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最新文章 > 《懂懂日记》 > 逆流而上 > 正文

第八章

DD助理 分类:逆流而上 429 0


第八章

我调任济南后。

父母什么看法?

操作过程,我没征求他们意见,等手续办完后,我才告诉他们,我要去济南上班了。

从此,村里对我的传言是,去了省委。

我父母,也不知道我具体干什么,问的多了,我只敷衍一句,管水利。

这个“管”字很重要。

对于他们而言,济南就是遥不可及的地方,太遥远了,不可能心血来潮坐车就去了,他们又不认路,怕丢了。

我兄弟姐妹们呢?

我们彼此尊重,一般谁也不干涉谁,也不过问。

当时,我哥在打工,给日照老板当项目经理,主要是做地基处理,还不同于单纯的打桩,主要是处理一些易下沉地基。

他要去邯郸施工。

可能是鼓足了勇气,在济南转车时,给我打了个电话,问我单位离车站有多远?

那,咱要让他见识一下,什么叫规格。

我不能继续亲自当司机了。

办公室除了专属司机还有共用司机,我派车去车站接他。

我们单位人少,除了合同工,基本每人一间办公室,不大,但是风景很好,一推窗就是千佛山,我哥没文化,我介绍千佛山都要先介绍一下蓝翔技校,一般播完蓝翔技校的广告就是千佛山医院的。

这就是千佛山医院的那个千佛山。

遗憾的是,我们单位太小,没有食堂,否则可以让我哥吃吃公家饭,那只能去吃把子肉,地质勘查局那边有个老兵把子肉,特别好吃,我开着皮卡拉着我哥就去了。

我哥很好奇,你在这边管什么?

我说,我管的可长了,整条黄河,你跟你们老板说,以后若是想在黄河领域包点工程,找我就好使。

其实,我是吹牛逼。

好使个毛,我们单位就跟皮包公司没区别,主要是做官方生态评估。

当时,那个年代。

各地对环保,对生态,口头上唯唯诺诺,实际上,没当回事。

都是先斩后奏。

黄河途经的哪座城市没有做湿地开发?又有几个先评估后开发的?都是先开发后搞评估,你下整改令他不听你有什么办法?你又没有处罚权……

要是放在今天,我在的那个位置,那无敌了。

当时,环保、生态,表面是前置,实际是后置,今天呢?那是真正的前置,只要你评估不合格,不可能让你动工的,现在环保局多牛?开着警车执法,公安局新建办公楼,环保局的工作人员开着警车去工地给开罚单,上去就是三万,管工地的大叔很是生气:开着咱的警车来给咱开罚单?!

我能感受到我哥对我的失望。

他可能觉得,我真的在省委上班,可是,到了济南一看,我们就是个小单位,就那么几个人,跟我过去没法比,过去我是贴秘,狐假虎威,绝对好使,我印象最深的一次,是大楼封了,有武警小哥执勤,任何人不允许出入,我要找老大审稿子,小哥哥不让进,我说,那明天稿子有问题你能担的起责任吗?

小哥哥一请示,立刻就放我进去了。

我哥临走,算是很正式的问了我一句:你这是企业还是政府?

我说,你想啥呢,我能在企业打工吗?我就是年龄不够老,我跟主任是同级,都是科级,他是一级主任,我是萌新。

他有疑惑就会跟父母讲,跟姐姐们讲,那不行,我带他参观了一下我们的展览室,有个很大的黄河沙盘,还有单位的组织架构,我们属于什么单位,我们老大原先在什么局干什么,还有我的工作证。

别乱担心。

把我哥送走了,我心想,老家的人真的天真,觉得我在济南就在省委大院,应该配有专车,分有房子,鞍前马后还要有秘书……

你知道济南有多少公务员吗?

大部分都是搬砖的。

继续说生态评估,东平那边要搞黄河湿地旅游开发,东平的下游是东阿,东阿阿胶的那个东阿,他们也要搞,而且呢,噱头更响,说是黄河下游最窄处,自称是山东小壶口。

这个地方叫艾山。

这个地方为什么窄呢?

因为,岸两边都是岩石地质。

这个概念很好,那去看看吧,一看,又觉得挺扯,若是我没去过壶口瀑布,可能真的被骗了,以为壶口大概也就如此吧。

我跟董北京去芦芽山穿越时,我们三人专程去壶口瀑布溜达了一圈,壶口瀑布的水并不大,为什么那么响?

核心就是窄!

艾山这个位置有多窄?

275米。

这?

那别的位置有多宽呢?

300米左右。

说艾山卡口是黄河下游最窄处,没毛病,但是呢,水流没有太大差别,是一个硬喊出来的概念。

那么,新的问题来了。

我们知道这类旅游开发没前途不?

知道。

投资方知道不?

知道。

地方上知道不?

知道。

那为什么还要投资开发呢?

你猜?

整个黄河山东段,无数的旅游景区,真正有可能赚钱的,就是黄河入海口以及济南的黄河湿地,黄河入海口这个属于大IP,与壶口瀑布、小浪底同等级别的,济南的黄河湿地有可能盈利是因为济南属于中大城市,有足够大的人口基数。

其它城市的黄河概念?

多是亏本系列。

过去的旅游,多是周边游,例如我们县城也是旅游城市,过去特别火,这些年为什么不火了?因为交通越来越便利了,大IP虹吸所有的小IP流量,例如五一假期来了,你想爬山,你是爬泰山还是爬你们老家的山?

肯定是泰山。

因为,你早晚都要爬一次。

当时,东阿开发公司负责跟我们对接的是陈经理,是位退休人员被返聘了,专门用来对接资源的,公司给他的待遇不错,有司机,有专车,吃喝也报销,但是工资很低,一个月不到三千块钱。

主要是,依然能发光发热。

他就很开心。

大家可能很好奇,退休后,人会不会有失落感?

都会!

而且,老的特别快。

几乎,就是一瞬间老的。

权力是最好的春药,你以为谁想退休?每个副科以上的,都想干到生命的最后一刻,只是国家不允许而已。

退休后,三类状态。

一类,吃喝玩乐,依然卖弄自己过去的头衔,喊一群人吃喝,只是没有过去的待遇了,只能吃大排档,吃地摊,但是呢,依然想PUA别人,所以不断有酒友喊新朋友来,前段时间有位大姐跟我讲,酒桌上认识了XX。

我心想,你也太LOW了吧?一个退休的酒鬼都能把你喊去,而且是吃地摊。

那大家很好奇,退休后,还管用不?

屌用没有。

你不说话,别人还把你当个人。

你一开口,就是个傻逼。

我有个前同事,正科退休的,忘记因为什么事聚了一次,他请我们吃东北铁锅炖,他的开场白是这样的:小董,咱什么时候吃过这个?

潜台词是,落魄了。

我们当同事的那个年代,那都是大笔一挥,单就买了,哪有小饭店,只吃最豪华的,一顿千多块钱不是常态吗?

他说的,让人听起来很矫情,其实是真心话。

为什么落魄到这个地步了?

没办法,自己掏钱了。

二类,继续工作,这种人其实是很值得敬佩的,过去可能瞧不上企业老板,如今要屈居人下,我哥聘过一个法官,过去嗓门特别大的一个人,自从到我哥那边上班后,声音特别小,他自己也说,如今退休了,声音要小一点。

三类,开始创业,拥有了自己的第二春,这一类也不少,而且呢,他每次去跟原先的圈子聚会,都觉得融不到一起了,彼此都瞧不上,那群人觉得你退休金这么高你折腾啥?钻钱眼里去了,他觉得呢?你们才60来岁就等死,有什么意思?

但是,无论哪一类,他们都会保持一个原则,只要离开了原来的岗位,就不再干涉,不再过问,你说给你面子还是不给?不给吧,你老脸挂不住,给吧?觉得又被你左右了。

带我的那个恩师,他是选择的第三条路,自己创业,做无线电相关的项目,他本身就不安分,总觉得自己余生不长了,很珍惜每一天。

他退休一年多,我去找他。

他跟我说,特别累。

主要是开支太大,过去一切都可以报销,而如今呢,什么都需要自己买单,加油,过路费,他突然感觉压力很大。

很显然,陈经理属于第二类,言归正传,继续写陈经理。

在我们单位,我属于比较亲民的,没架子,一找我就在,所以在日常沟通中,陈经理跟我接触的越来越频繁,从而成了不错的朋友,他想带我逛逛东阿。

怕我多想。

先叮嘱一句:只是因为友情,不是因为工作。

工作,我也左右不了。

因为,这类评估,行或不行,不都是人定的嘛,但是肯定不是我定的,那么就与水利无关,与生态无关,只与愿意不愿意给你YES有关。

他带我去他老家,那边有个古村落,叫苫山村,属于明清村落,出过几个举人,整个村子保存的很好,陈经理给我介绍,说这个村子有上千年的历史了,这个忽悠不了我,我是学历史的,整个黄河沿线的古村落就没有几百年,黄河改道过来才多少年?还有一点,元朝时,整个这个区域都是绞肉战,人都没了,鲁西南的人是哪来的?

明初从山西大槐树迁徙过来的。

陈经理跟我讲,这是整个山东黄河古村落里最漂亮的。

那,我也不能反驳他。

整个黄河沿线最牛逼的古村,应该是魏氏庄园,烟台有个自称更牛逼的叫牟氏庄园,从单体建筑而言,跟魏氏庄园没法比,魏氏庄园有点类似欧洲的古城堡,是真漂亮,牟氏庄园呢,有点类似我们上学时的教室,多是矮房子,一排一排,占地规模比较大。

魏氏庄园在哪?

在滨州惠民。

魏氏庄园的拥有人是谁?

这个人叫魏肇庆,是当时整个鲁北的巨富,靠什么发家的?

贩盐,当铺,钱庄。

商人有钱了,肯定先买官,那时叫捐官,我摘《懂懂学历史》里的一段:古代,当官有两种渠道,要么参加科举考试;要么花钱捐官。历史上的李卫出身江苏富户,可能压根没念过书,也可能参加科举没考上,只能花钱买了个五品官。因为有规定,四品以上属非卖品。

又有钱,又有官,那肯定需要大HOUSE,于是魏肇庆从北京雇佣设计师,斥10万两白银巨资打造了魏氏庄园。

我去过一次,还是我表丈人A副镇长带我去的,当时最大的感受就是这些大户人家,人丁普遍不兴旺,过了没几代,没儿子了,有点类似我写的宋朝,大家都不爱X老婆,宋朝三分之一的皇帝没有儿子。

我突然很好奇,惠民,今天都很落后的地方,为什么在古代却能出巨富呢?

是因为,旁边的东营有盐场。

而且有水运码头,也就是著名的铁门关,铁门关是原大清河入海口处的一个重要关津,济南现在不是有小清河吗?就是对应的大清河,铁门关两侧全是晒盐场,盐船朝内陆走,可以去济南,去大运河,通全国;若是入海呢?则可以去国外,当时东营的盐出口英国、法国、日本。

忘记了,当时还不叫东营,还没有东营。

魏肇庆,位置好。

等于今天,在深圳,在上海。

那,铁门关现在还有吗?

有个毛,1855年,黄河改道夺大清河入海,“铁门关”建筑物被洪水淹没、冲毁。随着海岸线年年向海内推进,历史上的“铁门关”已经深埋于地下10多米处。

黄河是地上悬河,说危险,很危险,动不动决口,整个黄河沿线,几乎各地都有决口记录,但是呢,有弊就有利,就是沿线两侧不缺地下水。

陈经理带我来的这个苫山村,地势非常低,地下水资源很丰富,到处是池塘,有汩汩的泉水。

我看了看村落介绍,也是历经多次黄河泛滥。

昨天,我提到了一点,今天,黄河很难再泛滥了,因为堤坝越来越好了,水文检测越来越专业了,关键是,这玩意一旦决口,堵不住。

我记得工作时采访过一位老农,他回忆1950年冬天黄河决口,在今天的河口,全县出动,义务工去堵黄河,堵了多久呢?

1951年夏天,才堵上。

恐怖不?

为什么那么多黄河“专家”建议黄河再次改道,就是想把地上河改为地下河,让其变的更可控,那我们山东不愿意,黄河咋能随意改道?

今天,黄河是否依然在做一些小的改道呢?

依然在做,主要是针对黄河三角洲,你长时间朝一个位置排放不合适,要做扇形排放,这样造出来的三角洲才比较圆润,改的也不频繁,我上班时记得上一次改道是1996年,一般是以宁海为圆心。

现在黄河,最怕的是什么?

冰凌。

这就是为什么我们看新闻,动不动出动飞机炸黄河浮冰,因为浮冰很容易形成堰塞,1950年的那次决口就是因为冰凌。

今天,防黄河泛滥,主要是防冰凌。

我们学历史时,会发现,中原王朝动不动就跑到了长江以南,因为长江是天然的水长城,那为什么大家不把黄河当长城呢?

因为,黄河的下游,不稳定。

可以随意改道。

你在河的南边,我在河的北边,我过不去是吧?不要紧,我去上游给改道,看你往哪里跑?

而且,还可以形成水攻。

抗日战争时期,不是没用过。

水长城,一般是指两条河,一是长江,二是淮河,这两条河都有个特点,两岸的风俗、口音都不同。

而黄河两岸为什么不存在这个问题?

就是因为其尾巴乱摆。

不固定。

过去,黄河治理能力有限,时间一长就成了地上悬河,风险越来越大,有点类似我们腿上的静脉曲张,只能手术切除废弃,所以黄河在不断的换新静脉,今天黄河不断的清淤,等于一直在做静脉大保养。

陈经理把儿子、儿媳妇都介绍给我认识了,儿子叫陈胜利,这个名字与他的年龄有些不符,太老气了,陈经理当时是这么介绍的:陈胜利,胜利油田的胜利。

胜利油田为什么叫胜利油田?

肯定跟你想的不一样。

我给大家科普一下:胜利村为原宁海乡宋家村移民,1956年土地改革最后胜利于此,故取名为胜利村。1965 年1月25日 ,在胜利村构造上,32120 钻井队打的坨11井,发现了85米的巨厚油层,试油日产1134吨,属当时日产量最高油井,轰动世界,“胜利油田”由此而得名。

今天写跑题了,继续回到东阿。

让陈经理退下,接下来,我跟陈胜利小两口交往,陈胜利在东阿阿胶工作,媳妇当时在家待孕,没上班,我们一交往特别好,小两口人都很好。

当时,出了一个新产品叫桃花姬。

陈胜利跟我讲,可以拿个地方代理,这个与东阿阿胶的代理是平行关系,允许独立设代理,当时正好我妹妹没事干,我觉得这个事不错,于是我就拿了我们当地的桃花姬代理,零售很少,主要是铺商超、药店。

还真不错。

一是,包装好,很漂亮。

二是,便宜,东阿阿胶,随便一份,就要一千多,而这个只需要两三百块钱。

礼品市场走的特别好。

一年能赚四五万块钱,对于我妹妹而言,已经很不错了,又不用管,只是需要定期铺货就好了。

这个事,后来为什么做不下去了呢?

他们成立了电商部门,电商部门他是不管线下渠道的死活,他上去就打价格战,我们从东阿阿胶的拿货价比官方天猫店的促销价格还高,关键人家还是顺丰包邮,我们这些经销商都去淘宝抢,你想想多变态吧?

这种情况,多是因为电商外包。

没法做了。

他们把自己人给干死了。

因为做桃花姬的缘故,我带我妹去东阿的次数越来越多,我对阿胶这个产业越来越了解,这么说吧,不是所有阿胶都是驴皮熬的,马皮、骡子皮才是主流,驴是稀缺资源,顺便再给大家科普一下,各地的驴肉火烧,多是马肉。

那,阿胶有用吗?

问我这个问题,不等于打我脸吗?

我是学现代医学的。

在我眼里,不如个鸡蛋,纯粹是智商税,这就是我为什么不买东阿阿胶股票的原因,我不买他家的股票有两个原因:

第一、阿胶属于智商税,现在的消费群体主要是中老年人,等这些人走了,年轻人不认这些玩意。

第二、东阿属于小地方,以后,只要是上市公司,除了茅台这种个例外,小地方的上市公司股票都不值得买,你在小地方工作过,就懂我说的什么意思。

现在,阿胶里还有用马皮和骡子皮的吗?

微商系列,这个咱不敢说。

大品牌,基本没有敢用的,因为现在东阿县的检测手段越来越先进了,能检测DNA了,能分辨出是骡子是马了。

陈胜利的媳妇还喊过我去埃塞俄比亚养驴,她本家的叔叔在那边养驴,埃塞俄比亚的驴比人多,主要是出口东阿,东阿阿胶本身在那边也投资养驴厂,那边养驴的中国人,一问就是东阿的。

这个故事,写起来就长了,不写了,容易跑题。

陈胜利后来辞职出来创业,做电商,自己起了一个阿胶品牌,看来是陈经理在职期间弄了不少钱,给小两口在济南买的房子,当时我在济南,陈胜利小两口经常找我玩,因为他们知道我有庞大的读者基数,也希望我能帮着推广一下他们的淘宝小店。

他们总感觉自己的知识不够用的。

四处学习。

当时,济南刮起了教练技术风,当领导的,干企业的,都排队参加,就跟洗脑大会似的,使人激情昂扬。

不知道谁把陈胜利给喊去了。

陈胜利本身是一个略丧的小伙,上完课以后,他整个人更蔫了,对什么都毫无兴趣了,他媳妇让我帮着开导一下,我发现,他开始自我怀疑了。

后来,我问过他一个一起上教练技术的同学,陈胜利咋变成这样了?

他同学的答复是:他以前不知道自己是这么自私,当突然知道自己是如此的自私时,无法自我接纳了。

他整个人,因为这次上课,跌入了深渊。

也基本消失在我们的视野里。

后来我学医学,我觉得他有点像急性抑郁症,就是他内心有个开关,突然被人触发了,再也关不上了。

教练技术的本质,就是相互批判,揭短,还是以帮助你成长的名义。

对于陈胜利这么内秀的人而言,很容易陷入深度自我怀疑。

他这样后,我们就没怎么联系了,跟他媳妇咱更不能随意私下联系,毕竟影响不好,我又一次去东阿,是因为漂流探险队要在东阿休整,我们过去做文化交流,他们选这里休整也是为了问阿胶企业要赞助。

黄河漂流的探险队多不多?

专业的不多,业余的很多,前两年不是有个小伙抖音直播了吗?

今天,难度系数小。

尤其是中下游,基本是风平浪静的。

过去的黄河探险漂流是真可能会死人的,最有名的黄河探险队是1987年的黄河漂流探险考察队,死了七个,当完成漂流时,举国沸腾。

你想,当时的举国该有多么的无聊。

所有人都靠这些东西来振奋,这些年,我觉得有一点变化特别大,我小时候,李小双拿了奥运金牌,各地电视台邀请他去做节目,今天奥运冠军没人在意,说明什么问题?我们老百姓精神不空虚了,不靠外在的东西来鼓舞自己了。

1987年,报纸怎么报道黄河漂流这个事?

与中国女排冲出亚洲走向世界并称为当时中华民族的两支精神催化剂

我又一次去东阿,是因为我哥接了东阿的项目,我哥觉得我在东阿认识人多,希望我陪他去,去了以后,咱肯定要找找关系,找到了当时的水文站站长,让他陪我们哥俩一起,是东阿有个项目经理联系我哥,说要对接地基业务,他是中间人,说他二舅是领导,有能力,谈的很认真,他拿多少提成,一一谈好。

最后,他提了一个要求,他手下有十多个兄弟,请大家吃顿饭。

这还叫事吗?

他们那特色菜叫蒸菜还是扣碗,一个路边店,当时我还提议去个大酒店,因为去大酒店水文站就买单了,那个项目经理还小声跟我讲,就是一群干活的,太好的地方他们不敢去。

那就在这里吃吧。

十几个人。

花了多少钱呢?

菜是不到三百块钱,酒是两千多块钱,他们喝的景阳冈1号,喝了十几瓶,咱心里不爽,但是又挑不出毛病来,咱以为地方酒很便宜。

我们三人回程的路上还在想,这个项目经理做的有点过分,给民工喝那么好的酒,这个事,后来呢?

打电话就不接了。

咱也不知道他到底骗什么?

就是骗顿酒喝了?

这个事,我又一次经历是在武汉,当时我在那边参展,有个大叔拿了我张名片,我们准备回山东了,大叔给我打电话,说是驻马店的,有兴趣采购一批当福利,给我发来了公司名称以及采购单。

我接着一查,都很正规。

我们顺路去看看吧。

如出一辙,非常认真,因为价格还跟我们争论了很久,反复打电话请示,最终也是让我们请他们同事吃顿饭,这次是喝的红酒,六千多块钱。

我这么精明的人,也没发现有什么问题。

唯一的问题,或者说我事后分析有漏洞的地方,就是这个自称副总的人,开了一辆雪铁龙富康,车太LOW了,与身份不符。

驻马店的这个,应该是跟饭店老板协商好了,有提成,提四五千没问题,一瓶红酒也就十块二十块的,他应该是频繁作业,挨着给参展企业打电话,能钓到驻马店的就钓,钓不到的就算了。

东阿那个,纯粹是吃了喝了。

我从济南离职没几年,我哥就腾飞了,我哥真正的腾飞是因为玉树地震,各地要做地震预警勘探,我哥独立出来了,同时他又在做海外业务,主要是南美洲与非洲,其实都是他老板的业务,老板太相信他了,被他慢慢给蚕食了,我在日记里写过这些,老板有多大度呢?我哥生了二胎,没敢邀请人家,人家知道了,依然来了。

海外业务他管不了,就让我管,当时我管整个非洲版块。

南非,安哥拉,都是我在管,我意外的发现,陈胜利的媳妇竟然也在非洲,我在QQ上问她,她说离婚后一直在非洲,帮叔叔照顾生意。

她在那边做驴皮贸易。

我每三个月回国一次,她就跟我约好,一起到迪拜转机。

从迪拜飞北京八个小时。

她跟我聊了八个小时,我才发现,内秀的她,竟然也是那么狂野,跟我讲,她叔在那边养了两个情人,一个是小黑,从十三四岁就开始养着,圈着,因为小黑有个特点,只要你圈不住她就给你染病回来,一个是中国姑娘。

这些,我都懂,我们工地也是如此。

例如我走的时候,我那边的女朋友们就会送给工友们,他们走的时候,再送给别人,中国姑娘多是中国人带过去的,后来又送给了其他人。

她问我有没有在当地找过?

我说,没有。

她说,绝对值得体验,黑人的皮肤跟绸缎一般。

我记得我在飞机上问过她一个问题,你自己吃阿胶吗?

她说,从来不吃。

无巧不成书,昨天我刷朋友圈,竟然刷到了她过生日,简直是逆生长,如贵妇人一般,大概率依然单身,也没生孩子,现在应该也小40岁了吧?

现在不做驴皮贸易了,在帮父母卖轴承,也是定期各地参展。

她父母是做轴承的,聊城这个兔子不拉屎的地方,竟然还产轴承?



------------------------------------
***文章已结束,以下非正文,可以不看***
------------------------------------
******
------------------------------------



泡泡哥微信公众号:paopaoge
泡泡哥私人微信:9412679

------------------------------------
******
------------------------------------

发表评论: 取消回复

DD助理

DD助理

暂无个人说明
3802文章 0评论
网站分类
  • 最新文章
  • 今日更新
      最新留言
      会员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