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安市新泰市

泰安市新泰市

  百日百县第9站,泰安市新泰市。


  九月一日,在日照见到的师妹。


  她老家就是新泰的。


  我原本是这么计划的,骑完临朐接着骑青州,结果她问我要不要去骑新泰,因为她在新泰过中秋节。


  我说,可以。


  我们约定,一起早餐。


  我离新泰直线距离很近,八十多公里,我早上五点起床,六点准时出发,预计八点前能到达。


  大的方向我是熟悉的。


  过了蒙阴就是新泰。


  但是,我一般还是默认按照导航走,因为导航是一个大数据集合,会推荐最优线路,不知道今天的导航抽了什么风,把我推荐到乡镇道路上了,路是不错,就是有点窄,关键是我经过这些村镇时是早上7点多,正好是送孩子上学的高峰期,根本跑不起来。


  我一看要迟到,打电话给师妹,让她买了早餐到青云湖公园等我。


  这样我不用进城了。


  她答应。


  我八点二十才到。


  保安大叔让我把车子停在地下停车场,我下去转了一圈,觉得阴森森的,零散停了几辆车还有僵尸感,上面灰尘很厚,我又绕出去了,我要求停在上面的停车场,大叔说领导不愿意。


  我给了大叔一个热情的理由。


  扔了瓶水给他。


  我说,一会我朋友来,你也让进。


  他说,别停久了。


  我说,一会就走。


  我把车子停好,把自行车拿下来,组装好,大叔站在旁边看,问我车子多少钱买的?


  我说,千多块。


  他说,城里人喜欢骑这个。


  我问,叔,一个月多少钱?


  他说,1千3。


  我说,那你这个活好,啥事没有,整天逛公园,一个月还白得1千3。


  他说,就是太累,上12小时休24小时。


  我问,坐这里就行?


  他说,嗯。


  我说,你这岗位,一般人还弄不到。


  他说,那是瞎说,有钱人谁干这个?


  我不是跟他开玩笑,之前我想给我爹运作去公园干环卫,根本运作不上,一般人的爹白搭,需要县长的爹才行,我爹在不改户口本的前提下,没希望了。


  师妹来了。


  买了六七样早餐。


  保安让我们坐小桌子上吃……


  我问,明天去报到?


  她说,嗯。


  我问,什么心情?


  她说,一言难尽,之前我们都是口头商定的,前天把正式合同发给了我,我仔细读了读,陷阱还是很多的,跟承诺的差距很大,一是资金落实都对应着限制条件,二是副教授不是省级而是校级,都缩水了。


  我说,那你还去。


  她说,但是,有一点挺打动我的,就是那边的确有一群年轻人在认真研究与我专业有关的课题,而咱学校是没有这个氛围的,若是我去了,不谈待遇的前提下,的确是有做事的氛围,说的自负一点,这群年轻人很需要我。


  我问,老公的也会缩水吗?


  她说,他的缩水不会太大,因为他是市级层面的人才引进,对应的待遇是市里出的,我的是学校出的,学校没钱。


  我说,看来,的确内卷。


  她说,卷死了,我们系有个老师,华师大毕业的博士,导师还是业内比较有影响力的国家级专家,40多了,还是讲师,卷的直接没斗志了,头发也没了,现在一心研究马拉松去了,他都评不上,我更没希望。


  吃饱了,喝足了,准备出发。


  她问,我要不要开车跟你后面?


  我说,没必要,三个多小时,太浪费时间,你等我一起午饭。


  她说,行,你想想还叫谁。


  我说,我来,没告诉任何人。


  她说,行,到时我给你发位置。


  我说,好。


  她问,多久没来新泰了?


  我说,好几年了,上次来,还是范冰冰跟李晨热恋时。


  她说,人家都分手多少年了。


  我说,就是。


  为什么我对这个事记得很深?


  当年,马拉松领域有个达人叫陈盆滨,他搞了个百日百马,也就是100天跑100个马拉松,每天都有一个名人陪跑,例如姚明、张朝阳都陪跑过,当年搜狐还搞了全程直播。


  其中新泰站的陪跑嘉宾就是李晨。


  结果,突然爆出了这么大的瓜,李晨没法来了,于是紧急替补了一位陪跑嘉宾,这位陪跑嘉宾是一位警马,就是警察马拉松爱好者,62岁,河南的,参加过无数场全球级的热门赛事,警马的组织者叫涂涂,他是我好朋友,他喊我去新泰玩耍,顺便见见陈盆滨。


  我现在回想起当年的这个事。


  只有一点感慨:跑早了。


  若放在今天?


  这100天,不天天上抖音热门?人气绝对不输董宇辉。


  当年是什么阵势?


  第一、陪跑的全是流量明星。


  第二、九辆保障车,全是由雷克萨斯赞助的,车子组成了一个保护方阵。


  第三、安利纽崔莱提供全程营养指导。


  嘉宾是全程跑完吗?


  不是。


  开个头,结个尾。


  即便是有能力跑全程,也不建议,例如62岁的警马大哥,他是有能力跑全程的,也申请了,主办方不建议。


  早上出发时,新泰跑吧的粉丝全来了。


  他们想跟在后面跑全程。


  后来,发现这个模式不是很亲民,等于保障车把陈盆滨和粉丝们完全隔离开了,大家跑着跑着,也都放弃了。


  当年影响力这么大的一个人,如今也入驻抖音了。


  我看了看,粉丝很少。


  没办法,风口这个东西,讲究的是天时……


  这是上一次到新泰,再往前来新泰,都是因为女孩,女孩是我们隔壁学校的,济宁医学院的,毕业后回了新泰工作,这个女孩是什么形象?


  标准女孩。


  很标致。


  五官端正,大概率就是形容她的。


  人也好。


  反正,就是挑不出短板,跟我们这些小混混混久了以后,有了弊端,那就是很难再回到世俗的人生观价值观,例如别人给她介绍相亲,她总嫌人家没有追求,拿个死工资就行了?整天想着吃什么玩什么,不想着改变世界?


  事业单位,真让她相了一圈。


  相到了什么程度?


  经常有重茬。


  一直相到了30岁。


  结婚了。


  虽然是学医学的,但是很保守,婚前没有亲过嘴,我跟她最亲近的时候,也就是一起爬了个蒙山,我拥抱了一下,她紧张的颤抖,我急忙放开了。


  她也跟我讲了实话:若是让你离婚,总觉得对不起世博。(世博是我儿子)


  她给我儿子织手套、织帽子。


  很暖。


  这么多年过去了,只要想起她,只有美,没有缺点。


  我都怀疑,她到底有没有缺点?


  我觉得,男人评价女人不准确,因为容易一夜蔽目,但是,女人对女人的评价就会准确很多,她在她同学里口碑特别好,若是评选班里人品最好的,她肯定得票最高,也基于此,她工作没多久就进入了领导岗位,因为她值得信赖……


  从蒙山后,我们就再也没见过。


  但是,从来没断过联系。


  婚后,画风大变。


  还专门去学过凯格尔,不是常规的,而是私密课堂,老师上课时,直接让一个学员上讲台,那么劈着叉,老师给大家演示,然后俩人一组,你给我弄,我给你弄,概念就是重回十八。


  我咋知道的?


  她给我看过教学视频,还建议我让媳妇去学,说是七天就能立竿见影。


  谁娶了她,真的是福气,她很山东,很传统,又接受了我们这些新新人类的教育,例如日复一日的健身,坚持升级打怪,升学历,升资质,她伺候老公孩子以及公婆都是一把好手,事业又能蒸蒸日上,还拿过旗袍选秀奖。


  只是,若是老公安于现状的话,她很容易再次瞄准我们这些小混混。


  因为,我们代表着活力四射,激情满满。


  读书时,我们俩怎么认识的?


  她宿舍有个非常活泼的姑娘,那个年代大家穿着很保守,她已经是吊带模式了,而且胸大无比,吊带认识我是很自然的事,因为我属于同期大学城的“名人”,跟吊带混久了,我看上了她同学,前几年,吊带知道我跟她同学还有交往时,吊带跟我说:董哥,我觉得你娶了她,真的享一辈子福,这样的女人错过了就再也遇不到了,我是女人我都喜欢她……


  吊带现在发展的非常好。


  做老板了。


  不是鸡头,正规生意,我看也是每天跑步打卡,胸小了好几圈,不知道是不是耷拉了,当年大家对她有偏见不完全是因为她穿着前卫,而是她的专业和出身不行,她是学医的又是农村孩子,你咋能跟音乐学院的一个穿法?觉得她不配,如今?应该算是他们班混的数一数二的吧?!


  在济宁医学院小师妹回新泰工作以前,我也偶尔会来新泰,不过我的身份比较卑微,是大BOSS的小跟班,大BOSS有副业,主要生产矿用传输带,省内客户主要是兖州、肥城、新泰,很多人不知道,新泰是重要的煤炭产区。


  从新泰到泰安的高速公路之前限速60,就是因为经过煤矿,属易下沉路段。


  前面说诸城的枳沟黄色产业发达。


  那是低端市场。


  主要针对大货车司机……


  日照当时也有相对比较高端的市场,并且形成了一条产业街,叫海滨六路,服务世界各地船员的,老日照人,你跟他说六路,他就懂。


  咱过去接触到的,也就是枳沟跟六路。


  而且以看为主。


  没实践过。


  到了新泰后,真开了眼界,要说会玩,还是矿区,矿区要便宜的有便宜的,针对矿工的,要贵的有贵的,针对大老板的。


  便宜的专业术语叫花酒。


  全山东花酒的祖师爷就是新泰、莱芜。


  饭菜特别贵。


  但是呢,你可以点小妹陪着吃,小妹一边吃一边给你表演节目,乒乓球直接给你发射到墙上,要么就是你在上面吃菜,她在下面吃你。


  每一个玩法都超出你的想象力。


  还会吹气球、抽烟、喝啤酒,酒量还不小,一瓶酒瞬间吹瓶。(不能用正常思维去理解这些正常词语)


  小姑娘都不大,感觉十四五岁。


  那骚话,不重样……


  不能带走,后面有宿舍,若是对某一个感兴趣,可以带到宿舍去,50块钱,有的颜值真的很不错,都是刚出道,还有些青涩。


  价格跟枳沟差不多。


  但是,人家会表演。


  那饭能吃下去吗?


  吃不下去。


  桌子都一股骚味。


  这是我白天见识的,中午12点,请客的朋友也是想让大BOSS开开眼界,毕竟大BOSS光见过高大上的,没见过这么接地气的。


  开了眼。


  晚饭后,带我们去洗澡。


  那时,全山东都是这个流程,先吃饭,再唱歌,再烧烤,唱歌和烧烤也可以换成洗浴中心,这叫第二场第三场。


  那时我比较瘦,百多斤。


  我脱了衣服,拿着毛巾准备进场。


  我前脚刚踏过门槛,俩彪形大汉,都是大纹身,齐声:老板,小心脚下。


  然后俩人就搀扶着我。


  我脚都被架的离地了……


  这什么服务?


  弄的咱怕怕的,不是黑店吧?


  搓澡的也是彪形大汉,但是非常温柔,只要是你觉得力度大了,他都会急忙停下问:老板,是不是重了?


  这,这,这,太反差了。


  更反差的在后面。


  这本身是一个内部招待所,一般人连大门都进不了,我们进了休息大厅,宴请者说,这些服务人员都是特殊群体,可以理解为他们正在踩缝纫机。


  懂了。


  三产。


  休息过后,还有一道防盗门,一打开,有个玻璃隔断,里面全是宝贝,应该有五六十个,每个人摆的姿势不同,每个人裤衩上别着号码,号码前面有S有SS,不同S代表着不同的标准,价格也不同……


  你喊了一个后,小妹妹会这么推销:哥,我亲妹也在这里上班,要不,你都喊着吧,可以打个折。


  我没叫,只是看了看。


  咱只是跟班的。


  大BOSS也没叫,他对这些没兴趣,也只是开开眼界……


  这个地方应该属于莱芜,当年有个说法是莱芜不扫黄,咱真是开了眼界,后来咱长大了,去世界中心东莞逛了逛,觉得还不如当年这些场面对我的冲击大。


  世界,还可以这样?!


  这都是差不多二十年前的事了,如今,莱芜市都没了。


  也不用扫黄了。


  说句闲话,未来有没有可能妓院合法化?


  从人性角度而言。


  会。


  市场需求从来没变过,只是从地上转为了地下,地下不受监管、保护,从而恶性事件更多,我之前写过澳洲游记,当时澳洲有个奶奶级的老妓女,我记不准是80多岁还是百岁了,很多人因此慕名而来,她们也有工会,动不动会上街提出自己的诉求,连老公们也都跟着支持,只是一份工作。


  民国前,历代都有。


  上下五千年,只有近百年,没有。


  有时,我在想,若是王思聪、马云以及各级大BOSS愿意写写内心真实的经历和感悟,该有多少粉丝啊?


  有人问王思聪,你为什么喜欢手撕娱乐圈?


  他反问了一句:除了娱乐圈,还有什么圈能撕?


  都是禁区。


  对于很多事,大家都是只干不说。


  绝对的物理绝缘。


  我们也没有机会去窥探一二,因为干过的人,谁都不会说,那么一切就仿佛什么都没发生过,我在里面算个屌?只是个跟班的,人家经历了一百,我可能只窥探到一二。


  我在新泰还认识一位朋友,原本我都把他忘记了,是我今天骑车路过了新泰看守所,突然想起了他,他曾经被关押在这里。


  他是做什么的?


  专业做黑产的。


  早期黑产是声讯台,在报纸上投放广告,说是美女陪聊,声讯台花费很贵,他赚佣金,他当时是两组客服倒班,一组11个人,你看看都觉得挺有意思的,一边啃着煎饼一边叫着宝贝哄对方多聊一会,什么都聊,一会咿咿呀呀的。


  对方可能感觉挺投入的。


  其实这边正在卷着煎饼……


  中期黑产是做尖锐湿疣,他招徒弟,给徒弟药和推广方法,推广方法就是在当地报纸投放广告,然后呢?去当地写字楼租个短期房,大家来这里治疗。


  这个相当暴利。


  我在日记里写过,当年我跑楼时,在我们写字楼楼梯转弯处发现了数百个空药盒子,就是治疗尖锐湿疣的,差不多是黑产的徒子徒孙系列。


  这些人为什么不去医院治疗?


  不敢。


  宁愿相信野医生。


  后期黑产是做短信群发,这个时候的黑产其实已经比较阳光了,例如楼盘促销,店面开业,他也觉得人应该做点正经生意,结果国家严打数据倒卖,因为这个事被抓进去了。


  很聪明的一个小伙。


  应该待了一两年就出来了,出来后,我看他在网上搞房产中介,前两年貌似又重操旧业了,搞区块链矿机……


  现在发展的如何?


  不知道,很少联系了。


  新泰在山东的存在感很低,新泰属于泰安,一说新泰大家都觉得很陌生,在选路时,我看青云湖一圈是18公里,我觉得太短,那么我就骑两个湖,差不多50公里,可是一出发,我发现有问题,青云湖的环湖路太烂了。


  几乎就没有刻意去修建环湖路。


  太颠了。


  我原以为只是环湖路烂,后来我骑到了新泰的农村,我发现农村的路更烂,是我这些日子骑过的乡村里路最烂的,按照我的理解,泰安比较富有,新泰又有矿,这里不至于穷,但是,当我穿了这么多村子以后,我发现,新泰的农村真的穷。


  举个很简单的例子,冰露在别的地方一包至少卖12元。


  这里卖6元。


  还有,我骑了这么多地方,有石碾的很多,但是多是当文物了。


  而新泰我路过的这些碾,全在用。


  使我想起了大学同学,她家就是这里的,现在当大学老师了,她上学时穿的内裤还是妈妈的,她都没有属于自己的一条内裤,爸爸下煤矿……


  对应起来了。


  这里的农村,真的不养人,也是以丘陵地带为主,没有可以创收的农业。


  丘陵,可把我累坏了。


  爬不完的坡。


  骑到另外一个水库的位置,大约是30公里,我发现车子变速有问题,总是跳档,跳档很危险,容易突然踩空,要么就是把链子卡断。


  我决定改一下线路。


  先进城修一下车子。


  我搜大行专卖店,没有。


  那我就搜卖自行车的,这个一般都是一条街,果然搜到了,捷安特、美利达都在一起,那我去美利达吧,因为我们本地的大行跟美利达就是一家。


  老板在门口坐着。


  我说了我的诉求……


  他先模拟换了一圈档位,没发现什么问题,他决定骑一圈,一会回来了。


  我没见他拿工具啊。


  我问,调好了?


  他说,嗯。


  我问,这么快?


  他说,这个东西就是凭手感和经验。


  我表示感谢。


  一般骑友到这些店里调车子都是不用花钱的,这属于行规,所以我也没计划给他钱,我是打算买个手套或眼镜。


  结果,老板娘也很忙。


  有俩女人在挑车子。


  说是给娃准备的小礼物……


  俩女人看我一身行头,觉得我肯定是专业选手,让我帮着挑,我问了年龄,身高,老板推荐的是公爵600,我觉得也不错。


  我的助攻非常关键。


  俩女人要讲价,我说:自行车领域基本不讲价。


  看来俩女人也是做生意的,其中一个说:跟我们家一样的规矩呀?!


  孩子跟我娃差不多大。


  看她们的打扮、做事风格,应该也是新泰的有产阶层,懂的通过礼物来跟孩子互动,一般孩子要自行车,做父母的哪有舍得这么买车的?


  人家不,直接给买上。


  偷偷的藏起来,然后再给孩子惊喜。


  我给了YES的答案。


  俩人就选了。


  我走时,我跟她们俩说:其实我是托。


  负责买单的说:我看出来了。


  其实是开玩笑。


  师妹给我发了位置,喊我吃牛肉,说还喊了个美女,我说,那我先打扮打扮。


  她说,不用。


  我还是把头盔先摘了,然后让风把发型吹回来。


  四处找洗手间。


  洗洗脸。


  我背包里带着衣服,换上。


  小姑娘干瘦,还有些土,司法行业的,我上去就问:你们是师生关系吧?


  干瘦说:是,但是不同系。


  我说,那要喊我师伯。


  师妹怕干瘦认真:这是懂懂老师,也是曲师的,你上学晚,若是早十年,会略有耳闻。


  我说,咱私下吹吹就罢了,你别给我丢丑败坏了。


  干瘦本科是曲阜师范大学的,研究生是学的法律,具体哪所大学没问,考公非常顺利,貌似只取一个,她考上了,说自己没打算考上,想去考苏州的,结果这边的考上了,也就没再去苏州考。


  凡尔赛了。


  她现在是基层法官。


  我问,基层法官是不是葫芦僧判葫芦案?


  她说,那不是,司法领域有个说法,越基层的案子越公正,因为没有人为因素干涉,真的是当庭理论,你说一句,他说一句,要把事情辩论的清清楚楚,审的非常认真,该喊的证人一定要喊来,跟过去乡绅断案是一个套路,要以理服人。


  我问,奇葩故事多不?


  她说,不多,主要还是一些常规纠纷,宅基地、土地、人身伤害、借款、担保……


  干瘦还主持了一个业务,针对农村妇女的法律援助,属于这两年很流行的一个概念,让打不起官司的群体也有帮手。


  其中,聊到了一个她目前很棘手的问题。


  是上面分配给她的任务,她若是实事求是,绝对不可能完成,这种情况该怎么办?


  我说,这个我可以谈谈自己的看法,我当年考试就抽中了这道面试题,上级分配的任务超出了我的能力范围,我该怎么解决?正确的答案是如实汇报,说汇报不准确,应该是如实求助。


  她问,领导会接受你的求助吗?


  我说,我现在当领导了,我就非常认可这个答案了,例如我做的业务比较多,我是每个员工独当一面,但是,有一天,我突然发现,某一项业务没有按照日常步伐去推进,例如学习笔记的校正速度没有跟上我们的发布频率,我问,这是为什么?校正同事说,家里有事,耽误了。倘若,她及时如实反馈,我会安排负责校正我日记的老师去接手这个业务,而不会导致没有校正的学习笔记发出去,凡是当领导的人,都是有PLANB的。


  她说,懂了。


  我问,现在给你介绍婆家的多不?


  她说,很多,但是,对眼的很少,现在真正抢手的是男公务员,女公务员反而剩下了老多老多。


  我问,为什么?


  她说,可能大家都不甘心嫁给同事吧。


  我说,都想最大化的发挥公务员身份杠杆价值,嫁入豪门。


  她说,豪门咱没想过,嫁个积极向上的就好!


  干瘦再上几年班,会非常漂亮的。


  说漂亮不恰当。


  比漂亮还高一级,有味道。


  她会是什么风格?


  复旦大学的陈果,这种立体脸型比大饼脸更性感!


------------------------------------
***文章已结束,以下非正文,可以不看***
------------------------------------
******
------------------------------------

泡泡哥微信公众号:paopaoge(微信端添加)

泡泡哥-防失联-私人微信:9412679(微信端添加)

直接点击-添加-防失联-企业微信号(微信手机端点击)

直接点击-联系客服进粉丝群(微信手机端点击)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