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社交,运作……

读书,社交,运作……

  经济学家曾提出过一个“龟兔双赢理论”:在陆地上,兔子将乌龟驮在背上前行;到了河边,乌龟又把兔子驮在背上游过河,最后都抵达终点。


  人与人之间最好的关系,就是彼此成全,互利共赢。


  这里有个问题,就竞赛而言“赢”的含义不是到达终点,而是战胜对方。


  当然,市场不是竞赛,交易确实是双赢的,即帕累托改进。


  只是比喻不恰当。新加坡总理的演讲这一段给人印象深刻!!(意思很明确警告华人) 华人不要“叶落归根”,要“落地生根”。


  你在哪里生活,就在哪里扎根。以前,受人恩惠总想用请吃饭的方式答谢。


  后来我也开始变得很忙,用时间来换钱以后发现,自己以为请吃饭算个事儿,在人家心里是负担。


  高层次的人饭局推都推不过来,吃一顿饭付出的心力和时间,比帮咱那点小忙产生的价值高得多的多。


  除非你提供的信息或者情绪价值,值得人家和你吃饭浪费的时间和心力。但还是要心存感恩。


  默默关注帮过我提点过我的恩人,逢年过节礼物奉上,不打扰是我的温柔。


  以及。要做一个好玩的,有趣的,好看的,能提供情绪价值,还有几个臭钱的人。


  让别人感觉到跟咱相处是开心愉悦的。健身房有个小四川。


  年龄50岁+,个头不高,一身腱子肉。


  他是川菜馆老板。


  一口地道的四川话,因为我媳妇是四川人,我能听懂四川话,也会说几句,所以,在健身房他跟我算是比较熟悉的,我一般是3点去,5点走,他是2点去4点走,要回去炒菜。


  核心菜,他亲自上阵。


  那身腱子肉,可能就是炒菜炒出来的。


  我很喜欢他一点,从不纠正什么。


  例如,日常我在那健身,凡是熟悉的,总是要纠正一二,你这样不对,你那样不行。


  他不,从来不谈这些。


  我们各自练各自的,我也从来没谈过自己的健身理念,我也没刷脂,没有任何训练痕迹。


  我对健身理念的认识是:简单化、娱乐化、生活化。


  我一般是这么组合:俯卧撑、引体向上、跳绳、羽毛球、农夫行走、动感单车一个系统的综合,我都给分配到日常生活中了,上午写完文章接着跳绳3500个,用时21分钟,接着做俯卧撑,一组5~10个,做完以后起身拎25公斤壶铃围办公室走一圈,先是双手各一个,然后是只用右手,再然后是只用左手,这些做完后差不多就到午饭了。


  午饭后去健身房动感单车+引体向上,然后去打羽毛球。


  洗澡,回办公室。


  每天都是如此。为什么不跟大家似的练那么多花样?因为我脑子比较简单,太复杂太繁琐的业务我做不了,我喜欢简单的东西,可以融合进生活的。


  偶尔停中间一两样无所谓,例如前段时间崴脚了,那么跳绳暂停。


  今年全勤吗?


  全勤!


  小四川练的样数多,每一样器械都要捣鼓一下。


  男人一旦熟悉后,就有一点,喜欢聊骚,跟我聊健身房的女人,是他看到我中午更新的朋友圈,说有朋友卖给了我2万4千元的酒,他问我是不是贵州大曲,因为前面我还发过一组图,是贵州大曲的,他的意思是若是贵州大曲,可以不用愁,批发给他。


  我说不是贵州大曲,是杂牌。


  他说,人家至少对半赚。


  我说,谁若是1万元回收,我立刻给他。


  他说,你何必呢,直接拒绝就是。


  我说,只能说是朋友给开的罚单。


  他给我讲了一个故事,健身房一个娘们拉他去沂南泡温泉,路上说自己跟朋友合伙搞了个代理,叫天朝上品,2000元一箱,他实在抹不开面子,买了五箱。


  他郁闷的是什么?


  这个酒很快到了1500,又到了1000,又到了500……


  他说话很幽默,说最初觉得就当花1万元买了个贵B,后来发现这个酒的真实价值以后,越想越恶心,觉得被套路了。


  我说,否则人家为什么喊你去温泉,能白让你泡吗?


  他说,被人算计了。


  他翻开微信给我看,现在天朝上品的报价是24元一瓶。


  我说,你这个比我强,我是什么都没捞着,完全是被人开了罚单,有苦还说不出来,人家采取的策略更奇葩,直接给送到家门口,看你要不要?


  小四川看着挺老实,其实背后小动作特别多,尤其是跟健身房里的老女人们,包括卖给他酒的也是个老女人,看起来不老而已,76年的,离过两次婚,只要请喝酒就能睡,因为她,我还写过一篇专题,是说漂亮女人可以吃多久的颜值红利?


  答案是吃到50岁没有问题。


  也就是说,50岁以前,时刻都有男人围着你转,请你吃饭,给你买礼物,她每天都有酒场,也有酒精依赖,有段时间曾经跟健身房一个老男人走的很近,老男人是我们家会员,他们经常在我们家餐厅吃饭。


  说的不准确,她不仅是有颜值,她还有公职,这才是关键,对于大部分人而言,能睡个铁饭碗,仿佛睡了范冰冰。


  健身房钓鱼的人特别多,直销,保险,茶叶,酒水……


  小四川就是以猎物的方式出现在她们面前。


  以小恩小惠,就睡到了。


  否则?


  他那身高,就跟个炮弹似的,很难受到青睐。


  不过,萝卜白菜,各有所爱。


  小四川什么都跟我聊,说到了他这个年龄了,再回家日老婆是一种耻辱,他给自己的定义就是临近阳痿的年龄挽救式体验!


  我求证于他一件事,就是厨师是不是经常搞服务员?他小眼一眨,意思是里面故事多了去,他说年轻时自己在湛江打工当厨师,那时行,现在是夫妻店,服务员是本地老娘们,他没兴趣……


  小四川还经常给我科普如何“泡妞”,应该说是泡老娘们,小姑娘他搞不到,他跟我讲,最好混的圈子是跳广场舞的群体,年龄35到45之间的,一泡一个准,在群里偶尔发个红包,她们去吃饭时给打个折,平时给发个红包,就搞腚了。


  他上午还搞直播,卖香肠、腊肉,说一天能卖40多份,能赚个两三百块钱,很开心。


  他跟我讲,有个女的,练瑜伽的,可能是好友的好友,反正是推荐到他的直播间了,找他买了腊肉送亲家的,还加了微信。


  直接切入正题。


  小四川跟我讲,这女人嘴上功夫了得。


  我说,这玩意有啥功夫,舔来舔去,脏的要命,有医生给我科普过,人嘴比狗嘴还脏。


  他小声说,弟弟,这你就不懂了,真正的高手,是嗓子眼的位置会动,一松一紧,这个女的就会,太厉害了。


  我问,你没送点腊肉给人家补补?


  他说,啥也没送,还给我买了个剃须刀。


  我说,还是你厉害。


  小四川就是嘴硬而已,这些南方人有一个算一个,都是靠钱来建立链接,要么支持人家的生意,要么就是给人家发大红包,否则谁愿意含这么个麻辣香肠?


  还有,多是一些老女人,45岁+的。


  年轻小姑娘,没搭理他的。


  小四川是怎么迷上直播的?


  他信佛,关注了一个东北人在转山,冈仁波齐,我说我去过,他可能觉得我吹牛,为此我去我抖音上把我当时在冈仁波齐拍的视频都打包发给了他。


  他的梦想是去转山。


  东北人是一天一圈,每天都有两三万人关注直播。


  他们是玩快手。


  我一直都很好奇,为什么有抖音还有人去玩快手呢?


  我到现在也没下载快手,我觉得抖音早晚是宇宙中心,快手肯定会不断被蚕食,我更不能理解的是,我重仓的基金兴全合宜竟然重仓了快手,股吧里一片骂声,认为这是接盘侠行为。


  当然,基金经理肯定比我们调研更深。


  关于抖音与快手,我在读者群里做过调研,多数人都说自己不玩快手,有人回了一句,我觉得很有道理:大家都以为自己接触的是中心。


  我第一次深刻的感受到平行世界,是我得知辛巴有1亿粉丝的时候,也就是每十几个人里就有一个人关注他,而我们身边却没有一个人关注他。


  甚至,没听说过这么个人。


  平行的多么彻底?


  观察了这么多油腻男的骚事,我就在想,男人不管什么颜值,不管什么身家,只要他想女人,终究有人能被拿下的,毕竟世界也是分层的,每个人都不是最高端,也不是最低端,也就是,他终究会是有些人的男神……


  这些小老板们,虽然不是说一心想女人,但是只要有机会,就不会放过,如猎狗一般,时刻敏锐的警觉着,抓住每一次机会。


  不刻意,不放过。


  我咋知道他泡妞是需要花钱的?


  有次,他跟我说了这么一句:只是送个手机,这就算没花钱了……


  整个健身房,他对我算是比较好的,至少是比较认真,只是他不知道我是个写手,会把这些骚事写出来,他有些拿捏不准的事,也会问问我。


  他小娃去年上学报名,他是本地房外地户,有概率报不上名,核心校区的策略是优先考虑本地房本地户,也是因为生育高峰的问题,学校容纳不了那么多学生,必须要朝外分流,怎么分流?只能不断的严卡条件,有些人是本地房本地户都被PASS掉了,例如户口在爷爷奶奶身上。


  小四川很是着急,他已经很山东了,想给人送礼,计划拿5千元解决这个问题,我说你不如把5千元给我,我给你解决。


  他很认真的问我:真的?


  我说,不用五千,请我吃个酸菜鱼就行。


  套路非常简单,就让媳妇去学校招生办,语言不通更好,我们在本地有房子,我们有居住证,为什么不让我们上学?


  你不让我们上学是吧?


  那我接着去教育局,再接着去市教育局……


  你只要表达了你的姿态,一定让你上。


  你相信我就行了。


  为什么别人这么做不行?


  因为,别人不会这么做,都觉得,咱不符合人家条件,那就算了。


  其实呢,这些名额都是有弹性的,一是留给特殊关系户,二是留给他们对付不了的人,什么人他们对付不了?


  妇女,他们就对付不了。


  写手,他们也对付不了。


  千万别让闹出什么事,你别打滚了,起来吧。


  就这么简单?


  是的。


  这一招,可通用于对付山东所有基层工作人员,前面我写过一个朋友,被PUA了,又是请吃海鲜又是送钱,成了人家的取款机,我给他出过主意,就是认罚,你给我开罚单我就认,但是我就是不惯你毛病,你要给他深不可测的感觉,他就会掂量掂量……


  这有个前提,需要有类似的工作经历,知己知彼。


  多数人都是我哥的类型。


  例如这个时节,要列一个巨细的名单,各单位,各科室,要具体到个人,不同的人不同的礼,最差的办事员是一提茶叶一提月饼,茶叶就是礼品茶,几十块钱,就是个包装而已,月饼也几十块钱。


  我哥觉得很便宜,1万元就能搞定100个办事的人。


  有分管领导也感叹,山东若是不改变这个风气,会被珠三角、长三角越甩越远,完全不是市场经济,而是管控经济,一定要管住你。


  这种PUA,无处不在。


  从餐厅来观察,最拿捏人,最有权威性,最受尊敬的,一直都是公检法、医疗卫生,要么是惧怕,要么是有求,这两年最热的是环保、安全、市场监管,热到什么程度呢?市场监管的普通小兵也能喝上茅台了。


  某办公室主任退休了,也做点小生意,有天有人宴请他,在我们餐厅,我算是半旁听了前因后果,大概率是涉案,不知道是什么案,想找他给找人,他很正经的记录着,叫什么,目前什么阶段,谁管着……


  我就在想,有些人,哪怕干到了办公室主任,哪怕干了一辈子,依然是个傻屌,你以为你是谁?


  这样的事能问吗?


  能管吗?


  有用吗?


  当然,大概率他只是表演一下。


  毕竟,吃了人家的,喝了人家的,拿了人家的。


  涉案的,除非是超级大BOSS,普通人左右不了。


  我觉得成年人要有一个基本的修行,不主动把自己牵扯进任何他人事件,别逞能,别装逼,过自己的日子就行了,国家权力机构不是咱开的,咱认识的人咱也不求人家,你以为你是谁,你还想打招呼?


  有个屌用?!


  我哥出事后,全程都是我去跑的,请的人一箩筐,每个人都说给问问,基本都是没有任何结果。


  真正有结果的,只有两类。一类是读者,因为他没见过我,觉得难得有机会帮董老师做点事,很用心,会如实反馈。


  一类是咱交换来的,就是我想用什么代价推动什么进展,还要符合规定,例如坦白从宽,那就让坦白,态度良好,那就让良好,主动认缴,咱就主动…


  我开书店,认识了两位来打卡的大BOSS,都是省级的,我们还有微信,聊的也很好,我能求人家吗?


  我鼓了三次勇气,没敢开口。我求助了我恩师,我恩师退休了,他给我的答复是:不能。


  不开口,你们还是纯粹的文艺青年关系,一开口,你立刻就被PASS掉了,属于不安全关系。


  多看几遍《教父》,能跟他们谈交易吗?


  我就懂了。


  靠谁都白搭,靠我自己吧。


  这里面有个最奇葩的细节,当时我有个读者是镇长,她年龄不小了,刚怀了二胎,在家休产假,我哥羁押地正好在她老家,但是不是她任职地,她跟我讲,她有个同村的人,在那干中层。


  这个同村的人还很给力,接着给打了电话。


  一切就很顺利了。


  这里面有什么奇葩之处呢?


  他们俩是同一年考走的,她考的不好,他考的很好,他爹他娘嚣张的不得了,属于那种村里很嘚瑟系列,为此,她说全村人都讨厌他家,但是呢,为了我,关键时刻她还是求助了他。


  整个事情经过看下来,就觉得你在摇摆。


  一是,你在批判别人的时候,自己也身在其中。


  例如你不建议别人管闲事,但是你又请了一箩筐的人来管闲事。


  二是,你说只能靠自己,但是又去靠了读者和她的村友。


  我看后得出的结论是,真遇到事了,往上找人很难,往下找相对容易,或者找同级别的。


  问题在于同级别的和低于自己级别的,能有多大能量?


  且不说还要兼顾筹码,需要综合考量。


  还有一点,大家做事,多数都有不切实际的想法。


  例如我嫂子是怎么运作的?


  运作无罪。


  无罪?


  无罪能羁押你吗?


  羁押你能放你吗?


  你想的真天真!


  我嫂子被那些人忽悠的团团转,我当时让我哥认罪认罚,我嫂子歇斯底里了,还让律师给我打电话,意思是一旦认罪就完了。


  我嫂子到现在都没原谅我。


  我表侄子参加工作后,我给他科普过这个环节,就是你不要轻易向你的同学、朋友打听任何事,也不要为任何人打招呼,因为你没有这个资格。


  你不要让身边人觉得你就是政府。


  相反,你要给他们一种感觉,你就是政府的一颗螺丝钉,你什么事都管不着,事实上也是如此,你别替朋友操心那个又操心这个。


  你会让人很烦。


  应该说,很多人都缺少类似的修行。


  乱伸手。


  最近,健身房年轻人特别多,多是高校学生,大学生素质会不会高一些?


  还是年轻了。


  大声喧哗。


  器械乱丢。


  抽烟……


  不规范使用器械。


  对于这些学生,老板很是头疼,但是又没办法,人家给钱了,又不能不让来,我觉得他们貌似把这里当社交平台了,毕竟有空调,很多时候他们是坐在那里聊天、打游戏,并不健身。


  也有认真健身的。


  很少数。


  我不知道他们是不是同学,仿佛都认识,有男有女。


  嘻嘻哈哈。


  农村有句俗语,狗欢没好事。


  出幺蛾子了。


  一个小伙要卧推,小姑娘帮他加重量,这个东西正常操作是应该静止状态时加片,否则会导致左右不平衡,翻车。


  结果,翻了。


  一头正好砸小姑娘脚上,哭的嗷嗷的……


  整个健身房我算是年龄最大的,前台小姑娘也没经验,我过去看了看,哑铃片正好砸脚面了。


  当时就肿了。


  我问:能站起吗?


  她试着站了一下,颤颤悠悠。


  我问,有没有那种放射性的疼?


  她说,反正很疼。


  有小朋友提议打120。


  我说,别打了,来费劲,我送你们去吧。


  那个卧推的小伙还有这个小姑娘一起上了我的车,应该说是背上去的,下车时,我发现小姑娘能站,能颤颤悠悠的走两步。


  我跟小姑娘说,去拍个平片看看骨头就行,百多块钱,没必要拍那个双源CT,那个太贵,七八百。


  我就没再管。


  走的时候,我跟小姑娘说:大概率没事,因为真骨折了,你站不住,那种疼是放射性的,叔叔不是哄你开心,我做过这个手术。


  另外,小伙子一共用了2个哑铃片,20多公斤。


  外面又有胶皮,下面又有减震。


  她又穿着鞋。


  又不是垂直落地砸上去的。


  这里面还有个细节,小伙子一身汗,不知道是紧张的还是热的,就那么直接贴我车座上了。


  这个汗很难清理,我之前打球经常拉着顺路的球友,他们有些就不换衣服,后来我那个车就因为这个让我卖了,一到夏天,没法闻,怎么洗都白搭。


  过了两三天,我又遇到了小姑娘。


  她喊我叔叔。


  我问,问题不大吧?


  她说,没事了。


  我说,人的骨头是非常硬的,尤其是手骨、脚骨,几乎都是实心的。


  她加了我微信,说有机会到我书店看书,这是因为送他们去医院路上,他们问我是干什么的,我说书店老板……


  8月27号来了,给我买了个大西瓜。


  我说,你是学生,不能乱花钱。


  她说,买个西瓜还是能买得起的。


  我问,你咋没返校?


  她说,有疫情,延期开学。


  我问,在哪读书?


  她说,西安。


  我问,外国语?


  她说,是的,你咋知道的?


  我说,我有直觉。


  其实,我是蒙的,我对这个学校比较熟悉是因为符小颖是这里毕业的,在这里读的英语硕士,我对西安交大也很熟悉,北纬姐是那毕业的。


  你想,一个阅历丰富的中年大叔去跟一个大三学生聊天,聊什么吧?


  聊什么都会给对方一种感觉,妈呀,大叔就是辞海。


  她一聊西安的街道,我就能说出这个街道有哪些特色的店。


  我看着眼前的小姑娘,我心想,年轻真好,未必是多么好看,就是那种青春,活力以及皮肤质量……


  后来,说起了烤羊肉串,她说喜欢吃西安的羊肉串。


  我说,我可以请你吃烧烤,你若是觉得不合适,可以喊上你的朋友们。


  她说,我没什么朋友。


  我问,那不是你男朋友吗?


  她说,不是。


  我问,同学?


  她说,也不是,是他们建了一个暑假健身群。


  小姑娘父母都是矿上的,不是矿工,而是铁饭碗,肥差,平时父母都在矿上住,她自己在家里住,所以她也是自由的。


  我觉得自己带个小姑娘去吃烧烤也不合适,我喊上了同事们一起。


  我点烧烤很专业。


  有多专业?


  除了烤肉,什么都不要,什么烤茄子,烤韭菜,烤鱿鱼……


  在所有烤串里,烤羊肉是利润最薄的,一家烧烤店能干起来,核心就是靠羊肉好,这是招牌,一般人请吃饭,也就是点个十串二十串,然后再点一些不值钱的烤蔬菜,烤馒头,核心是喝啤酒,吃花生和毛豆。


  真正的资深老炮,尤其是一个人的,你看他怎么吃烧烤?二十串羊肉两瓶啤酒,吃完就走。


  我们每人两瓶啤酒。


  我喝三瓶就容易醉。


  小姑娘还是蛮有自己的思想的,她计划留在西安,问我如何看待西安与沿海城市?


  沿海城市会虹吸全国人口,但是吸不动成都、重庆、西安,因为这是三面墙,成都重庆是拦截整个大西南,西安是拦截整个大西北。


  西安不仅仅是有底蕴的,也是有潜力的。


  你若是喜欢,完全可以留在那里……


  她男朋友是渭南的,想一起留在西安奋斗。


  我认为,很好。


  她的意思是父母希望她能回来考编。


  我说,若是回来能考上,也是不错的,但是很难。


  她的意思是不愿意留在县城。


  我说,这个想法是对的。


  关于城市与人的关系,我觉得有两点:


  对于普通人,也就是上班族,大城市要好于小城市,因为周围人的整体素质都是高的,你的朋友,你的玩伴,都是素质比较不错的。


  若是你有能力突破城市限制,例如你的生意遍布全国,你的朋友遍布全国,甚至你是一个国际自由族,那么你在哪都无所谓,因为周围人很难影响你,你活在自己的世界里,活在同圈层的意识里。


  是不是有些云里雾里?


  然后呢,我再说一点,人们往往高估了自己,低估了城市的厚度,这个厚度有多厚呢?


  你随意采访一位本土考出去的大学生,他都觉得回来当县长都屈才了,不是一个人的想法,是所有人的想法。这就如同我刚回来,我觉得自己当个科级干部太委屈了,我怎么也要县长起步,若是咱做生意,那肯定是县城首富。


  可是,我回来这么多年。


  我慢慢的发现,自己是那么的渺小,我在县城排不进TOP5000,一座县城都可以把我们轻松拿捏,很多人理解的在上海是什么意思?


  家里人以为他是许文强。


  其实,他就是两点一线,除了出租房就是办公室,整个上海的繁华与他没有半毛钱的关系。


  核心是,你是谁。


  你在哪并不重要……


  已经参加工作的那个是我表侄子,我有两个大侄子,堂哥家的,现在也都要参加工作了,大侄子医学博士在读,大概率会回本地三甲医院,因为他女朋友考了本地编制,大侄子大概率会定居县城,他比较务实了,甚至一度担心博士都进不了本地三甲医院,也就是临沂中心医院,就在我家旁边。


  二侄子,山大硕士,今年参加的公务员考试,800选1,笔试第一,面试第一,进了市直,原本也是想回县城,买了房子,媳妇是大学同学,提前考了我们本地编制,结果他考到市直以后,现在媳妇准备考市直公务员。


  有时,我觉得有些惋惜。


  大好青春,为什么要瞄准县城?为什么要那么早的谈恋爱?


  二十来岁就考虑结婚生子。前几天家里升学宴,我跟嫂子坐一起,嫂子聊起儿子们,全是喜悦,这是逆天的结果了。


  我总觉得,他们的人生还有更多可能性。


  去北京,去上海,甚至去全球……


  反过来讲,又觉得,这已经是普通人能想象的最完美的职场选择了,若是真的如我所想,去北京去上海闯荡,若是最终的结果是啥也没混出来,再仓皇考编,可能就再也没有机会了。


  这就如同《我是大明星》里那个唱歌的保洁,那是山艺毕业的,跟我朋友是同学,北漂过,还试着出过专辑,做过驻唱,也没混出名堂,后来参加朱之文成名的舞台,很快被淘汰了,现在不知道过的怎么样。


  家庭导向是非常重要的,有时还的确需要外力,例如我姐家的娃,都以舅舅为偶像,考试考的不错了,我姐带到我家,说答应他让他坐坐舅舅的大路虎,我开路虎拉他转一圈。


  我儿子呢?


  学习不认真,我姐前几天给谈了一次话,我姐说,董世博,你肯定能考上北大清华,你选一个吧?那怎么才能考上呢?


  对于你而言,就是两件事。


  一是把体育成绩搞上去,先考上高中。


  二是把字练好。


  现在,娃可认真了,他卧室都装上了引体向上的横杆。


  我跟我姐的追求不同,她是下决心把孩子送到北大清华,目前来看,十拿九稳,她对外定的目标是山大,我的追求是让孩子考上高中,读理科,高中毕业后,实在不行,读不读的无所谓了。


  考编?


  上班?


  这都不在我给孩子的规划范围内。


  我觉得,何为人生赢家?


  时间自由,空间自由,是基本前提!


  山东,什么时候能再次腾飞?


  父母给孩子传递一种全新的价值观时,那就是搞钱,搞钱,搞钱!


------------------------------------
***文章已结束,以下非正文,可以不看***
------------------------------------
******
------------------------------------

泡泡哥微信公众号:paopaoge(微信端添加)

泡泡哥-防失联-私人微信:9412679(微信端添加)

直接点击-添加-防失联-企业微信号(微信手机端点击)

直接点击-联系客服进粉丝群(微信手机端点击)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