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最新文章 > 《懂懂日记》 > 逆流而上 > 正文

第一章

DD助理 分类:逆流而上 445 0


前言

没啥好说的。

只说一点。

本系列,纯属虚构。

若有雷同,纯属巧合。

第一章

接到了个陌生电话。

东营的。

接了。

一位女士,听声音35岁左右。

她问,你是曲师大毕业的吗?

我说,是的。

她说,我是在校友通讯录上找到你的电话。(每个县城都有校友通讯站,我做过本地校友通讯站的站长。)

我问,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

她问,方便见面说吗?

我问,你在哪?

她说,我就在沂水。

我说,好,你可以加我微信,这个号码就是我微信,我发位置给你。

来了。

一辆依维柯,九座商务车。

四个人。

一女三男。

女的,怎么形容呢?略邋遢,一句话概括,基本放弃花枝招展了,向生活妥协了,这就如同老大哥讲的那句话,在山东,女人一过了35,基本就自暴自弃了,拖鞋一穿,电动车一骑,就去菜市场了。

济南,青岛,可能好一些。

在县城,这个现象的确具有一定的普遍性。

从四人的表情来看,的确是有事,而且是不好的事,总而言之,很丧。

我把他们请进了书店。

女士先自我介绍,她是02级的,叫唐娟娟,在学生会干过……

我说,那你肯定在高中当过班长。

她说,三年,省级优秀班干部。

我问,没保研吗?

她说,可以保研,但是我选择了就业。

我问,你家就是东营的?

她说,不是,我是烟台的,我老公是东营的。

我问,老公也是咱校友?

她说,不是,隔壁水利学院的。

聊这些,只是热热场,彼此熟悉一下,我跟她讲,咱俩是同一级的,不过可能没啥交集,因为我很少在学校里。

她问我,你现在主要是开书店?

我说,是的,书店老板。

恰好是饭点,我接着安排他们一行四人去就餐,我问喝酒不?

都说,不喝酒。

另外三个男的,一个是司机,另外两个是叔公公。

我很好奇,到底找我什么事呢?

她说了来龙去脉。

她有个小叔子,是老公的堂弟,在我们这边偷变电器被抓了,他们想看看能不能捞出来?他们是早上来的,先是去律师事务所找律师带着去问过,未果。

于是,想尝试其它渠道。

就想到了校友资源。

她的意思是,你看看有没有校友在司法系统?能不能引荐一下?

我想了一圈,没想出谁在司法系统。

有,也是家属在。

我想到一个师姐,她在一中教书,老公在交警,就这一个,但是我跟这个师姐不熟悉,何况我也不了解唐娟娟是个什么人,咱也不能贸然求人。

球友、骑友里,肯定有对应的资源,但是我不能用,毕竟,这不是什么好事,人家即便给办,也是给我面子,我需要还人情,这个成本太高。

我需要先通过唐娟娟小叔子的父亲了解一下,这个孩子是初犯还是?

嫌疑人的父亲跟我讲,孩子平时很听话,是初犯。

我问,是团伙还是个人?

他说,一个人。

我问,是玩游戏了,还是赌博了?

他说,可能是玩游戏。

我问,多大年龄?

他说,21岁。

我问,没找工作?

他说,初中毕业就没找工作。

我说,这个年龄,太容易走歪了,应该让当个兵或念个书。

他说,说了,不听。

唐娟娟在试图联系另外一个渠道,就是校友里在省司法系统的,想从上而下来解决这个问题,我觉得,她这完全是病急乱投医,谁都不会给打这个招呼的……

吃了饭,他们又到了我书店。

我发现,我被他们粘上了,他们也不走,不是在打电话,就是在叹气,我隐约觉得,他们办事的思路有问题。

有什么问题?

第一、根本没搞明白孩子现在关在哪,是什么状态。

第二、总是想从外围去左右办案,想找到那个拍板的人,一句话,放了。

这不现实。

不用看别的,看交警处理事故就行了。

绝对不会给你乱搞。

只要写到纸上的东西,一定是能经受起专业推敲的,同样的道理,办理盗窃案也是如此,不可能说一句话就给放了,能说这句话的人,不会说这句话。

我一看,我实在是摊上事了。

我跟唐娟娟说,你问问在哪个乡镇出的事?

一问。

正好是我参加工作时的乡镇。

我给问问吧。

很巧的是,负责办案的,我还认识,一起吃过饭,濒临退休状态,他算是基层里的预审专家,20来岁的孩子落他手里,绝对没跑。

我通过中间人要到了电话。

他说在大排档看球,当天鲁能有比赛。

我说,我咨询叔点事。(我喊他叔)

他说,你来吧,喝点。

我说,行。

我让唐娟娟一行,先找地方住,我自己去给问问。

这个叔是资深鲁能球迷,我去的时候,正好是鲁能进第二个球,叔还用了一个很地摊的词:双屌灌耳。

他问我,小董,什么事?

我说,叔,我先说明,我跟这个人没有任何关系。

我把来龙去脉讲了一下。

他说,我知道了。

我问,事有多大?

他说,拘了。

我问,是初犯吗?

他说,初什么犯?我把他的脚印打印了20张,我让他挨着一张张交代,他交代了17起。

其实,是同一张照片。

这就是预审心理学,你交代完一起,他接着翻一页,指着脚印说:那,交代一下这一起吧?!

偷的不是变压器,而是农村的潜水泵。

这个案子,唯一的好处在什么地方?

即便是并案后,涉案金额也不大。

一个潜水泵,两三百块钱。

当天,鲁能球踢的的确好,叔心情也很好,最后分开时,他跟我说了这么一句话:可大可小。

咱,毕竟也当过干部。

什么话咱不懂。

我问,叔,你明天上班吗?

他说,上。

我说,你给我个思路,我好交代。

他说,挨着赔偿,写谅解书,再准备罚款。

我说,行。

他说,这个谅解书可能比较难,因为他是一路偷过来的,他也不记得在什么地方偷的,只能说出是在沂源、蒙阴,但是具体什么村,他不记得了。

我说,这个,我懂。

他说,人是不可能立刻捞走的,肯定要拘满日子。

我说,明白。

回来路上,我就有答案了,就像我哥他们做贷款,对话很有意思,我哥要挨着问,这个行车证是需要原件还是复印件?

若说,复印件。

就是,允许PS

我的车,都被我哥给P成了自己的名字。

信贷主任知道不?

知道。

他反而觉得是好事,因为你还不上的时候,这就是拿捏你的把柄,伪造贷款材料,接着就判刑了。

有些章,我哥通过正常渠道是不可能盖到的。

特别是需要举手表决系列。

那,负责汇总材料的人就会很委婉的提醒一下:董总,你见过居委会的章吗?

我哥说,没有。

他说,我们也没见过你们居委会的章。

懂了。

马上就盖上了。

我在蒙阴偷了个潜水泵,我不记得是偷的谁家的,我去哪找人给写谅解书?

可以找路人甲!

我知道了涉案金额,知道了可大可小,我的任务就完成了,我把工作人员的电话给了唐娟娟,我的意思是,你自己去办吧,具体怎么办,他会告诉你的,但是罚款和拘留都省不了。

你若是试图在这两点上再努力?

绝对是徒劳的。

次日,吃过午饭,唐娟娟给我打了个电话,说很顺利,他们回东营了,很感谢我之类的,说邀请我去东营玩耍。

具体什么情况,咱就不要多问了。

我觉得,唐娟娟虽然人邋遢了一点,基本的办事套路她是懂的,毕竟她也在体制内,在油田工作。

我儿子喜欢看书,尤其是科普类的,儿子心血来潮,突然想去看看油田,问我可以不?

当然可以,我们离油田这么近。

两个小时而已。

我记得是个节假日,正好是周一,沿途我们看到很多磕头机,主要是我们想去海上看看石油是怎么采出来的,还有最好能去科技馆看一看。

我想到了唐娟娟。

她甚是开心,欢迎我去。

她在文宣部门工作,是个副科长,这个副科长不是我们常规理解的副科长,换算到体制内,就是没有级别。

只是叫科长而已。

油田的文宣是非常厉害的,琴棋书画,都有独立的协会。

我带娃去了她办公室。

我以为她办公时会稍微整洁一点,发现,依然是邋遢模式,没有35岁女人应该有的魅力,我推测她应该有160斤,说是生了二胎就没减下来,干脆就放弃了。

她说,科技馆周一闭馆,有个展览馆更值得看,属于内部展厅,一般只针对贵宾开放。

我问,能去看吗?

她说,可以的。

她打电话给一位女士,让去开门,唐娟娟让我们先坐一会,说晚不了,因为开门以后机器开机需要时间,光开机就需要20分钟。

我开车拉着唐娟娟,一起去了。

开门的女士,看样子跟唐娟娟不算特别熟悉,但是认识,说了不少客套话,意思是放假了又麻烦你,女士说,没事,这就是我们的工作。

我也觉得挺不好意思,打扰你了。

唐娟娟私下跟我讲,没事的,你不用有负担。

我问,你们关系如何?

她说,她家属(老公)在我手下工作。

我说,懂了。

这个实验室还是非常牛B的,模拟演示了石油是怎么生成的,是如何开采出来的,采用什么钻头,什么开发方式,还有各类机器演示,具体是怎么工作的,还有勘探时无意发现的一些化石。

开了眼界。

到了午饭时分,我提议请唐娟娟吃饭。

她说,要请,也是我请你,你若是不介意,就带着娃到我们家吃,我两个娃都在家,我婆婆做的饭。

我问,我去,合适吗?

她说,合适。

那好吧。

我们去了。

到了以后,我记了一下小区名,门牌号,我接着找跑腿给买玩具,买水果送过来,毕竟咱到人家里不能空手。

一看婆婆就是农村的。

房子不大,百十平,整个布局略凌乱,总而言之,普通家庭,我看到这些以后,觉得挺惋惜的,是替唐娟娟惋惜,按照她在大学时的表现,她是不会过这样的生活的,保研、留校,咋可能走进一家企业呢?

完全是普通老百姓的生活模式了。

马桶盖还缺了一块。

牙刷也炸毛了。

聊起了晋升之路,她认为在企业里,她作为女士,基本没有部门一把手的可能,主要是太年轻,办公室的都比她年龄还大,另外她专业不对口。

婆婆做的饭,还是不错的。

家常饭。

我们完全是撞上了一顿饭,婆婆也没刻意去买菜,就是平时的饭菜,还是很可口的,我给两个孩子各买了一套玩具,给买了一些水果,我们就告辞了。

唐娟娟送我们下楼。

我略好奇的问了一句:你,当时为什么会选择到东营?

她说,为了爱情。

我说,佩服。

她说,当时,别人都在研究考研,我就在研究菜谱,希望能当个贤妻良母。

也许,现在的生活,就是她梦想中的样子,只是,咱从世俗的角度,觉得她是下坠了,因为跟她同等履历的,留校的很多,一个大学老师是什么概念?企业职工又是什么概念?

她不是个例。

多数人,都活成了她的样子。

我有106个大学同学,看大家在群里晒的娃,晒的菜,我会窥探到大家的装修风格以及婚纱照之类的,都过的很一般,很普通。

他们可能觉得,日子,就该如此吧?

我又一次去东营,还是因为唐娟娟,是当时的经办人想带家人去黄河入海口,准确地讲,是唐娟娟主动邀请去的,小叔子想开个什么证明开不出来,等于案子有后遗症,唐娟娟想通过邀请旅游的方式,来帮小叔子擦屁股。

人家既然决定来,就应该热情招呼,要多热情呢?

从接,到送。

唐娟娟的意思是既然来车接一次,不如把懂懂也喊上。

一起感恩。

我一听,觉得去看看也可以,但是我不建议接送,因为接送是需要来回两次,若是我开着车呢?只需要来回一次。

我跟唐娟娟说了以后。

唐娟娟说,那我帮你加油。

我说,不用。

我去接上老两口,他们还带着孙女,孙女读幼儿园。

住宿、吃饭,都安排在了蓝海大酒店,我们到的时候已经是晚上8点多了,路上我们吃过饭了,唐娟娟的意思是次日再认真招待我们,先让我们好好休息。

她特意叮嘱,让我拍油表和车牌给她,把油箱盖开着。

这是东营独有的,移动加油站。

发位置+车牌号=加满。

9292,要9595,当地很多人都这么加油,非常便宜,我弱弱的问了一句,油品如何?

唐娟娟说,能加到咱油田的油,那是车的口福!

次日,在酒店吃过早餐,唐娟娟跟那辆依维柯又出现了,拉我们去黄河入海口,中途在河口接了一位姐姐,这个姐姐佛里佛气,是做油田设备上的皮带的,看气质挺有钱的,跟唐娟娟是什么关系呢?唐娟娟的老公在后勤部,跟佛里有业务往来,为什么要喊佛里一起呢?

因为,佛里在景区可以刷脸。

车票、门票、船票,都免。

佛里,上车就坐我旁边了,而且呢,一聊,很对路子,还没到景区,我们就算半个朋友了,我没念过佛,但是我学过佛学,跟她对话,只会占上风,她哪可能有我这么博学?谈什么四大佛教圣地之类的,我哪个没去过?

她还会看手相。

说我纵欲过度。

哈哈……

我说,你看的真准。

社交领域,看手相是最容易拉近距离的,因为,看手相的过程是真正的肢体接触,不信任你的人是不可能把手交给你的,一旦交给你,感情立刻就会升温。

你看,酒吧里男人怎么泡妞?

说,伸出手来,我会看手相。

拿人家的手端详了半天,来了一句:洗的真干净!

女生,被气笑了!

黄河入海口有什么看点?

一,整个河口镇,都是黄河冲积出来的,看地图最明显,山东地图原本比较圆润,结果硬鼓了个包,这个包就是入海口,每年造地三四万亩,别说河口镇了,整个垦利县都是黄河冲积出来的。(现在叫垦利区)

二、数万亩的黄河湿地。

三、浑浊的黄河进入清澈的渤海以后,形成了泾渭分明的鸳鸯锅。(抖音上有)

这个鸳鸯锅才是最大的看点。

也要看运气。

天气好才可以。

一刮风,这个泾渭就不分明了,其实呢,泾渭分明的本意也是鸳鸯锅,2011年,我去黄河上游自驾,我发现黄河上游是清澈的,是被支流给染黄了,染黄过程也是一次泾渭分明。

我上次骑行沂河,从沂源骑到了连云港的新沂河入海口,我突然发现,原来内陆河入海,多会有类似的现象,只是没有黄河对比这么夸张,因为黄河太黄了。

我们这天,运气真的很好。

船开过去以后,就停留在分界线上,停了好久,大家可以拍照片,拍视频,船长说,你们运气真好,近半个月,就今天能看。

佛里跟我说,因为,我上船时,念过佛。

我说,多亏了你。

上岸后,我们又换了一个地方,把车开进了油田的一个产区,然后换内部船到了海上油井,我原以为油是通过船运输回内陆的,原来是通过海底管道,从而滋生了蛙人海盗,下海打孔偷油到船上,监控人员怎么抓他们?就是检测管道压力变化,据说有次海面污染就是因为蛙人打孔打大了,堵不上了。

油井上风特别大,可能是入海太多,风浪也大,船左右摇晃的厉害,小孙女吓的哇哇大哭。

我也害怕,怕翻了。

佛里跟我说:没事,我念过佛了。

午饭,是在单位食堂吃的,很简陋,很奢华,一个大铁锅,最下面炖的鱼,上面蒸的海鲜,有鲍鱼,有黄河大闸蟹,还有一些贝壳类的。

酒,是军马酒。

这是佛里安排的,佛里对这些很熟悉,中间还有领导过来敬酒,敬完酒还表达了一下,说是给贵宾们准备的大闸蟹,每人一提,尝尝咱东营的特产,除了这里,别的地方吃不到……

真的很好吃。

原计划,我们接着返回。

因为中午我被佛里劝着喝了酒,没法走了,只能继续住蓝海,我弱弱的问了一句,要不要我来负担房费?主要是我觉得唐娟娟收入太低。

佛里说,你不用管了,我们都是协议单位。

晚上是正餐。

唐娟娟喊来了喝酒的得力干将,她的正职,文宣部门的一把手,是一个相声演员,说是比郭德纲的辈分还高,郭德纲见了他都要喊师叔。

怕我们觉得他吹牛逼。

给我们看了合影。

那嘴……

太牛了,张口就来。

有一点特别好,因为相声坐主陪,我们都是相互自我介绍,我介绍时说了一句,我是负责开车的,他以为我是老头的司机,所以呢,我说不喝酒时,他同意了。

放了我一马。

他们几个,集中精力攻老头。

老太和孙女干着急。

没法劝。

你劝了,老头哪有尊严了?

相声给我们科普,油田是一个独立的世界,有自己的司法系统,有自己的管理系统,有自己的教育系统……

这些,我都信,我读大学时,来自油田的孩子明显跟我们不一样。

他们仿佛来自大城市。

酒过三巡,我觉得老头喝的有点多了,说话有些夸张了,反复就那句话,有空到我们那边,啥也不用说了,到时看我们表现吧。

仿佛是县长了。

咱也不能阻拦他吹牛逼,只能附和,欢迎到我们那边指导工作。

相声说要带老头去唱歌。

老头让老太和孙女先回房间。

我当时看的很明白,唱歌只是客套话,但是老头喝多了,认真了,他又是主宾,我不能阻拦他,只是说,我就不去了,你们去吧。

就这样,相声、唐娟娟带着老头唱歌去了。

老太、孙女回房间了。

我呢?

佛里,非要喊我去喝茶,说是她好姐妹开的茶馆,非常牛。

我去一看,的确牛。

大厅里摆的茶具,多是名家之作,而且呢,每一套茶壶旁边都配有这把壶的作者以及跟藏家的合影。

老板娘打扮的像杨丽萍。

穿的是那种民族衣服。

无巧不成书,她这里的大堂经理弱弱的问了我一句:您是懂懂老师吗?

我说,是的。

她说,我是您的读者。

我问,你咋判断我是懂懂的?

她说,我看您朋友圈在东营,我昨天还跟我对象说,会不会遇到懂懂?

她把我猛的一顿吹。

他可不是什么司机,他是大作家……

我都不好意思了。

太夸张了。

我急忙岔开:咱这些壶,是自己的,还是藏家的?

老板说,是藏家的,放在这里展示的。

我问,这里面最贵的多少钱?

她说,40万。

我问,买家为什么会相信你呢?

她说,因为,咱都是带着买家去,合影、证书、壶三者对在一起才是藏品,否则,你咋证明?

我一听,懂了。

跟我们做签名书是一个套路……

我问,茶具能占营业额的多少?

她说,60%左右,咱家主要是做茶具,茶叶基本是附带着做的。

我问,藏家是喜欢茶具还是单纯的投资?

她说,各占一半吧,放在这里的,多数是单纯的投资,放时间长了,可能就被别人买走了。

她这个业务之所以做的好,是因为那些年大师之作一直在涨,甚至是指数级的,越涨,藏家越追。

这个业务不具有可复制性。

简单概括:老板不是一般人。

很多人是用茶壶来藏热钱的,她不仅仅做东营,能做全国,至于怎么敲开大师的门,别人可能很疑惑,在我眼里,我觉得很简单,作家不更清高吗?我以1万元的敲门费,敲开了中国99.99%的作家的门,谁会拒绝你?

你是来送钱的,为什么要拒绝你?

谁带着1万块钱来找我。

我肯定全身心服务。

不用1万,1千我就可以出台。

我们内心是这么假设的:人家咋可能看上你的1万块钱?

你错了!

谁的书我们没签过?

是我们自我设限了,有人说,画家、工艺美术家跟作家不同,因为他们有钱,我用这个套路还做过名家书画,一样,我买现在的书店的初衷就是做美术馆。

故事继续。

茶馆老板特别有修养,我的直觉是,她跟佛里关系不对等,绝对不是佛里嘴里说的好姐妹好闺蜜,她们的熟悉程度一般,只是常客与老板的关系。

我怎么发现这个细节的?

老板要加我微信。

我加了。

后来,佛里让我把老板微信推给她。

在茶馆喝茶喝到了11点多,佛里送我回酒店,路上,佛里问我:那个女的是不是跟你睡过?

我问,哪个?

她说,茶馆那个大堂经理。

我说,那是我读者。

她说,你骗不了我,她看你眼神不对。

我心想,你懂啥,读者看作者,都是这种眼神,崇拜、惊喜,但是呢,外人很少遇到类似的情景,从而理解为了性信号。

不是的。

佛里送我回房间后,坐了好久,而且把灯关了。

聊了一些我认为与她身份不符的天,说自己闺蜜出轨了,包了个高中生,说超级能干,让她腿肚子都抽筋了……

我一直很尊重佛里,因为我觉得她是有信仰的。

到了12点左右,送她回去了。

到家后,她发信息给我,是个截图,她跟老公说认识了个作家,在外面喝茶,老公说的很直白,意思是你整天在外面浪。

我理解的是什么意思?

需要我给解释一下。

我说,那把你老公电话给我,我给解释一下。

她说,你不用管他,他是个变态,就喜欢看别人X我。

我心想,还有这样的操作?!

也激发了我的好奇心。

后来,我通过她了解到了全新的世界,她老公经常给她找男人,找大学生,找同城的,老公还要一起。

你这,太颠覆我了。

我懂了,她是试图说服我,给我看老公跟她的对话,意思是让这个作家带个女的来,咱一起。

我靠。

我个人的理解,她更多的是妥协,因为她所经营的生意是老公的,老公在外面又养着女人,所以老公怎么安排,她怎么听,只为了保家庭,信佛大概率也是在寻求解药。

后来,她也自暴自弃过,脱离了老公,加入了类似的组织,经常各地跑,一会跑济南,一会跑青岛,离我最近的一次是到临朐,问我要不要去,说临朐有个单女特别骚,我到现在也没理解单女是什么意思。

一晃N年过去了,她应该也到了绝经的年龄。

我是整理微信好友时,对上号了,原来是你,我就调侃了一句:现在还参加那些PARTY不?

她说,一点意思没有,什么年纪了,还搞这些。

我问,你老公呢?

她说,他也不了。

我问,现在还信佛不?

她说,信。

发了张图片给我,她的皈依证。

联系上她以后,我突然想起了唐娟娟,她现在过的如何?我找到唐娟娟微信,发了条信息,一切可好?发现,成单向好友了。

我也不明白为什么要删我。

我推测了很多原因,是不是我们那次去使她破费太多?产生了家庭矛盾?还是她知道了我的身份,道听途说了我的一些淫荡之事?还是误删?

不过,我听当时他们的说法,他们单位不缺零花钱,你想油耗子都不缺钱花,何况他们这些内部人员了,他们不缺油,不限量供应,说有时候单位请客没钱了,直接问领导,能否卖车油?领导默许。(单位给内部工程用车、公车加油的小型油罐车)

当年,佛里的那些操作,对我是很震撼的。

现在,觉得很正常,有个作家兼职开日租房,她跟我讲,一个房间怎么组合的都有,而且,以中低收入群体为主。(有读者在五星酒店工作,她给我纠正,是日租房的群体以中低收入为主,五星酒店这些事更多)

关于后面这些事,要不要写,我也斗争了许久。

毕竟,不正向。

后来,我想了想,我做的,只是叙事而已。



------------------------------------
***文章已结束,以下非正文,可以不看***
------------------------------------
******
------------------------------------



泡泡哥微信公众号:paopaoge
泡泡哥私人微信:9412679

------------------------------------
******
------------------------------------

发表评论: 取消回复

DD助理

DD助理

暂无个人说明
3802文章 0评论
网站分类
  • 最新文章
  • 今日更新
      最新留言
      会员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