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2-04

孩子要买钢笔。

我带着去。

我不确定文具店会开门……

步行到十字路口,遇到一个女人在烧纸。

认识。

推拿店的老板。

她起身,笑的略生涩。

我急忙打了个招呼:过年好!

她回了一句,过年好!

继续走,马路两边的店面多数没开门,这是一条商业街,饭店、服装店、美容店,不知道这些老板们在家急不急?

刚才遇到的那个女人,应该对我略愧疚。

为啥?

她在微信上删除了我。

有年十月一,她搞了一个什么体验活动,交300元可以体验两次,若是觉得可以,办卡的时候这300元当500元充入卡中,若是觉得不满意,300元退还。

我去体验了一次。

感觉一般,因为不是人工按摩的,有点类似牵引床,然后床可以震动、摇摆,体验过一次之后就没再去,应该是我接着去了云南。

后来,无意想起了这个事,就跟她讲,我不办卡了。

结果,她不退我钱。

理由是活动日期过了,活动期没有申请退款就默认为了接受办卡。

不退不退吧,我也没再多说,毕竟咱是理解她的,投资了20多万开个店不容易,也没多少生意,遇到个客户不容易。

没想到,删除了我。

我怎么发现的?

检测好友的时候发现的。

从刚才打招呼的那一瞬间,我能感受到她的愧疚,她也是要脸的,当初为什么拒绝退给我钱?就是让钱逼的,急于回本,珍惜每一分的营业额,到了口袋里咋可能再退回去呢?

谁不要脸?

都要脸。

只是,要脸是需要实力的。

依我的直觉,文具店没有开门的,全民恐慌时期,一是没人上路,二是老板怕死,可是等我真到了市场上时发现,商铺普遍开门了。

一连三家都是文具店。

老板都坐门口,有点站街的感觉了,招呼:来,进来看看……

儿子看了一圈,嫌贵。

老板从柜台上拿下一支:这个不错,你看,还带铁盒包装。

我问,这个多钱?

他说,16。

我说,行。

老板帮着包起来,一边包一边说:我戴着手套,很卫生的。

我说,不要紧。

老板说,今天上午,就卖了这16块钱,完了,完完的了。

我说,别急,会慢慢好起来的。

他说,老婆不让出来,我说再不出来,全家喝西北风啊?一年房租3万5,这里面还有30多万的货,4月份房租就到期了……

大部分店,都陆续开业了。

陪儿子出来逛街,我是很开心的,他太孤独了,小伙伴们基本都被父母锁在家里了,不允许下楼,不允许串门,连电话手表都给没收了,儿子给他们打电话,基本都是关机。

每天,我陪儿子去楼下骑骑车,踢踢球。

我的观点是不能因噎废食。

因为大家都在家里了,院子反而更安全了,经常有这么一个现象,儿子骑车跑圈,我跑步跑圈,遇到了我爹我娘在走路走圈。(关于这一点,有个观点不知道是不是强词夺理。就是当所有人都猫在家里的时候,其实随便谁出去逛,都是不会传染的。但是这个“谁”的自由,是其他人主动牺牲自由换来的,而这个“谁”独享果实。当然,这个“谁”也可以说,你们也可以出来逛呀,谁让你们怕死呢?!)(算不算另一种囚徒困境?若是所有人都不出门,那我出门是绝对安全的/我也不会传染你们。但是若是其他人跟我想法一样呢?)

成我们家的了。

回到家,村里给我打电话,问我有没有渠道买到口罩,村里需要几千个,希望我能帮着解决。

我委婉而直接的回绝了。

我弄不到。

又提到了,现在开始募捐了,专项资金,看看?

是真弄不到吗?

真弄不到。

我去哪弄?

几乎每天都有一些读者求助于我,让我帮着买口罩,多数都是做电商的,他们是想发财的,我身边有个姑娘,一起骑车的,进了12万只口罩,有帮医院进的,有帮社区进的,有帮单位进的,还有一批是准备自己卖的。

货发过来后,我开皮卡去帮着拉的。

一开箱。

全是无标的,看着做工也不错,每箱有一个检验报告。

我说,退了吧。

她说,退了吧。

这不是别的物资,这种高级别的口罩本质还是医用物资,你买这种野鸡工厂生产的,早晚都会被秋后算账,不能什么热干什么,有些东西连碰都不能碰。

现场就退了,赔了物流费而已。

这个姑娘是睿智的,有从商基因,就是我说不让退,她也会退的,因为她一看就明白这是怎么生产出来的。

从物流城回来的路上,我跟姑娘讲:这批口罩跟我们皮卡群捐到武汉的应该是同一渠道,我找照片你看看,也是每箱有个检测报告,因为那批口罩,群上都闹翻了,踢了好几个人,就是因为问了一句,口罩到底捐到哪了?有没有后续?

未来,绝对是一地鸡毛。

姑娘说,正规厂商现在都被国家接管了,专项生产专项供应,这个人是说他有给欧美的订单库存……

我说,我们皮卡群上的那个说是出口日本的订单。

她说,看来套路差不多。

我说,但是不愁卖,肯定马上有人接手。

她说,是的。

我现在的原则是少踩雷,要保护好自己,昨天还有个读者联系我,说他有20万个口罩,问我有没有朋友需要。

我看了看他的头像,朋友圈以及聊天记录。

我迟疑了一下。

直接没回复他。

因为,我觉得,大概率,他是计划钓我的。

因为,我思考了两个问题:

第一、疫情蔓延这么久了,20万个口罩能留到今天吗?

第二、这是抢手货,需要找我中介吗?

倘若我把他中介给了一位有意向采购口罩的读者,读者的感觉是什么?懂懂介绍的,肯定没错,他朋友嘛,然后对方让先打款就打了,打了之后呢?

没有之后了!

送下姑娘,我跟她叮嘱了一句:敏感时期,别碰敏感物资,哪怕是出于爱心也不可以,人要学会保护自己,不要让自己卷入旋涡。

她说,这几天,深有体会了,感受到了那句话,成长就是让你知道,你再怎么小心,也会莫名其妙得罪一些人。

我说,老师那天跟我讲了一句话,我分享给你,理性的人很多,但是能忍住不说话的不多,理性是一个境界,理性而闭嘴是更高的境界。

她说,义工组织在捐款,没找你吗?

我说,没有。

但是,她说了以后,我还是有些触动,作为本地人,是不是应该为本地捐点呢?否则也太没良心了吧?恰好,发布本地红十字会捐款账号的是我高中同学,我问她能否开票?能否面捐?我是想以孩子的名义捐点。

答复,都是可以的。

越想越觉得要马上去做,有些热血沸腾的感觉。

我联系了一下老师。

问他怎么看?

他说,去爱、去工作、去创造价值和意义,其它什么都做不了,也不需要做其它,已经足够好,不要沉湎于升华自己的爱心。

我问,你觉得会升温还是降温?

他说,湖北以外的省必须降温,尽快复工,可控的疫情不会致命,但是断层式的经济下跌会致命,这次最大的疫情是全民恐惧,这个的根源是舆情泛滥,都说中国言论不自由,恰好相反,太自由了,谁都能当新闻发言人,可以随意的造谣传谣,反过来倒逼决策者,这是历史上没有的,就是这次很多决策都是被舆情倒逼的,你想艺人都能称王了,这是很危险的。

我说,本来就是大流感。

他说,现在没有一个人敢这么说,谁说谁找死,所以,都干脆闭嘴,自媒体都在制造更加的恐慌,加温加热,仿佛谁都可以把江大桥拉过来扇两巴掌,这是最危险的,这次过后,发帖、评论都会推行实名制,否则以后任何风吹草动都会引发轩然大波。

我说,不知道接下来的走势了。

他说,看看周一两会和央行有什么具体措施,这个是风向标。

我身边的生态是比较立体的。

跟我一起玩耍的,有工薪阶层,有地产老板,我都能玩得津津有味,我不大挑人,就是谁也行。

我对他们的区分,只是在消费意识上略有差别。

例如大老板喜欢去会所、去大饭店。

对吃穿很讲究。

工薪阶层呢?

喜欢吃地摊。

我都能接受……

这是过去我对他们的判断,就是有人有机会赚了点钱,有人还没等到这个机会,只是在物质享受上略有差别。

这次,我感触最深的是什么?

两个群体的思想,绝对是天壤之别!

昨天,还有个老师给我留言,我们还是关系非常好的,跟宝贝差不多的,她是这么留的:要实事求是,不能睁着眼说瞎话,有的话太虚伪了,你不能给他们洗地,你看看他们做了些什么?是人做的事吗?

而另外一个群体呢,基本没有被恐惧绑架,生活依然是生活的样子,认为大家过于恐惧了,还有一点,都在考虑对策。

前晚,大王还联系我了,问我去肯德基坐坐不?

去了,发现关门了。

我们在门口聊了一会。

聊到了韩红。

大王说,就是阿娇那句话,韩红,很傻很天真,不管什么时候,我们都要绝对相信政府,若是没有这个基础前提别的就不用谈了,你咋能吊打政府呢?这不是自己把自己架在火上烤吗?这就是个傻女人,她绑架了民意绑架了艺人。

我问,这期间你们发工资吗?

他说,发!但是,我计划今年在六月份之前,关闭所有的店面,全部转移到网上去,最近就召集店长们开会。

我说,你这太狠了,人家在家躲瘟疫,你这边把人家解雇了。

他说,我首先要自己活下去。

我问,网店现在有起色?

他说,订单有起色,现在还发不了货,这一波疫情山东必须尽快的复工,否则的话,我们被江浙沪以及珠三角越拉越远,因为疫情是利好线上业务的,山东的线上业务基本等于空白,什么意思呢?就是我们能输出的输出不了,你看咱这边黄瓜3毛钱一斤,都烂地里了,而咱买的东西呢?都是从外省运过来的,就是这种GDP差距会越来越大的。

我问,捐款没?

他说,你嫂子今天还提这个事了,我跟她讲,对于咱,宁愿多纳税。

我问,关闭店面要损失多少钱?

他说,一家店至少30万吧。

我问,怎么赔偿员工?

他说,我是这么想的,2月中旬通知大家,工资发到3月底,也算仁义了。

我说,我前几天还在想,今年买个DREAM CAR呢。

他说,千万别,这个时候,子弹比什么都重要,把1000块钱都要当大钱对待,你相信哥的没错,老崔昨天找我拆借,2分的利息都借不到,过去咱觉得他还行,有足够大的产业,现在这个情况下,你根本不知道谁已经亏空了,不用说别的,一个月光空缴社保是什么概念?

我说,刘胜跟我也是这么讲的。

他说,咱这边还好一些,本身就是劳务输出县,春节后人口是外流的,一旦能确保不增加病例,大家逐步就陆续开业了,经济越发达的地区越危险,我预测怎么也要五月份才有转机。

我说,太悲观了。

他说,有个情绪惯性。

我看他戴了块新表,挺简洁的。

我问,这表是什么牌的?

他说,很小众的一个品牌,叫百年灵,主要是做航空手表的,你看,这不是带个环形飞行滑尺嘛,飞行员用的。

我问,贵不?

他说,不贵,几万块钱。

我说,我对戴表的人一直都不理解,花这么多钱买个这玩意有意思吗?

他说,有意思。

我问,有什么意思?

他说,需要你钻进去才觉得有意思,我看你朋友圈,你不是买了块瑞士表吗?

我说,1万块钱买的。

他说,也不错。

我说,比领导戴的都贵,在我们单位应该是最贵的了,领导现在普遍戴卡西欧,两三千块钱的。

他说,他们戴表就是基本的装饰,还有就是开会需要看时间。

我说,主要是看时间,你不可能摸出手机来看看时间吧?那不礼貌。

告辞,彼此祝福。

不指望今年赚多少钱了,少赔点吧。

大王觉得对他是个机会,因为一直都想转型线上,一直都狠不下这个心,觉得大家跟随自己多年,不忍心,这次疫情使他不得不断臂求生。

使我想起了蝉禅,作为80后,蝉禅在济南就算混的不错的,有那么多套房子,还有大别墅,也有稳定的生意,为什么突然只身跑到上海去创业了呢?

就是因为他遭遇了危机。

借钱给了一个很值得信赖的哥们,结果那哥们亏空了。

等于把蝉禅逼上梁山。

决定,再次创业

怎么说呢?

这取决于,你是被危机驾驭还是驾驭危机……

义工群在募捐,我看了一下捐款额度,500元就算大额,我想了想,没发声,若是我也随上500元,大家觉得懂懂你为什么捐这么少?

群上捐款,是很有讲究的。

基调是怎么定的?

群主就是标杆。

例如我们皮卡群上,为什么大家普遍捐2000元?

是因为群主先捐了2000元。

义工群上,群主捐500,那么大家就按照500,300,200这样的标准去捐,我若是上去捐上1万呢?

有人就觉得我不懂事。

大家都劝我别出风头,别把自己卷入了旋涡,又是去解释又是去扯皮,没意思,上次我捐给本地学校的3万元,后来也是不少质疑声。

我是比较早意识到这一点的。

所以,我做公益的时候有个原则,就是不亲力亲为,只捐款。

没有发票的我都不捐。

不给别人质疑的机会,后来别人偶尔质疑无非就是这笔款项的后续使用情况之类的,是不是你们几个人又分了?

我若是想这么干,何不干脆别捐,那也不用分了,全是我的,对不?

多傻的问题?

老百姓就一个原则,你做这些肯定是炒作,有目的的,谁还不知道你那点小伎俩,你能真有爱心吗?

原先,我可能真有。

质疑的人多了,我发现,貌似我的爱心不那么强烈了,甚至久而久之,有了退意,就是少成为大家的焦点比什么都强。

老师对我的评价是:内心缺爱,所以朝外寻找。

后来,我仔细研究了一下这些最热情、最积极的人,有两类。

一类,精英群体。

就是的确到了这个境界,觉得应该让孩子去感受一下,带着孩子一起去做义工,做志愿者,让孩子充满爱。

一类,缺爱群体。

特别是离异女人,特别多,我身边搞这个最积极的是以前给我开车的司机,他自己四五个娃都不管,但是听说别人家有什么事?他跑的比兔子还急,他的焦点永远在外面,渴望通过这些获得外围的肯定。

自己的娃?

他很少抱一抱。

老师把我跟他划分成了一类人。

就是朝外寻求认同,不朝内寻求,就是可能把付出对象都聚焦在外围,家庭内部关心的少,可能送给球友的比每年给岳父的都多。

通过这些事,我觉得也照到了镜子吧。

自我觉察,自我成长。

在本地,连襟叫两桥,例如我跟我大姨姐的老公就是两桥关系。

还有一种关系,叫一桥。

一桥就有点贬义词的感觉。

例如那个撞到我自行车的女人,她安排了那么多男人给我打电话,包括大桥在内,我把他们都归类成了一桥。

前天,我写了这个事后,有个曾经给我打电话的人专门加了我微信,说是久闻大名之类的,其实就是想解释解释,意思是他们不是那么层关系,这个女的同学在他们单位工作,是女人的同学找到了他……

我表示理解。

他的意思是不要再多写了,容易被人借题发挥。

我表示答应。

这些男人,都是好男人。

就是平时很乖顺,家里很恩爱的,所以他们会做出这些反常规的行为,例如帮一个女人去求情。

真正的老油条是什么类型的?

我这种!

我记得有年,有个读者来找我,我去银行办业务,她也跟着,一起坐排椅上,我总觉得别扭,于是我就不停地站起来走动,意思是我跟她不熟悉。

为什么?

她穿的很夸张,差不多露着大半个胸。

这在小地方,还了得嘛!

避讳!

包括一些名媛的朋友圈,你是不能点赞的,点赞就暴露了你自己,你只看那些傻子们点赞就行了。

这是很微妙的关系。

若是这些江湖人士求咱办事?

咱就一个答案,不行。

你帮她办事,不等于把自己跟她捆绑了吗?

有没有人愿意帮?

有!

那些初出茅庐的,例如刚提拔的,刚上任的,还没熟悉这些江湖规则的,觉得那么漂亮个女人求咱,咱不屁颠屁颠的?

这种混在江湖中的女人,把她当女朋友的很多,但是愿意娶回家的很少,真正有品味的男人是不屑于这个类型的女人的。

这种女人,完全是把自己糟蹋了,一手好牌打烂了,为什么会打烂?

从上初中起,就被无数男人捧在手心里。

一直能捧到40岁。

她不愁吃,不愁穿,天天有饭局,认识各路江湖人士,可是,她错误地定位了众人,众人只是想玩玩而已。

没有一技之长。

所以,女人光年轻漂亮没有用的,要走入婚姻,还要看学历,家境,品性。

基本,都是悲剧式人生。

健身房有个女人叫优果,单身,单身的原因是有心理疾病,不知道谁给她种了心锚,就是男人婚后一定会出轨的。

我一劝她抓紧找人结婚,她就问我一句:若是发现男人出轨了,再离婚,又有什么意思呢?

劝的次数多了,我也就不劝了,没啥意思。

她有没有男人?

有!

一个老头,多金,也比较舍得花钱,给她买了房子买了车子,但是外人很少有知道的,因为老头在青岛,偶尔是她去老头那里,一周去那么一两天,我们俩关系比较好,她才告诉我的,毕竟我是她的心灵导师。

有天,她很正式的跟我谈了个事。

就是她想替老头生个孩子。

问我什么看法?

我问,你爱他吗?

她说,还行吧。

我说,若是因为爱,是可以的。

她说,我觉得他基因很好,就是有点老。

我问,你独自能把孩子抚养成人吗?

她说,他毕竟年龄大了,我怕他突然没了,我自己抚养不了,毕竟我没有经济来源。

我说,那你就多考虑考虑,生孩子不是小事,若是已经有了,我觉得可以生,若是没有,我不建议生。

她说,我也想要个孩子了。

我说,可以找人结婚。

她说,他不希望我结婚。

我说,那他不尊重你,把你当狗养了。

她说,我觉得还是很爱我的。

我说,真爱你,就让你结婚了。

劝是劝不住的,女人很容易冲动,一冲动了就容易为那些非正常关系的男人生孩子,甚至有的隐瞒了老公怀了别人的孩子,上次我去杭州,一个读者去找我,一个很普通的女孩,就是普通得不能再普通了,孩子不是老公的,是她在杭州一个同事的,现在孩子在安徽老家,公婆照顾着,当时我给过她一个建议,就是抓紧离婚,对自己好,对孩子好,这些事是藏不住的。

按照咱的理解,做这么疯狂事的人,怎么不也应该是江湖女子吗?

不!

很平民化!

优果的故事还有后续,健身房有个小医生,很内向,就是跟咱说句话他都脸红的类型,不知道怎么爱上了优果,爱得死去活来,甚至把工资的一半交给优果,老婆也知道了,但是拿他没办法,这种老实人更容易倔强。

家人就劝。

倔驴!

小医生的嫂嫂是我半个同事,就跟我谈了这个事,问我能不能跟这俩人分别谈一下?

我问,谈了多久了?

她说,接近两年了。

我靠……

这些长的漂亮,没有工作的女人,一旦遇上老实男人,立刻就成了吸血鬼的角色,有一个算一个。

我跟嫂嫂是这么讲的:若是弟妹要离婚,就让离婚吧,若是不想离婚,你们也别干涉了,顺其自然吧。

自己会醒的。

不规劝也是很高的境界,这种就是脑子短路了,拽是拽不回来的,让他自己慢慢地解开。

还说明一点,小医生原本太老实了。

优果这种遇上我,哪怕她天天陪我睡觉,我都不会说要娶她的,也不会拿钱给她的,她给我钱还差不多。

给我钱我也不好意思花,毕竟是小医生辛辛苦苦加班赚的。

爱情这玩意,跟恐惧情绪差不多。

能绕过去的,都是老油条!

我要哄一个名媛回家离婚?

很难。

我要哄一个从来没有过二心的女人回家离婚?

易如反掌。

使我想起了《霍乱时期的爱情》里的一段话:“世上的人分两种,会勾搭的和不会勾搭的。”他不信任后面这种人:他们一旦越轨,便觉得这件事太不可思议,于是四处炫耀爱情,就好像那是他们刚刚发明出来的似的。而经常做这种事的人恰恰相反,他们活着就是为了这个。他们感觉良好,也守口如瓶,因为知道谨言慎行是性命攸关的大事。他们从不谈论自己的丰功伟绩,也不向任何人吐露秘密,反而装出一副对这种事漠不关心的样子,以致常常招来性无能、性冷淡,甚至不男不女的名声。

就像懂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