潍坊市临朐县

潍坊市临朐县

  百日百县第8站,潍坊市临朐县。


  来临朐。


  先办正事,师弟把分管人的联系方式给了我。


  我一联系。


  在出差。


  对方把项目人的微信推给了我,让我直接联系。


  一联系,很热情。


  给我发了位置。


  在临朐南二环,我开车到了这个位置,转了两圈没发现有什么工厂,南边是苗木基地,北边是个村落。


  她说,我出去。


  一会,看到了。


  白色上衣,在招手,在我西北位置。


  我调头,过去。


  笑的可灿烂了,戴个厚厚的眼镜,我上去就问:你这近视有600度吧?


  她说,有。


  停好车,我看到了她所谓的工厂,胡同的尽头是个蓝色的铁皮门,进了铁皮门是个家庭院落改的工厂。


  有个南方口音的小矮子迎了出来。


  600度急忙互相介绍:这是母校来调研的,这是徐工!


  我略疑惑,是她老公?


  感觉年龄有些差距。


  把我引进了办公室,俩人一个办公室,对桌,有些凌乱,600度再一介绍,我知道不是老公了,是合作伙伴,因为她说:我们这个项目,我负责市场,徐工负责研发与生产……


  最初,在拿到她的资料时,我还在想,终于遇到一个与科技挂钩的了,因为她申报的项目是机械自动化应用,来了以后,我发现,哪有什么自动化,哪有什么高科技,她做的产品非常的简单。


  有多简单呢?


  就是把我们北方用的暖气片给二次加工。


  变成烧烤架。


  干什么用的呢?


  烘干!


  这两年,生意非常好。


  是什么群体采购?


  因为,这两年,各地在限电,南方凡是用到烘干流程的企业都受影响,尤其是签了工期的,若是无法烘干那么自然无法按期交货,他这个产品就是做了一个水暖烘干设备,很多企业都有工业热水,属于冷却循环水,那正好,用这个来实现烘干效果。


  这个产品,笨、丑。


  但是呢,正好迎合了限电这个节骨眼。


  订单N多。


  供不应求!


  她要处理业务,让小矮子陪陪我,小矮子跟我聊了一些天南海北的话题,我多是敷衍一下,没啥意思,按我的推测,他大概率就是个模具工。


  600度忙完了,急忙说不好意思。


  我说,那我就走吧。


  她说,一起午饭吧。


  我说,不了。


  她说,那太不好意思。


  她送我到门口,我们站在门口聊了半个多小时,一聊不要紧,我才知道,她研究生竟然是同济大学毕业的,你同济大学毕业的就在这里搞这个?


  你看看,你搞成了啥样?


  跟个农民娘们似的。


  不行,你必须去当公务员……


  她笑着说,我还是想自己做点事!


  我问,现在满打满算,一年能赚多少钱?


  她说,今年才开始赚点钱,前几年基本持平,今年差不多能有30万的利润吧。


  我问,是你的,还是你们俩的?


  她说,我的。


  我问,你结婚了吗?


  她说,结了。


  我问,老公做什么的?


  她说,哈哈,公务员。


  我问,你的初衷是做什么产品?


  她说,生产线优化,简单一点理解,就是帮一些企业把生产线上的一些操作给与全机械化或半机械化,减少雇工量。


  我说,我以前有个好朋友,她老公就是做机械化开发的,貌似很赚钱,我看她全球打高尔夫。


  她说,你说的要比我们还具体一些,我们更多只是出方案,但是问题也恰好出在这里,就是我们不能给与落地,给出了方案也是屠龙术,后来接了一个烘干流程优化的单,这不,就来搞了这个,一搞,就搞到了现在。


  我说,也算风口。


  她说,没有想象的那么容易,今年还因为环保问题被拘留了十五天。


  我问,你还是徐工?


  她说,我!


  我说,看不出来。


  她说,难道还要写脸上?


  我说,感觉超级乐观。


  她说,还好吧。


  我问,对现在满意吗?


  她说,非常满意,至少在对的路上了。


  上车后,我想了想,这个姑娘一定能成事,只是需要时间,因为她足够乐观,也能感受到她内心的力量,至于不擅长打扮、土里土气,这些呢?


  很山东。


  尤其是学霸系列。


  我是理科生,在我的印象里,理科生姑娘貌似就没有化妆这个概念吧?我们班106个同学,有同学染了头发都成了爆炸性新闻。


  从父母的角度来讲,她读了那么多书,却干了这么接地气的业务,实在有些惋惜,只要她愿意,公务员不是分分钟就拿捏的吗?


  人家有别的追求。


  挺好!


  临朐最有名的是啥?


  最有名的大概率是沂山吧?


  我们临沂地区,总是自称沂蒙山革命老区,其实呢,并没有一座山叫沂蒙山,而是合指沂山与蒙山,更有意思的是,沂山并不属于临沂,而属于潍坊。


  临朐是潍坊的。


  临朐有名的东西很多,例如奇石、黑山羊、秦池。


  还有一样东西,很多人未必知道。


  那就是酒店桌椅。


  例如,你在一家餐厅,看到桌椅很有个性,你问老板从哪买的?


  老板大概率会告诉你:临朐。


  小到面馆用桌。


  大到五星酒店配套。


  他们全做……


  我书店楼上开了一家湘菜馆,桌椅都是榆木风的,我觉得挺有意思的,我想买套放办公室里,当茶桌不是很好吗?


  湘菜馆老板就把卖家微信推给了我。


  临朐的。


  这种餐用桌,无论什么材质的,其价格都要低于家具市场,因为他们面向的是饭店,讲究的是性价比,例如我去家具城买套榆木茶桌,要上万吧?


  我从临朐买多少钱?


  两千元一张桌子。


  用老榆木门板改造而成的,非常有感觉,不是说你要就有,而是需要预订,我用皮卡自己去拉的,我去工厂车间看了,那门板就是从农村收来的。


  我先后买过两张,但是用了没多久。


  卖了。


  为什么?


  有天,有个大神到我办公室玩耍,他一看我的榆木门板,大惊失色,意思是你咋能用这玩意当茶桌呢?你年龄小不知道,过去农村死了人,都是先把大门摘下来,放门板上,越老的门板躺过的死人越多,你不寒碜吗?


  我心想,我是无神论者,我对什么风水、八卦,从来不信。


  但是呢。


  别人没说过无所谓。


  说过,就中了心锚。


  他讲了几个例子,XX朋友家里有个类似的茶桌,孩子总是哭,就是找不到原因,他去一看,立刻发现了问题。


  在他的怂恿下,我把办公室的桌子又全换成了复合板的。


  他自己的茶桌呢?


  也是复合板的。


  理由,类似。


  卖家是个小姑娘,她爸爸的企业,她负责互联网推广这一块,我第一张茶桌与第二张茶桌间隔了差不多一年,而且因为我写到了去她家买桌子的事,给她带去了不少业务,第二张茶桌貌似没要钱。


  但是,我的目标肯定不是要桌子那么简单。


  那时,我经常去淄博出差,从济青高速转到长深高速就要路过临朐,我一般都是约她到临朐服务区见个面,那时媳妇管的很紧,动不动会调行车轨迹。


  也是很正常、很单纯的友情。


  只是她喜欢找我聊天而已。


  那时,家里有内斗,她嫂子接盘了她的业务,因为她哥肯定是未来的接班人,她毕竟要出嫁,她就想自己做点事,她的优势有两点:


  第一、积累了大量的可信任的客户。


  第二、她熟悉木材,她之前在东南亚做过木材贸易。


  想来想去,她做了一个业务。


  实木家具定做。


  什么意思?


  第一、你可以选木材,既可以自己选,也可以让她帮着选。


  第二、你可以指定款式,也可以任由师傅自由发挥。


  面对的客户,是家用。


  问我看好这个市场吗?


  我对实木没啥概念,我也拿捏不准,但是我又不想扫她的兴,毕竟人家专门跑到服务区来见个面,我就总鼓励她:你干什么都会很出色的。


  结果呢?


  做的还真不错。


  尤其是山东这边,很多人很迷信实木家具,又不愿意去买那种价格高昂的红木家具,那么就选择定制,对标就是青岛一木。


  我父母家里的那些家具,就是她给做的,若是买青岛一木的话,差不多8万块钱,我记得一共花了不到5万块钱,她还额外送了一张木床。


  后来,我才知道,很多人迷信这一类家具,但是呢,市场多被当地的木匠占领了,她比当地木匠强多了,懂木头,又有设计团队,又有专业的木工团队,这里面有很多细节,我也是接触她以后才知道的,例如木头为什么买回来要放很久?就是让外地木头适应本地气候,这样做出来的家具不再变形了。


  龙生龙,凤生凤。


  老板的闺女天生会打洞。


  当年,我说想创业,她极力怂恿我做这个市场,理由是这个行业的从业人员不懂审美,不懂推广,懂这个行业的人呢?又看不上这个市场。


  做工如何?


  做工如何不说,真结实。


  她送了我儿子一个小板凳,不知道是什么木的,我儿子天天坐着,我感觉就是一件艺术品,说贵了夸张,我认为若是卖五六百一个,有的是人买。


  她不做那种古代风的。


  多是现代风的。


  至少,我是比较喜欢的。


  只是,现在很少联系了,她忙着当奶妈去了,应该刚生了第三胎。


  她爸喜欢收藏酒,不是什么好酒,就是秦池特曲,几十块钱一瓶,但是时间一长,很多就成了老酒,动辄就是90年代的。


  成了他们公司的专属礼品。


  她送过我两次。


  一次两瓶,96年的。


  说是一瓶能值四五百块钱。


  当年,她爸存酒时,秦池就如同今天的洋河一般的存在,秦池曾经是CCTV的标王,有过高光时刻。


  山东还有个酒,曾经风光无限。


  孔府家酒,让人想家。


  有印象不?


  有次,商业论坛,有砖家在分析,为什么山东作为白酒消费大省而没有出来一个全国知名品牌?砖家的答案是,山东县县有酒厂,各自为政,跑马圈地,地方保护,从而没有形成合力,而四川、贵州呢?他们是产业化供全省,最终供全国。


  有道理不?


  有个屌!


  根本问题是什么?


  是没有踩准流行方向,建国后,白酒最先是老白干系列,例如我小时候还有沂水老白干,现在最有名的是衡水老白干。


  白干系列以后,是汾酒系列。


  然后开始是浓香型,最后又是酱香型。


  山东因为拼的是酒量,大家一直都是低度酒,32度、38度是主流,前段时间我们喝的扳倒井还是30度的,50度以上的酒大家很少喝,从而,山东所有酒厂都在生产低度酒,突然有一天,酱香酒席卷了全国,尤其是拿下了山东。


  而山东又没有对应的品牌。


  那,我们再来猜测,会不会有一天,有一种香型或酒型又颠覆了酱香?


  完全有可能。


  有人在分析茅台时,说,颠覆茅台的一定不是传统白酒,大概率是其它酒型,例如威士忌,说席卷全国,很快。


  酱香酒这才几天?


  拿我们县城举例,大家喝酱香酒,也就是最近三五年的事。


  洋河为什么在山东卖的最好?


  度数适合山东。


  最有意思的是红酒,过去大家还约着喝个红酒,现在红酒基本退出了山东正式宴席,红酒刚来中国时,我去温州出差,我靠,那一条街全是卖红酒的,比温州洗头房还密集,我很好奇,温州洗头房在温州,是不是也叫温州洗头房?还是本地洗头房?


  那,什么酒最值得做?


  我认为,威士忌!


  白兰地呢?


  差一些!


  威士忌未必会在短时间内席卷全国,毕竟其门槛比较高,但是在高端群体里,其占比越来越高,无论从投资角度还是消费角度,其属性都在茅台之上,微博上专门讲威士忌的大V都百万粉丝,粉丝主要集中在珠三角与长三角,我读者里那些高净值,无论是我们聚餐还是日常走动,多是山崎系列,他们也让我做过山崎,我还专门去鄂尔多斯做过贸易,把日本出口到西亚的酒再通过关口进过来,价格一点都不便宜,甚至一瓶高好几百,但是依然不愁卖……


  山崎有假的吗?


  多了去,关键是官方不提供鉴定,我委托小尾燕去给山崎写过信,得到的答复是品牌方只能鉴定50年以上的,其它系列均不提供鉴定服务。


  也就是说,假的也没人能认定。


  所以,我也没继续做,改做了白兰地,但是我内心依然看好威士忌,我更看好的是国产威士忌,就是在国内建厂,自己生产,这个也有很多人在进军了。


  我一般都是怎么选骑行线路?


  有湖,绕湖。


  有河,顺河。


  我原本想骑沂山,毕竟是临朐最大的IP,我发现,若是骑到沂山再骑到临朐人民政府的话,一来一回要七八十公里,超出了我的时间预算,毕竟我要回家,还要写文章,50公里是比较合理的。


  于是,我决定放弃沂山,选了冶源水库。


  这个水库非常漂亮。


  还曾经上过新闻。


  什么新闻呢?


  有年,寿光淹了,大家有印象不?损失惨重,其中就有人质疑,是上游的冶源水库泄洪导致的寿光被淹。


  之前,我写过科普。


  可控的淡水资源如石油、煤炭一般,属于矿产资源,水库的水是可以卖钱的,下游要水是需要付钱的,所以水库很少舍得泄洪,尤其是山东,属于干旱地带,一般很少会采取提前泄洪的方式来应对台风。


  山东也没遇到过什么大台风。


  我写过我们沂水的跋山水库,无论什么季节,水位总是高高的,这就是矿产资源,咋能放了呢?


  当时,面对寿光人民的声讨,上游水库给的解释也是如此,山东的确没有汛期提前泄洪的习惯……


  我计划是这么骑,绕冶源水库一圈,然后去县城打卡县政府,然后再顺着弥河逆流而上,画个圈,我一般都是提前用标尺卡好,测量距离,50公里左右就恰好,顺河和绕湖还有个好处,线路起伏不大,不至于上坡绝望。


  潍坊的路,修的都真漂亮,尤其是沿湖路。


  真的美。


  遇到一老头,放了一群黑山羊,全山东都喜欢吃羊,但是羊肉最有特色的是临朐,临朐是真正吃肉的,其它地方更多是喝汤,概念就是羊肉汤。


  临朐的吃法,有点类似内蒙古。


  可以纯粹吃肉。


  为什么这么自信?


  肉好。


  尤其是黑山羊,貌似一只羊成年要三五年,反正很贵,潍坊做叫花鸡加盟的那个哥们,我们都喊他鸡哥,他每到过年都会送我爹一只黑山羊。


  送羊是个系统的工程。


  选羊,要录视频。


  杀羊,要录视频。


  头、蹄上的毛都不去,跟人的头发一般,乌黑,从而吃这个羊肉总会吃出头发,其实不是头发,就是黑山羊的毛发。


  鸡哥老家就是临朐的。


  他是真正的逆袭者。


  之前在饭店干服务员,出去学了门手艺,做叫花鸡,然后在潍坊开了夫妻店,后来突然悟到了人生真谛,觉得什么东西最容易发财?


  加盟。


  他有上千家加盟店。


  之前开辆面包车,后来开了辆迈腾,再后来开了奔驰E300,外地人来参观来加盟,他也不谈技术,只谈人生,看吧,我就是这么一步一步走过来的。


  很多人从来没坐过奔驰。


  他是亲自去车站接每一个学员,学员上车第一件事就是录视频发抖音,甚至颤抖着手,看吧,人家过去跟咱一样,是个服务员出身,开过面包车,你看看人家现在,开着大奔驰,有大办公室,侃侃而谈。


  还犹豫啥?


  交钱吧?!


  他的成交率,不说百分百也差不多。


  他把人性拿捏的死死的……


  我,就是你们未来的模样!


  为什么送我爹黑山羊?


  两个原因:


  第一,我们关系很好,在泰国时,我们俩一个房间。


  第二、我也为他的加盟事业立下了汗马功劳,过去我春风得意时,我在文章里说谁好,大家瞬间就冲去了。


  跟今天直播间里的“给榜一大哥点点关注”是同一效果。


  鸡哥,是真的蜕变了。


  人,只要在一个分类里成功了,那么就可以研究无数分类,他后来还把潍坊最火的张家牛肉汤给做了全国推广加盟,这个就更夸张了,来了一看,谁不震撼?这是什么翻台率?


  更有意思的是,到沂水玩耍,发现路边一凉皮店生意很好。


  他跟老板谈了谈,俩人合作。


  他推广,老板负责培训。


  老板原先一个月也就是赚2万块钱,现在光培训一个月就能赚2万块钱,在老板眼里,鸡哥就是自己的再生父母。


  当然,他是不会喊鸡哥的。


  那成何体统?


  一定要喊彭总!


  貌似鸡哥现在全职炒股?


  中午,我实在骑不动了,路过一家羊肉店,问有羊汤不?


  老板娘说,没有。


  我问,你们不卖羊汤吗?


  她说,羊肉没有了。


  我问,附近还有吗?


  她说,南边有,不过有点远。


  从这一点也可以看出,他们不怎么爱卖羊肉汤,到了南边,又是一个大姐,在杀羊,一只老羊,我问大姐有羊肉不?


  她说,有。


  我站着跟她说了一会话。


  我说,我只见过男人当屠夫,没想到……


  她说,男人能干的,咱都能干。


  从屋内布局来看,很少有在这里吃的,大概率都是买了回家,我要了40块钱的羊肉,两个饼,大姐帮我开了空调,然后继续杀羊去了。


  我说,我先把钱给你,一会我吃饱了直接走。


  她说,没事,你吃饱了自己结就行,现在不是过去,没人吃饭不给钱。


  我问,过去有?


  她说,过去经常。


  我出发时发了一个百丈崖的抖音,临朐有朋友联系了我,问我在哪?我骑行中不看手机,坐下吃饭才有机会回回信息。


  我说,我一会去老龙湾,我车在那里。


  她说,我去找你。


  我问,你方便?


  她说,10多公里,很近。


  这姑娘是我之前骑摩托车到临朐二姨夫羊肉馆打卡时认识的,她想坐我摩托车拍照,问我可以不?


  我说,可以。


  就这么加了个微信。


  我那摩托车很讨女人喜欢,Vespa。


  看开的车子,也算个有钱人吧,否则我也不会加她的,一来二去,就熟悉了,她慢慢开始关注我文章,从陌生人成了读者和作者的关系,这就是为什么她要见我,我愿意的缘故,读者对作者没有伤害,也没有太多利益关系。


  我在临朐还加过一个女人的微信,不过年龄有点大了,45岁以上了,开茶馆的,私人会所,她认识很多达官贵人,也是我打卡认识的,我原本想这次利用中午时间骑到她店里打个卡,但是我发现骑过去时才11点,不合适,我就继续出发了,这类女人都是超级有故事的人。


  我到时,姑娘已经在停车场了,车子就在我车旁边。


  她拿了瓶水,等我。


  感觉,她略压抑。


  我让她在车里等我,因为我要收拾自行车,换衣服,还要整理一下发型,然后我把自己车子空调打开,我去她车里坐一会。


  她问,董老师,你能直面死亡吗?


  我说,我给你看个聊天记录,我每天骑行一个地方,我出发前都会给好朋友发我车子所在的位置,钥匙的位置,目的是万一我不在了,他可以把车子给我开回去,因为骑行也算高危行为,这也是为什么我选路线时尽量避免有货车通行的线路的缘故。


  她说,我最近一直都有个想法,想让你采访一下我哥。


  我问,亲哥吗?


  她说,是的。


  我问,怎么了?


  她说,胰腺癌。


  我说,那不用折腾了。


  她说,我把你的文章发给过他,他自己是认可的,但是我爸爸不放弃,非带他去北京,去天津,我昨天刚从北京回来,他现在在北京住院。


  我说,不如早点回来,随时都会在那边OVER。


  她说,他自己也这么说。


  我说,你记得我写过我陪领导家的亲戚去天津肿瘤医院看病的经历没?人好好的,突然说不舒服,坐起来,接着脾脏破裂,死了,才45岁。


  她说,我记得。


  我说,胰腺癌,无解,是不是很胖?


  她说,抽烟、喝酒、吃肉,大胖子,他几个朋友全是大胖子,就他没得过胰腺炎,结果是胰腺癌。


  我问,手术过没?


  她说,手术过一次了,现在还有百十斤,他昨天跟我说,曾经N次想从楼顶跳下去,没有勇气,但是他已经接受了自己马上就要离开的这个事实。


  我问,你还有其它兄弟没?


  她说,没了。


  我说,关键是要让你父母也接受。


  她说,我爸其实是知道的,只是不甘心,他不想给自己留遗憾,总是希望有奇迹。


  我问,那你咋不继续留在北京陪着?


  她说,孩子在家,我带我嫂子去的,我哥在我们本地算是不错的家庭吧,生意做的不错,四套房子,两辆奔驰,这次去北京我才知道,原来你写的是真的,我嫂子没坐过高铁,没坐过飞机,这是她第一次出山东,到了北京后,她很失望,因为她发现北京竟然也有人骑电动车……


  我说,就如同我第一次去上海,发现竟然有环卫工人。


  她说,差不多吧。


  我说,你也要劝嫂子,到时候再走一步,不能留守。


  她说,这个不用我劝,她家人就会劝的,我妈已经开始给她吹风了,意思是孩子必须留下,毕竟是我家的血脉。


  人,都是感性的,也是理性的,老父亲虽然不接受,但是也开始寻找墓地了,她一再跟我感叹:原来,人的生命这么脆弱。


  我说,本来就是很脆弱的,每天活着,都是侥幸。


  她说,有时我在想,我劝我哥就是劝晚了,他1米7多点,200多斤,白酒一斤多,啤酒随便喝,全是狐朋狗友,就跟你说的,人应该在健康的前提下,尽可能的瘦,晚了。


  哭了。


  我说,这就是各自的命,我亲爹,现在肚子起来了,昨天他到我办公室拿东西,我跟他说,你血管的脂肪看你肚皮上的肉就知道了。


  他怎么说的?


  第一、我觉得活到70岁就挺好,他马上就70岁了。


  第二、你看人家XXX,肚子不比我的大?


  人家官还比你大呢!


  我跟他说,多吃肉,少吃米饭,少喝粥,张文宏都说了,你没有足够的蛋白质活不到90岁……


  他不舍得买肉。


  所以,我现在想明白了,谁都不能劝,都是各自的命。


  但是,我们可以作为榜样。


  去感染,去影响!


------------------------------------
***文章已结束,以下非正文,可以不看***
------------------------------------
******
------------------------------------

泡泡哥微信公众号:paopaoge(微信端添加)

泡泡哥-防失联-私人微信:9412679(微信端添加)

直接点击-添加-防失联-企业微信号(微信手机端点击)

直接点击-联系客服进粉丝群(微信手机端点击)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