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5-13

温馨提示:本文有偿阅读

前段时间,有个葫芦岛的读者求助我。

问我在XX县有没有熟悉的律师?(山东)

我问,有什么事吗?

他说,我被那边抓了,刚办了取保候审。

我问,因为什么?

他说,网络赌博。

我问,在境外搞的?

他说,平台是境外的。

我问,查了你多少钱?

他说,2200万。

我问,你是头目?

他说,不是,是代理之一。

我问,你一直在国内?

他说,是的。

我问,干了多久?

他说,干了一年多,早就不干了,又突然被抓了。

他愿意花钱找律师,但是又怕律师觉得他是东北人忽悠他,所以问我有没有熟悉的,类似的事,我的原则是能没有关系就没有关系,我就很委婉的拒绝了他,他微信给我转了1万元,我接着拒收了。

后来给我发了很多语音消息,大体意思是说,山东这几年经济不好,各地都在攀比式的搞类似的案子,罚没收入直接充公,所以有谈判的空间,就是想问问有没有熟悉的朋友,最好直接做个交易……

后来,看我实在没搭理他。

他气急败坏的说:山东算是完了,异地执法全国第一,有的县专门搞网络赌博,有的县专门搞售假,有的县专门搞微商,有的县专门搞侵权,撸别人的羊毛。

我心想,你不违法,能有这些事吗?!

为什么不愿意跟他有关系呢?

现在大数据追查太厉害了,你看义乌那边做外贸的,动不动就被封了银行账号,他们很无辜,你看抖音上,抱怨的一片一片的,为什么会冻结他们的账户?就是因为电信诈骗的钱流到黑卡上以后,有人把这些“钱”又卖给了外国贸易商,帮他们付款,而警方根据资金流向最终追查到了贸易商那边,自然就把资金给冻结了……

关键是,不是义乌那边给冻结的,也许是西北某个县的办案机构。

你说郁闷不?

你看《天网》就行了,赌博、杀猪盘、微商的系列大案,多是小地方办的,这就是为什么淘宝网店都往杭州跑的原因之一,总觉得杭州是树荫之下,从税收角度而言绝对是避税天堂,但是从售假之类的角度来讲,一样可以异地执法,本地有人报案就可以了。

今天的主人公,也是一个半亿。

她老家是湖北宜昌的,个头不高,1米6出头,鲁豫头型,头发特别黑、亮、顺,很干练的一个女人,做什么业务的?

重型机械。

在徐州工作。

当时我们是采购一台定向钻探机,钻探机用途不同,角度也不同,垂直钻,那就是钻井,水平钻,那就是隧道,还有斜插钻,主要是用于建筑矫正,类似扎帐用的地钉原理。

我哥先去考察的,但是他拿捏不准要哪个,国产的便宜一些,但是功率低,进口的是美国查尔斯的,功率高,自动化程度高,稳定性高,国产的订货周期短,进口的订货周期长,还有就是国产的可以走厂家金融系统,类似分期付款买车,进口的需要付全款……

我哥回来跟我商量,我的建议是选国产的,主要是维修售后也方便,我哥是专业选手,他认为应该选进口的,因为大型机械这个领域,国产与进口是天壤之别,现在感觉投入差别很大,真干开活了,耽误一天是多少成本?

我哥带我去了一次徐州,去实地看了看,看了厂里的样品,又去南京那边一个工地上看了看查尔斯进口的,我也被我哥说服了,主要是两台机器的声音不同,查尔斯的有那种大排量超跑的感觉,很悦耳,国产的还是有大拖拉机的感觉。

当时,负责跟我们单的,就是宜昌这个姑娘,她叫王什么君,干脆,我们就喊她王昭君,四大美人之一,她欣然接受,我特意跟她解释,为什么叫你王昭君,因为王昭君也是宜昌人。

她把眼睛瞪的大大的:真的吗?

我说,真的。

一接触,感觉她可能就是个业务主管,很干练,人很瘦,胸不小,黑色西装里面是白色圆领T恤,半个胸露着,弯腰写字的时候,能看到肚脐眼。

我哥不愿意等那么久,就问,你们能否问问同行有没有现货?给调一台过来?毕竟等40多天,太费劲了。

她说,您别急,我帮您问。

还有,就是我们凑不出这么多钱,硬凑也没问题,但是太累,就想忽悠她,你看,能否这样?就是我们买进口的,但是给我们按照国产的金融政策,我们付利息就是了,你们公司不做你们可以帮我们找家金融公司,别太离谱就可以了,你也知道,做工程的都没钱,三角债。

她说,这个我也需要问。

初次接触,感觉她很干练,业务很专业,就是对机械的参数太了解了,感觉比我哥还专业,也难怪那么一群人干销售她能当主管。

我们回山东后,她又联系我们,提了一个折中方案,就是她有个客户,手里有这么一台设备,但是功率比我们要的还要大一些,但是这个设备总价比我们要的新设备还要便宜,而且这个设备没用多久,这个客户是濒临破产,着急处理,也就是说,愿意接受分期付款,问我们要不要去看看?

问在哪?

在安徽一个县,叫无为。

好!

我哥在天津,正好是项目阶段性验收,他要去送礼,否则肯定过不了,于是他安排让我带着王昭君去无为看看设备,让我到了以后录视频给他,看钻头磨损程度,看机器铭牌,听机器声音……

我联系王昭君,意思是我去徐州接你,我们一起去无为,她已经到无为了,说是坐高铁去的,让我直接赶无为就可以了,我推测她是去谈价去了,我一口气从家里杀到了无为。

设备在一个大院里,很脏。

仿佛是上世纪的玩意,钥匙也找不到了,发动不着,拖拽的轮胎不仅仅是干瘪了,而是轮胎直接龟裂了,负责人是个大肚子,尿尿绝对看不到自己的小JJ,他在那边给我解释,说是落上灰了,又下雨,但是设备是新的,一共没干几次活,说是他们是干关系活的,关系反腐进去了。

找了两个小伙计来。

架上水枪、洗衣粉,半天时间,真的崭新了。

轮胎?

他说,这都是小事,我给换新的。

就是一个原本应该很高傲的土老板,很温柔,是真愿意卖给我们,他自己就说,自己就是认栽了,也就是没有朋友能用的上,若有朋友能用的上,就送朋友了,放这里还碍事,说有个搅拌车,就是用拖拉机拉着的那种,被人偷走了,连警都没报,不当回事了。

钥匙最终也没找到,找了个修车的给连上电瓶,发动着了,声音依然好听,各方面都不错,钻头也是原装的,我一一录了视频发给我哥,我哥只关心价格了。

我心想,价格的主导者,应该是王昭君。

她提前跑去一天,应该就是为这个事,她知道我们是真心想买,她也知道对方是真心想卖,若是想把价格搞定,我觉得应该把王昭君拉为自己人,我要入她的心。

回程,她依然要坐高铁。

我说,我开回去容易犯困,你在路上陪我说说话。

她答应了。

我很好奇两点:

第一、你的婚姻状况如何?

第二、你的财务状况如何?

咱肯定不会直接问,而是拐弯抹角的磨,结果那天返程下大雨,高速上下大雨还是很有意思的,我开的是一辆后驱皇冠,怕大雨,水一深就容易摇摆,所以我开的很慢,她说自己特别喜欢下雨。

我们聊了很多很多。

甚至聊到了SEX。

她说,自己不需要男人,因为在今天,有这么多高科技,比男人强多了。

我问,情感上也不需要吗?

她说,不需要,我结婚七年,我什么钱都没攒下,给他,给他爸给他妈,我离婚不到四年,我买了房子买了车,而且是全款买的,我没有男人我太幸福了,为什么非的要男人呢?

我说,你应该是90后,咋可能结婚这么久了?

她说,我应该比你大。

我说,我83年的。

她说,我85年的。

我说,感觉我应该是你叔叔。

她说,你太会哄人开心了。

我得出了两条重要的信息:

第一、她目前单身。

第二、收入不错,按照她的这个说法,年收入50万+。

我哥跟她进行了三轮砍价,最终成交,等于她收了对方的又卖给了我们,至于她多少钱收的,我们不知道,只知道我们买的性价比是比较高的,哪怕我们转手卖都能赚钱,但是这玩意是这样的,买的人找不到,你卖的时候呢?也许没人买。

设备是先发到了徐州,她帮我们安排给做一次大保养,这个费用我们AA,对方出一半,我们出一半,这个是协商过的,然后我们签一个分期采购协议,是跟徐州一个皮包公司签的,推测是为她服务的。

我们需要开票。

她同意,但是需要我们支付税点。

我们同意。

那晚,她请我们喝酒,在徐州一个湖上,是湖还是岛,喊了几个说是机械领域的有名号的人,喝了酒我们又去唱歌,从一些细节上,我觉得这女人不简单,就是她是个场面人,朝上交往了不少牛人,唱歌时她还跟其中一个跳舞,她把腚扭的很夸张,仿佛求配。

回程,我在想,这些干销售的女人,裤裆里都有绝活。

否则咋推销钻机?

发票给了我们。

我们也很少联系了,主要是那次唱歌使我对她之前的话产生了怀疑,你不是说不需要男人吗?咋腚又扭的那么娴熟?从她唱歌、跳舞能看出来,这些场合没少混。

出了个什么事呢。

她给我们的那张票,是假的。

就是票面是真的,但是对方开了票以后又在系统里撤销了。

不是我们自己查出来的,而是稽查查出来的,因为票额比较大,就联系了我哥那边财务,我哥财务问我哥,我哥的意思是你问问徐州那边。

折腾来折腾去,越折腾越大,最终决定把她钓来,就是这个决定我和我哥并不知情,我们的原则很简单,就是积极配合,人家让怎么弄咱怎么弄。

把王昭君给弄来了。

弄来以后,我们才知道,有些“小题大做”了,不是说稽查小题大做了,而是我们自己判断错误,就是原本可以花钱解决的问题,升级了,把人弄来了,一旦把人扣住,你想再弄出来,就很难了,大代价。

结果这娘们,是个狠角色。

求证她发票是怎么回事时,她一把抓过来给吃了。

具体细节我没求证过,不知道是吃了还是撕了,反正销毁了,然后她提出,愿意认补、认罚……

我们这边也积极配合补、罚。

解决了。

我们兄弟俩急忙请她吃个饭,专业术语叫压压惊,她倒觉得我们吓着了,她没事,说是见多了,她说这个票是买的,应该是被人坑了,但是也不可怕,因为属于单发的,最可怕的是什么类型的?就是卖票的被抓了,然后全国协查,那个谁都逃脱不了,但是问题也不大,就是补或缴,只要我们不是卖票的源头就行了。

她给我们解释了一下,就是工作人员也不是说要抓她坐牢,而是审问她:你从哪买的?!

懂了,虚惊一场!

经此一劫,她对我们哥俩印象好了很多,觉得我们挺仗义的,你看税点我们给过她,但是为了救她,我们第一时间又补了一遍,也没推卸责任,包括骗她来也不是我们骗的,而是……

我发现,她是海量。

又一次增加了我对她的偏见,为什么业务做的那么出色?单身、酒量好、会唱歌、会扭腚。

也就是我们没要求。

若是要求,可能也会答应。

我哥不好这些,我跟我哥一起,我也不敢轻浮,他会骂我,觉得我心思不正,整天想女人,也不想事业。

一转眼,过了一年多,这期间我们也没怎么联系,她公司有人发信息给我,说接管了她的客户,我顺便问了一句这个新业务员,就是我们在你们公司登记的成交是什么?

她说,是意向客户,没有成交。

我靠,说明王昭君真的接了我们这个私活。

我接着联系王昭君:辞职了?

她说,是的,准备自己干点东西。

我问,干什么?

她说,还是机械类的。

我问,自己的品牌?

她说,是的。

我说,恭喜你。

她说,还没开始呢!

我问,去哪干?

她说,济宁。

我问,为什么到济宁?

她说,产业链比较成熟……

一晃,又大半年过去了,有次我去开封见网友,回来的路上下大雨,能见度很低,我想要不就住济宁吧,想起了大雨想起了王昭君,我就给她发了个位置和信息。

她说,来吧。

我说,发位置。

她发位置给了我。

不如在徐州时漂亮了,我是这么想的,人过30岁以后,衰老是加速度的,两年不见就大变样,头发没有之前那么黑那么亮了,胸也不如以前那么白那么挺了,胸上都有小皱纹了,仿佛黄瓜放久了,开始蔫的感觉。

她请我去小江南吃饭。

她说,我经常看你写的文章。

我问,真的?

她说,真的。

我问,写的好吗?

她说,很好。

我说,谢谢。

她说,真没想到,你还是个作家。

我说,暂时还不是作家。

她说,在我眼里,是。

大雨,带我去参观一下她的基地,我以为是个机械厂呢,在居民楼里,十多个工位,有的电脑还开着,一个人都没有。

我问,在这里干传销?

她说,是的。

下楼的时候,很黑,我抓住了她的手,她没拒绝,我是想抓着她别让她磕倒了,到了一楼,她急忙松开了,还是很害羞的,我心想,又开始装清纯……

次日,一大早就来酒店找我,说陪我吃早餐,要带我看看工厂,要我坐她的车,一辆玛莎拉蒂SUV,灰色的,车子很性感,上车后我问她为什么不选卡宴?

她说,我觉得卡宴烂大街了。

我说,玛莎拉蒂这个车,小毛病多。

她说,也不至于天天坏,目前还没坏过。

开车很猛,也不管实线虚线,开着车还打电话,可能女人普遍缺少安全意识吧,我坐副驾驶不停的下意识的踩刹车,是不是跟我媳妇似的?修理厂的VIP?我媳妇一个月修一次,保险公司都拒保了。

到工厂,我一瞬间明白她的模式了。

就是DIY。

跟组装电脑似的,之前我在河北大城参观过挖掘机厂,就是这么生产的,底盘、发动机都是现成的,组装起来就可以卖,这个行业最成熟的其实是拖拉机,例如潍坊的拖拉机产业链很成熟,在潍坊有300多个拖拉机品牌,也是这么DIY的,甚至这么说吧,你若是自己会修拖拉机,你去潍坊自己买配件都能自己装一台出来,那么大家就会有疑问了,有品牌为什么选杂牌?

便宜啊!

而且是这样的,大件都是名牌,例如发动机用的潍柴,底盘用的福田,只有一些小件是用的副厂的,例如刹车系统、转向系统,过去修拖拉机都是修发动机,现在修拖拉机全是修小配件。

原因就在这里。

只是,她选了一个更小众的领域,市政工程,全是一些很偏门的机械,这些机械竞争不激烈,名牌与杂牌价格差别很大,她主要做百度、阿里巴巴,靠的就是类别制胜,她做了140多款机械。

甚至,接了订单再生产。

我弱弱的问了一句:有没有客户想买那种更便宜的机械?例如水泥叉车,什么叫水泥叉车呢?就是配重都是用的水泥。

她说,很多问的,但是我们不做,因为那类货,都是侵权,要用人家的品牌,假徐工、假柳工,迟早会出事的。

她赶的风口很好,大基建,而且有推广优势,她又精通这个行业的谈判,我去的那个月,她差不多有200万的利润,她说不具有持久性,因为行业周期有淡旺季、工程也有淡旺季,例如北方一到冬天就停工了。

她在我心目中形象又高大了。

前段时间有人问我,你喜欢什么样的女人?

我不假思索的回答了一句:我喜欢有钱的。

从这次起,我们联系的越来越密切了,我路过济宁的频率也比较高,感觉她有点老板风范了,也在济宁安家了,银行内部家属院,超级大的房子,说不外卖,她是给中介加了20万买到的,带我参观过,还没装修好……

我问,这是准备结婚?

她说,结什么婚?我觉得一个人过太爽了,我理解不了你们北方女人,离婚了马上就想再找个男人嫁了。

我问,孩子能接受吗?

她说,孩子只是借我的身体才到这个世界的,他是他,我是我,我们都有各自的命运,各自为各自负责。

我问,寄宿学校?

她说,是的。

我佩服她的业务能力,这可能也是南北文化差异,北方人还是比较注重家庭和生活的,事业放在第二位,而南方人呢?只要一听有钱赚,两眼放光。

她就是这个类型的。

就是工作时的她,是认真的,严肃的,严谨的。

生活中的她呢?

我总觉得她有些随意,对我的时候,是穿着铁裤衩,但是我感觉她的世界应该很精彩,她来山东没几年,已经很懂山东的酒桌文化了,什么主陪副陪的,她全懂,祝酒词也是一套一套的,荤段子也会接也会讲了。

想跟她好,又觉得要承受多顶绿帽子。

很是纠结。

我哥在安哥拉有个工地,中信集团的,我哥承包的,我们村有30多口在那边工作,我之前也去过,当时我是去南非,顺便过去看了看,我还写了篇安哥拉游记,那边飞机跟我们这边公交车似的,不满员不起飞,县医院最好的设备还是黑白心电图,都没有我们那边工地卫生室设备先进。

建筑用沙,在全球都是稀缺资源,海沙是不能用来搞建筑的,我哥当时想采购一些采沙设备发过去,考察了青州一家公司,我跟我哥推荐了济宁一家公司,就是王昭君的,王昭君那边不做采沙设备,但是他们那边做组装,就是她在圈内的人脉资源决定了,她能偷到大部分设备的图纸,也不用偷,很多都是公开的,所以她能牛B到什么程度?你要什么她给你生产什么,但是仅限于粗糙作业的设备。

有图纸,有配件采购渠道,一切都很简单。

王昭君很重视,亲自跑来了。

青州那边给我们的报价是5万一台,小型的,不能采购太大的,因为装船不方便,王昭君让我哥提供照片和型号给她,她回去给造,她给我们的报价是4万3一台,她说一台的组装核算成本是4万,杂七杂八的还要1千多,一台赚我们2千元,问有意见不?

我们没意见。

老规矩,要票。

奇葩的事来了,她依然给了我们一张买的票。

你这是……

做传统机械的这些工厂,都需要开票,多是单位采购,公对公,有些敏感单位,她不会买票,一些私营企业,她就敢买,计算的违法成本。

什么叫违法成本?

在工程领域,这个概念应用最多,例如无证开采,一年可以获利800万,顶额罚款是200万,那么计算完违法成本后依然有600万的利润,为什么不干呢?关键是万一没被罚款呢?

王昭君是干久了,也被查的多了,可能也麻木了,没当回事,她自己也说,这个行业一台设备就是千儿八百的利润,若是正规开票,一分钱不赚。

劣币驱逐良币,不是不想好好干。

你既要有价格优势又要正规开票,你只有死路一条……

谁不知道要脸?谁不想把胸脯挺的笔直?

使我想起了一件往事,有个微商品牌找了一个明星做品牌代言,在微商巅峰时代,这些微商品牌签约的大牌一个比一个大,甚至动不动就搞个流量小生出来,有个微商老板跟我讲了一件有意思的事,就是有个曾经涉及税务风波的男明星,在跟他们签约的时候,依然是要求钱打私人账户里,不走账。

那个采沙设备做的还不错,圈内不断有人打听在哪买的,我们给王昭君一个建议,生产无动力版的,就是只产架子,不要发动机,因为国外配发动机很容易,也便宜,全是世界品牌,而你带个发动机贵,保养配件还不通用,关键是运输不方便,而只产架子体积更小,最好是产可组装式架子,船运成本也低。

帮她卖了几十台,她给我转过佣金,我没要。

去年,深圳几个朋友要去找孔子,我过去当导游,夜宿曲阜,我把王昭君也喊来了,平时怎么说呢,感觉王昭君是个场面人,毕竟整天跟客户打交道,情绪很稳定,酒量也可以,又有钱,听她过去的那个口吻,存款比我还多,所以我把她也归类为半亿行列,包括她那个组装厂,也是她自己买的地皮,不过那玩意花不了多少钱,主要是贷款。

这次也没喝多少酒,南方人本身就不劝酒,也不喝大酒,不知道谁哪句话刺激到她了,她开启了土包子模式,说自己有两块百达翡丽,有建设银行的钻石信用卡,信用卡光年费就高达5800元,她还认识XX局长,还认识曲阜市委书记,非要打电话让过来陪我们喝酒……

你这是?

把我搞的好尴尬。

回头我捋了半天,也没觉得哪句话有问题,是说低学历?离异女人?盗版抄袭?反正肯定有个点触动到她了。

从这件事以后,我跟她联系的就少了,是我不愿搭理她了,最近一次见面是她到我们县采购专用轮胎,她跟客户约了下午2点,我请她吃了午饭,整个午饭都是她一直在喋喋不休。

她说,你别烦,我是这么想的,我来打扰你挺不好意思,我就多给你讲点故事,你当素材,别的,我也不能给你带去什么价值。

我也不知道怎么评价她了。

一句话吧,很像宋冬野唱的董小姐,一匹很难驾驭的野马,就是她很难归属于某个人……

………………………………


A、文章非纪实文学,我不一定是我,你不一定是你,切勿对号入座!

谢关

C、公众号:懂懂朋友圈,每天更新健身、定投、私人生活。

D、作者简介:出生于1983年,山东沂水人,毕业于蓝翔技校厨师专业,热爱写作,曾获2008年县文联举办的“迎奥运”征文比赛第九名,在县城拥有产业众多,有饭店、书店、社区超市、农庄等,2017年入选全县百佳农村致富能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