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照

日照

  百日百县第1站,日照。


  先交代背景。我媳妇没念过书,初中毕业,前两年,她魔怔了,加入了一个深圳炒房团,叫深房理,我媳妇迷他迷的不能自拔,动不动就来一句,人家理总说了……


  家里的日历,换成了带着深房理大头贴的。


  做了米饭问我好不好吃?我说好吃。


  她说这是理总老家的大米,说理总是一个很有大爱的人,帮助老家亲戚朋友卖大米。只是吃吃大米还没啥,关键是一吃饭就给我儿子上课,跟我儿子讲,一定要学会用未来的钱买今天的资产,要学会负债,不能学你爸,你爸喜欢把钱存银行,每天都在贬值!


  完全是教主与教徒关系!


  深圳房子不是有钱就能买的,需要房票,什么是房票?


  也就是购房资格证。


  说白了,就是户口。


  相比其它一线城市,深圳户籍门槛是最低的,若是本科及以上学历,可以秒落,可是我媳妇不是,她什么学历都没有,这种情况最容易落户的方式是婚票,就是跟深圳户口的人结婚,买上房再离婚,理总给我媳妇的就是类似的建议,但是我媳妇不敢跟我提离婚,怕我不复婚了,深圳房子热的那些年,有职业做婚票的大叔大妈结过三四十次婚,这婚可不是白结的,要收费的,还不便宜,一次收费大几万。


  后来,有人给我媳妇出了主意,让她去学焊工,她还真傻乎乎的去学,貌似需要拿到高级证才可以落户。


  高级证很难拿,说是广西容易考,光南宁飞了六七趟,也没搞定。她就求助于我,问有没有办法,能曲线救国,拿个大学文凭?


  不管是全日制的还是函授的。


  是文凭就行。


  我求助了留校任教的小师妹,她跟我说,她老公那边有函授点。她老公也是我们校友,硕博都是在复旦大学读的,回来任教,带研究生。


  我加了小师妹老公的微信。


  他说久仰大名。


  说是他读书时,校园论坛上还有我的传说……


  这点,还真有可能是真的,因为我们差不了几级!


  他喊我师哥,那我自然喊他师弟,我说了自己的诉求,他认为拿证不难,报吧,我跟媳妇说了,可是呢,媳妇害怕,咱也不知道怕什么,非拉我一起,说希望我能陪她一起毕业。


  好吧。


  一个很边缘的专业,人文社会方面的,这样的专业有个好处,类似文科里的大题,只要你的字够多,写的够整齐,都能得高分。


  于是,我陪媳妇报了名。


  函授了半年多,媳妇不需要继续读了,因为她拿到高级证了,成功落户深圳了,不需要什么破函授了。


  不过呢,我在整个函授过程中,觉得课程很有意思。


  我决定读完。


  另外,本身报名就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我媳妇还找人造了个高中毕业证,她的作业、实验、阶段性考核都是师弟找学生帮着弄的,也算是花费了心血,若是我也放弃了,师弟师妹会觉得咱太不靠谱了。


  今年上半年,师妹频繁的联系我,找我商量人生大事,有学校愿意挖她,给百万政策性补贴(政府30万,学校给住房,给批项目经费),应该是学校要申请硕士点,缺少对应专业的人才,而她正好专业符合,学历符合。她唯一犹豫的地方,就是城市太LOW,算是山东尾部城市,那日照不是更尾部吗?那不一样。


  第一、日照只是校区,学校并不属于日照。


  第二、日照是旅游城市,很美。


  她自己想去。


  理由是什么?


  在大校,她不属于稀缺资源;在小校,她就属于稀缺资源,更受重视,毕竟去了就给这么多钱,还有内部房,还承诺几年内给评教授。类似的人生决策,咱不能随意左右,我只能给出模棱两可的建议:尊重你的内心选择。


  还有,要权衡家庭。


  去意已决。


  9月10日报到。既然我知道了,那我要去给祝贺一下,约定了9月1日小聚,因为9月1日开学,我还可以顺便把我的函授推进一下下。


  其实,9月1日是我定的。


  为什么选这个特殊日子?


  因为,20年前的9月1日,我独自一人到学校报到,那是我第一次坐长途客车,第一次出县城,第一次见到“山”,虽然我老家是沂蒙山区,但是我家那一带没有山,我第一次见到山就是2002年的9月1日。


  到了长途汽车站,下了车。


  有曲阜师范大学的接待处,然后坐免费的公交车到学校。


  整个人是木讷的。


  人家都说普通话,我不会说。


  那时能想到会有今天吗?


  应该这么说,就是打死我,也不敢这么想。


  20年。


  真是云泥之别。


  所以,未来20年,我们会是什么样?


  也是超出我们想象力天花板的。


  我们约了午饭,在校园生活区旁边的兰州拉面,约定12点整。我决定骑自行车去赴约,不是从家骑过去,而是从日照城西骑过去,我把车子停在了竹洞天,是城西的一个旅游景区,半荒废状态,我把自行车从车上拿下来。


  我先骑到老汽车站。


  当年,我就是从这里下的车。


  对面有家店,我上学时开着,现在还开着,叫正泰,应该是卖插座的吧?20多年的门头,真厉害!


  汽车站比之前文明了。


  之前,一到这里,一群大妈就喊你:旅馆、旅馆。


  有些还喜欢伴飞,你走的快,她跟的也快。要么她直接问:给我50块钱让你舒服舒服行吗?


  我记得我以前写过,我回了一句,把她笑的前俯后仰:你给我50块钱,我让你舒服舒服行吗?


  在汽车站门口拍了张照片,打了个卡,接着去东港区政府,门口广场布着展,正在宣传25届省运会,日照现在动不动举办高级别的赛事,不仅仅正在承办25届省运会,北京国安的主场也搬到了日照。


  从东港区政府又骑到了日照市政府。


  准备过斑马线时,因为我是骑自行车,不属于纯粹的行人,所以我是计划等车子过去我再通行,可是车子司机很礼貌的摆手让我先过,那一瞬间,我仿佛身在上海,市民素质都这么高了?!


  市政府大楼很干净,广场上也没人,在旗杆下拍了个照,还停留了许久,也没人来管,旁边的武警小哥哥也没说什么……


  下一站,日照灯塔,灯塔在港务局旁边,到港务局后,我问门口保安,我能在门口拍个照吗?


  他不允许。


  我说,只是拍个照。


  他直接做驱赶状。


  他貌似是害怕把照片传网上还是啥?


  不过,我真下决心停车拍照时,他也没再继续管。我只是拍“日照港”三个字,日照没有太大的企业,日照港算一个,你在日照认识十个人,可能就有一个在日照港工作。日照经济与日照的建设完全不匹配,若是单纯的在日照转一圈,你说这是香港也不夸张,但是没有太多的支柱产业,那房价又怎么起来的?


  虹吸全国,尤其是山东的热钱,过去买房。


  临沂人都自称日照是自己的后花园。


  路上,到处都是鲁Q的车。


  灯塔景区没什么人,我拍了张照片,准备接着去万平口,我在日照读书的时候,灯塔还是老灯塔,现在的是后修的,当时唯一的景区貌似就是万平口,也不要钱,开放式的,班长动不动就带着全班到万平口摸海蛎子,所以我一定要到万平口打个卡。


  从万平口又骑到了太公岛,我们在这里读书时,太公岛还只是个概念,并没有做任何开发。为什么要特意到这个位置?因为太公岛就在我们学校正东边,我第一次看海,看日出,就在这里,我还拣了不少贝壳,放假时拿回了家,送给了亲戚朋友。


  我多骑了一些,骑到了王家皂,从王家皂又骑到了大学城,到大学城兰州拉面店时正好是12点,他们俩也刚到……


  我骑到这里多少公里?


  30公里整。


  累吗?


  一点都不累,莫名的兴奋。


  仿佛真的穿越了。


  而且,我来大学城的路上,还路过了赵德发老师的家,我没有打扰他们。赵德发、夏立君这都是日照文坛的旗帜,如今我可以自诩跟他们是好朋友,这是过去从来没敢想过的,赵德发老师还在我们学校带研究生,当年这都是可望不可及的偶像。我是先认识的赤道姐,有天她跟我说,要不要到我们家坐坐?我爸也喜欢在网上写点东西……


  我心想,日照貌似就我在网上写的不错吧?你爸肯定是那种业余选手,属文艺青年系列,喜欢写没人看吧?


  我问,你爸网名叫什么?


  她说,就叫赵德发。


  我说,不去,不去,不去。


  是紧张的不去。


  不敢去!


  后来,还是去了,会面的场景,烙印在了我的脑海里。赵老师跟我谈一些文化课题时,赤道姐就在旁边听着,仿佛是在听讲座。我就在想,原来孩子也可以如同崇拜偶像一般去崇拜自己的父母,那眼神里透露的全是崇拜……


  是光!


  我一直也希望有一天,我儿子能如此的崇拜我。


  很遗憾,我一直都没GET到。


  一直到前段时间,他去新疆游学,游学结束后,我让同事去济南机场接他,后来同事跟我讲:儿子可崇拜你了,路上聊的全是你,说之前跟着爸爸一起出去,爸爸仿佛什么都懂,什么都很专业。


  我很欣慰。


  见面后,师弟先讲了一下关于我函授的事。


  他算是承诺,一定让我及时毕业。


  我说,那不重要,我是想在这个过程,真的学点东西,函授文凭对我没任何用,要不要都无所谓,我只是觉得这个课程真的很有意思,我也希望能跟母校有个链接,仅此而已。


  谈了谈师妹的跳槽。


  我才突然明白。


  她其实是赠品,那个百万补贴是俩人打包的费用,不是单独给她的,人家想挖的其实是师弟,但是师弟有项目在身,今年走不了,所以她先走。还有一个原因,那就是在大校里,普通博士一文不值,拿不到项目,申请不到科研经费,只有名校博士才可以。但是若是去小校呢?她也有机会做自己的项目。


  可以更好的实现自己的价值。


  按照她的说法,钱对他们俩很重要,这么一调整工作,整体收入可以提升N个档,尤其是她,过去只是拿个基本工资……


  这一切又是什么导致的?


  内卷。


  来的博士,资历一个比一个耀眼。


  那么,普通博士若想日子过的不错,只能降维竞争,他们也不甘心,但是没办法。师妹跟我讲,所有人都希望往上走,例如从曲阜师范大学调到山东师范大学或者山东大学,为什么现在又往下走呢?最核心的是看中了解决教授问题,现在内卷太厉害,在大校里评上的难度越来越高,这个我是理解的,我前段时间搜了一下我辅导员,发现他还是讲师,20多年过去了,啥也没混上,他若是去野鸡大学,可能当系主任了。


  我说,你们就是身在福中不知福,我若是在大学教书,我爹现在每天搬砖也都乐的开花……


  师妹说,这就是围城。


  按理说,师弟的博士分量绝对足够,属于卷死别人系列,为什么还不满意呢?


  专业不行,被重视程度不高,没有对应的政策、资金倾斜,很难出学术成果,有点类似球星在球队里坐了冷板凳。


  那师弟为什么现在走不了?因为他跟同事参与了“科技小院”的项目,还没有结束,合作点遍布山东各地,前几年是播种,这两年是培育,他要做阶段性的走访,挨着写走访记录,选拔出不错的项目报省级、国家级评选,他愁着出门……


  啥是科技小院?


  简单一点理解,就是高校或科研机构与各地合作试点,例如有些农庄门口挂着大牌子,山东农业大学XX实验基地,不过我师弟搞的这个还是偏社会调研类,主要是跟一些统计口合作,有点类似股票里的技术派,从一些数据里“观察”出什么结论,那如何与科技挂钩呢?项目前面加上俩字“智慧”。


  我说,你若是不嫌弃,我可以陪你,我没什么事。


  他说,那不行,太耽误你时间。


  我说,不耽误,我正好有个骑行打卡山东各区县的计划,这样你想去哪座城市调研,你就喊着我,我开车拉着你和自行车,你去调研你的课题,我骑我的自行车,来回路上咱俩还能聊个天,我跟你学点东西。


  他很开心。


  为什么?


  他到现在还不会开车!


  他做完这一圈评测,差不多就可以抽身了,我能感觉到,是他自己觉得压抑从而想走,结果自己没走成,媳妇走成了。


  分开后,我要从大学城骑车到竹洞天,还有20公里。路上我接到了师妹的电话,师妹是劝我,意思是他自己的事你让他自己去折腾就行了,你别操心了,浪费时间。


  我说,我是想跟着玩玩。


  她说,你忙你自己的就行,没必要在他身上浪费时间,那个项目不是他主导的,他去不去评测都行,他就是太认真了。


  我说,真没事。


  她说,光给你添麻烦。


  我开玩笑的回了一句,为老师们效劳是我的荣幸!


  把自行车骑回了竹洞天,我在车上换了衣服,然后又开车到了大学城,我要过来做一下视频验证、学习笔记签字之类的,主要是我车上有给他们带的礼物,一是中秋节了,二是师妹要走。我弱弱的表达了一下我的观点,我还是希望你们留在母校,这样我有个念想,觉得回来有个人可以见一见。


  他们也表示,也有类似的情怀。


  只是,在他们的一维世界里,情怀不能当饭吃,他们唯一的追求可能就是职称,哪里能给解决,就去哪里,这就如同大家为什么抢着去青藏高原支教?因为回来就可以升半级。若是去叙利亚支教回来直评教授,中国高校老师能把叙利亚踏平!


  什么时候去调研呢?


  刚开学,他又太忙,商量来商量去,选了一个折中方案,他把不重要的项目让两个学生去调研,让我起辅助作用,等重点项目他再亲自上阵,带上我。


  我接着约见了这两个学生,都是男生,没有我想象的那么土,还好,走出去说是学校老师也没有违和感。


  最不重要的是农业项目,没啥技术含量,拍拍照就行了,我问俩学生什么时候可以动身?他们说,随时。


  那,就明天开始……


  约定2号去沂南,诸葛亮的老家。


  他们坐高铁到临沂站。


  我安排同事去接,同时我联系好当地的校友会。


------------------------------------
***文章已结束,以下非正文,可以不看***
------------------------------------
******
------------------------------------

泡泡哥微信公众号:paopaoge(微信端添加)

泡泡哥-防失联-私人微信:9412679(微信端添加)

直接点击-添加-防失联-企业微信号(微信手机端点击)

直接点击-联系客服进粉丝群(微信手机端点击)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