“势”差。


  假如反过来呢?


  我的标签变成了“飞扬姐夫”,那么可能她也敢对我大喊大叫了,而我也学会了忍气吞声……


  朋友之间更是如此,为什么跟领导喝酒的时候咱如此的虔诚?还要把祝酒词说的一套一套的?


  因为,我们之间存在“势”差!


  我真心希望她成长为一个让我崇拜的人,例如不断地读书,从高中读起,一直读到博士,甚至拿到N个博士。


  按照吴伯凡的说法,孩子教育的根本是生态环境,当妈妈辞职做起全职太太时,不仅不会给生态环境加分,反而让生态环境更糟糕。


  儿子醒了。


  我说:“自己穿上衣服,5分钟后我们出发。”


  他瞅着我,可怜巴巴的,意思是希望我帮忙。


  我拒绝了他。


  他自己把衣服穿好,但是有些单薄,我帮他拿了一件外套,在电梯口,他提出不喜欢这件外套,要换一件……


  电梯来了,我刚要发火。


  想起了吴伯凡说的那句话:你要尊重孩子的选择,这是培养他最基本的独立人权,不应该去干涉他。


  他讲的例子是一个美国妈妈在给孩子穿衣服的时候,拿了三件衣服,让孩子选颜色,意思是什么?


  美国的民主意识为什么这么好?


  因为,从小就培养了,没有强权意识,一切都是自己的选择。


  我们呢?


  习惯了强权意识,其实就习惯了奴化意识。


  在家怕父母,在单位怕领导,见了名人也怕,见了作家也怕,有啥好怕的?你越怕,对方越不把你当回事。


  我同意儿子回家自己选择一件衣服。


  车门比较重,他自己打不开,我帮他打开,幽默地说了一句:先生请进!


  “谢谢先生,开车吧!”儿子回了一句。


  这种转变特别特别的微妙,就是把他当好朋友相处的时候,你会发现他真有独立的人格,他会思考,会对话,会倾诉……


  他发现停车场的栅栏是可以移动的,他跑过去,故意给推倒了。


  我说:“这个是不能推倒的。”


  他说:“WYT(他的好朋友)告诉我是可以推倒的,上次我们都给推倒了。”


  我说:“WYT说的未必是对的。”


  他说:“WYT说什么,我听什么。”


  我问:“为什么?”


  他说:“因为我是WYT的士兵。”


  要是过去,我肯定纠正他:“咱不能当士兵,咱要当将军,以后你要指挥WYT。”


  但是我看到他一脸自豪,感觉当士兵挺荣耀的,我就没多说什么,只是从我的价值观里感觉不爽而已,咱咋可能给别人当士兵呢?咱只有指挥别人的份。


  去吃自助餐。


  大堂经理去帮他拿蛋糕之类的……


  我说:“你别帮他拿了,都浪费了,他不吃这些,他吃什么,由他自己选择吧!”


  旁边有桌是农村来的,有个小孩两三岁,特别胖,到处跑,超能吃,他蹲下撒尿的时候,儿子提醒他:老师说,小便要去厕所,这里不能尿尿。


  我是大人,没法说,一说就重了。


  小孩尿了以后,我们换了一个桌子。


  在挑选菜品的时候,我在想一个问题:一个人在眼花缭乱的菜品里,而没有吃撑,真是有大智慧的人,因为他知道自己想要什么,知道自己能要多少。


  至少是懂得拒绝诱惑的人。


  但是,这样的人,我很少遇到,赤道算一个!


  邻桌老头说了一句:使劲吃,否则吃不回本!


  我没有鄙视他的意思,因为我父母也是这个指导思想,每次来都要算算吃多少才够本。


  即便是我鄙视他们,那么我父母也属于城里人鄙视的对象。


  我不是很愿意带着父母来这里吃饭,我宁愿给找个包间,因为农村人说话声音比较大,对别人有影响,就如同我讨厌邻桌大喊大嚷是一个道理。


  儿子在那里吃西瓜,我坐在那里想事。


  我在想,儿子比那个小胖小子早跑了一棒,因为我努力了,从而拉开了他们俩的距离,是因为他爸爸不如我努力。


  而我与赤道呢?


  是我爸爸不如她爸爸努力,从而使我跟赤道差了一棒,我如此的努力才能获取跟她平等对话的机会,而在读书时,我们根本说不上话,别说是我,就是城里的小伙子也不敢跟她对话……


  应社长说的很有道理:人生就是接力赛,我起点高,是因为我父辈里至少有一代跑的快了,同样的道理,你这一棒跑的快了,你的子孙后代就不会继续抱怨社会不公平了。


  农村人是没有资格嘲笑城里人的,因为人家祖上至少有一代人努力过。


  而我们的祖上呢?N代都是农民,从来没人努力过,当然借口也很多,例如环境不好之类的!


  很多人感谢贫穷。


  我不感谢!


  回想起小时候的一些尴尬,其实都是因为穷,袜子都是带洞的,一双鞋要穿透,夏天只能穿拖鞋,手背上永远都是厚厚一层灰,很少洗脸……


  前几天,我宴请一个领导,分管环保的,皮鞋上一层灰,一看他的打扮,绝对农村出身,因为农村人的习惯在他身上体现的淋漓尽致,他是改不了的,胡子刮的也不干净,嘴角上还有白色的东西。


  可以说他简朴?


  他不是简朴,而是从小习惯了,相反,他比一般人更加的贪婪,因为他穷怕了!


  贫穷会扭曲一个人的心灵。


  只是我们不曾承认过而已,内心深处是扭曲的,我们总是有那么一点点“坏”,我们缺少城市孩子身上的那种“平静”,就是说他们内心深处是平坦的,不像我们这么扭曲,他们可能有脾气,很矫情,但是至少不坏。


  我住农村的时候,家里乱。


  我心想,去城里就不乱了。


  现在住在城里,我们家依然乱,为什么呢?


  我和媳妇都是农村出来的,压根就没养成良好的生活习惯……


  我问了吴伯凡一个问题:赚钱与修行的关系?


  他说:“释迦牟尼是王子,历代的大思想家、大学问家,多出身于贵族。一方面你要积累财富,这样可以让你站的更高,想的更远。一方面你要试着失去,例如坐几天轮椅,体验几天盲人生活,想象着失去亲人,你会越来越清晰自己想要什么。”


  跟红酒妹碰了个头。


  她说:“你有没有发现一个问题,孩子比我们想象的优秀了太多,我妈手机出了问题,都要问我儿子。”


  我说:“我们家的电视没有开通有线,现在是使用的WIFI,而视频软件被广电总局给屏蔽了,只有优酷还能用,但是要反复确认N遍,即便如此复杂的流程,我儿子依然能找到他喜欢的动画片,孩子比我们想象的优秀。”


  她说:“所以,我现在有些犹豫了,是不是不能乱教育了?”


  我说:“这是一个信息爆炸的时代,整个知识结构都在发生变化,这个时候如果再逼着孩子只看课本不玩电脑,那么就真的做错了,应该疏,不能堵。他们有自己的世界,我们要给他犯错的机会,当朋友相处着。”


  她说:“真不知道怎么教育了。”


  我说:“说句难听的,孩子一出生,就决定了他的命运了,因为他的性格都写在他的基因里了,我们怎么努力都是徒劳的,我们姐弟三个命运各不相同,但是我们接受的是相同的教育。”


  她说:“又怕成了李天一,纵容了。”


  我说:“农村的李天一比例更高。”


  现在,生活稍有点起色,有变化吗?


  有,内心平静了,对人对事也平静了,比过去很明显感觉前进了一大步,更加的平和了,正是基于这种变化,我才去鼓励别人多赚钱,因为我发现有钱没有使男人变坏,反而变得更好了。


  另外,90%的家庭矛盾,其实都与钱相关。


  朋友之间的矛盾?


  岂止90%?


  有钱以后,生活会平静很多,这是很明显的变化。


  红酒妹的意思要炒股……


  我说:“我不炒。”


  她说:“我们办公室的几个,这几天赚疯了。”


  我说:“牛哥昨天赚了100多万,但是我不羡慕,因为赔的时候,他没告诉我。”


  她说:“我在想,我们办公室的这些人,咋总是赚?”


  我说:“因为赔的时候,不跟你说。”


  从概率来讲,赔和赚的几率应该都是50%,如果赔的时候不说,那么就会给人一个错觉,多数情况都是赚的。


  股市里能赚钱的散户,寥寥无几。


  多数人是去送钱的……


  昨天,我还真是心动了一下,毕竟行情这么好,去捞一把就走?就怕大家都是这么想的。


  我知道,自己捞到了一把,就不会走了。


  哪怕现在是赚的,早晚还要再吐回去,因为赌博游戏是输是赢取决于你何时离开牌桌。


  一旦进入,就很难离开了。


  所以,我不下水。


  要反复地暗示自己,不能碰。


  人是很难抵挡住诱惑的,身边人都炒,你自然就被拉下了水,而且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炒股经,都有自己的判断,如果你不判断这支股票涨,你咋可能买呢?


  一判断,就错!


  你们赚了,我不眼馋。


  你们赔了,我不心疼。


  因为,你是揣着贼心上了贼船,没偷着,反而被贼踹了两脚……


  昨天的文章,貌似充满负能量?


  哪有什么负能量?


  再负能负过余华的《活着》吗?身边人都死了,就剩自己了,我觉得书名起的真好,活着。


  无论什么时候,我们一定要自立,哪怕全世界抛弃了我,我也要好好活着,不应该倒下,因为外面没有别人,只有自己,哪怕亲人其实也是我们自己的一些内心投射,我们为什么会冲动会痛苦?


  是我们的生理投射!


  若是我们能驾驭了自己的生理反应呢?


  那么,我们就能控制自己的情绪,不以物喜,不以己悲。过些日子我会写一个10天的修行日记,讲述在深山内观的感受,什么感受呢?你能感受到脚丫上的脉搏的跳动,你能听到血液流淌的声音,你能突然领悟喜怒哀乐的根本是什么?


  昨天的日记情节是杜撰的,我和飞扬关系很好,是我们目睹了朋友家暴的过程,我把事件给移植过来了。


  这几天,总是有意外之财。


  前几天,收了两箱豪酒,一箱五粮液,一箱茅台,没有名字,是从网站上订的。


  我在想,这是让我卖身的节奏?


  谁呢?


  应该过几天会联系我,让我请吃个饭?还是写个采访录?


  我打电话问网站,能否退回去?


  网站不让退!


  我只能发个说说,勾引勾引,看看是谁送我的。


  找到了。


  原本,我想去见见赵老师,带一箱茅台,让我放后备箱里了,到了以后我又没搬出来,我觉得会给赤道姐压力,因为超出了正常范畴的礼尚往来,而且会让她觉得有还礼的嫌疑,甚至深层次一想:这小子是不是有什么企图心啊?


  恰好我们又探讨到了礼品这个话题。


  “随手礼”是恰到好处的!


  她要签名书……


  我心想,你是书香门第,还缺这玩意嘛?她问为什么别人有,她没有?


  如果我给发到新西兰,每本书的运费就要50元人民币,我给挑了十多本,我认为比较经典的,每样来一本。


  签名书的市场非常大,只是缺少真正懂它的人,那天我发了个广告,有人收我的画册,300本给9万块钱,利润8万5以上,我没卖,当初这些画册送给蒙蒙他都不要,他晚上百度了以后,第二天去我家要,我已经不给他了,我现在的心理价位是30万,是不是有点黑?


  不是黑,而是它的市场价!


  人们低估了签名书……


  我说《白鹿原》签名版值1000元,他们都笑话我。


  那是因为现在量太大,过上一年半载你看看?


  我囤了4000本《一句顶一万句》,为什么囤?因为刘震云是真的很厉害,78级高考状元,他可不是什么草根作家,这本书也是茅盾文学奖获奖作品,我的囤货价不过20来块钱一本,未来涨到1000是必然的,关键是我没打算卖,我就是喜欢,慢慢地送。


  听着很假?


  真心话,我送朋友书的时候,我总是特别兴奋!


  昨天,前天,来了个网友,提了一箱海参……


  我说:“拿这个干嘛啊?我们家就卖这玩意。”


  我知道,他是精心挑选的。


  我问:“需要我做什么?”


  他问:“我能改编你日记吗?”


  我说:“可以,你可以把名字改改,但是很难火,因为我有个资源具有不可复制性,就是先入为主了,人们是先预期我的作品都很优秀,所以就觉得很优秀。例如《一步之遥》若不是姜文的作品,肯定是一边倒,现在为什么还是两派?因为很多人是姜文的粉丝,给过度解读了。我看过一部电影叫《窃听风暴》,在LETV上看的,简介之类的都对,但是内容不对,我是看完了才发现是看错了电影,这两部电影都叫《窃听风暴》,而且我看的这部是超级烂片,但是即便如此,全程我都觉得编剧很好,是我先入为主了,以为它是奥斯卡金奖作品。”


  他问:“那有什么办法可以解决这个问题呢?”


  我说:“需要找自媒体给你背书,他们说你很牛B,粉丝们就觉得你很牛B,说的夸张一点,这个圈子里凡是你叫上名字的名人,哪个不是出自我的日记?是我说他们牛,大家才追随的。”


  他问:“我给你3000块钱,你写写我?”


  我说:“我不做这些了,因为我现在自立了,我看看过去的我,其实多数时间处于被绑架的状态,但是绳子是我自己绑上的,不怨别人。”


  他问:“怎么借力自媒体呢?”


  我说:“我给你个建议,非常简单,你专业做小聚会,例如你跟我合作,每月搞一次懂懂读者见面会,你把我请去,把读者喊来,你可以设立一个小的门槛,例如500元/人,这个是你的利润。你找四个自媒体人合作,然后交叉帮你推广,等于大家互换了粉丝。”


  他问:“能行吗?”


  我说:“干,就能行,不干,就不行,每个人都想伸手,但是又不希望是由自己伸手,明白了吗!”


  我在想,为什么自己有胆量说不了?


  因为,自立了!

 


------------------------------------
***文章已结束,以下非正文,可以不看***
------------------------------------

------------------------------------
***下面广告即将开始,小心哟***
------------------------------------

登陆界面购买的一次性邀请码2元一个,单次购买数量限制50个,一个邀请码只能邀请1个人,用完作废《怕被割2块钱韭菜的别买》
没有邀请码无法注册网站账户
邀请码有效期6小时(6小时内未使用作废),邀请码只能用于注册本网站《注册用户》
《注册用户》不等于《会员用户》,但是《注册用户》可以有偿升级成为《会员用户》
从《注册用户》升级成为《会员用户》期间,你将拥有一个可无限次邀请他人注册《注册用户》的邀请码
所以使用任意类型邀请码注册本网站《注册用户》,对上级账号,上上级账号都有好处,对正在注册的账号-没坏处。
------------------------------------
***上面广告结束啦,后面随便看!***
------------------------------------

相关文章

DD助理

DD助理

暂无个人说明
3802文章 0评论
网站分类
  • 最新文章
  • 今日更新
    最新留言
    会员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