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财富,异地恋,伴郎……

百财富,异地恋,伴郎……

  富人真正的痛苦是体验无法持续升级,金钱的力量推到满级以后,就会变得无助痛苦。


  没法再提高了,难道不是一种痛苦嘛,张怡宁独孤求败,打世界级比赛都不出汗了,无奈退役;手机最牛逼也就iphone了,还能有更牛逼的嘛?


  没有了;汽车智商税收满也就劳斯莱斯了,还有更好的吗?没有了。


   其次痛苦就是很多连钱也解决不了的问题,坐拥财富,却无能为力,就会更加痛苦。张厂长要想买什么买什么,去巴黎喝杯咖啡就回来,呼朋唤友,但是眼睁睁看着小马,小李他们超过了自己,不痛苦嘛?还有很多富人不愿意说出口的痛苦,因为解决不了,说了也没用。这种才是真正的苦啊。


  A:毕竟是些物质感受,加上自身也不想着换赛道,要是投身到数学、物理、化学、生物、高科技上去,马上就不痛苦了,还能为国家发展做贡献,说到底还是路径依赖,成功了就变得保守了。


  B:金钱的力量没有满级也是富人,不要拿体育竞赛打比方,冠军只能有一个,但是富人可以有很多。


  出国之后身边有很多在谈异地恋的朋友,我们也就经常聊起这事儿。有个女孩给我印象很深。


  她在波士顿,男朋友在国内工作。她给我讲她们之前的故事,说她家住二楼,她之前心情不好的时候,男朋友就偷偷踩着梯子爬进她家的窗户里,给她讲睡前故事,把她哄睡着了再偷偷溜走。她还说他爬到烟囱上给她放过烟花,蹭了一身灰。


  她讲这些故事的时候一直在咯咯地笑,搞得我都被腻歪到了,感觉自己是在看什么童话书。我曾经也认为亲密关系应该有理想的模式,尤其是异地恋,更要有类似于“要给对方怎样的陪伴”,“要一起做多少事”的计划和承诺。


  但后来发现,当我处于异地恋那种状态下,我发现我自己其实是很需要自由和个人空间的类型,有自己想做的事情就去做了,异地也不会定时定点地联系,平时两个人就各忙各的工作,可能偶尔分享一些身边发生的有趣的事儿,或者就发生的事情交流彼此的观点。


  这种短时间高质量的沟通,是我现在比较喜欢的,我反而觉得这样我更不会吝啬去表达我的爱意。


  A:感情是服务于人的各自需求的,人的需求不一样,相处方式就不一样,不会存在一个“标准模板,只取决于两个人怎么磨合找到适配的步调。


  B:每个阶段都能发现预料不及的自己。我以前拍拖超粘人的,男朋友在厨房煮饭我都搬个凳子在旁边那种。从没想过异地恋,但就是突如其来的发生了(疫情)。


  接近两年没见,感情居然挺好还没啥吵闹。真的像她说的,平时大家都很忙,偶尔高质量沟通很和平的感觉。而且,过两个月他就回来啦!


  我只当过一次伴郎,还是婚后。


  新郎是三婚。


  算是老铁,我踢足球那几年结拜下的兄弟,我喊他四哥,我是老五,下面还有老六、老七、老八。


  四哥是做什么的?


  做路灯的。


  人非常壮,踢前锋的,我是后卫出身,我们不是一个队的,交手时我都不怎么敢抗他,他那腚一扭就把我顶倒了,如牛一般。


  最变态的是,还有速度。


  会玩。


  玩过乐队,他要是在KTV里唱《无地自容》,你就感觉开了原唱,很有激情,也喜欢玩车,那些年也不查酒驾,他喝了酒开车拉着我们,动不动搞个小漂移。


  他初婚是个高中老师。


  婚后,还没生育就离婚了。


  我们原本还想劝劝,他说了一个理由,大家就谁都没再说什么:对咱娘不好……


  你想,山东男人都是大孝子。


  媳妇对娘不好?


  那绝对不要!


  二婚是个土建预算员,长的非常好,老家应该是东北的,但是又有江南性格,很是温柔,说是对咱娘也好,婚后没几个月就生了个大胖小子,生完孩子就做起了全职太太,他拿钱给她生活。


  感觉,应该不会再换了。


  他也经常携夫人、儿子参加我们的家庭聚会。


  到这个阶段,我们就很少踢球了,我们几个结拜兄弟只是有公事走动一下,婚丧嫁娶,平时没啥联系。


  突然有一天,老大联系我,说老四要结婚了,安排我开婚车,我理解的是补办婚礼,因为他跟二婚媳妇没举行仪式,当时是考虑肚子太大了。


  一问,不是。


  是新的。


  媳妇是哪的?


  蒙阴的。


  不仅仅安排我开婚车,还安排我当伴郎,我、老六、老八,三人组成的伴郎团,全是西装革履,老六与老八都未婚,绝对的翩翩少年,后面我会介绍有多翩翩。


  一切都很仓促。


  甚至没告诉我婚车在哪集合,只是发给了我新娘家的地址,我心想,不会让我自己去接吧?哪有这么搞的?


  也没告诉我去哪装扮婚车。


  一切都靠我主动问,用什么车?当头车还是跟车?拉人还是拉嫁妆?安排我开宝马750,让我当头车,我愁着去洗车,我让老八来把车子开走,先送到洗车店再送到婚庆店,让他晚上开回家,次日早上先接上老六再来接我。


  路上,我们仨还在感叹,老四结个婚搞的跟地下党似的?


  保密工作这么好?


  新娘家在蒙阴西边一个村落里,道路很窄,两边树枝都擦到车漆了,老八不敢开了,我说不要紧,贴着车衣,他让我开。


  我们是跟着一个摩托车走的,摩托车是娘家人出来迎接的,摩托车对汽车没概念,他只管走自己的。


  当婚车有很多讲究,车头朝哪,不走回头路,停好车,我先去当伴郎,一当伴郎我才发现,新娘的父母比我大不了多少,跟老四年龄差不多。


  我们按照当地的风俗把新娘迎到车上。


  上车后,我发现了问题,若是不走回头路,车子很难出去,因为他们家西边的胡同平时只是走拖拉机或5米以内的轿车,像我们的车子,基本是转不出去的,我试了N把没出去,把新郎老四急坏了,他说:你下来,我来。


  老四亲自开出去的,还嫌我笨。


  上车后,我调侃老四:你这应该让你岳父把墙给刨了。


  新娘应该不到20岁。


  只结婚,不领证。


  不到年龄。


  这次婚礼搞的很正规,女方家的亲戚全去,后面几辆车全拉的亲戚,婚车一般都只服务上午,下午人家就要各忙各的了,那亲戚怎么弄?


  需要我们几个结拜兄弟给送回蒙阴。


  我们一人拉一车。


  送回蒙阴后,大哥提议,咱不如在蒙阴玩一晚上,毕竟兄弟们很少聚了,那种不醉不归的聚。


  好!


  哥几个都有同样的疑问,就是老四这娶了个闺女?前面的媳妇呢?


  大哥给的解释是,新的怀孕了,老的分手了。


  至于姑娘是干什么的,怎么认识的,就不要多问了,反正是愿意把孩子生下来,家里也愿意,这就足够了,农村家庭,那么穷,嫁给了沂水那边做工程的老板,这不是掉进蜜罐了嘛!


  大哥年龄大,吃过晚饭就回酒店了,说自己老了,玩不动了,你们年轻人继续吧,我跟老六、老八去找地方玩,他们俩都是新新人类,老六是足球高水平运动员,而且还是985毕业的,关键是人帅,有多帅呢?几乎就是男模标准,但是他有特殊癖好,他朋友圈发的全是那些血淋淋的,穿刺嘴唇之类的,是他日常私人号,平时他还是要上班的,有另外一个微信。


  老六属于OLD MONEY。


  老八属于NEW MONEY。


  老八也很帅,农村小伙,电商起家,当年一汽奔腾B70刚流行时,他买了一辆,然后实现了山东第一撞,而且是五马分尸式的撞,正好撞到高速公路的分流栅栏上了,车子一劈两半,他人好好的。


  当时,网上都有视频。


  我们三个是铁三角。


  老八是踢右后卫的,老六是踢后腰的,我是踢左后卫的,在这群结拜兄弟里,我们三个最铁,主要是同龄人,老六是86年的,老八是88年的。


  我上面几个大哥,都是70后。


  我们三个去了夜总会,我跟他们在一起,属于从来不花钱系列,他们都算是夜场达人,我们要了几瓶洋酒,我记得光酒是6千块钱的,还有公主跪式服务,专门倒酒的,一人喊了一个妹子,我不知道有没有给我喊,我记不准了,他们知道我不好这一口。


  在我的概念里,这些陪酒的妹子,不过是逢场作戏。


  风尘女子。


  说什么都不能当真。


  但是,当晚,我看到了不一样的她们。


  她们俩都沉湎了,我们玩到了很晚,小费是直接结给她们的,她们都拒绝收,仿佛成了恋人,从后面那么环抱着,仿佛是抱着自己的老公,看眼神,看感觉,沦陷了,非要跟着我们走……


  印象很深的是,老八要继续拿酒,俩姑娘都摁着不让拿,意思是这里酒太贵了,也都是假的,没必要浪费这个钱,想喝咱去吃烧烤。


  最终,带走了没?


  没有。


  也没留微信。


  对于他们那样的颜值而言,已经习惯了这些,有免疫力了。


  只是,我第一次见到这样的场面。


  他们是吃精粮的男人,就是只跟自己喜欢的女人交往,夜场里只是找人喝喝酒,再多的故事就没意思了,不能跟老四似的,把肚子搞大了。


  次日,我们去喊老大吃饭。


  老大让我们去他房间聊天……


  我们三个同时发现,老大烟灰缸里有用过的杜蕾斯,他急忙拿起来丢进了垃圾桶,害羞的解释了一句:在沂水,你嫂子管的紧。


  现在,我们都老了,聚的也少了,也都转型了,每次遇到,不是陪老婆逛街就是在接送孩子,基本没有夜生活了。


  其实想想年轻时的兄弟们,还是很有意思,那时踢球经常起冲突,尤其是我们踢后卫的,关键时刻肯定要放铲,有的人爬起来就要动手,老六说过一句很感动我的话:我不能让他伤到你。


  他们俩对我真的好,把我放在了一个很高的位置,或者这么说,所谓的结拜兄弟,他们俩只认我,后来老八婚礼要求我给当证婚人,我说使不得,一般是单位大BOSS才有资格当。


  像老六这样的职业选手,他踢球会不会如BUG一般的存在?


  不会!


  大家对BUG的理解是擅盘带,擅破门。


  他不。


  他很少粘球,一般拿到球都第一时间分出去了,他对于球队有两大作用。


  第一、稳定军心,他在,大家就感觉很有力量,输不了。


  第二、绝对视野,他的球总是传的很精准,要么给了空档队员,要么给了前锋。


  婚前的我与婚后的我,截然是两个版本,我记得有天老六在餐厅遇到了我,他看我抱着孩子在给孩子喂饭,他呆了很久,他觉得那不是我,在他们的认识里,我是不婚族,属于浪子系列,也绝对不会给孩子喂饭换尿布之类的。


  我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


  我竟然成了这样?!当然,我看他们俩,也是如此,后来,他们比我更顾家,伺候老婆,伺候孩子,又都生了那么多娃,被家庭拴的死死的了。


  当年,为什么咱写的文章吸引人?就是因为叛逆、个性、自我……


  结拜兄弟是什么概念?


  山东特流行,仿佛人人都有。


  其实,也没有想象的那么坚不可摧,时间一长,大家就渐渐淡了,各玩各的了,什么样的朋友也是阶段性的。


  遗憾归遗憾。


  我哥在安哥拉有工地,接的中信的项目,工地是封闭式管理,里面也分圈子,一是地域圈,例如山东的一个大厨师,厨师还会蒸馒头。一个是身份圈,管理层单独吃,民工单独吃,不交叉,管理层吃小灶,民工吃大锅菜。


  不允许外出,护照全收。


  大家有什么需要,列个表给司机,司机定期进城采购,当时在那边做包工头的是我堂哥,我堂哥在那边开了个小卖部,他开了网络电话,类似我们读大学时的话吧,大家谁想给家里打电话就找他,他按分钟收费,还卖什么?


  国内的辣椒酱、常见药。


  还有卖给管理人员的苹果4,一般都是谁回国谁往那边带,带过去就翻倍,主要是卖给当地的有钱人,跟我们从国外代购包包的概念差不多。


  我去的时候,还带了两部苹果4过去。


  我堂哥给了我1千块钱的好处费。


  那时国内卖的多是定制版,要么联通的,要么电信的,我是让赤道姐从新西兰买了邮递给我,我又带到了西非。


  费老劲了。


  管理层有常驻的,有短驻的,常驻的会在那边安家,若是足够优秀,则会带国内姑娘过去,给办劳务签证,就直接那么圈养,给发工资,若是能力一般,则会选黑妹,一般要选很小的姑娘,十四五,不允许外出,一出去就染病回来。


  这里面有很多潜规则。


  例如A要回国了,那么会把女朋友送给B。


  女朋友愿意吗?


  愿意,拿工资,谁不愿意?


  工地上有个姑娘,短发,很爷们,性格豪爽,最初我以为是谁带去的,后来发现,不是,她竟然是正式身份,再一聊不要紧,她老家是蒙阴的,孟良崮的。


  那我很好奇:你出国到这里,你父母允许吗?


  她说,他们不知道。


  我问,现在还不知道?


  她说,不知道。


  她独立到什么程度?大学时做阑尾炎手术,自己去做的,没有任何家属陪同,到西非工作,也是自己争取的,人家都不愿意去,她想去,因为没出过国。


  山东建工学院毕业的。


  擅酒。


  好酒量,白酒一斤没问题。


  也会抽烟。


  说只有喝了酒才抽……


  我堂哥不喜欢她,觉得她没有女人样,女人咋能这样?疯疯癫癫的,不沉稳,开玩笑也大胆,喝酒时嫌男人不干了,她站起来说:你喝不喝,不喝我捏你的蛋。


  把大家笑的嘎嘎的。


  我也觉得她不正常,她还有更不正常的操作,工地上有法国工程师,她貌似跟工程师走的很近,反正感觉关系不一般。


  那时,我是可以自由出入的,司机是我们邻村的,开了一辆霸道2700,我们驻地在沙漠区,朝西是海边,朝东20公里是城镇,选这里当驻地也是一种安全保护,还有,施工点也在沙漠区。


  那里的沙漠结构很小,出入难度不大。


  当地人不吃鱼,司机经常带我去钓鱼,那里的鲈鱼就跟傻子似的,一钓就上钩,然后让厨师做清蒸鲈鱼。


  短发就总希望我能带着她一起,她不属于我们的管辖范围,但是呢,他们那边管理层对我堂哥、我都很信任,若是说她跟我们在一起,偶尔出去,也是允许的。


  就带上了她。


  我发现,她聊骚真是一把好手,跟我讲法国人是什么感觉?就是螺丝跟螺母,这还不够颠覆,她跟我讲黑人的皮肤就跟绸缎一般,太完美了。


  我去之前,我哥就多次给我科普,不要以任何形式跟黑人接触,哪怕握手,因为艾滋病在那边比例太高了,包括黑人在工地上伤了手,驻地的诊所都拒绝给包扎,要求他们去城镇就诊。


  我心想,你这心也太大了吧?


  接触久了以后,我觉得短发其实是很干爽的人,想啥做啥,我行我素,活在自己世界里的人,应该属于女版的我。


  我们就慢慢成了朋友。


  我要走的时候,她约过我,让我去找她,我问干什么?


  她说了一句很粗俗的话。


  我没去。


  我走后,她发信息告诉我:我起性了,你没来,让我把老李给办了,老李不中用。


  老李算是项目副经理。


  过了几个月,我哥让我去送人,我频繁的去、回,都是因为送人接人,她让我给捎药,霉菌性阴道炎,然后补了一句:你别多想,十个女人九个有。我帮她买了十几款药,抹的,吃的,塞的。


  再次相见,我们都是老实孩子了。


  她已结婚生子。


  我也是。


  她转到地方上工作了,依然在建设口,老公是同事,别人给介绍的,老公就属于那种标准的好青年。


  她老公,我只见过一次。


  就见出事来了。


  她邀请我们一家去孟良崮玩耍,那时刚上了一个滑梯项目,就是从山上可以直接滑到底,先去了她父母家,就是标准的农村家庭,一到她家,我觉得很难把非洲的她跟这个家庭环境联系在一起。


  家里还有个老活佛,爷爷。


  没有奶奶了,爷爷跟他们生活在一起,爷爷性格也外向,给我介绍起了孟良崮,说孟良崮战役发生时,他还是娃,负责给家里放驴。


  我们理解的打仗是一见面,咣咣咣开战。


  不是。


  而是国民党在山上,解放军在山下,一围就是两三个月,真正打仗就是一晚上,按老头的说法,当时主战场并不在这个山上,而是对面的那个山,应该说两个山上都有,为什么后来开发了这个山?


  因为,对面的山属于沂南。


  他说,几年后,有人到村里收马骨头,说是做药,他们就上山拣马骨头卖,最初只要马骨头,后来……


  不知道老人家的话,能信几分?


  我们两家带孩子上了山,陪孩子玩了滑梯,又分开了,我总觉得她老公怪怪的,你说不热情吧?也很热情,但是就觉得有些假热情,仿佛我得罪了他。


  后来,她跟我讲:我老公一直都觉得我跟你有一腿,因为我在家总说懂懂怎么怎么。


  我心想,你老公眼力真不行,身边唯一没事的让他选中了!


  后来,还真离婚了。


  离婚,我认为是错综复杂的理由,所谓的“我”,可能只是背锅侠吧?离婚后,她也从原单位辞职了,想下海,她在非洲几年应该攒了百多万,她在非洲那边年薪20多万,是纯的,就是所有费用全报销,吃喝玩乐。


  她下海做了什么?


  当时,我跟临沂特产大王玩的特别好,她经常跟我们一起玩耍,后来她就喊他师傅,临沂特产大王就把精华一股脑的倾注给了她:做特产就一个秘诀,真人出镜!


  她做了两款产品。


  一是蒙阴的六姐妹煎饼。


  二是蒙阴的黄桃。


  刚才,我出于好奇,去淘宝搜了一下,发现全是她的徒子徒孙……


  她一干就起来了。


  神奇不?


  起来了后,前夫经常过去帮忙打包,想复婚,她不同意,前两年她在沂水给我发了个位置,我问在干什么?


  她说,来奔丧,爷爷没了。


  我说,你爷爷不在孟良崮吗?


  她说,老公的。


  我问,新老公的?


  她说,是的,96年的。


  人才不?!


  她对我改变很多,从她身上,我学会了抛开“道德”去评判一个人,这是她的私生活,她觉得没有问题就是她的自由,我们又何尝不是这样的人呢?!


  若是以现代道德标准去衡量这些古代名人,几乎没有一个能过关的,全是败类。


  但是,并不代表,他们这么做,我们也要这么做。


  我们还是要洁身自好!


  短发这几年干什么去了?


  往上移了一步,做了类似黄桃经纪人的角色,今天我在蒙阴骑了一圈,我发现蒙阴有太多太多的黄桃经纪站了,到处都是。


  她主要是做直播。


  不是她播。


  而是邀请大V来播,她提供幕后的产业支持,例如采购、发货、售后,我骑这一圈下来,最大的感触是?


  无论是沂源的大樱桃还是苹果,跟蒙阴黄桃相比,都落了下风。


  你在路上就能感受到这种交易活力,几乎每个乡镇都有大型的交易市场,镇上N多店面都写着“收桃”。


  我有个读者叫徐姗,她是果霸的老板,我之前卖的阿克苏苹果就是她给我供的货,她日均发货3万单左右,她是跑全国、卖全国,其中她也瞄准过蒙阴黄桃,当时她也在物色合适的、有实力的合作商,我就把短发推荐给了她。


  我认为,短发是一个做爱不靠谱但是做事很靠谱的人。


  一拍即合。


  彼此满意。


  她满意她的基础服务。


  她满意她的出货数据。


  那,蒙阴黄桃,到底是谁给推起来的?


  这个,不得不说一个人,李县长。


  我曾经也不知天高地厚的跟本地BOSS们提议过,应该选一个有活力的,有亲和力的县长,哪怕是副的,挂职的,让他去亲自带货。


  你看人家李县长,亲自出镜。


  他带货是什么数据?


  2020年4月至10月,李玉国和他的团队创建“李县说蒙阴”账号,累计开了三四十场直播,帮助蒙阴果农卖出2亿斤蜜桃。全年总浏览量人数达到数亿人次,总销售额超过千万元,蒙阴蜜桃的价格不跌反涨,总数据上显示价格比同年提升1元左右。


  还有更巧的事。


  我到蒙阴的任务有二,一是骑车,二是调研,师弟给我的这个调研机构正好是与电商有关的,负责对接的姑娘非常漂亮,我都很好奇:你为什么不做主播?


  她弱弱的问了我一句:我适合吗?


  我说,适合,有没有人说你长的像明星?


  她说,有。


  我问,像谁?


  她说,你先说。


  我说,你先说。


  她说,他们说我长的像俞飞鸿。


  我心想,俞飞鸿是谁?


  他们整个团队是为电商做数据服务的,是一个真正的智慧平台,她说自己特别喜欢李县长,李县长是一个有大爱的人,大爱到什么程度?


  走在路上,看到烟蒂都要捡起来。


  今天,我骑车的时候,我看所有垃圾桶上都写着一句话:不让烟头落地。


  我在想,会不会也是出自他?


  俞飞鸿,我觉得做基础工作屈才了,她真的适合做主播,她自己只是笑,说自己害羞,不敢上镜,大概率也试过。


  聊了聊,他们跟我前面调研的几家都不同,他们有点类似半公益,没有盈利点,纯粹是服务型,有点类似协会性质,不过呢,又收获了人脉,毕竟认识了各大网红,各大卖家。


  然后,他们做了一个很有意思的业务。


  什么业务?


  干细胞。


  我们聊了一个半个小时,她至少有一个小时是在给我科普干细胞,说是老板拿了大代理,为什么拿了代理?是因为老板们亲自去试了,感觉变化特别大,尤其是生理方面的,仿佛年轻了20岁。


  她跟我讲,干细胞为什么在中国没有发展起来?是因为中间有过断层,问我听说过魏则西事件吗?


  我说,知道,百度的。


  她说,魏则西就是被注射了干细胞,若是不注射干细胞死的更早,但是呢,他已经是生命末期了,干细胞正好背了这个锅。


  我说,原来如此。


  打一针多少钱?


  貌似六七万块钱?因为我不感兴趣,具体也没太深入探讨,我只是弱弱的提了一句:在所有的推广里,给人洗脑是最难的。


  你这个需要改变别人的认知。


  又那么贵。


  关键是向体内注射什么。


  这是一般人不敢接受的。


  她说,是的。


  我问,现在开单了吗?


  她说,还没有,目前主要是老板的一些朋友们去打,我们做具体业务的,都还没有打开市场,这个东西不是三天两天就能说服的,需要长时间积累下来的信任。


  我说,对的。


  蒙阴的特色名吃是什么?


  光棍鸡。


  不过,现在大街上很少挂光棍鸡的招牌了,多是挂蒙阴炒鸡,我记得N年前到蒙阴,就发现蒙阴炒鸡店很前卫,店里有打包好的成品,例如你觉得很好吃,带只回家给老人尝尝,等于提高了销售额,另外全国发快递。


  现在,我们沂水的炒鸡店也普遍如此。


  但是!


  临沂炒鸡很难打动外地人的一个重要难点,就是太硬、太咸、太油、太黑,沂水炒鸡、临沂炒鸡都存在这个问题,整个这一带,只有五莲、蒙阴炒鸡算是另类,大概率都上高压锅吧?


  蒙阴还有个特产,麦饭石。


  麦饭石被冠之的功能,就是过滤水,在有净水机以前,有钱人家会用麦饭石做个水缸,没钱的呢?


  买几块麦饭石,放水缸里。


  那,作用如何?


  我认为,微乎其微。


  包括银麦啤酒的一个重要卖点就是麦饭石。


  日常,大家在路上,经常会遇到鲁Q的货车,鲁Q货车至少有半壁江山是来自于蒙阴,说的通俗一点,就是家家户户养大车,从而,蒙阴也是挂车交易的集散地,很多品牌直接设工厂在这里。


  山东,有两个县产挂车。


  一是蒙阴。


  二是梁山。


  路上遇到鲁Q的大货车,大概率是来自于蒙阴,遇到大货车上写着“梁山”,就代表挂车是产自梁山。


  两地,谁更牛?


  养车,肯定是蒙阴。


  造车,应该是梁山产业更大一些,两地汽车市场我都参观过,蒙阴主要是一条产业街,梁山则是半个城。


  李县长也录过蒙阴挂车的视频:2020年11月6日,“李县说蒙阴”发布了一条吃煎饼的短视频,向网友们介绍沂蒙煎饼,播放量首次突破了20万。2020年11月8日,“李县说蒙阴”又发布了一条介绍挂车的短视频——蒙阴是全国挂车生产大县,拥有几百家汽贸公司——获得了70w播放量。


  蒙阴煎饼如何?


  因为背靠“沂蒙六姐妹”这个红色概念,蒙阴煎饼是全临沂最早品牌包装化的,但是主要做零食市场、旅游市场,真正本地人拿来当主食的不多。


  我记得,当年有个电商人只做一个产品,就是搜集整个蒙阴纯手工煎饼,而且是口碑好的,供不应求的,然后在网上卖,特别好。


  口感的确好,不过也只能针对鲁中南煎饼主食区。


  今天的骑行,接近一半的路程是骑了云蒙湖,不得不说,这是一条很美的骑行线路,路也好,景也好,以后若有机会,可以来搞个环湖。


------------------------------------
***文章已结束,以下非正文,可以不看***
------------------------------------
******
------------------------------------

泡泡哥微信公众号:paopaoge(微信端添加)

泡泡哥-防失联-私人微信:9412679(微信端添加)

直接点击-添加-防失联-企业微信号(微信手机端点击)

直接点击-联系客服进粉丝群(微信手机端点击)



------------------------------------
******
------------------------------------