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最新文章 > 《懂懂日记》 > 懂懂2021 > 正文

2021-09-01

泡哥哥私人号 分类:懂懂2021 227 0




门铃响。

骑友来了。

寒暄了半天,什么风把你吹来了?

他说,看你总是不骑车,过来看看。

我说,太忙。

他问,中午喝羊汤去?

我说,好。

他说,这么久没见了,怪想你了。

喝羊汤时,他问我今年忙不忙?

我说,前段时间忙,现在不忙了,因为卖茶叶被投诉了,把给我供货的代理商都给连累了,中茶把我们都列入了黑名单,说我们串货乱价。

他说,弟弟,我有个事想问问你,你那边还需要人不?

我问,什么样的人?

他说,脑力的也行,体力的也行,我单位同事,哺乳期。

我说,那安心照顾孩子,等上班就是了。

他说,不是想多赚几个嘛。

我问,学什么的?

他说,学农业的。

我说,关键是我不知道她能来干什么呢?你说真让她去打包,也不合适。

他说,那不要紧,能吃苦。

我问,要干多久?

他说,至少两个月。

我说,我考虑考虑。

他说,挺可怜的,刚生了娃没多久,离婚了。

我问,二胎?

他说,头胎。

我问,孩子跟她?

他说,嗯。

我问,有住的地方吗?

他说,有。

我问,家是农村的还是城里的?

他说,农村的,父母本身也是重组家庭,还有三个未婚的弟弟。

我说,那娘家也帮不上。

他说,就是呢,前段时间帮人家伙房打菜,只干中午,二十来块钱。

我问,孩子谁给看着?

他说,她一个姑妈,但是也是给钱的,因为她肯定要上班,不可能自己带,所以早晚都要找人,越早越好,让孩子先适应适应。

我问,她期望值是多少?

他说,你闭着眼给就行。

我说,那不行。

他说,明天我让过来,你自己看看。

我说,行。

若是我骑友当点官,我会觉得他们关系不一般,因为能从他眼里读出怜悯心疼,只是我这个骑友啥都不是,甚至都不是正式的,那我就推测为,单纯的心疼,没有更多的关系。(不当官就不能关系不一般吗?)

大善心。

次日,来了。

很瘦,应该也就是100斤左右,感觉不像哺乳期,一聊,没奶,需要吃奶粉,而且很讲究,信不过国产的,只吃新西兰的,她有个大学同学做新西兰代购,就是说,她的工资支付奶粉+保姆是很吃力的。

面相,略凶,这个凶不是凶神恶煞的凶,是一种积怨状态,就是从小应该是在一个不幸福的家庭长大的,倒是很腼腆,说什么活都可以干,包括扛麻袋。

我弱弱的问了一个问题,就是作为正式的,上班的,你们在意不在意工资?(既然能想到她的工资支付奶粉+保姆很吃力,那么,问这个问题究竟是什么心理?)

我为什么好奇这个问题呢?

因为,在我个人看来,能考公务员的,都是不差钱的,若真是为了那点工资,谁有可能去考呢?毕竟读了十几年的书,咱肯定去考虑赚钱。

这真的是我内心的问题。

还有一点,我当过临时工,跟我好的同事一大群,在我眼里,她们都是不差钱的主,开着宝马,众人环绕,我主任比我大一岁,离异单身,她吃的用的跟我媳妇没差别,动不动跑到青岛听演唱会,有个地产商给了她一个很奇葩的理由,说自己公司缺发票,你以后出去不管干什么都要发票,我给你报销。

她还真信。

就是我没接触过真的靠工资生活的群体。(嗯,工薪族也没接触过有钱人,也想弱弱的问一个问题,就是有钱人应该不介意别人借钱不还之类的对吧?毕竟仨瓜俩枣的也影响不了什么?)

是真没接触过。

我一天就花几千元,我咋可能理解月工资几千元呢?我亲姐也是月薪几千元,但是我对她的理解是她珍惜的是荣誉身份,不是单纯的工资。

但是,当我问了这个问题时。

她的反应有些激动。

问我,董老师,您什么意思?

我急忙解释了一通,又觉得解释的不合理,算了,我只是很好奇,真的有人为了月薪几千元去考个公务员吗?若是为了社会身份,我会,若是为了工资,我绝对不会的,我只是谈了自己的感受。

我意识到我说错话了。

我上大学的时候,我就自己买房了,我一天拿工资的班也没上过,我去当临时工,我请同事们吃饭一顿动辄上千,我也从来没关心过发没发工资,发了多少……

她貌似也原谅我了。

最近,没怎么卖东西,仓库打包用不上,书店也用不上,因为她的情绪我不是特别喜欢,就是怨气太重,书店是一个积极向上的地方。

我问,去餐厅可以吗?

她说,那不行,会遇到熟人。

我说,你孬好不说,也是有体面工作的人,真让你去打包也不像话,我再想想,看看什么位置可以安插个人。

她说,我也是想出来散散心,给不给钱都行。

我说,那肯定不行,你要尊重自己的劳动价值,我肯定也尊重。

我想了想,还有个工作是可以的,就是让她去送礼,临近中秋,我们需要走访的亲戚朋友特别多,我这边,我哥那边,我可以让她跟司机去干这个活,为什么不能让司机自己去送?

那?

司机都拉自己家去了,你也不知道。

必须俩人。

我问她,这个活可以吗?

她想了想,也不合适,理由也是差不多,就是怕遇到熟人,彼此都尴尬。

我问,你期望我一个月给你多少钱?

她说,两三千都可以。

我说,既然是两三千,那肯定期望三千,要不,你在办公室先打杂吧,第一个月给你两千,第二个月给你三千,行不?

她说,你不需要专门为我开辟个岗位。

我说,我们杂事也是比较多的。

她说,那行,你一共给我四千就好。

我说,说五千就五千。

她问,具体是做什么呢?

我说,我会让同事跟你交接的……

然后,回去了。

我骑友很激动,也很感激,非要请我吃饭,喊着她,又去喝羊汤,我又觉得自己给她安排的工作不大合适,毕竟她是有体面工作的,平时在办公室应该也有临时工伺候着,而我是计划让她负责打包整理我们书店,还有照顾我的衣食起居,仅限办公范围内的,例如书桌整理之类的。

行不行的,先让干干吧。

骑友非提议喝点酒,我说我不喝酒,这位女士也提议喝点,她的意思是她也喝点,骑友拿了瓶白酒,天之蓝,三人分开。

喝了酒,聊天就比较扯了。

我好奇的问了一句:咋哺乳期就离了呢?

她说,他出轨了。

我问,有小三了?

骑友给抢答了:嫖娼让抓到了。

我问,让派出所抓到了?

俩人同时说是。

出差,在异地被抓到的……

原本,也没想离婚,老公回来时,婆婆也在她家住,婆婆掐着腰对她说:我看着,你给我打。

她上去就给他俩大嘴巴子。

结果呢?

他反过来骑着她,一顿揍,婆婆在旁边只骂,也没拉。

按照我的理解,就是打急了眼……

这不,彻底离了。

我问,老公是农村的?

她说,是的。

我问,那嫖娼没丢工作?

她说,他在食品厂跑业务的,片区经理,没啥影响。

我问,你没去单位告诉领导吗?

她说,告诉了,没用,都偏袒。

我问,有房贷吗?

她说,没有。

我说,那还好,平时来看孩子不?

她说,一次都没看。

我问,婆婆也不想吗?

她说,我生了个丫头,婆婆本来就不喜欢。

吃过饭,回家路上我在想,还是不能让她干这些脏活累活,哪怕给骑友个面子,也让她干点体面的,听她讲讲,真的是太命苦了,同时也感受到了骑友的大爱,一个老大哥对同事的帮助,就是比老大哥自己找了份兼职还激动。

我到家后,骑友单独给我打了个电话,还是感谢。

我弱弱的问了一句:你没劝她复婚吗?

他说,当时打的很厉害,眼都三四天睁不开,这种情况咱没法劝了,就是一辈子的仇人了。

我说,婆婆不是个好玩意。

他说,你说的真对!

我说,不过,现在离婚的女人也好找对象。

他说,在农村好找,在机关单位不好找,因为机关单位只要像样点的小伙子,大家都盯着,哪怕三十五六离婚的小伙子,也一群人盯着,反倒是对大龄女青年以及离异女青年不友好。

我说,前几天,村长还跟我讲,现在30来岁离婚的更吃香,更贵。

他说,那是农村。

次日,开始上班,她来了。

我跟同事说,现在有新同事来帮忙了,那我们盘点一下库存,跟上下游结算一下,把税务发票之类的都清算一遍,算是对过去的一个节点式的总结。

这些活,相对还体面一些。

真熟悉了以后,也是个话痨,跟同事讲,她的裙子是刚买的,37块钱,在淘宝买的,说面料很好之类的,还说前段时间在网上研究怎么刷单,被人骗了800多块钱,报案了,但是也不确定能追回来。

中午,我问她一起吃饭不?

她说,可以。

我们厨房是开放式的,理论上谁喜欢吃什么就弄什么,我发现,她跟本地人饮食还是比较像的,必须有咸菜,我们厨房没有咸菜,她去隔壁买的榨菜,自己吃了一包榨菜,说从小口就比较重,喜欢喝粥,吃青菜。

跟我不大一样,我喜欢吃肉,少盐,少碳水。

我看到吃咸菜的,都害怕。

我问,有没有相亲?

她说,等孩子上幼儿园吧。

我问,有给介绍的吧?

她说,有问的。

我问,复婚的可能性有没有?

她说,没有。

下午,我外出了一会,回来时,发现她没有在整理书,而是拿了一本书在看,还折页了,我觉得她刚来,可能不是很懂规矩,我们的书不是拿来看的,我们做的是艺术品,书只能拿,不能翻,另外上班时间是不能看书的,老板咋可能花钱让你在这里看书呢?

我没好意思讲。

由她去吧,就当扶贫了,但是书是不能随便翻的,因为你折页了,我们卖出去,最终又退回来了,咱还要赔人家钱。

我给同事发了条微信,让她适当的时间,给与适当的培训。

什么是YES,什么是NO。

这一页,翻过。

JBL过来给我送月饼,我顺便问了问她的破产清算公司进展如何?她说一切顺利。

我问,这玩意有市场吗?

她说,我都想劝你去搞个了,那个什么局,有个退休的,他搞了个,现在一年少说几百万,多则过千万。

我问,利润?

她说,嗯。

我问,叫啥?

她说,大高个。

我说,老马。

她说,是。

我说,他闺女跟我关系很好。

她说,圆嘟嘟的。

我说,是的。

她说,之前当会议记录员,现在不知道干什么去了?

我说,搞什么价格评估事务所去了,例如撞了车,去她那里给评估评估,可以用来理赔或打官司的,出一份报告好几百块钱。

她问,你怎么认识的?

我说,以前我的小迷妹,她被一个同事拉着去骑车,你想,我当年在那个圈子里,就如男神一般的存在,我看她一眼,她都能浑身颤抖。

她说,就受不了你这个吹。

我说,骗你小狗,真的,她对我比对她亲爹还好,只是我嫌她胖,另外太粘人没兴趣,你还记得我们有年十月一骑沂河流域不?她就跟我们一起,她是骑一段上一段保障车,到入海口的时候,俩腿就跟筛了糠似的。

她说,听你说说,女人见了你都颤抖。

我说,她是真颤抖。

而且呢,我好色吧?我们家司机更好色,我们家司机是清华大学+莫斯科大学,他在我们本地的知名度比我还高,开了半年出租车泡了35个妞,她大部分时间都在保障车上,俩人没事就聊天,她呢,晚上想找我,司机觉得她对他也有意思,他连套套都买好了,让我们别跟他抢……

他要带她去骆马湖看月亮。

我给制止了。

瞎胡闹。

你哥自己的车都从来没车震过,你们去给我用了?

关键是,她对你真没兴趣。

你是曲解了。

这都真事。

她不是本地人,她爷爷是当兵过来的,她爸还能接收她爷爷的余威,到她了,就彻底黄了,因为她学习是个木头,考不上,只能当临时工,最初她跟我骑车的时候,她就是个透明人,什么都跟我讲,包括有年龄大的别的单位的同事追她,俩人还睡觉了,相互发的短信都给我看,使我看到了另外一个世界,哇……

就因为她这个性格,所以我信不过她,等她认识新朋友了,关于我与她的事,肯定也全盘托出了。

我跟JBL说,隔行如隔山,你搞搞音响就行,你跟个老男人去捣鼓这些干嘛?

她说,音响一年也赚不了几万块钱。

我问,破产清算你懂吗?

她说,我不懂,但是我跟你这么讲,活有的是,而且佣金动辄百万起。

我问,什么叫清算?

她说,我也搞不懂,反正就是会计律师资金等等一个组合。

我问,你那个男朋友懂吗?

她说,他更不懂,我是想我做,他只是提供了信息和负责以后的关系对接。

我说,那你直接对接老马就是了。

她说,人家自己做,咋可能给咱呢?

我问,老马真有这么牛B?

她说,你可以问问。

我说,依他闺女当年对我的好,老马都是替我赚的。

她问,几个孩子?

我说,就一个闺女,她真是什么都跟我讲,说之前过春节的时候,她爷爷会找几个犯人到家里干活,例如当厨师的,就跟佣人一样。

她问,不怕跑了?

我说,在湖中心,你上哪跑?而且找的犯人都是政治过硬的。

她问,现在小马还跟你玩吗?

我说,很少,基本没联系了,一是她自己有一摊子事,二是她觉得我总是讽刺她,她觉得脸上挂不住吧。

她说,你可以喊出来,一起吃个饭。

我说,吃饭她可能不出来,我说出来睡觉,她可能就来了。

她说,你喊吧,我请吃饭,吃完饭,你们随意。

我给她发信息,发现,被删了。

我推测,是她那个老同事给删的,因为他总是拿她手机,依我对她的了解,她不敢,也不舍得,有时看她跟我们骑车都觉得怪可怜的,使出吃奶的劲跟我们,要不是小牛哥骑的比妹子还慢,她就被我们给拉爆了。

我给打个电话吧。

一接,热情依旧,在外地,大学同学二婚婚礼,她在参加,说是一个宿舍的,关系很好,比自己结婚还用心。

我问,你咋把我删除了?

她说,他删的,他不让我跟你联系了,说单位的人都说懂懂比较好色,道德不好之类的,我本来想跟你解释,又……

我说,没事。

她说,弄的我不好意思。

我说,真没事。

她说,不过,我们也很少联系了,他媳妇给我打过电话了。

我说,保护好自己。

她说,我知道。

我问,你都40了,也不结婚吗?

她说,我才30岁好不好?哪来的40岁?不是很想结。

我问,你爹不着急吗?

她说,他们尊重我。

我说,听说,你爹在搞破产清算,挺牛B的?业务都做到了全山东?

她说,可能是吧,具体我也不是很清楚,反正整天出差。

我问,赚没赚到钱你还没数吗?

她说,他很少跟我聊这些。

我问,你爹退休几年了?

她说,五六年了吧?不到年龄就退了。

我问,在哪退的?

她说,青海,他援藏就没调回来。

我说,怪不得没给你转正。

她说,我自己也干够了,没意思。

我问,你觉得我弄个破产清算公司如何?

她说,我不懂,但是你要弄,你可以问问我爸。

我说,我见了你爹紧张。

她说,很温柔很可爱的一个人。

我问,回来联系我。

她说,好。

基本印证了JBL的判断,的确是退休后创业了,应该也做过相关的防火墙,毕竟这些人对法律研究的很透彻,不会让自己有命赚没命花的。

但是,我还是觉得这不会是一个很轻松的生意,因为相关领域的人太多了,咋可能每个人都很麻木呢?肯定有聪明人,看到机会就上,为什么没上?

说明,有难度。

要么,审批很难。

要么,业务很难。

另外,也不要单纯的把佣金计算为她爹的收入,凡是靠“关系”吃饭的业务,最终能留下一半,那就已经烧了高香,这个领域是真正的雁过拔毛,通常的规则是具体办事的人只取三分。

这些事,若是让我哥听说了,我哥肯定要研究研究。

这么多年跟读者打交道,我总结出了一条经验,凡是四处蹦跶找项目的人,都源于一个本质原因,就是主业不赚钱。

所以,对于四面开花的人,也要心存提防。

一个人,没有那么多精力四面开花。

到我们这个年龄了,已经知道自己能做什么,不能做什么了,不可能听着风就是雨,那样的话,一事无成,每个领域都有暴利区域,取决于你的绝活是什么?倘若真的人人都可以注册个清算事务所就能赚大钱,那还有干别的吗?

都跑去了。

所以,咱不馋。

我提防两类人,一类是四面开花的,一类是对我很殷勤的。

君子之交淡如水。

咱不是君子,但是咱知道优质友谊是什么状态。

就是不温不火。

去年,在沂河玩耍,我扎了胎,我就停河边了,等救援,有个FJ跟他一个朋友跑速度,就是比一比谁更牛B,FJ跑偏了,咣当给我撞上了,把我左侧大灯给撞了个稀烂。

我们彼此不认识。

那咋弄?

一看,都是玩车的,据说他还是个企业家,也挺诚恳的。

他接着打电话,应该是咨询他修车的朋友,就是换个灯需要多少钱,对我而言,不仅仅是灯的问题,而是觉得很生气,你们就是烧包,这是什么地方?这么多人这么多车,你们搞比赛?

更奇葩的是,他的车只有交强险。

后来,我想了想,算了,得饶人处且饶人,我自己弄吧,走我自己的保险。

他加了我微信。

发了一通,意思就是只要以后我用到他,他就是上刀山,下火海……

握手时,我记得很清楚的一句话:时间长了,你就知道我是不是个合格的兄弟了。

灯没多少钱,六千多块钱。

拆车件更便宜。

恰好,有朋友改了LE灯,老灯不要了,等于我不用花钱了,我想了想,那连保险都不用走了。

这一页,翻过。

单纯的碰撞相识,我对他虽然生气,但是只是生气他们比赛,你追我赶,对于这个人,我觉得还是挺爷们挺仗义的,包括第一时间就大包大揽,你知道大包大揽到什么地步吗?

他说,你若是实在介意,我就把你车收了,你打个价。

咱觉得挺实在的。

我是这么想的,不打不相识,认识个朋友也是不错的,只是他提了个建议,就是让我保密,因为整个玩车的圈子太小,他怕让父母以及老婆孩子知道。

我答应。

就谁也没说,就我们几个车友知道。

我们几个车友的意思是应该让他赔,哪怕你自己收的灯,也让他赔,一码归一码,我想,算了。

昨天,小师妹到我书店玩耍,她说自己检测好友,发现100多个删除自己的,有同事,有学生,关键是竟然还有同学,最最让她觉得意外的是,自己的亲姑姑把自己删除了。

她问,你要不要检测一下?

我说,我以前每个月都检测,但是我对这些事看的比较开,因为公众号每天取消关注的也近百人,就是不断有人喜欢你,不断有人讨厌你,而且这是一个动态的,同一个人,可能今天喜欢,明天就讨厌,这都很正常,但是呢,也不能仔细研究,仔细研究会很难过,你还记得我们有个四人组合不?天天一起骑车的,其中有个X副局长,突然一天把我拉黑了,就是因为我们俩对疫情的判断不同。

她问,那见了面呢?

我说,依然打招呼。

她说,那真奇葩……

她说了以后,我想,要不闲着没事,我也检测一下。

一检测。

我发现,那个撞我车的小子,把我删除了。

那,不行。

你让我难受,我就让你难受,我把他发给我的那些赞美我的话以及他删除我的状态给发了条朋友圈,我连名都没给P掉。

肯定是小孩玩手机不小心删除的。

我接着联系当时一起加他的车友们……

发现,都被删除了。

至于什么原因,咱不探究了,只是觉得,就跟那个谁跟我讲的一样,山东人是最压抑的群体,每天都在演话剧,从而山东是SM大省,男人也压抑,女人也压抑,都在说着言不由衷的话,若是把酒席上的话录下来,你会发现,每个人都是天生的话剧演员。

看了看删除我的名单,还是难过了很久。

好几个,都是日常把酒言欢的,也不知道因为什么,莫名其妙的就把我删除了,可能是我太嘚瑟了吧?

恰好看到了一句话:装B者往往自以为只有四分之一的观众对其行为不喜欢,但实际上这个比例往往超过四分之三。

……………………………






每天发布广告定投学习笔记。







------------------------------------
***文章已结束,以下非正文,可以不看***
------------------------------------
******
------------------------------------



泡泡哥微信公众号:paopaoge
泡泡哥私人微信:9412679

------------------------------------
******
------------------------------------

发表评论: 取消回复

相关文章

泡哥哥私人号

泡哥哥私人号

我是泡泡哥
116文章 6评论
网站分类
  • 最新文章
  • 今日更新
    最新留言
    会员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