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5-12

温馨提示:本文有偿阅读

沙漠,风特别大。

普通帐篷扎不住,我记得聊城队友的帐篷扎在我旁边,我们扎完帐篷去喝酒,等我们喝完酒回来,发现,他的帐篷没了,被风刮跑了,无影无踪。

多亏,我车上有备用帐篷,借给了他一个。

临时应付一夜。

我的主帐篷是隧道帐篷,就是整个造型跟个毛毛虫似的,主要就是低趴、防风,两室一厅,两头可以各住一个人。

跟我拼帐篷的是小兰州,是做液化气工程的,这是我们第三次见面,第一次是他去东营找一种手持探测器,顺路来看了看我。第二次是我车发动机进土了,需要去兰州修,我直接把车托运给了他,我飞回了山东,修完后我飞兰州开车,见了个面,那时我就答应他了,下次出去玩,我喊你。

我是客套客套。

他当真了。

我发布去穿越沙漠,他就联系我,问我在哪汇合。

还问我需要准备啥?

我说,除了换洗衣服,啥都不用,我都有。

整个车队,就我的后斗是敞开式的,所以一般我都是负责拉物资,油桶、水、啤酒、帐篷、桌椅,都在我车上,帐篷一般都会多带一两个备用的,就是那种很便宜的,一两百块的,主要就是怕恶劣天气,那么可以搭建帐中帐。

带着小兰州,还是挺管用的。

我们需要买500升散油,结果加油站不卖,我们看网上攻略是先去加满然后再去汽修厂放进桶里,但是这样要折腾好几趟,而且加油站觉得油量太大,不愿意给弄,还有就是他们也怕被举报罚款。

小兰州在这里有熟人,给打了个电话,我们去备上案,轻松搞定了,理论上是需要开定额票,就是开多少升只能加多少升,而这个呢?是备完案以后直接给加油站打了个电话,意思是给他们加吧。

于是,我们又额外买了100升。

加油站也很高兴,因为我们连桶也买着了。

作为投名状,小兰州请大家吃了顿烤全羊,花了3000多块钱,额外送了我一张5000元的加油卡,不是单独交给我的,而是给我放车里了,在沙漠里肯定用不到,是我们分手后,他发信息告诉我的。

大家还是蛮喜欢这个西北汉子。

很憨厚。

喝酒跟山东人似的,能不能喝的,反正有酒胆,你说干咱就干。

人高马大。

在穿越时,我们遇到了两辆租车的霸道,他们没有沙漠经验,一进场就陷住了,也没放气,也没拖车绳,什么都没有,大家也都知道,搞越野的人最喜欢的事就是救援,爱心泛滥。

何况人家是一行四人,三女一男。

给人家讲解。

让他们跟着我们。

其中一车是夫妻,另外一车是俩同学,他们四人是在网上约的伙伴,俩同学年龄30岁左右,是高中同学,一个时尚,一个老土,一个激进,一个保守。

他们跟不上我们。

那个夫妻的车,还是可以的,毕竟是租来的车,胆子也够大,猛加油门,沙漠的本质就是动力,我们也很少走那些很危险的坡,以穿越为主。

小兰州就主动请缨,去帮那俩女同学开车去了。

我还给他拿了个手台。

故事开始了。

人家车上都有人说话,我车上没人说话,休息的时候,我就问老土同学:到我车上吧?你在那当灯泡多没意思。

她真提着包到我车上了。

老土属于怨妇系列,就是对什么都不满,她们俩都是重庆的,她在重庆工作,时尚在杭州工作,她们是约着到敦煌看莫高窟,结果捣鼓进了沙漠……

全是抱怨。

我们队伍里没有女人,所以有女队员加入了,整个车台也热闹了,动不动让时尚唱个歌,时尚还真唱,在车台里也能感受到,小兰州跟时尚搞的很HIGH。

在穿越的最后一天,我看出了什么,我就问小兰州,要不要我去重新支个帐篷?

他说,董哥,我……

我说,没事,我都理解。

他问,我是不是犯了什么忌讳?

我说,没有,没有。

他很紧张,如同一个处男一般,就是我都能感受到他浑身在颤抖,他对我也有愧疚,毕竟我是他的董老师,他为了一个女人把我赶出去了,所以他在努力的保持镇静,给我讲讲他的感情史,意思是他不是一个滥情的人。

一句话就可以概括:这是我第一次要做对不起我媳妇的事。

这话,我真的信。

能感觉到他整个人都在颤抖。

我问,除了媳妇碰过别人吗?

他说,我跟我媳妇是高中同学,她家里人不同意,就是开始给她介绍对象了,我当兵回来就出去打工了,在河南平顶山遇到过一个姑娘,平顶山这个姑娘她家里人不同意我们结婚,但是同意我们在一起相处,她爸对我特别好,我就是跟着他进入的现在的行业,一干就是20多年,我结婚的时候,她爸还给我转了600块钱。

我问,你媳妇家人为什么后来又同意了?

他说,我媳妇相了一圈,貌似也试着处过两个,都觉得不合适,又想起我来了。

我说,也是缘分。

他们俩在一起时间很短,前后也就是半小时,时尚也怕老土发现什么,也没恋战,全程也没啥声音,连嗯哼都没有。

完事后,小兰州出来找我,又帮我把帐篷收起来,我又回到了大帐篷里,感觉他整个人放松了许多许多,我问他跟媳妇抱着有什么区别?

他说,怪紧张的,跟做了个梦似的,啥也不记得了,我没念过大学,一直都觉得是个心魔,她是大学生。(时尚)

我问,她有家庭吗?

他说,有。

我说,那出了沙漠别联系了。

他说,嗯。

我问,真喜欢上了?

他说,我也不知道,反正就是分开一会,脑子里全是她,我把我的项链送给她了。

我问,值钱不?

他说,不值钱,1万多块钱。

我问,她要的?你给的?

他说,她说你的链子真性感,我接着摘下来了,戴她脖子上了。

我说,应该拍成电影……

我们与那两辆霸道分开后,小兰州又恢复正常了,把话题转移到了前岳父,就是平顶山的那个老头,说那老头非常厉害,当然所谓的厉害不是说是个企业家,而是个包工头,手下带了20多个人,常年给石油系统干活,他对他还是很尊敬的,说现在依然有联系,每年过生日都会准备个红包,毕竟是自己的领路人。

真的深入了解小兰州,还是一个很有韧性的爷们,他高中是练跳高的,他女朋友也是练跳高的,但是俩人家境天壤之别,他是农村孩子,女朋友家是兰州市区的,父母都是公务员,而且是独生子女。

我问,你一直这么拼搏,是不是也想在岳父面前抬起头?

他说,房子首付是我借的,我上次去山东开的那个A8是我几乎0首付买的,我提车后跟媳妇回岳父家,他围车转了两三圈……

我问,现在一年能有多少利润?

他说,百十万是比较稳的,其它的就靠天吃饭了,好年头多点,差年头少点。

我说,那很不错了,岳父很满意了。

他说,非常满意,退休后,我给他买了个A4,现在帮我们带娃。

我问,几个娃?

他说,三个。

我问,媳妇不是有正式工作吗?咋能生那么多。

他说,她少数民族。

这个故事还有后续,返程时,我去兰州送他,也正好是我顺路,他非邀请我到家里吃顿饭,说是兰州那边有这个风俗,最好的朋友一定要到家里来,我见到了他媳妇,他岳父岳母……

媳妇个头很高,应该1米75以上,身材也很好,笑的很灿烂,就是一看就是从大户人家长大的,岳父很儒雅,戴个眼镜,岳母也很儒雅,那一瞬间我第一反应是什么?就是他真的高攀了,就是那种家庭氛围,包括家里收拾的那么温馨,怪不得他一直没出轨,就是他内心深处也知道,他亏欠岳父一家的太多了,就是人家完全是向下兼容了,只是好在,他真的很争气。

房子也是子母房。

单位盖的,就是一梯两户,阳台有个门通着,大的170平,小的110平,他们一家住大的,岳父一家住小的,这房子是岳父的,小兰州说自己也有房子,但是离老人太远,照顾孩子不方便。

走的时候,我单独跟小兰州交代了两句:把那女的微信删了。

你看,你现在家庭多么温馨。

他满口答应。

其实,后来,他还是没忍住,动不动跟人家在微信聊个骚,没把人家勾引着,把自己搞的欲火焚身,想去杭州找人家,结果,被拉黑了。

正好!

前段时间,我去无锡爬灵山,有无锡读者相约小聚,挺凡尔赛的一个姐姐,在路上指着湖边说,看到那个小区了没?我之前住那,现在搬到东边去了。

一路上,这么指了四五次。

就是,无锡,N套房。

光沿途我们经过的地方,就四五套……

也是请我到家里吃饭,姐夫是做服装的,姐姐是全职太太,大体是这么个关系,从她的体型以及气味来推断,应该是哺乳期,但是也没见到娃,咱也没好意思问,怕太敏感。

姐夫很健谈,说姐姐整天在家懂懂长懂懂短的。

终于给抓来了。

家里收拾的非常干净,真是一尘不染,地每天擦两遍,桌子每天擦两遍,不是她擦,是家里的阿姨擦,阿姨出去买菜去了。

一会,回来了。

阿姨年龄不大,也就是40岁左右。

姐姐亲自下厨。

她仿佛是蓝翔技校毕业的,每个菜都很注重摆盘,餐厅的灯光、桌椅、盘具都很讲究……

我顺便在她家转了转,竟然做了一个专门的洗衣房,四台洗衣机+一台烘干机,全是卡萨帝的,大小不一,应该是有洗内衣的,有洗床单的。

大平层真漂亮,我在纳闷,怎么赚的钱呢?使我想起了小包包跟我讲的故事,说江苏那边很多奢侈品大客户都是做服装的,主要是以高端仿品为主,有人甚至嘚瑟到什么程度?要一个月一买一个新款爱马仕,就跟集邮似的。

也有被抓的,但是总有人能侥幸逃脱。

我在想,姐夫不会也是干这个的吧?

就是家庭生活的每个细节质感都很好,喝水的玻璃杯都是villeroyboch的,一个要三四百块钱,普通有钱人会在门面上装B,例如买个好车,穿身名牌,而他们能在生活细节上讲究,说明是有一定底蕴的。

席间,我发现两口子就跟相声选手似的,一个捧哏一个逗哏,配合的天衣无缝,就是很少能遇到夫妻俩说话这么默契的,一个说了一个话题,另外一个马上就能接上,俩人最大的特点是什么?

迷信。

说拜了个师父,师父算命特别准……

说前几年,他们命里缺水,所以让他们去太湖旁边住,这几年,说他们火命太旺了,要到东边去,远离水,所以他们又搬出来了,迷信到什么程度?装修这个房子花了6个月,通风三个月,他们在附近小区租住了九个月,他们不是有很多房子吗?那也不行,因为那些房子离太湖也太近。

我觉得,这也太扯蛋了。

说师父有多厉害?

很多高官都去找他,问官运。

我现在跟过去不同,我现在温顺了许多,别人说什么,我就信什么,我也会附和,觉得人的确是有命的,并且有人能洞察我们的天机。

俩人对这个师父很是崇拜。

说他们这几年,每到关键时刻,都是师父给指点的路线。

每次都踩准了。

姐姐接着问我:董老师,有没有兴趣认识一下?

我说,人家那么忙,咱不好意思打扰。

她说,不要紧,我们关系很好的!

次日,姐夫继续忙工作,姐姐带我去拜见师父,姐姐开了一个老掉牙的马自达6,说是开了17年了,还能跑,也懒的换,对车也没啥追求,车牌都泛白了,不过车牌很好,纯数字的,号码也不错。

在路上,我在想,从她车的年龄,她应该40岁出头了,不该是哺乳期,那为什么身上有股奶味呢?而且整个人给人感觉涨奶的状态。

我以为他们的师父是个和尚或道士,都不是,而是一个学者,研究历史的,非常有魅力的一个男人,头发半白,发型不刻意,但是很潇洒,就是一看就是做学问的,而且有大师的感觉,办公室很大很朴素,两个很大的书架,咱是专业卖书的,一看书架就知道人家是真读过书的人。

我一看这个男人,我就觉得,通杀型的,小到十八岁的姑娘,大到老太婆,都会被迷倒的……

真的有魅力。

整个人,彬彬有礼。

自己先声明一点:不会算命,纯属娱乐。

我对这个男人的第一判断是什么?就是交际花,阅人无数,那么他算命的依据很大概率就是大数据,就是见的多了以后,有直觉。

这种人坐你对面,使你很害怕。

因为,你在他面前,是裸的。

什么他都知道。

有A与B两套维度,A维度是生辰八字,B维度是面相,单一维度具有一定的偏差性,但是若同时使用,准确率极高。

我问,能先给我家人看看吗?

他说,纯属娱乐,可以的。

我把我哥的照片、生日、时辰告诉了他。

他说,我说什么,都别急眼。

姐姐在旁边说,董老师也是有修养的人,不会的。

我说,不会的。

他说,今年有个官卡,官员的官,官司的官,搞好了,皮肉伤,搞不好,伤筋动骨。

我问,大方向是吉还是凶?

他说,凶,命里带的。

我从来不信这些,我爹就动不动给人家捣鼓这些,套路我都熟悉,就是贩卖恐惧,但是他上去就押中了题,还是给我一个小震撼,我为什么不问我自己的事?因为姐姐肯定提前给他科普过了,我怕他猜中一些事。

使我对他有了那么一丝信任,甚至动摇了我的价值观,难道,真的有命运这一说?当然,马上,我就自我否定了,我是坚定的科学派,他真这么神为什么不算算彩票明天开什么奖?

决定给我算算。

我问姐姐,你能回避一下吗?

她捂着嘴在笑:懂老师还有秘密啊?

我说,我害羞。

她说,好的。

说了我几件事,都不算很准,但是硬往上凑,也算准,只是没有我哥的那个押的那么准,准确度能给打60分吧,算是蒙的。

我问,你算着一个人会离婚,你会劝离婚吗?

他说,若是时间足够长,所有人都会离婚的,离婚就如同植物开花结果一样,是一个自然而然的过程,所以不会劝,也不能劝,只有“有足够能量的人”才能离婚,能量包括金钱和认知,没有钱的人,不敢离,没有认知的人,不敢离。(他的观点是只要时间拉的足够长,任何两个人都会走向两个不同的方向。)

我问,你算生辰八字准还是相面准?

他说,当面看更准一些吧,就是能很直观的感受到一个人的性格、习惯,从而预判他的人生会接下来犯什么错误。

他可能也看到了我短板,他认为,我在未来三年内会遭受一次核打击,用网红专业术语就是凉凉的了。

核打击是啥?

女人!

那么,给我的建议就是用三年的时间,去梳理,去排雷,挨着一一道歉,对不起,当初我不该,我真诚的道歉……

所有算命先生,无论是专业的还是业余的,只要你有一丝相信他,那么就是被种了心锚。

回程路上,姐姐跟我分享了一些往事,就是验证师父算命很准,她问我算的准不?我说还是很准的,让我以后少谈恋爱。

她笑的咯咯的。

我说,他让我重点排查无工作或低收入的,先断舍离这些,若是实在想保留,就只保留有绝对财富高度的,碾压我的。

她问,董老师,你女朋友里,有没有亿万富翁?

我说,应该没有,但是半亿的有两个。

她问,跟有钱人谈恋爱,是不是很爽?

我说,之前,年轻的时候,会觉得,若是谈个有钱的女朋友,会少奋斗20年,真结交了以后就会发现,其实不会,因为她的钱就是她的,你的钱是你的,顶多是她不问你要东西,另外吃饭住宿可能会主动买单,但是这点钱放我们身上也是忽略不计的,至于说我做个项目让她投资个几百万?她会很怪异的看我,心想,这么强大的懂懂竟然需要问女人开口借钱?可能直接就把我PASS掉了,还有,就是当她们的财富值超过我们时,我们会有恍惚感,判断不准她是真的还是假的,因为她谈事全是千万为单位,而咱顶多是百万,就是咱也搞不懂她是真有料还是大草包……

咱谈个一般富有的女朋友,真在一起了,可能俩人的钱都混在一起了,女朋友是愿意ALLIN的,真有钱的女人反而不会AIIIN,就是不会因为她的到来改变你的财富世界,你还是原来的样子,她也是原来的样子。

很残酷吧?

买个表买个包,20万以下的礼物,这个倒是真的会送,但是对于咱而言,这些也很难产生多么强烈的炫耀和幸福感,麻木了。

所以,没有想象中带来的幸福感。

但是,你若是能跳出“占人家财富便宜”的心态的话,那有钱人真是值得谈恋爱,因为她的世界是更高维度的,吃的,用的,而且全是大地图模式,要么是新加坡、香港、郑州三地飞,要么是北上广深来回居住。

他们不会跟我们似的,固定生活在一座城市。

咱若是想维系住这种感情,要时刻提醒自己,不能惦记人家的钱,因为惦记他们钱的人太多了,他们有自然的防守意识,一旦发现你有这个心,就不会继续了,反过来也是,女孩想维系住有钱的男朋友,也会努力的付出,生怕给男人一个错觉:我是为了钱跟你在一起的。

为什么骗子装高富帅一骗一个准?

就是这个心理!

大前年,我们走新藏线,路上遇到了一辆豫A牌照的黄色奔驰大G,改成了AMG套装的,但是一听声音就是柴油的,应该是G350,路上跑的很快,把我们超了,走新藏线是这样的,沿途可以住的地方很少,就是在路上只要遇到,几乎就是每天都会遇到,因为我们一定会住在同一酒店。

大G是独行模式。

我们是组队模式。

沿途,动不动会被截停,要么是修路,要么是演习,那么我们凑到一起吹吹牛,一来二去,黄色大G也跟我们聊天了,因为我们车队里有辆当时最新版本的大G,加价60万提的,黄色大G上一行四人,一男三女,司机年龄在25岁左右,三个女人里有两个25岁左右的,还有一个35岁左右的。

他们是郑州来的,跟我们线路基本一致,从珠峰到喀什,然后再走独库公路,从南疆去北疆,然后从内蒙古回家。

差不多是走整个西部边境线。

一路上,我们几乎每天都能遇到,但是很少同行,我们是早上走的早,路上跑的慢,他们是起的晚,跑的快,我们为什么赶路慢?我那辆路虎卫士特别慢,提不上速度。

晚上,有些路段是要封锁的,早上九点才开始放行,会积压大量的车子,挨着一一检查边防证、身份证、货物……

很费劲。

黄色大G起的晚,不断的插队,正好插到我们这边来了,我挪了挪,让他插我前面了,也许是因为这个善举,他们都下来跟我们闲聊,这些日子大家都风餐露宿的,一个个都不美丽了,灰头土脸的,全是土,你知道飞沙走石是什么概念吗?

就是字面意思。

再好的车子,密封性也不行,仪表盘上、把手上,全是土。

人,就更不用说了。

感觉他们四个,应该都是富二代,这个是能感觉到的,年龄最大的姐姐是平顶山的,目前在郑州居住,我们是同龄人,聊的比较多,问我去过郑州没?我问到过山东没?

在喀什,我们又遇到了。

我去保养车子,他们车子是因为加的油品不好,导致系统总是报警,走不了了,也不是说不能开,而是动力很弱很弱,需要托运回郑州。

他们飞乌鲁木齐,然后再飞回郑州。

平顶山问我:您是继续北上吗?

我说,是的,也可以搭我们的车,我们车上有位置。

她问,方便吗?

我说,不仅仅方便,还安全。

她问,方便留个微信吗?

我说,方便。

晚上,她给我发信息,说决定搭我们车,因为她要准备二胎,出来一趟不容易,若是这次不走完,可能再也没有机会去了,主要是走这些地方都需要整块的时间,很难得……

从她上车起,一路,我们所有消费她全承包了,吃、住、行。

我们提议,还是老规矩,AA。

她说,不用,没多少钱。

我们出来时间太长了,车队里车辆越来越少,队员越来越少,我车上的凯哥飞回北京了,刘威去帮别的车当司机了,剩我自己了,新疆那路,一跑就要一天,我们在独库公路还堵了大半天。

没事干什么?

我和平顶山聊天。

我们是同龄人,她家是平顶山下面的一个县,叫汝州,家里是做石油加工、炼焦,据她自己讲,也涉足核燃料加工……

吓人!

细节是很难骗人的,路上我们会聊工业,聊各类消费,她是真懂,就这样,我们一路到了银川,她从银川飞郑州,在银川我买了700斤哈密瓜,还是她付的钱,说是送我的礼物,我拿这700斤瓜当高速费跑回了山东,还拍了个抖音,可以去搜一下我抖音

后来,我去郑州找我骑友,就是一起去海南骑行的那些兄弟姐妹,河南队友特别多,而且多在郑州,我们小聚了一下,我顺便见了见平顶山,这次见,算是对她有了全方面更立体的认识,她有埃尔法专车,有专职司机,还去参观了她父亲公司在郑州的办事处,又参观了她自己的公司,她在郑州做VC,自己投过的项目就有大几千万,她主要做他们产业链上下游公司的投资,以实业为主,不搞互联网,参观完以后,我回想起我们在独库公路上时,她跟我讲几千万几千万,我还在想,竟然遇到了比我还能吹的人……

这是人家生活的常态。

内心善良?乐观博学?

这都是她的人生标配,没有八卦别人的心,很通透,咱在人家面前不由自主的自卑,我也知道,只要她真的看过我的底裤就会把我优化掉。

其实,她一直都不知道我是干什么的,路上,我告诉她我是公务员,我不想当,没意思,是父母非让我当,我没办法,她问我父母是做什么的?我说就是普通老百姓,我爹当点官,仅此。

我加她都是用小号,当时也没指望回家后还联系,我的小号朋友圈搞的很高大上,整天游山玩水,无所事事,很有迷惑性。

后来,她怎么发现我欺骗了她呢?

我去郑州的次数多了,偶尔会带着她跟骑友一起小聚,总有骑友聊到我写的某篇文章,她就很好奇:你会写文章?!他们是你的粉丝?你竟然有粉丝?

我没怎么赚到她便宜,无非是逢年过节给我发个红包之类的,也很抠,200块钱封顶,我还送了她辆自行车,大行SP8,4千多块钱,真正的人生赢家是郑州的那个林溪,做保险的,当时我们一起见了平顶山,没多久,她把她拿下了,说是买了年费100万的保险,就是一年需要缴100万的。

林溪怎么不提成99万?!

有时,我在想,我对平顶山真的很好,最简单的一点,谁认识有钱人不当肥肉?我就不,我喜欢瘦的!

………………………………


A、文章非纪实文学,我不一定是我,你不一定是你,切勿对号入座!

谢关

C、公众号:懂懂朋友圈,每天更新健身、定投、私人生活。

D、作者简介:出生于1983年,山东沂水人,毕业于蓝翔技校厨师专业,热爱写作,曾获2008年县文联举办的“迎奥运”征文比赛第九名,在县城拥有产业众多,有饭店、书店、社区超市、农庄等,2017年入选全县百佳农村致富能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