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票,房产,夜店,原始部落……

股票,房产,夜店,原始部落……

关于定投的一些新思考。


 (1).兴全合宜与中概互联都不适合超长线投资,我们为什么不选个股,就是因为个股有暴雷与退市的风险,而指数基金不会。(我的观点是凭我们的智商不配持有任何一支股票)


指数基金是自有规律的涨跌,而且整体而言,多是上行的。


例如近十几年上证50的涨幅与美股不相上下。


是不是很意外?


兴全合宜,算是个股的集合,我的一切希望,过于依赖基金经理,这两年,他连指数基金都跑不过,而且有崩的嫌疑。


中概互联也是如此,属于行业集合。


所以,对这两支基金的调整是:限额100万市值。


高了,卖出。


低了,补入。


定投这四年的一点心得:个股、非指数基金,都有一泻千里并且一蹶不振的可能性!


(2).定投存在一个很大的BUG,我设计的定投公式是年线以下大量买入,年线以上适量卖出,整体是一个增量过程。


这个BUG是什么呢?


例如纳指ETF,一直在涨,几乎就没有年线以下的时候,盈利比例的确很高,但是问题就是市值越来越小,没有加仓的机会。


这种超长线牛市,还真不适合定投。


我曾经想过两个公式来弥补这个问题,


那就是按年定投。


选定投点。


例如,年线以下20%一次性买入一年的目标数。


但是也有个问题,近十年只有今年有类似的窗口期出现。


要么,下探年线接着买入。


也有问题,容易买高了。


反正,这个还需要优化,至于怎么优化,还在思考中,若是以后纳指能跟A股一样适当的震荡一下,不再是单边上涨了,那么就不需要再优化了。


走两年,看看吧。


不能接着再来十年大牛吧?!


我定投这几年,纳指涨的最多,但是我拿到的市值最少。


为什么?


第一、一涨,我害怕,总觉得涨的太猛了,想提前卖掉,抄底,结果再也没给机会。


第二、买入的时间窗口期太少,卖出的时间窗口期太多。


(3).定投到什么时候结束?


我原本的想法是从0定投到1个亿,但是我现在想了想,有些不现实,因为按照现在的步伐,定投到1个亿需要40年以上,一个人咋可能坚持40年做一件事呢?


不如现实一点。


把目标值定为1000万。


这个1000万是这么分配的:


德国、日经、纳指、上证50,各200万。


中概互联、兴全合宜各100万。


第一阶段,市值先达到1000万。


第二阶段,所有持仓成本小于0,也就是持仓1000万,收益大于1000万,等于所有持仓都是送的。


整部作品,完成。


大约需要多久?


目前市值每年增长100万,今天是400万,那么2028年市值能达到1000万,从1000万翻倍1000万,我认为需要至少5年时间,那么也就是2032~2035年之间。


若是真的能直播这么久。


也算是个奇迹。


不过,也快,现在一眨眼,四年了。


大家总这么嘲笑我:四年了,收益才7个点,还不如存银行呢。


这个事,要换个角度看。


要不是玩定投,我不可能攒下这400万,纯粹是计划外的收获,我都不知道这个钱哪来的,可能就是日常节约出来的。


一年攒100多万。


多好。


四年前,我宣布定投时,身边朋友普遍认为我坚持不下来。


我看很多人拿我的数据在搞定投直播,有的人是路过嘲笑一下收益,有的人则会发私信羡慕有加,我靠,你竟然有400万现金,这些还没啥,关键是每天都投入1万多,源源不断……


这些人,也都收获了不少粉丝。


我看,都有了幻觉。


仿佛,真是自己的账户了,回复起粉丝们的问题,也一套一套的。


挺好。


我是没兴趣直播,原先还在朋友圈直播。


后来,连朋友圈我都停了。


我内心真正的力量是什么?


我要如同雕琢一件艺术品一般去搞这个证券账号,见证时间与金钱的力量,给后来人一种信念:普通人投资赚钱并不难,只需要拥抱时间就可以了。房产到底值不值得投资?


一点是肯定的。


三四五线城市,没有投资价值!


至于一线城市?


这个,咱说不准!


谁不曾年轻过?


我同学,正经人,除了读书就是当兵,读书时运气特别差,四次高考。


我们算是好朋友。


他觉得,我算他的好朋友吧。


我没怎么觉得,毕竟我们俩有代沟,他是70后。


这玩意,就是王八看绿豆。


他喜欢跟我玩……


否极泰来。


那年,突然有了国防生的概念,他被选中了,他那身材,那性格,再适合当兵不过了,傻乎乎的,就是许三多。


前几年,我路过时,他是正营。


跟我哥的小舅子还认识,俩人是在内蒙古演习时遇到的,一聊是老乡,我同学问小舅子认识我不?因为小舅子跟我一个乡镇的,小舅子说,太认识了。


前两天,联系我。


他妈妈没了,走了一个多月了。


他应该是回来上五七坟。


他这样的人,情绪压抑时,也不知道如何发泄。


只想一个人静静。


他想找个玩的地方。


我推测,他只是想转移一下情绪……


他其实也不知道自己需要玩什么,只是想让我给推荐一下,其实我也不熟,若是真是为了来一炮之类的,这个我还真有渠道。


我身边有炮神,专门找那种所谓的楼凤,例如有正当职业的,老师,护士,都是验明身份的,最多的是服装店老板,有意思不?


但是,我推测,我同学不需要这些。


晚上吃过饭,我越想越觉得,作为半个好朋友,让他自己发呆,实在过意不去,我决定去找他,他说在河边看人家钓鱼。


我让他来找我。


他不来。


按照本地的习俗,父母没有了,是不能见朋友的,尤其是不能进人家的家门。


我说,那咱俩出去玩吧。


他问,你会唱歌不?


我说,我不会。


他说,我也不会,我也没去过。


我说,那咱去体验体验。


但是,去哪体验,我也不熟悉,若是真去量贩式的,我又觉得没意思,俩大老爷们坐在一起有啥意思?


关键是他那么沮丧,会不会跟我诉苦?我会不会跟着哭?那多不好。


我想找那种有人陪的,咱未必摸一把掐一把,至少有人活跃气氛。


不至于尴尬。


我联系我哥另外一个小舅子,小袁,就是上次跟我哥火拼的那个,打也打了,骂也骂了,现在又好成一个头了,他对这些有研究。


他说帮我安排。


我说,不用帮我安排,你只负责推荐地方,别有黑社会之类的就行。


他说,现在哪有那些?文明社会。


他发了位置给我,让我去找一个姓梁的经理。


梁经理俩大白兔一晃一晃的,仿佛跟我们认识很久了,说房间帮我们安排好了,果盘、啤酒、房间费都安排过了。


意思是,我们只负责点小妹就行了?


我让我同学点,他40多的男人,很是羞涩,不好意思点。


我说,这场面你应该经常见。


他说,工作中的确偶尔遇到,但是多是服务角色。


我说,我帮你点。


他说,行。


我让梁经理过来给推荐一下,有没有南方姑娘?


因为,北方姑娘有个特点,喜欢当爷,你花了钱,还要哄着,没有服务意识。


而南方姑娘不同,她知道自己出来赚的什么钱,会很体贴,陪你喝酒,陪你唱歌,你捏一把之类的,她也只是笑笑。


我同学毕竟是个生手。


一个姑娘,信阳的,半个南方人吧。


还不错。


我点了一个日照五莲的,说是在潍坊学院读书,暑假出来打工的,不知真假,反正这些人没实话。


这些姑娘不出台。


能喝酒。


忽悠我们点洋酒,我同学心情不好,说要多喝点,也没喝过所谓的洋酒,这些洋酒多是假的,无所谓了,哄他开心吧。


买芝华士送公主,就是有公主给我们服务,倒酒,我点了一个999套餐。


公主特别单纯,2006年出生的。


看起来,就是个高中生。


我怕我同学结账,我让小袁帮我结了账,我发现我同学对女人没啥兴趣。


一把也没摸,唱歌也离的很远,貌似他也不喜欢跟女人碰杯,我们俩喝了六瓶啤酒,一瓶芝华士,要不,咱换个地方玩吧?去洗脚。


他说,好。


我们又去洗脚……


我同学有些醉意了,我送他回酒店,我问要不要找个姑娘?


他说,那个倒酒的不错。


我说,那个不是很合适,年龄太小,暑假工,才16岁。


他说,那不行,不合适,算了,没什么意思。


次日一大早,说找不到手表了。


那我需要四处给找。


吃饭的地方,唱歌的地方,洗脚的地方。


我觉得唯一有可能的地方就是洗脚的地方,因为洗脚时需要摘手表,他自己也不记得放哪了,表也不贵,三四千块钱,但是是他结婚时买的。


我说,你放心,我给你找。


上午11点多,我去调监控,唱歌的地方不让调,以为怎么了,那我先去洗脚的地方,洗脚的地方很相信自己的员工素质,所以他们也愿意调取,一调发现走的时候,手表没在手上,进的时候就没有。


说明,在前一站丢的。


我又联系了小袁,小袁陪我一起去,恰好遇到了那个倒酒的小姑娘,16岁的那个,穿着运动装,弯腰时惊奇的发现,她竟然纹了满背,一直到屁股,大概率不止到屁股,是个仕女图。


调取监控发现,也没戴。


那我推测,应该是他丢在了老家之类的。


他下午两三点才醒酒。


说,在自己包里。


我草。


我一看这16岁小姑娘也不是省油的灯,我问小袁这姑娘出台不?


小袁说,这里所有人都不出台,但是只要看对了眼或价格合适,都出台,包括老板娘。


我很想采访采访这个姑娘,什么样的家庭成就了你?


多大纹的身?


读书读到几年级?


攒了多少钱?


我同学走后几天,我请小袁吃饭,小袁给我讲了幕后一些故事,说这个姑娘叫大洋马,让一个开八手宝马的小青年包了,准确的说是反着包,是大洋马赚了钱给小伙花,小伙动不动还破口大骂……


从她纹身的颜色深度来看,她大概率是十二三岁就开始了浪迹天涯的生活,要么是被亲戚带下水的,要么就是上学时被小混混拉下水的。


她太反差了,整个人萌萌的,仿佛真的是个学生。


结果,有着另外一面,说是还会一字马。


2008年,我去北京,王通请我住五星酒店,飞机晚点了,我到酒店时凌晨3点了,五星酒店的二楼是夜总会,姑娘们正好下班。


她们从楼上一起往下走。


给我的感觉,就是金马奖颁奖现场。


是那么的漂亮,那么的清纯,跟我理解的夜场女截然不同,我们小地方的夜场女一看就是夜场女,而北京的夜场女竟然那么像学生,那么像白领。


她们一点都不妖艳。


第二天,我还写了篇文章,今天的大学生打扮的像小姐,小姐打扮的像大学生。


是真的像!


十几年过去了,县城也有了当年北京城的感觉。


夜场女,都走起了反差风。


那,大洋马未来会干什么?


要么,在县城卖红酒,在县城卖茶叶。


县城里很多开酒庄、茶庄的女老板,就是夜总会出身,她们懂男人,仿佛整个县城没有她们不认识的人。


那问题来了,她们能否改变秉性?


她们依然有夜总会的招待风,例如开一些俏皮的玩笑,周旋于男人之间,有时我在想,她们认识这么多人,为什么就是做不好生意呢?


我想了想,就是因为一直都没有挺直腰。


时不时的想躺下。


因为做酒的缘故,我认识了好几个类似的酒媛与茶媛,她们很难把对方当朋友,对方也很难把她当朋友……


原始部落。


我接触过三次。


一次是新西兰,毛利人,最有名的就是毛利人的战舞,例如橄榄球比赛前,都要跳这么一场,很震撼,有兴趣的自己去抖音搜索。


毛利人喜欢纹身。


国内一些原始部落也喜欢纹身,例如云南那边的。


这些,不知道该怎么解释?


一次是澳洲原始部落,我印象最深的就是那些人肚皮普遍鼓鼓的,按照咱的理解,既然是原始部落,整天跑呀,打呀,身材应该很协调,不。


也有纹身……


一次是台湾的阿里山原始居民,载歌载舞,晒的乌黑,要跟我们跳舞,我印象最深的就是狐臭特别重。


我说,带娃参观兵马俑时,我发现了一个很有意思的细节,这些兵马俑,士兵的肚子平平的,而军官的则是鼓鼓的,“将军肚”是不是就这么来的?


他说,“将军肚”这个未必出自兵马俑,但是,古代将军的确多是大肚子。


书中怎么描写大将军?“身长九尺,腰大十围”。


这点也体现在将军画像上,有些画师会刻意把将军的肚子画的又大又圆,彰显将军之威武,类似今天的美颜相机,P一下。


我问,为什么不练成肌肉男呢?


他说,中国古代文化里,没有肌肉审美这个概念。


中国人开始适应肌肉审美是最近几十年的事,也还没完全GET到健美的美!


我们的文化里,怎么描述一位战神?第一、身材魁梧,往战场上一站,宛如一座山。第二、天生神力,项羽“力能扛鼎”,《隋唐演义》里的李元霸,动不动就把敌人一撕两半。


绝对力量需要绝对体重来支撑,“脂包肌”是战斗力、力量、耐力的结合。


你看那达慕大会上那些蒙古族摔跤手的体型,就不难想象古代将军长什么样,从现代健美角度而言,他们与型男只差了一道工序,刷脂。


我问,有没有营养过剩的原因?毕竟先保证他们的伙食。


他说,也有这个因素。之前我给你科普过,安禄山是三百多斤的大胖子,糖尿病患者,就是硬生生吃出来的。


再有,能当将军的,年龄也不会太小,身体脂肪自然堆积。其实不用说这么远,往前推20年,那时当领导的,多是大腹便便,是养生、反腐、媒体三管齐下才帮他们减掉了肚子。


我问,皇帝里有没有大胖子?毕竟山珍海味随便吃。


他说,人们总想象着,皇帝顿顿山珍海味,吃的肥头大耳。


其实,除了草根逆袭的,皇帝们从小就是锦衣玉食,对大鱼大肉早没了兴趣。


而且从古至今,有钱人的孩子都是从小音体美兴趣班全开,皇族为了维护统治地位,一样“鸡娃”,骑马射箭这些运动是必备课。


不过,明朝皇帝多是大胖子,朱元璋是,万历皇帝也是,应该是基因问题。


我问,史料记载还是民间传说?


他说,有画像,也有考古数据,前些年,万历皇帝的定陵被打开了。在苏联一次政府工作会议上,赫鲁晓夫声色俱厉地指责斯大林的不是。


听众席上突然有人打断他的讲话,大声诘问:“你也是斯大林的同事,为什么你当时不阻止他呢?”


赫鲁晓夫怒吼道:“谁在这样问?”全场鸦雀无声,没人敢动弹一下。于是赫鲁晓夫轻声说:“现在你该明白为什么了吧?” 大概率是段子!


  ———完———



------------------------------------
***文章已结束,以下非正文,可以不看***
------------------------------------
******
------------------------------------

泡泡哥微信公众号:paopaoge(微信端添加)

泡泡哥-防失联-私人微信:9412679(微信端添加)

直接点击-添加-防失联-企业微信号(微信手机端点击)

直接点击-联系客服进粉丝群(微信手机端点击)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